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阿龟婚俗验身6部分

  • A+
所属分类:花胶

“那个时候她对候选十分的上心,我只是在帮她。因为你在其中,所以她自己也格外的努力,不是吗?现在你们却来指责我,说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难道那些人也是我指使的吗?是她太不知收敛,所以造成了今日的局面。难道这些,你们也觉得该是我替她收拾?”摇刖话语有些强硬,可也显得几分委屈,令人不忍再责怪。

神释的眉头皱了皱,“所以你认为,这些人都是她招来的?因为没有那样的天赋,所以就要被他们追着打,有几次你的行为,也是导致那些人咬着她不放的原因。皇羽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招惹谁。”

如果皇羽忍气吞声,下场会很惨。

他神释不是傻子,有眼睛看,能分析得出对错。

“但这并不是她惹事非的理由……”摇刖并不想看见神释为皇羽辩解的样子,语气不由加重:“她要惹事可以,但不能因此连累到我们。”

神释讽刺的看了她一眼,不再打算理会。

根本就不是皇羽招惹别人的事,是有些人总喜欢欺凌弱小,以此证明自己有多么的强大。

皇羽如若还真的事事收敛,连一根刺都没有,那就真的完了。

很多时候,皇羽并不想伤害谁,可她明白,一旦手下留情,就会给她自己留下祸根。

然而这些,身为皇羽的亲姐姐,却未看得清。

或者说,摇刖根本就没打算看明白。

又或是,她看明白了,只是袖手旁观,看个热闹。

摇刖扭头盯着神释走进去的身影,捏了捏双拳。

皇羽调息的动作并没有因为神释的到来而停止。

站在她前面的人上下打量着她的周身伤势,道:“这次又是和谁动的手。”

“也不用替我做这些,神释,你有你的使命,你的亲人也希望你能够竞选到那个位置。”

“如果哪天我坐上去了,第一个就会封你为护法神官。”

皇羽闻言,慢慢的睁开了眼,“你知道我不会接受。”

“接受别人的帮助,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难吗?”神释在皇羽的身上,尝试过一次又一次的挫败感。

“如果我接受了你的维护,我就终止于此了,神释,你应该明白我的处境。而你与我,终究是不同的,你是注定要站在高位上的人。即使不是天选,在将来,也是暗域的顶尖人物。”而她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别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她也害怕。

正因为害怕被人捏死,所以她出手即是极端的手段!

只要彻底的摁死了对方,才能够活命。

“你……罢了,先养好你的身体。长老他们那边也不会注意到你,有什么事我会先挡着。”

“多谢!”

“我是你朋友,做这些也是心甘情愿。”

神释又看了她一会,转身离开。

皇羽慢慢的睁开了眼,看着远去的那道身影一会,又重新闭上了眼调息。

领悟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等皇羽再次睁开了眼,已是次日。

下了地,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打算出去找点吃的,突然一群人闯了进来。

皇羽眸光一凛。

难道这些人又跑来找死了。

皇羽的目光落在往里走来的那些人,皱了皱眉,是暗域的长老领着一群人闯了进来。

这还是从未有过的画面,让皇羽怀疑,是不是有人要利用长老来灭了自己。

“皇羽,”长老看上去就是中年的年纪,可却活有了两百多年。

因为修为不如那些高阶的长老,这位长老就显得有些低下了,就是长老院中的边缘人物。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身上的气势也十分的慑人!

“不知道朱泉长老,我今天可什么也没做。”

皇羽语气平和,可身躯却绷得很紧。

这个朱泉长老,可不是善类。

“你今天没做,那么昨天你对寒泫他们做了什么?”朱泉长老身后的人,怒指皇羽,“一定是她杀害了寒泫他们!朱泉长老,一定要狠狠的惩罚此人!”

朱泉长老脸色难看的盯着皇羽。

虽然所有的候选人都没有任何的派系问题,可也会有人暗中收拢这些候选人,毕竟此时你待候选人好,往日真的被选上了,自己这个隐藏在背后的师父也会得到好处!

朱泉长老连审问也没有,冷着脸发号施令:“将人带走!”

皇羽绷紧的身躯倏然就动了。

“你们凭什么将我带走,我可没有犯事。寒泫发生什么事,与我又何关?”

皇羽在一招退后的瞬间,冷凛凛的目光落在了前面。

摇刖也在其中,可是她却一直冷眼旁观。

反倒是九朝站到了前面,阻止了大家,“朱泉长老,皇羽她根本就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做?那么寒泫又是如何死的?”同是候选人的那些人,瞬间出手将九朝扯了回去,然后迅速的压制。

“你们放手,摇刖,皇羽她什么也没做……”九朝被按住了。

即使他再有能力,也不可能抵得过这些人群拥而上。

摇刖一言不发的看着,并没有打算出手相救的意思。

不管寒泫怎么死的,这个罪名都只会落在皇羽的身上。

就像之前那样,即使与她无关的事,也会被强行扣上。

谁让她性子太过跳脱,又谁叫她没有能力。

强者的规则就是,说你有罪就有罪。

*

神释刚回到家中,就被家人给困死了。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阿龟婚俗验身6部分

等他回过神时,人已经出不去了。

他刚收到长老院那边的消息,人就被关起来了,皇羽现在的处境只怕堪忧。

“神释,你也不要挣扎了,那是别人的事,你也别总想着掺和进去。那个皇羽,配不上你。”神释的叔叔也是长老院的人,身为长老,他当然清楚神释和皇羽之间是怎么回事。

“她是我的朋友,我得救她。除了我,就没有人救她了!”神释推着特殊打造的笼子,却被一股能量反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阿龟婚俗验身6部分

噬,震得他两眼冒光,五脏六腑翻涌不止。

“别白费力气了,”神释的叔叔叹了口气,“这么多能力天赋不错的女子,为何就偏偏选她?神释,她已经被朱泉带走了,暗域长老院折磨人的手法,你应该了解一些。她这一次进去,就出不来了。”

神释的神情有些狰狞,“她什么也没有犯,为什么要这么对她?皇羽的家人,如果可以,还请……”

神释的叔叔屠麟对他摇了摇头,“神释,你以为,他们会在意一个皇羽的死活吗?”

“可皇羽终究是他们的孩子,为什么……”

“皇羽的父母,并不是重感情的人,他们看见的,只有真正的实力。”屠麟又在笼子的外面加持了一层禁锢,转身走了,不论神释如何叫唤,也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

皇羽艰难的抬了抬眼皮。

不过是进来不到半个时辰,她整个人就差点废了。

皇羽咬着带血的牙,笑了笑,那笑带着几分疯狂的味道,“你们今日杀不死我,他日我就会血洗你们!”

行刑的人,正是朱泉身边的人。

给了皇羽穿体之痛,对方还能如此的嚣张,行刑的人皱了皱眉,然后再度使用极度残忍的手法在她的身上弄出一些难以愈合的伤口。

“说,寒泫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何会是这种状态,是不是还有别人掺和进来?是光明神域那边的人是不是!”朱泉冰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被吊起来的皇羽,慢慢的抬起眼皮,即使再痛,她也没叫一声,只是阴森森的看着朱泉在笑。

朱泉皱紧了眉头,“继续,一定要将实情问出来。”

寒泫的死太过诡异,虽然放在普通人那里,是真的很普通的死法,可是寒泫是修行者!

只要是修行者,死法必然不会是这样。

哪怕是用特殊的方式保存尸首,也会有痕迹,可是寒泫的身上并没有护体的痕迹,这说明,寒泫是以普通人的死法死去的。

长老院的人要朱泉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朱泉也没有办法,只能让手底下的人想办法撬开皇羽的嘴。

皇羽嘴硬,之后就闭眼不再理人,即使他们再使出手段,也没有办法使她睁眼开口。

这种情况下,朱泉非常的暴躁。

不能弄死,只能按着量来行刑。

如果过了,下一刻就会化为乌有。

所以皇羽暂时不会被折磨死。

*

“为什么不救她。”

九朝质问自己的家人。

因为修者本身就没有多强的生育能力,所以家庭的连系并不是很庞大,又因为修者以强为先,导致亲人之间的关系也很薄弱。

九朝拥有的天赋不错,所以在家人这里的份量还是挺重的,但也仅是建立在他天赋不错的份上,而不是所谓的亲情。

暗域这些人的亲情,特别的冷酷。

但绝大部分的人,还是很看重情况。

皇羽所在家庭,刚好是冷漠无情的那一类,所以她从小就很不幸。

“九朝,你是要我们与长老院作对,救一个废物出来吗?”长辈冷着脸,毫不客气的说出无情的话:“是她自己不争气,死了也一了百了,省得以后我们还要替她收拾残局。”

九朝捏紧了双拳,真的很恨自己生在这样的家庭,如果皇羽生在别的家庭中,也会好过很多。

摇刖道:“九朝,我知道你和皇羽感情好,可是这一次,谁也救不了她。寒泫是候选人,也是朱泉长老得意的弟子,可是她却用这样的方式杀害了对方。而且,死法也让长老院那边起了戒心,恐怕是有谁从别的地方掺和进来了。虽然两域的关系,没有那么糟糕,可到底是一明一暗,该分的还是要分。她这次,肯定是在背地里做了惹怒暗域的事。我们出去求情,只会被她拖死。”

“寒泫平常时逮着机会就欺压皇羽,哪怕皇羽反杀了对方,那也是寒泫他们的错……”九朝反驳,说到后面,又将话咽了回去,因为不论他怎么说,他们都无动于衷,他说得再多又有何用?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