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 A+
所属分类:花胶

圣喻即发,大乾军营迅速行动起来,整个上京城莫名之间染上了一股肃杀之气。

金戈铁马之声响起。

在茶楼中喝茶的陈九朝着窗外望去,见那将军携护卫奔于街上,朝那上京城门而去。

战马呼噜,银甲晃晃,不见人便听那轰隆之声传来,百姓皆是退至两旁。

“出什么事了?”

上京百姓皆是有些疑惑,但一见那气势磅礴的铁骑奔来,转而便明白了过来。

……又要打仗了!

陈九眉头微皱,抬起手来算了算,片刻之后放下了手来。

他抿了一口茶水,口中呢喃道:“磨蹭了两年,终究是按捺不住了。”

自北漠全军进犯那一刻,才算是这场战争真正的开始。

蠢蠢欲动的长武也将趁着这个机会东入大乾,持续了两年的拉锯,也终将结束。

如今看来,大乾的赢面不大,但到底谁胜谁负,都还为成定数。

北漠不过是先行卒,不出意外,此次真正的战场应

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在西面长武。

镇北府是个例外,不仅北漠忌惮,就连长武亦是有些忌惮,不出意外的话,北漠与长武说不定早已在这次战事之前缔结了盟约,而北漠就是消磨镇北军的第一步棋!

萧华同样也在等,等着北漠按捺不住的那一刻,同样也期望着镇北府能撑久一些,不放长线,终究是钓不到大鱼。

解决北漠倒是不难,但若是想杜绝长武,却是件难事,当北漠举兵的那一刻,萧华便明白,机会来了。

他不怕两方开战,怕的则是没能全部留下。

肃杀之气弥漫了整个天顺府。

金戈铁马朝那西北方奔去,卷起的黄沙足有三丈之高,惶惶银甲行在黄沙之中,犹如杀神,震慑人心。

“轰隆轰隆……”

步伐之声逐渐远去,待那落日西下,数万将士已然行入落日之下,奔赴边关。

杀气,凛然!

陈九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留下了两枚铜钱,起身消失在了茶馆之中。

风雨欲来,前路将有何物陈九也有些算不到,这场战事,可并不在天机之内。

但也不见的是件坏事。

陈九回到了客栈,挥袖而过,笔墨纸砚落于桌上。

半个时辰之后,书信两封落于手中。

陈九手腕一翻,两枚竹人落于手中,接着便听他吩咐道:“这有书信两封,替我送去。”

竹人领命,抬起那书信轻跃而起,一位奔赴镇北,一位则是奔赴大乾长武边界。

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下去了。

陈九也得忙自己的事了。

却见一枚鸡毛呈于桌上,转眼化作文书,被陈九拿在了手中。

陈九叹道:“确实不能拖了……”

攘外安内,这大乾山河少了鬼神坐镇可不行。

日月交替,

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天色暗淡下来。

客栈的房间里亮起了烛火,先生正罗列着大乾各地山河。

却见一只小狐狸顺着窗口爬进了屋中。

“先生。”狐九唤道。

陈九停了笔,看向它道:“回来了?”

狐九爬上了桌,趴在了一旁。

陈九问道:“不开心?”

狐九低着头,说道:“有些。”

它抬起头来,有些犹豫,但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胡太监死了。”

“那位教你习武的公公?”陈九问道。

狐九点了点头。

陈九心中明了,问道:“去看了吗?”

“去了。”狐九接着说道:“那里好黑,好吓人。”

皇陵里面连个烛火都没有,而像胡公公这样的大监,无非就只有一个坟堆。

它却是抬头问道:“先生,为什么人死了要埋进土里,里面的人不会觉得害怕吗?”

陈九思索了一下,答道:“大概…是为了让亡者安息,生者安心,入土为安便是这么个道理。”

先生伸出手来,摸了摸小狐狸的额头,说道:“这是每个人都将经历的事,就连先生也不例外,若干年后,我也将会是一抔黄土。”

狐九凑近了先生手,睁着眼眸道:“我不想老太监走,更不想先生走……”

陈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收回手道:“生死有命,归去的已成尘埃,书里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书里还说过,人生何处不相逢,总会再见的,下辈子的事谁又说的准呢?”

狐九眨了眨眼,问道:“那…老太监会有下辈子吗?他还会记得我吗?”

“兴许会吧。”陈九道。

狐九问道:“真的?”

陈九点头笑道:“嗯,先生从不说假话。”

狐九的心思有些动摇,它又问道:“那要等多久,才能遇见他的下辈子?”

“许是要些时间,几年,几十年?又或是百年,这可说不准。”

“好久啊……”

几十年如今在狐九的眼中,就犹如鸿沟一般,长的难熬。

陈九顺了顺它的狐毛,说道:“总会等到的。”

狐九趴了下来,心中想起了当初在皇宫时的场景。

老太监总是拽着它在藏书阁外练功,挥拳不知挥了多少次。

一眨眼便是一场春秋交替。

武学一道,是先生让它入门,而真正将会狐九的,却是藏书阁的胡公公。

狐九想着想着,却是犯起了困。

它趴在桌前,眼皮逐渐搭落下来。

梦里的胡公公还是那般模样,伛偻着身子,每日最新鲜的事就是扫叶,坐在那破旧的案桌前打瞌睡,就好像从未睡够一般。

狐九心想,老太监打瞌睡的时候应该是想一觉睡过去,便再也不醒来。

毕竟守着那万卷经书,着实磨人。

这下,也如愿了。

“会等到的……”

小狐狸口中传出梦话,沉入了那大梦之中。

夜里的风,还是有些冷。

桌前的陈九起身去关上了窗,见狐九睡了过去也没打扰,闭上眼打坐了起来。

生乃起始,死乃归宿。

无非就是在这世上走一遭。

世间仙人苦求长生,可生死又有何用,最后也只能不断消磨记忆,看着身旁的人一个一个死去,这才是世间最难熬的事。

真正长生的人不愿走入红尘,只会不断被这世间万物排挤,格格不入。

如今一想。

长生难求,也不是没有道理。

也该有这条规矩才是。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