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小雪小说 男主给女主注射药的现言

  • A+
所属分类:花胶

古怪的鬼婴被孙伯行一箭射死,诃梨帝母的“百鬼夜行”还没来得及完全施展出来,便告破解!

不但“婴哭”无用,就连“百鬼夜行”也是无用!

诃梨帝母已经明白,这个孙伯行不是好对付的家伙,要拿出看家本领了。

她慌忙后撤,于此同时,念动神咒,蓦地把手一挥,掌心里凭空现出了个拨浪鼓,左右晃动,“哒哒”有声,只听她口中曼声念叨:“睡吧,睡吧,我的乖乖宝贝……”

一片幽暗的神光从那拨浪鼓上发散,荡漾了开来,无声无息的裹住了孙伯行。

孙伯行目光一黯,瞬间如痴如呆起来,傻傻的往前走动。

诃梨帝母脸上洋溢着诡异的笑容,半边如慈母,半边如恶鬼,声音也愈发的如梦如幻:“来来来,快到娘亲的怀里来,娘亲哄你睡觉觉……”

孙伯行越走越近,诃梨帝母也越笑越开心。

眼瞧着两人之间已经不足三尺距离,诃梨帝母便伸开臂膀,准备去搂孙伯行入自己怀中,可她的手刚刚触碰到孙伯行的后背,便有一支神箭猛然钻出,直接刺透了诃梨帝母的掌心!

“啊啊啊!”

诃梨帝母脸色大变,厉声惨叫。

孙伯行冷笑着,伸出手来,掌心中,也有一支神箭钻出,对准了诃梨帝母的眉心!

诃梨帝母直到这个时候,才彻底明白过来,人家孙伯行压根就不怕她的魂系攻击!

先前那副模样,完全就是装出来的!

眼看自己就要命丧于此,她拼尽全力一挣,也不顾手掌被扯的粉碎,转身就逃,嘴里尖叫道:

放荡小雪小说 男主给女主注射药的现言

“死鬼,只晓得看热闹么?!老娘都要死了,你还不出来帮忙?!”

“谁敢欺负我婆娘?!”

怒吼声中,一条庭柱粗细的杵棒陡然砸下,重重的落在了孙伯行原先矗立的位置。

“轰~~”

霎时间,地动城摇,土翻石崩!

莲花之下,出现了一个大腹便便的怪物,长着颗硕大的、古怪的头颅,说这怪物是人吧,脸上却长了一条长长的鼻子,还有一根弯曲如钩的象牙,可要说这怪物是大象吧,四肢、躯干却如人一样。

他胯下骑着一头巨大的老鼠,脖子上挂着一串糖果串成的珠链,手里按着一根杵棒——这正是诃梨帝母的夫婿,象头神伽内什罗。

眼瞧着尘埃落定,伽内什罗问诃梨帝母道:“砸死那个家伙了吗?”

诃梨帝母惊魂甫定,强忍着手掌稀碎的疼痛,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砸的,还来问我?”

伽内什罗抬起杵棒看了看,但见砸出了一口深深的陷坑,陷坑里散落着无数梅花花瓣,还有许多熠熠生辉的箭,却不见人影。

“哈哈~~”

伽内什罗笑了起来:“那家伙已经被我的神杵砸了个稀碎,就剩下花瓣和箭簇了。”

诃梨帝母伸手指着陈义山的分身,说道:“傻笑什么?这里还有一个呢!”

伽内什罗瞥了一眼分身,道:“砸死这个也不难!”

说完,他便催动胯下的老鼠,喝道:“去!”

老鼠“吱”的叫唤了一声,飞奔着朝分身逼近。

分身是陈义山的头发所化,维系着一抹魂念而已,原本就没有多少本事,施展不出多少法术,如何敢与伽内什罗拼斗?眼见他骑着老鼠过来,连忙转身逃窜。

伽内什罗大笑道:“哈哈~~这是个胆小鬼!”

“哗啦啦~~”

那象头神笑声未绝,忽听一阵土崩瓦解的响动传来,无数碗口粗细的树根从地下涌了出来,疯狂的攀援而上,直接穿透了那只巨大的老鼠!

可怜这坐骑刚出场就谢了幕,死前连“哼”都没哼一声。

伽内什罗也吓了一跳,连忙抬脚,准备从老鼠的尸身上跳下去,但双腿已被树根缠住。

“什么东西?!”

他骂骂咧咧的,想要挣断那些树根,但是奋力之下,却难动分毫,不禁大惊失色,叫道:“是谁在地下捣鬼?!”

叫声中,他脸上那条象鼻“唰”的暴长,眨眼间便达十余丈长,呼哨一声,朝着那些树根卷去。

“噗~~”

一根更粗的树根猛地破土,直接捅进了象鼻的鼻孔中!

“嗷呜~~”

伽内什罗惨叫一声,昂头挣扎,手里的神杵也胡乱挥舞,却被一条巨蛇大蟒似的藤蔓锁住了脖颈,直接拖拽下来,弄成了个五体投地的狼狈模样,神杵也跌落尘埃。

继而,枝枝叉叉援身而上,把伽内什罗缠了个结结实实,绕了个密密麻麻,好似捆了腿的螃蟹,裹了身的粽子一样,全身上下,除了两只眼睛大瞪小之外,别的地方是想动也不能动弹了。

无数鲜艳的枫叶在枝枝叉叉上生出,一片片舒展着,毛孔张开,贪婪的吸食着土地中的养分,片刻间,那朵巨大的莲花便枯萎了,伽内什罗也变得奄奄一息。

诃梨帝母惊叫连连,围着伽内什罗来回跳动,却又束手无策。

她擅长魂系攻击,对于木系法术无能为力。

“是谁干的?!有本事出来啊!”

她歇斯底里的嘶吼了起来。

只要能看见对手,就有办法下手,可对手却始终没有露面。

“嗖~~”

倏忽间一声响,伽内什罗先前踩踏出来的陷坑中,有一箭飞出,从背后射穿了诃梨帝母的胸膛!

“唔~~”

诃梨帝母呻吟着回头,但见无数梅花飘在空中,迅速重聚为肉,神箭搭骨,贯穿其中,眨眼间,孙伯行便又复生了。

诃梨帝母喃喃说道:“你,你还没死?”

孙伯行一把夺走了她手里的拨浪鼓,晃了两下,抹掉其上的

放荡小雪小说 男主给女主注射药的现言

魂力标识,收入自己囊中,冷笑道:“只怕你要死了。”

“孙师兄,厉害啊。”

一个身披红衣的娇艳女子也从密密麻麻的枫叶中缓缓探出身来,笑道:“你要是不解决这个老乞婆,我还真不敢出来。”

孙伯行道:“象头神也难对付的很,要不是风师妹出手制住他,我哪有机会偷袭诃梨帝母?”

诃梨帝母盯着风疏影,颤声问道:“你又是谁?!”

“呸!”

风疏影啐了一口,道:“老乞婆你听好了,本姑娘乃是麻衣门下妖仙宗弟子风疏影是也!特奉师命,前来剿灭你们夫妇!”

诃梨帝母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喃喃说道:“你们的师父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我们过不去?”

“就是我啊。”陈义山的分身从暗处走出来,冷笑一声,道:“莫要以为本事大了就可以为所欲为,欠债多了,总会有人来收的。伯行,疏影,快些了结了这两个恶神,前往大须弥山与我本尊汇合!”

“是!”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