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 A+
所属分类:花胶

这不是不走寻常路的问题,而是别人走路、坐牛车、马车、轿子,刘危安直接整了一个传送阵,从起点直接到终点,让别人想追都无从追起。

图纸,演算都不需要,直接真刀真枪,材料不需要祭练,原汁原味丢进去,这就好比小孩子堆积木,乱来。

阵法,可以比作世界上最紧密的仪器,任何线路、零件都不能出错,大小、顺序、轻重……都是有着严格的讲究的,一堆没有经过磨合的零器件起组成不了一台摩托车的,更不用说汽车火箭、宇宙飞船了。

刘危安用事实告诉火黄智,这些都不是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用符箓来解决的,动力不足、缺少材料、方位不对……这些问题,都能用符箓解决,符箓在刘危安手上就是万金油,偏偏很多符箓在火黄智看来根本不成熟。

一个换做《五行门》‘玄’字辈的师叔师伯来,也需要几天几夜才能布置出来的阵法,仅仅靠着刘危安一个人,指挥着几百个根本不懂阵法的战士帮忙,这些战士有的人可能连自己在干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这样一群人不到半个小时就把阵法完成了。

阵法闭合的一瞬间,火黄智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玩了几十年的阵法,头一次发现阵法还能这样玩。

恐怖的气息缓缓收敛,最后全部消失,一点都感应不出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火黄智都无法发现这里有一座阵法。

“你都是这样布置阵法吗?”火黄智看着刘危安,傻傻地问,自认为是天才的他,这一刻感觉自己就是学童。

“有人来了,都进入阵法再说吧!”刘危安道。

平安军的战士都进入了阵法,刘危安一回头,老爷子祖孙不知何时已经在阵法内了,老爷子笑呵呵打量着阵法,眼中露出欣赏的表情:“不拘于行,天马行空,不赖,不赖!”

“前辈也懂阵法?”火黄智忍不住问。

“不懂!”老爷子瞥了他一眼。

“……”火黄智道,不懂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这叫什么阵法?”老爷子漫不经心问。

“自己想出来的,并未取名字。”刘危安道。

“有‘诛天绝地’的影子,也有‘朱雀阵’的手法,举一反三,还能融会贯通,你的天赋确实不错,不要浪费了,好好专研,将来有一天,阵法会成为你救命的东西,说不定……”老爷子顿了顿,“以后世道艰难,自己掌握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晚辈谨遵前辈教诲。”刘危安心中凛然,连火黄智都没有看出来的东西,老爷子一眼就看出来了,仅此一点,便能看出老爷子深不可测。老爷子的话,似乎指着什么,让他无端的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魔兽森林深处出现了变故,我得去看看,不然不放心,我这孙女,交给你帮我照顾一段时间,她有些任性,你多担待一下。”老爷子忽然道。

“什么变故?”刘危安忍不住道。

“不清楚!”老爷子缓缓摇首,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前辈放心,只要我在,你的孙女便在。”刘危安心头震动,连老爷子都感到不安,森林深处的变故,一定极为可怕和严重。

“爷爷,魔兽森林的事情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吗?让别人去不可以吗?”童子显然早已经知道爷爷要走,不觉得奇怪,不过,她不愿意爷爷离开。

“有些事情,总有人要做的。”老爷子眼中露出慈祥,抚摸了一下童子的头,看着刘危安:“那些贪心不足的人来了,有一个老家伙,我替你解决了,剩下的人,你自己负责。”

“前辈放心,晚辈的刀,也是磨过的。”刘危安眼中闪烁着强烈的光芒,杀机隐隐。

“阵法不错,不过,再加上一个聚灵阵就更完美了。”老爷子的话音落下,人已经不见了,刘危安低下头,手上多了一块兽皮,上面记录着一个阵法,聚灵阵。

几个呼吸之后,与《龙雀城》相对的方向,传来了激烈的碰撞声和可怕的波动,大片的树木折断,如遭遇陨石撞击,阵法内,所有的气息都屏蔽了,但是处于阵法内的高手们,还是能够感受那种毁天灭地的波动,浩瀚宏大,一个个脸色发白。

“见鬼,怎么这些老家伙们都出来了!”达哈鱼自己都是老家伙,却叫别人老家伙,由此可见内心的不安。

“爷爷!”童子轻轻喊了一声,不过,脸上没有正常小孩子应该有的不安和彷徨,她表现的很平常,就好比老爷子出外面放牛去了,她一个人在家里玩泥巴。

“小妹妹,你是女孩子啊,我还以为你是小男孩呢。”妍儿好奇地看着童子,长的很清秀,但是打扮太中性化了,年纪又小,还真的难以分辨。

“姐姐你好!”童子的嘴巴很甜。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妍儿问。

“百里珑珑。”童子道。

“哪个珑?”妍儿问。

“一个王字旁,边上一个神龙的龙。”童子道。

“珑珑,这个名字真好听。”妍儿道。

“妍儿姐姐的名字也很好听。”童子道。

“你知道我的名字?”妍儿有些惊讶。

“在《九安客栈》吃饭的时候,经常听人说起妍儿姐姐的名字,妍儿姐姐温柔大方,待人很好。”童子道。

两个人在聊八卦的时候,刘危安在研究兽皮,正常人到手一个新的阵法,肯定是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细细端磨,刘危安不需要,他可以一心二用,这种环境,不会对他造成影响。

聚灵阵和他之前接触过的阵法不一样,聚灵阵没有攻击性,也没什么防御性,好比一个渔网,在网东西,细腻精致,走的一条不一样的路子。好比写习惯了草书的人,突然练习正楷,很有意思。

刘危安沉浸其中,一时间忘记了外面出现的敌人。敌人的数量很多,大约分为三股,一股打着的钱家的旗号,一股是《黑龙商会》的队伍,还有一股人数比较少,属于散人高手,数量最少,但是实力却不弱于其他两方。

一个个长相凶恶,气息强横,年纪都在七八十岁以上,妥妥的前辈级别的人物,有两人是达哈鱼认识的,见到这两个人,达哈鱼的眉头一下子邹起来了。

一个是拿着铁拐的老头,打扮的跟铁拐李似的,也姓李,李有礼,但是做的事情,和铁拐李没有半点关系,也和礼貌没有半点关系,穷凶极恶,这个名字就是取着玩的,他是从恶魔岛出来的。

恶魔岛,名副其实,从里面出来的人,就没有好人。

另外一个披头散发,身材高瘦,鹰钩鼻,眼神如电,此人叫高殷实,是一只眼的师弟,本来一直跟随一只眼活动的,两兄弟形影不离,一起做了很多坏事,后来因为某件事发生了冲突,师兄弟二人变成了水火不容的仇人,高殷实虽然是师弟,但是实力不在一只眼之下,在老一辈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十分可怕。

三方人马很快就发现了阵法,二话不说,直接对着阵法发起了猛烈的攻击,阵法内的众人,立刻感受到了可怕

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的波动,惊涛骇浪,大地摇晃。

大家看向刘危安,见到他没有说话,都保持了安静,只有妍儿和百里珑珑两个人还在窃窃私语,不管阵法外的敌人。

阵法很快就被打破了一个入口,高殷实以及恶魔岛的李有礼一闪而入,没有半点顾忌,钱家的队伍以及《黑龙商会》的队伍唯恐落后,蜂拥而入。阵法内的平安战士心惊肉跳,如临大敌,却发现,进入了阵法内的敌人并非看见他们,反而一个个晕头转向,如无头苍蝇,彼此攻击起来了。

“不自量力!”火黄智冷笑一声,不带着阵法大师,就敢冒然入阵,跟找死没有半点差别。刘危安布置的阵法不对外攻击,是什么原因,他不知道,可能是时间不够,也可能是材料不足,更可能是刘危安心中慈悲,不愿意大开杀戒,所以,从阵法外面攻击阵法的时候,只会激发阵法被动攻击防御,不会主动攻击,危险性不大。

好比两人对练,你一招我一招,想的到的,可以提前闪避,进入阵法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对练变成了比赛,不是你一招我一招了,可能你一招还没发,对手已经攻出了数十招甚至上百招,想提前预判,根本不可能。

你说想退出擂台,不行,擂台是封闭式的,只有一方死亡才会打开,你是我活。

从三方人马进入阵法开始,惨叫声也随之响起,鲜血激射,不断有人死亡,倒下的人里面,有高手,也有实力较低的人。攻击无处不在,有来自阵法的,也有来自同伴的,在阵法里面,不是说人越多就越好,相反,有的时候,人越多,越危险。

刘危安抬起头的时候,进入阵法里面的人,已经只剩下一半了,一地的尸体。阵法的威力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强,发现了这一点的火黄智神色兴奋,目光死死盯着地面上,地上没有血迹,玩家流出的血,在一瞬间被大地吸收了,这些血液内阵法吸收,成为了阵法的一份子。

以敌人的血液为养料,这种想法《五行门》也在尝试,但是效果不理想,总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有些师叔师伯甚至认为这是一条错误的路,他内心很激动,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

“灵气眼的事情应该很保密才对,为什么这么多人知道?”刘危安问张舞鹤,因为又有一队人马出现了,数量

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不多,30人左右,但是神光内敛,一个个都极为可怕,这些人甲胄齐全,装备精良,一看便知是某个大势力的人。

散人玩家即使有好的装备,也是少数,不成规模。

“不知道!”张舞鹤也很纳闷,同时也一阵后怕,幸亏去找了刘危安,没有打算吃独食,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按照正常的逻辑,不管是谁知道了灵气眼的消息,应该都是尽量瞒着才对,人都是自私的,好的东西肯定是装在自己的口袋才放心,分享,是小孩子做的事情。究竟是谁在泄露消息,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想不通。

“带我去看看灵气眼在做打算。”刘危安盯着阵法看了一会儿对张舞鹤道。

“这里——”张舞鹤指着阵法里面的人,还有源源不绝赶来的高手,担心他们会破阵而出。

“短时间内,他们出不来!”刘危安淡淡地道,语气里面蕴含绝对的自信,对自己阵法的自信。

张舞鹤不说话了,在前面带路,脚步很快。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