半夜开车视频疼痛有声音视频 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

  • A+
所属分类:花胶

当曲夫人和她怀中的那具高位存在被从天而降的光柱彻底蒸发时,整个通天城也从混乱中逐渐恢复了过来。

乱叫的狗群恢复了平静,到处乱窜的老鼠们再次躲进了地洞之中,天空中的鸦群们也四散而去。

原本躁动、心慌甚至有些狂乱的民众们,也从那梦魇般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诧异于自己刚刚为何会如此失控。

而在曲家的庄园内,所有扭曲、异变的怪物们全在一阵阵嚎叫中崩溃、解脱,化为了一地散发出浓浓腥臭的散乱血肉。

当教廷的救援队伍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便只有满地的断肢残骸。

不论是出击的调查员、猎人,还是曲家从异界唤来的怪物们,全都已经彻底安息在皇天之星的力量下。

而唯一从这场灾祸中存活下来的,便只有调查员詹天。

他在众人的围观中被抬出了曲家庄园,事后更收到了英雄般的待遇,成为了这次事件的最大功臣。

按照教廷的公开说法,詹天在皇天赐予的英勇无畏、永不放弃的精神下,查明了曲家在大善人表面下的肮脏勾当。

他带着其他调查人员捣毁了邪教的仪式,并在皇天力量的感召之下,击杀了天外世界降临的邪神……

而在人们欢呼、庆祝的时候,詹天已经被送往了卡姆城的精神疗养院中,接受了教廷全方位的检查。

他被脱光了所有的衣物,被一群又一群人从头到脚……以一种一根毛都不放过的态度给检查了一番。

然后被一群神甫们围绕着进行了皇天的鞭挞仪式、又被教廷的符水多次浸泡、被那些疯狂的精神科医生们带去进行了各种心智测试……

这一切过程都是为了防止他这位在场的唯一幸存者遭受了邪神的影响,被那天外的异常力量污染了心智。

在这精神疗养院中,詹天耳中听到最多的就是其他病人的惨叫,以及神甫们日夜不停的祈祷声。

此时此刻,被折腾完了的詹天躺在床上。

病床旁的电气灯被日夜点亮,只因为如今的詹天接受不了一分一秒的黑暗。

他的脑海中仍旧是曲家庄园地下那一幕幕如同噩梦般的场景。

自从离开那地下室以后,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过完整的一觉了。

他感觉那些来自天外的深邃恐怖、那源于宇宙深处的浓浓恶意并没有离去,而是躲在了黑暗之中,随时准备着卷土重来。

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的感觉没错。”

“谁?”詹天心中一惊,立刻从病床上跳了起来。。

但无论他如何回应,那个声音都没有在响起。

詹天害怕地拍打病床的房门,呼唤着神甫和医生的名字……

……

娑罗宫。

楚齐光盘坐在半空之中,四周围的血池和血池中的活尸们正在不间断地进行着沟通虚空的仪轨,增加他接收虚空信息的效率。

但楚齐光感受着虚空中断断续续传来的信息,仍旧微微皱眉:“这个小型化仪轨看样子还是信号太差,没办法时时刻刻连上啊。”

这段时间楚齐光在利用虚空收集知识和情报的过程中,也和空虚之书里的群友们一番交流学习,完成了一些仪轨小型化的探索。

其成果便是一小团寄生在‘调查员詹天’身上的血肉。

不过这种小型化的仪轨,显然在很多方面有着问题,比如信号方面就很不稳定。

刚刚楚齐光才和詹天交流了一句话,就已经收不到对方的回应了。

“慢慢来吧,虽然曲家的行动失败了,但这詹天捣毁了曲家老巢以后,算是在教廷里站稳了脚跟,横竖我都不亏。”

暂时接受不到信号,楚齐光便先做起了手头上的其他事情。

伴随着大量气血的一阵献祭,楚齐光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个通圣蜕变,这正是‘外道献悟’带来的效果,让他能够通过献祭气血来刷新通圣蜕变。

不过短时间内多次刷新会造成气血消耗大幅度上升,他选择的是性价比最高的每月三次。

这一次获得的四个通圣蜕变分别是加快虚空遨游速度的‘虚空之仪’、攻防力转化的‘金刚反转’、推演神通相关的‘神通百变’和以及和愚之环有关的‘愚人千悟’。

四种蜕变在他的未来推演中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他眼中目光一闪便选择了愚人千悟。

“愚人千悟。”

“与愚之环相似的愚人印记。”

“由仿造愚痴的力量而来。”

“能够让愚笨之人,在一无所知地情况下应用高深的知识。”

“据说愚痴曾是抗衡知识的最好方法。”

“但在贪欲的催动下,这一方法早已无人应用。”

“最早的愚痴之人已经放弃,后续的跟随者们不过是假借其名。”

这一和愚之环有关的蜕变,也是楚齐光在自创了《大欢喜神通宝书》后才能刷到的通圣蜕变。

毕竟《大欢喜神通宝书》凝集了他一身所学,就连愚之环的秘密也包含其中,能够修成类似的蜕变便也不足为奇。

将这一蜕变吸入体内之后,楚齐光便感觉到了意识上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棉纱,许许多多的蜕变他不再了解其内涵,却能够知道其应用。

“这个蜕变的力量等于将许多神秘力量都变成了彻彻底底的黑箱。”

“使用者能够知道用了有什么结果,但对其中的细节和种种禁忌的知识都一无所知。”

“这东西对我来说没用,但是对普罗大众来说却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下一刻,楚齐光将四种通圣蜕变人人如我,外道献悟,愚人千悟,神通宝书依次存入体内。

接着以一门自创道术开始统合这四种蜕变的力量。

“苍生自渡,逍遥欢喜,未来永劫,神通天成!”

只见楚齐光双手结印,一道巨大的门扉从他双手之间暴涨开来,蕴含着无穷的神秘和力量。

这门道术名为‘众妙之门’,乃是楚齐光经过上百次的推演,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智慧之后,才推演出来的高深道术,用以统合他所挑选的核心蜕变。

此刻伴随着众妙之门的浮现,四大蜕变的力量依次被吸入其中,化为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

“暂时是成了。”

感受着大门中的力量运转,楚齐光心中暗道:‘现在只要联系上众妙之门的人,便能够借助这个平台的力量,花费气血来抽出新的蜕变。’

‘被他们选中的蜕变会暂时存放在众妙之门中,在他们需要的时候进行借出。’

‘不过目前暂时只能负担50名用户,每名用户一次也只能借到一项蜕变的力量,能够存储两项蜕变。’

‘这个暂时就算是众妙之门0.1测试版吧。’

‘定价的话……那就第一次抽要10气,第二次100气,第三次1000气,每月初重置价格。’

‘毕竟我也要保本嘛,收费比我自己抽要贵一点点也很合理。’

有了众妙之门的存在,等于一下子多了五十个人帮楚齐光抽取蜕变,存取的蜕变数量也一下子达到了100个,带来的效率可谓是质的提升。

但楚齐光心中知道,要将这门神通发展到他心目中的高度,得继续收集更多的知识,并且将《金刚诸相》的力量也融汇进来,不断优化神通本身。

‘总之,可以先测试一下了。’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楚齐光在夜之城内选出了一部分人成为了众妙之门的第一批用户,让他们测试一下整个流程,看看有没有问题。

而与此同时,调查员詹天那边的情况也在楚齐光的干涉下,渐渐有了新的发展。

……

“詹天先生,我们检查了你的身体还有心智的状况。”

卡姆疗养院的办公室内,詹天的主治医师和善地笑了笑:“你很正常,全身上下由内到外没有一点点被邪神污染的迹象。”

但詹天却不这么认为,他拍着桌子,大声吼道:“这一年里我每天都能梦见曲家庄园的那一切。”

“还有那个邪神……他一直在和我对话!他就在我的脑子里!”

主治医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耐心说道:“詹天先生,曲家庄园的那一切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难忘的噩梦,你很可能因为那场经历而在心中留下了一些精神创伤。”

“你所听到的邪神之音只是某些创伤导致的幻觉而已。”

“你应该放轻松,不要整天那么紧张。”

詹天一脸愤怒地看着眼前的医师,过去一年他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向上面报告了自己身上的情况。

一开始教廷还非常重视他的报告,以最高规格将他看押起来,并日夜不断在他身上寻找邪神力量的踪迹。

但时间长了以后,越来越多的神甫和医生们就表示他的身心状况一切正常。

一些资深的调查员也表示没有仪式和邪教徒献祭的情况下,不太可能有邪神能跨越时空的限制,直接和詹天进行交流。

逐渐的……人们开始以为詹天只是单纯地受到了精神上的刺激。

一些教授认为他应该是接受不了队友们的死亡,出于内疚而进行下意识地自我惩罚,坚持认为自己已经被邪神污染。

詹天对那些狗屁教授的话不屑一顾,但事实证明卡姆疗养院的专家们对他身上的情况也的确是毫无办法。

“哈哈哈哈,现在你相信了?”

“无论你怎么挣扎也是没有用的,你逃不出我的掌控。”

听着脑海中传来的那一阵恶意嘲笑声,詹天冷着脸吼道:“给我滚出去!”

可是迎接他的却是邪神更加肆意的嘲弄,以及四周围那些医生、护士、神甫们诧异的目光、怜悯的眼神。

邪神的声音也再次传来:“你如果再这么大吵大闹,他们估计就要将你当成精神病人抓起来了。”

“在这疗养院里待了那么久,你应该明白精神病人在这里会有什么样的待遇。”

“到时候哪怕你是拯救了通天城的大英雄,他们也会给你放血,用开水烧你,用鞭子抽你……”

詹天稍稍冷静了下来,向四周围的人表示了抱歉之后,他走回了自己的病房。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你的降临已经失败了。”

“如果你想要借助我的躯壳来再次降临的话,那你就等着失望吧,哪怕自杀我也不会给你机会的。”

一阵笑声传来,詹天从那笑声中感受到了无比的恶意和讥讽,又像是看到了某种无比好笑的事情一样,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当詹天抱着自己的脑袋,感受到一阵阵眩晕的时候,那声音再次说道:“降临失败了?”

“不……不……不……”

“降临早已经成功了,在你从那仪式中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成功了。”

詹天抵抗道:“荒谬的谎言……”

那邪恶的声音说道:“谎言?你难道忘了吗?”

“你的祖母也是一名通天人,你可是为了参加她的葬礼而来的。”

“知道你祖母姓什么吗?”

“她也姓曲,是一名曲家的私生女。”

“你同样是曲家的后裔。”

“你的身上同样留着那传承了数百年的邪恶血脉。”

“你到来本身,便是仪式的一部分。”

“所以我才能融入你的血肉,通过你的身体降临到这个世界……”

詹天茫然地摇了摇头:“不可能……这种事情……”

但詹天虽然不愿意接受这个情报,却也知道继续留在卡姆疗养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他开始隐瞒自己身上的异状,在他人眼里表现出一切正常的模样。

很快他便成功出院,并且因为在通天城的优异表现,成为了教廷的资深调查员,手下可以带十多名普通调查员。

而他也很快抽时间回到了通天城,并且调查了自己和自己祖母的身世。

“竟然是真的……是真的……”

看着眼前的市民资料,詹天跌坐在地上,一脸彷徨地说道:“为什么会这样……我竟然……”

他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世真相,另一边的邪神却说道:“为了你能成为容器,曲家可是布置了数十年的时间,花费了无数的关系和财富。”

“就连被你杀死的曲夫人也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

没有理会邪神的嘲弄,詹天在一个月的颓废后,逐渐收拾心情,开始了自己调查员的工作。

此刻的他像是想要忘记一切,或者用工作来清洗自己邪教后裔的真正身份。

在他的忘我工作之下,一个又一个的案件被他破开,各种连环杀人犯、诈骗犯、邪教徒、疯子被他亲手逮捕。

就在詹天的声望、职位越升越高的时候,邪神的声音似乎也逐渐肖声觅迹,让他甚至以为自己过去是不是真的只是听到了幻觉。

但一件离奇案件的探索,却让他明白那并不是一场幻觉。

那是一个黑暗、宁静的午夜。

新大陆东部,繁华喧嚣的纽克市中心,詹天正带领着队员们追捕一名连环杀人犯。

最近这座繁华城市中发生的连环杀人案件已经有了十二名牺牲者,每一名牺牲者都被碎尸,身上还有各种被野兽啃食的痕迹。

恐怖的案件细节、连续不断上涨的受害者人数还有火上浇油的报纸媒体,一切都搅得整座城市人心惶惶。

不过今天詹天他们根据罪犯在现场留下的种种线索,还有那些充满了象征意义的仪式痕迹,终于找到了罪犯的踪迹。

他们在对方家中的地下室内找到了多具被肢解的尸体,一个个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器官,以及冰箱中被打成丸子的肉泥。

哪怕是已经有了多年查案经历,见过了各种变态和疯子的调查员们,此刻也忍不住呕吐了出来。

他们义愤填膺地埋伏在地下室周遭,等待着凶手的自投罗网。

但是当凶手在他们的围捕之下爆发出来那骇人的真面目时,还是让在场众人感到了心惊胆颤。

从嘴角暴长而出参差不齐的一排排獠牙,满是畸形痕迹的五官,以及那散发出腥臭味道,不断滴落绿色脓液的浑身血肉。

眼前的凶手早已是非人之物,更蕴含着远超凡人的邪恶力量。

刀剑、枪弹都只能在他的表皮上打出浅浅的伤口,神甫尚未发挥出皇天的力量,就被这形如鬼魅般的生物掏出了心脏。

围捕凶手的队伍转眼间便已经死伤过半,警察们早已经害怕地四散逃去,调查员们也一个个开始撤退。

留下来断后的詹天被一巴掌拍飞了出去,在墙上撞出一个凹坑后掉落了下来,猛地吐出了一大口血。

那怪物阴森笑道:“詹天调查员,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逃不掉的。”

詹天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恶狠狠地说道:“教廷不会放过你的,我们不知道处理过多少邪恶力量,你这样的也不算什么。”

怪物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淡淡说道:“别把我和你们以前处理过的杂鱼们混为一谈。”

“我是真正邪神的容器,我已经承受那来自星空深处的恐怖力量。”

“你根本不明白自己在和什么样的存在为敌。”

怪物抓着詹天的脑袋将他拎了起来:“听说你以前在通天城阻止过一个邪神降临?”

“我会让你和教廷的人都明白,我和那种三流货色是完全不一样的。”

怪物捏着詹天的爪子逐渐收紧,发出真正咔嚓咔嚓的骨骼破裂之声。

詹天感觉到自己的生命逐渐走向结束,无比的恐惧涌上了他的心头。

“想活命吗?”

那个许久没有出现的声音再次从他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就行了。”

“只需要一会会,我就能帮你摆平外面的情况。”

就在怪物即将把詹天的脑袋捏碎时,眼前的詹天突然双眼翻白,接着一道冷酷的声音从中传出:“松手。”

怪物的五官一阵扭曲,冷笑道:“卑微的爬虫,就算你现在求饶也已经晚了……”

‘詹天’一手捏住了怪物的手腕,冷冷说道:“肮脏的沙雕,你以为你是和谁在说话?”

伴随着‘詹天’的手掌和怪物触碰到了一起,无穷的光影和幻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来自星空尽头的深邃知识,那是无数历史禁忌所组成的黑暗。

他的身体开始膨胀,他的血肉开始失控。

惊骇欲绝的声音从他喉间涌出:“你……你是什么东西!”

对方语气冰冷道:“这个人,这颗星球,这个文明都是我的。”

“你和你背后的三流角色……最好永远的滚出去。”

惨叫声中,怪物已经在知识的灌注之下,除了脑袋以外……已经彻底魔化为了一个浑身上下长满触须的存在。

接着‘詹天’一指头点在了怪物的脑袋上,便看到怪物脑袋之下的部位化为一团血水,直接融入了他的体内。

他捏了捏拳头,自言自语道:“虚空毕竟只能携带信息,还是魔染的力量比较方便。”

下一刻,他重新闭上了眼睛,再次醒来时便发出了一声怒吼。

詹天捏紧双拳,脑海中全是那怪物魔化,又被自己吸收的场面。

他忍不住地吐了出来,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一阵阵强烈的不适。

但随着增援部队的赶到,怪物残留的脑袋被教廷收走。

而詹天独自力战邪物的战绩也很快传到了高层。

在经过重重检查之后,他再次升职,成为了纽克州的总调查长。

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詹天一路身经百战。

他破了十多年未破的悬案,逮捕了肖声觅迹骗了无数富豪的诈骗犯,还战过各种食尸鬼、触手怪、海妖、天外邪物,甚至亲自封印了邪神。

成为了正义化身的他不只是日复一日地战斗在第一线,他还出书、拍摄广告、开房地产公司、卖自己的周边纪念品。

他甚至参加了州议员的竞选,通过拉拢穷苦百姓和饱受歧视的移民,成为了一名广受人民爱戴的政客,并一度改变了政界的游戏规则,一力推动了政治献金的合法性。

在他六十岁的那年,早已经名满天下的詹天参加了总统竞选,成功站在了新大陆的权势之巅。

但詹天的心中却感觉到一阵悲哀,因为没人知道他这位新大陆的总统才是真正的怪物,一具非人的、被邪恶力量掌控的行尸走肉。

……

詹天感觉到无比的悲哀时,楚齐光也感觉到了一阵变扭。

‘第136次了,还是没用。’

‘我只能顺着那个世界的某种趋势进行发展,一旦妄图打破那个趋势,像是分享知识、改革教廷之类的事情……局面立刻就会失控。’

‘那个世界……简直就像是被提前定下了某种规则,规则之内任意行动,但只要超出规则……整个天地都会来阻止一切的发生。’

‘就算我掌握了足够的权势,也只能按照一定轨迹来发展那个世界。’

‘这就是皇天定下的……关于那个世界的天命吗?’

‘而詹天在这天命之中,显然是个重要角色。’

楚齐光越是反复影响那个世界,越是能感觉到其中蕴藏的恐怖之处。

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了未来魔所提出的差距。

哪怕能影响到过去未来的情况,他仍旧无法改变那种趋势或者说天命。

于是楚齐光决定改变方法,直接放弃了更高效利用那个世界的路子,选择了直接亮出镰刀进行收割。

……

当詹天以为自己会永远被邪神所控制,成为对方的傀儡时。

一天醒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躺倒在了教廷的大书库之中,上万册的书籍被翻得到处都是,环绕在他的周身上下。

那些被封印多年的隐秘,被埋葬在历史中的黑暗,被教廷视为禁忌的知识……这一刻都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历史上的最恶总统,教廷的最大叛徒,历史上的第一丑闻。

而未来关于邪恶总统、邪神调查员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

从那以后,詹天便再也没有接收到来自那位邪神的信息。

但在之后的调查中,他们逐渐探索出历史的真相,拼凑出

半夜开车视频疼痛有声音视频 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

了那位邪神影响世界的轨迹。

而‘通天’便是对方的名字。

即使社会不断发展,历史不断向前,詹天也没有忘记这位邪神带来的仇恨……

……

此时此刻。

皇天世界的某个角落之中。

一双眼睛从黑暗中被唤醒。

“詹天,你又做梦了?”

“嗯,我又梦到祂了。”

“我们还有多久能抵达祂的故乡?”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祂惊骇的模样,让祂看一看这数千年来的胡作非为……到底会让这片星空带给祂怎么样的报应。”

喜欢旧日之箓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