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一边做爰一边吃奶头描述

  • A+
所属分类:花胶

百里无双原本沉重的心情被瑾瑜一句话驱散许多,他看着瑾瑜:“流沙之前全赖你照顾了。”

瑾瑜眼神飘忽了一瞬间:“啊?其实他也挺照顾我的。”

她确实照顾了流沙,但是流沙在迷雾森林被灵兽们教训的鼻青脸肿的模样还历历在目,想到这儿瑾瑜还有些心虚。

大长老:“等流沙这桩事了了,婚事也该操办起来了。俩孩子相互扶持走过这么多年,怪不容易的。”

百里无双:“确实应该,是我们流沙高攀了。瑾瑜资质确实出众,非常难得。”

“太好了,若是有个小贪狼就更好了。”

“小金龙也不错!”

“爹娘都这么出色,以后的小崽子不得了哦。”

听着大家议论,瑾瑜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情绪。她是灵兽好吗?这些都是人之常情罢了。不过若是真有了小崽子,她还是想要个小狼崽子。

在流沙辛辛苦苦战斗的时候,这边已经彻底歪楼。已经说到了成亲后两小的住哪儿的问题,双方都不强求,看他们本人意思。

瑾瑜笑眯眯的:“等流沙回来再问?反正我哪儿都住得,我不挑剔。”

大长老:“西凛实力确实不错,流沙以前没跟他交过手,之前确实有点吃亏。”

瑾瑜看了两眼:“他有后劲儿,别看西凛现在是化神后期,他的真实水平菜地很。否则我当年不过化神中期,他怎么会拿我没辙?”

三长老:“你也不是普通的化神中期,你这个战斗力,一般的化神后期还真奈何不了你。”

流沙和西凛算是胶着了,西凛没想到流沙这么棘手。明明就是一个刚刚晋入化神期的小子,居然和他这个老牌化身老祖斗地不相上下。

想到当年这小子怎么逃都逃不出自己的手心,再到现在……西凛的眼里划过一丝暴躁。瑾瑜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他急了,他要输了。”

果然,一心急就容易出错。流沙和灵兽们切磋那么多年,论起战斗经验,那是丝毫都不缺乏。这不趁着西凛着急,他一爪子就挠上了他的胸口处。

刺啦一声,西凛身上的法衣直接败在流沙的爪子下,西凛闷哼一声,半空中洒下一片血雨。若不是他躲地快,流沙这一爪子就能够把他的心脏都掏出来。

既然一击得利,接下来主动权就

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一边做爰一边吃奶头描述

彻底掌握在了流沙的手里。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西凛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趴在神剑宗的广场上。

看着站立在他前方的流沙,西凛咳了口血。事到如今,他也要铤而走险了。费劲的扒拉着右手上的镯子,西凛要盘腿做好。

流沙已然变成人形,他操纵着妖元,那只黑色的手镯立刻到了流沙的手里。他把玩着这只手镯:“这种蒙蔽天机的东西,有什么资格留在这个世界上?”

“这么多年你是怎么渡劫的,别人不知道,我却一清二楚。让别人代你受过,而你自己却逍遥于天帝地,你倒是打地一手好算盘。”

西凛瞪大眼,“你还给我!”

大长老拿过流沙手里的手镯,仔细打量以后才道:“如此大才却用来这些不入流的小道上,浪费了。”

神剑宗也不乏器修,这不也拿过手镯沉吟了许久。最后一老祖道:“这样的东西,也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必要,还是毁了最好。”

“这么多年大家都在质疑,为什么西凛三灵根的资质,却能够修炼如此迅疾,感情是因为这只手镯。可惜它为西凛蒙蔽了天机,却让无辜之人代为受过。”

一老祖叹息,他手头运起灵火,那只镯子就在众人面前化为灰烬。感觉到自己和镯子之间的联系彻底断了,西凛吐出一口鲜血。

如今的他非常的狼狈,老实说比当初流沙要狼狈多了。

随着镯子湮灭,半空中忽然雷声阵阵。瑾瑜拉了流沙一把,让他在自己身边站定,确保不会受到雷劫的波及。

一弟子嘀咕:“这个时候渡劫?”

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一边做爰一边吃奶头描述

老祖解释:“西凛之前几次雷劫,都是让别人受过,天道都记着呢。就算一次躲过了,日后都是要还的,天地规则的空子哪里是那么好钻的?”

“吾辈修士,既然踏上了修炼的路途,自当一往无前,琢磨这些歪门邪道于自身的修炼毫无裨益。”

“西凛这次闯不过去了。”

“筑基、金丹、元婴以及化神期的雷劫,他这次悬了。”

老祖们交头接耳,看着西凛的眼神平淡无波,谁都没想到神剑宗内居然藏着这样一个无情无义道德败坏的小人。

西凛若是死了,反倒于神剑宗的声名好些,他若是不死,神剑宗也容不下他。

看着乌压压的劫雷,西凛心神剧颤。他修炼那么多年,确实如同流沙所说,每次雷劫都是让人受过,自己哪里真的捱过雷劈?

这不第一次直面雷劫的压力,西凛是肝胆俱裂。姜蝉有句话说地没错,西凛这个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只要不是牺牲自己,别人的死活他根本就不关注。

他拉别人受过倒是顺手,真的轮到自己了,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孬种。

虚空中的劫雷从弱到强依次递进,瑾瑜在确定流沙伤害不致命后也有心思看戏了:“这是从筑基期的雷劫开始起算?这筑基期的雷劫威力也没那么大啊,也是,一个三灵根,威力能够到哪里去?”

流沙握着她的手:“我倒是希望雷劫来地更迅猛一些。”

瑾瑜耸肩:“肯定会有的,你估计他会撑到那个阶段?”

流沙抿唇:“最多元婴。”

瑾瑜:“这么不看好他?好歹是化神期的老祖,若是连元婴期的雷劫都度不过去,也着实太菜了。”

流沙:“实事求是罢了,如果不是内心胆小如鼠,他不会用那只镯子做这样的事情。可修炼就是这样,一旦你先露怯了,后面肯定走不长远。”

百里无双也点头:“这话不假,修士是与天争命的存在,自然应该奋勇精进,前怕狼后怕虎趁早回家吃奶,被别走修炼这条路了。”

喜欢女配拒绝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