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P交换征服美妇白洁 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 A+
所属分类:花胶

这日陈瑞麟下学回来,匆匆跑到书房内蹲在风青旁边,“母妃……”

风青抬起头看着跑得满头大汗的小儿子,无奈一笑,“怎么总是这么毛毛糙糙的,就不能慢些走!”说话间掏出手帕替儿子擦拭额头上的汗滴。

陈瑞麟蹲在风青身边说道,“今日我去皇爷爷那儿听到皇爷爷,皇伯父与父王在商量立大哥为太子的事。”

“什么——?”

风青大喝一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我儿子抢过去教养也就算了,如今还得寸进尺的想把他推入火坑吗?”

“……”

“你皇伯父想要立继承人自己生去啊,……还有你父王傻不傻,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

“不行,我要进宫,来人,备马车!”

“……”陈瑞麟皱着一张小脸独自纠结:我这算是出卖了皇伯父和父王吧?那他算叛徒吗?

太上皇的寝殿——承福殿内,爷孙四人齐聚一堂。

陈瑞璟看了看皇爷爷,皇伯父和自己的父王,弱弱的问了一句,“这事您们与我母妃商量了吗?”

皇帝陈云宣难得的露出一丝尴尬,“还没呢,朕觉得吧……这事大概还得要靠璟儿你先去跟你母妃商量……”

“商量个屁,没得商量!”

“母妃——?”

“青儿你怎么来了?”

“吆,和乐来了!”

“哼!”风青用极度不友好的目光扫过太上皇,皇帝,随后狠狠的剜了陈云靖一眼,拽着陈瑞璟便往外走,“走,儿子,咱们回家不跟他们瞎掺和。”

陈云宣拦在风青母子面前,“弟妹,你别生气,我们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这不是怕你不同意才……”

“所以你们就索性来个先斩后奏?……不对,先斩后奏,应该是您用的词,生米煮成熟饭?暗度陈仓?”

“……”陈云宣捂嘴轻咳。

“……不管什么词,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风青说

三P交换征服美妇白洁 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完视线转向陈瑞璟,“璟儿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母妃,我……我……”

风青看儿子那模样分明已经被他们洗脑了,看来她有必要与儿子进行一次深入的谈话了,“儿子,来……”

风青拉着陈瑞璟来到旁边一间偏厅转身关上房门,“儿子,坐。”

陈瑞璟在椅子上端正坐好,风青拉了一把椅子坐他对面,目光直视着陈瑞璟认真说道,“璟儿啊,娘知道这些年你皇伯父和皇爷爷教了你很多知识和道理,不仅有为人之道还有为君之道和帝王之术吧?”

陈瑞璟点点头,“还有身为皇家子嗣的责任与义务。”

这会儿轮到风青了然的点头,“这个你不说娘也知道,可是儿子啊,你要想为国尽责不一定要当太子啊!”

“母妃,皇爷爷和皇伯父说……”

风青摆摆手道,“母妃能猜到你皇爷爷和皇伯父与你说了什么。不过,儿子啊!这帝王之路不是那么好走的,也没有世人眼中看起来的那么威风。”

在风青拉着陈瑞璟进了偏厅后,皇帝父子三人也挪到了偏厅外面,他们非常好奇风青到底会对陈瑞璟说些什么,当然他们三人打死也不会承认他们是在偷听,怪只能怪这门的隔音效果不是那么好罢了。

只听见里面继续传来风青的声音,“咱们先抛开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词和皇帝这身华丽的外衣,来看看皇帝这个职业实质上是怎样的。”

“……”

不光是屋内的陈瑞璟,连屋外的那三个也都非常好奇风青心目中的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咱们就拿你皇伯父做例子吧,你天天跟在他身边你最清楚了。你看看他,每日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的比牛累,吃的比猪……当然吃得还是不错的。”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

风青眼梢的视线扫了扫房门继续说道,“最最可怕的是成了皇帝后他的身体和思想将都不属于他自己的了!”

“……”

“他的思想是属于他的臣子们的:皇上您这个不能这样,那个不能那样,做什么事都得听他们的,完全没了自由。

“母妃……!”陈瑞璟脸色通红。

屋外的咳嗽声也好像更猛了。

“不好意思,娘说的有些跑题了。”风青扯嘴笑笑道,“但道理就算这个道理。虽说皇帝坐的最高,权利最多但拥有的自由确是最小。娘知道你有能力也有爱国之心,在你皇爷爷的几个孙子之中是适合太子这个位置的,但你皇伯父如今还年轻,才四十出头,再努力努力说不定哪天就能生出个合适的继承人来了。儿子啊!不管是泼天的富贵还是至高的权利终究是身外之物,娘只是想你平平安安的。”

风青前面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其实正真想表达的就是最后这一句。

皇后原千颖也许是生瑞嘉的时候伤了元气和子宫,之后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再孕。陈云宣虽然没有嫡子却也有两个庶子,只是两人的才智都比较平庸,各方面都差了陈瑞璟很大一截。可陈瑞璟就算是有天大的才能,但他只是皇帝的侄子而非儿子,不是传统意义上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况且陈云宣现在还年轻就算他此时是真心想立陈瑞璟为太子,可以后的事谁又算得准呢?风青是真怕将来的某一天陈瑞璟会陷入到那残酷的夺位大战中去。

陈瑞璟拉住风青的手,“母妃的意思璟儿明白,璟儿也知道您的用苦良心,但儿子之所以答应皇爷爷和皇伯父的提议当这个太子并不是为了那个所谓的最高位置,只是为了国家尽自己作为皇孙应尽的责任。如果以后真出现了比我更合适继承皇位的人,儿子会主动让位……”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房门被打开,皇帝陈云宣大步走了进来,望着风青目光复杂难辨,“自从五年前朕决定培养璟儿为储君的那一日起,朕便决定不再要孩子了!”

“皇上,您……”风青震惊的无以复加。

陈瑞璟和随着陈云宣一起进来的陈云靖也惊的瞪大了眼。

皇帝陈云宣却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璟儿聪明能干,稳重豁达,既有着心怀天下的大志又有着济世爱民的仁心,行事果断但又不武断,为人磊落却又不失圆滑,再加上有父皇和朕这样的皇爷爷和皇伯父、靖儿这样的父王还有你这样独一无二的母妃在旁指点辅助,朕实在想不出这天下还有谁比璟儿更适合这个位置?!”

众人,“……”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风青也实在没了拒绝的理由。

同年六月初五陈瑞璟被正式册封为西宋国太子,百官朝贺。

永禄十一年,北苍月国皇帝历况达薨,太子历谨熹继位。

两年后,北苍月国赫赫有名的翼亲王历况冶因旧伤复发殁于狩猎途中。

历况冶生前曾一再告诫北苍月新帝不可轻易对西宋国开战,不过新帝历谨熹心高气傲,觉得经过十几年的休养生息如今的北苍月兵强马壮早已有一统天下的实力,根本没把历况冶生前的话当回事。在历况冶死后的第二年便发兵边境,准备一举灭了西宋国。

对于北苍月发兵西宋边境的这一举动,于西宋皇帝陈云宣来说却是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

自从听取风青的建议对西宋国进行了农、商、政三方面的改革后,西宋国进入了飞速发展的阶段,如今的西宋国可谓是正真的百姓富足,国库充盈,光粮仓全国各地都建了有几十个,国库中的钱更是堆都堆不下。再加上经过这么多年的研制开发和训练,西宋国已经训练出了一支神秘精干的火器军队,就等着有机会到战场上一展身手了。

三P交换征服美妇白洁 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然历谨熹将这么好的机会亲自送到了眼前,皇帝陈云宣自然不会放过,并且可以趁此机会名正言顺的走上统一之路了。

永禄十四年,年方十九岁的太子陈瑞璟亲自披挂上阵随生父睿王陈云靖发兵北境。名曰抵御外敌,却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父子俩在一支神秘恐怖的火神军的协助下一路势如破竹直捣了王庭,活捉了北苍月皇帝历谨熹。

三日后历谨熹递了受降国书,北苍月并入西宋国版图,从此世上再无北苍月国。

由于这场战争来的快去的也快,百姓还没来得及感受到战争带来的痛苦便已经结束了。又由于这场战争原本就是原北苍月国先挑起的,而西宋国皇帝又对西宋国和原北苍月所有受伤和战死的将士都发放了丰厚的抚恤金。

这一举动一下子便获得了原北苍月百姓的好感,再加上这些年西宋大力发展商贸,北苍月百姓们之前吃得穿的有不少都是西宋之物,他们早已深受西宋文化影响,所以在西宋国接受北苍月国降书时非但没有出现百姓顽抗的现象,大家似乎还挺高兴自己也成了西宋国一员。

半年后西宋国又已同样的方式攻下了南临国,分裂了一百多年的这片大陆终于又恢复了统一。

承福殿。

虚弱躺在榻上的太上皇一看就知道他此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只是当他听到陈云宣说南临也已归入西宋版图时,那浑浊的眼中露出了最后一丝亮光,他望着虚空露出一个正真满足的笑容,在最后留下了一句“得圣女者得天下,前人不曾欺我也……”随后含笑而去。

用禄二十五年,永禄帝陈云宣退位,太子陈瑞璟登基为帝,改国号“庆”。自此大庆国正式进入繁荣发展时期,史称“大庆盛世”。

与此同时,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民间百姓经常会传出某某人又在某某名山或名胜之处看到了结伴同游的太上皇、睿王、太后及睿王妃。

全书完结。

喜欢冷王的穿越痞妃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