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皇上不可以!(限)暖冬

  • A+
所属分类:花胶

路易起床的时候,看见洛林正在背剧本。

虽然她现在完全没办法拍戏,也没有任何的演艺经验,但潘妮·马歇尔愿意给她一个机会,无他,洛林,或者是即将出道的莫妮卡·贝鲁奇拥有令人窒息的容颜。

看着洛林挺着九个月大的孕肚背剧本,路易都不忍心打扰她了。

自己偷偷去厨房随便弄着就吃了。

“你放下,快去看看你媳妇...”

“没结婚呢。”

看见路易在吃麦片,而且没泡水,直接生吃。

李轩冰急了,这种东西能有营养吗?其实营养很足,这是路易自己买来减肥用的。他最近夜宵吃得有点多,小肚子都出来了。

“那你还不结?”在李轩冰看来,路易和洛林的状态与夫妻没有任何区别了。

“快了...妈,炒个蛋包来吃呗?“27岁的大男人突然撒起娇来,李轩冰感觉头皮发麻。

“行了,统统放着我来,你看你这样像是当了爹的人吗?”李轩冰嫌弃地说,“幸好你还有点能耐,会赚钱,不然这两个孩子跟着你真是命苦了。”

“呜啊哇哇~~”

路无瑕的哭声响彻寰宇。

路易抱怨道:“我摊上这个小鬼才是命苦。”

说罢就去哄孩子了。

这小孩啊,一岁以前,大概是他们最好玩的时候,虽然屎尿多,但非常有趣,尤其是在大人试探他们个性的时候。

一岁以后,他们开始长大,试着认识周围的世界。

他们的性格里出现了“顽劣”这两个字,然后,小棉袄就变成小恶魔了。

路易来到婴儿房的时候,路无瑕已经把玩具折腾得七零八落,看起来非常混乱。

路易最近正考虑要不要纹个纹身以庆祝下个月孩子出生,现在看还是算了。

第二个小鬼迟早也会这么捣蛋。

“你放过它吧,它只是一个玩具啊,头都给你拧掉了...”

吃过早餐,路易开车前往蓝宫。

尼克斯计划明天再前往密尔沃基,所以今天他们会留在纽约训练。

上午一般不会有球员在蓝宫里,训练是下午开始的。

但路易每次上午来蓝宫,都会有几个人在训练。

本杰明·威尔逊是这里最常见的面孔,其次是斯蒂文斯。

这个赛季,尼克斯补强了很多和斯蒂文斯同类型的球员,这使得他的出场时间大大减少,但他没有怨言。

因为他刚签下了新合同,并且对纽约有归属感,抱着想在尼克斯退役的心愿。

路易希望这件事能成真,斯蒂文斯是一个能在精神上带动队友的球员,也是激发路易组建谋杀紧逼阵的人。

威尔逊是个训练狂,斯蒂文斯也是,他们经常结伴训练。

路易现在知道为什么威尔逊在谋杀紧逼阵里那么得心应手了。

因为他本质上就是斯蒂文斯那样的人。

如果斯蒂文斯拥有威尔逊的球感、技术和身体素质,那他就会是另一个威尔逊。

或许,谋杀紧逼阵不应该只是当做一个绞杀对手二阵的杀手锏,让核心球员加入,有助于提升阵容上限和强度。

路易认真地考虑着把威尔逊放进谋杀紧逼,并且让尤因成为谋杀紧逼第七人的事。

他没有打扰他们训练,悄悄来,悄悄走。

次日,尼克斯启程密尔沃基。

球迷们给尼克斯的大巴制造了许多路障,让他们比预定时间晚了半小时才到下榻酒店。

然后,他们在酒店里被告知因为附近装修影响了电厂吧啦吧啦,总之是些大家都不懂的理由,主要想要传达的讯息是,酒店会断电一天。

尼克斯的教练组手忙脚乱地准备新的复盘地点,一天的计划完全被打乱。

结果便是,当晚的比赛,尼克斯状态奇差。

他们无论怎么打都不对劲,就连凯文·麦克海尔都连续投丢。

最让路易不放心的人,却发挥最好。

戴尔·艾利斯单场36分,在雄鹿灭绝人性的防守下命中6记三分,还有许多三分线内一步的接球干拔。

但他的表现不足以挽回局面。

尼克斯的季后赛五连胜被终结,在客场吃下首败。

“我说过,系列赛的第一场和第二场以试探为主,当优势方来到客场,系列赛才真正地开始了。”尼尔森得意地说。

Game4

密尔沃基体育馆(MilwaukeeArena)

这也是有段历史的老球馆了,从雄鹿建队起就开始使用,见证了球队的首冠,贾巴尔的巅峰。

有消息说雄鹿可能会在明年换主场,因此,密尔沃基体育馆里的雄鹿比赛可以说是看一场少一场。

今晚,雄鹿球迷齐聚球场。

他们想看到雄鹿追平大比分去MSG打天王山。

经过Game3的胜利,雄鹿再次确认一点,想打赢尼克斯,必须压制N.UCLA体系的运转。

想要限制任何一个进攻体系的运行,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用防守施加强压。

第三场他们做到了。

今晚的裁判和上一场一样,分别由休·霍林斯与杰西·科西担任主裁判和副裁判。

这两位风格差距很大。

霍林斯有在关键时刻决定比赛的坏名声,科西有在比赛里让球员自如发挥的好名声。

让这样一对“打法”上有冲突的裁判搭档,很容易会吹出双重标准的比赛。

开场跳球,尤因轻松把球拍下。

尼克斯的进攻上来就交给内线。

尤因高位拿球,麦克海尔假装给他掩护实际上内切。

尤因随手便送出吊传,麦克海尔利用长臂将球打进。

丝滑的SpreadCenter(扩散中心)战术。

雄鹿的后卫约翰·卢卡斯二世激进地打追身。

这可能是雄鹿的策略,用追身来让尼克斯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但同样地,这么打也会让雄鹿自己陷入体能危机。

比赛刚开始,直接打追身尼克斯肯定能反应过来。

尤因的钉板帽,让卢卡斯二世的追身上篮成了火锅。

尼克斯想推反击,斯托克顿着急了点。

防守他的人是蒙克利夫,这是雄鹿的另一个变化。

正是这个对位,让人看见了他们的野心。

想要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皇上不可以!(限)暖冬

让N.U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皇上不可以!(限)暖冬

CLA体系停止运转的决心凭此可见。

蒙克利夫阻止了斯托克顿的反击,尼克斯落阵地战。

路易站场边细看,雄鹿的防守意图通过这一个回合就能看出来了。

威尔逊和艾利斯同时跑位,和他们两人对位的保罗·普莱西和卢卡斯二世,死守第一线,防掩护的时候从不绕掩护,就是死死地跟住,寸步不离地贴在屁股后面。

这种挤掩护的做法,如果遇到高质量的掩护,是很危险的。

同时,也考验威尔逊和艾利斯接到球后只有一秒或者一秒多的出手时间的把握性。

斯托克顿叫来尤因挡拆,希克马直接上提延误,进一步压缩斯托克顿的空间,破坏他的视野和战术路线。

如果希克马没防住,雄鹿的其他人会暂时性抛开禁区防守不管,优先扩防出去,专注于防守斯托克顿,坚决不让他找到任何机会。

这种级别的防守待遇,应该拿来对付魔术师那种级别的球员,现在却是斯托克顿在受用。

他何德何能啊?

尼克斯的阵地战受挫,雄鹿打反击。

“你们说,雄鹿怎么敢这么防约翰?”路易问他的助教们。

赵远征对局势看得清清楚楚,听到路易的提问,他回答得比汤姆贾诺维奇还要快。

“因为约翰没有利用错位惩罚他们的能力。”赵远征的话一针见血。

“没错。”汤姆贾诺维奇补充道,“而且,他们知道一旦遏制住约翰的发挥,N.UCLA体系便无法展开,我们又要落入单打独斗,让凯文拖着大家走的困境。”

“这就是奈莉(尼尔森)的谋略。”路易笑道,“他真是个老狐狸。”

路易这个穿越者,他的最大优势是视野开阔,接受新东西的速度快。当所有人对三分球忌讳莫深的时候,他拥抱了三分线。虽然当代没那么多好射手,规则也不利于持球手,但,好射手意味着好空间,好空间意味着舒服的进攻,舒服的进攻意味着高效,这是个永远不变的概念。

不论你是什么规则,如果你能给乔丹、伯德、贾巴尔这种人拉开空间,他们就能把对面撕碎。

路易采用了现代化的挡拆体系来改造UCLA进攻,斯托克顿重任在肩,他是历史上最好的指挥官,但是,有个问题。

小球时代的持球核心后卫们,几乎人人都有一手挡拆出空位便拔起三分的能力,人人都能在协防人不敢触碰持球手的情况下用抛投来挑战高中锋。这些人有错位惩罚对手的能力,所以,他们不但不惧怕换防,还很喜欢对手换防。

可是,斯托克顿没有这个能力。

这便是N.UCLA体系下的一个隐患。

尼尔森敏锐地抓住了这个缺陷,让蒙克利夫来盯防斯托克顿,果然让尼克斯的进攻体系出现断层,几分钟内,被坐镇主场的雄鹿打出12比4的开局。

路易走到技术台,“先生,我要暂停。”

喜欢余下的,只有噪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