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若若 农村新婚之夜交姌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

战皇殿。

苏乞年带着圣主归来了,初临这片无垠战土,圣主有些震撼,但很快平复下来,感叹道:“与浩瀚星空的人族相比,我等所面对的异族祸,实在是微不足道。”

只是一个妖族,昔年就逼迫得玄黄大地民不聊生,乃至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黑暗岁月,而星空人族,多少纪元过去,与百族间的征战从未止息过。

“每一段为了守护与生存而竭力抗争的历史,都值得称颂。”苏乞年沉吟道。

圣主看他一眼,道:“看来踏入星空多年,你比我等想象中的成长,还要更多得多。”

苏乞年轻笑着摇摇头,没有开口,因为有时候,并不是他成长得快,而是这个世界在鞭挞你,若是不能尽快长出粗壮的枝干,那么很快就会被狂风骤雨撕得粉碎。

走进巡天谷,苏乞年瞬间就感应到了不少熟悉的气息。

迈入巡天殿,入眼的,便是数十道熟悉的身影,只是为首的一人,令苏乞年感到有些诧异,不禁开口道:“祖师。”

“怎么,老道静极思动,来这星空走一遭,不欢迎吗?”略显瘦削,看上去有些邋遢的三疯道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语气也有些慵懒道。

“自无不可。”苏乞年也笑道。

此刻,殿中众人,苏乞年原本以为能来个六七成左右,却没想到,几乎都到了,尤其是大汉天子、南诏天子,景唐女武皇,大元天子及不周天子等五国之主齐至,此外,还有真临剑圣、大元天鹰等五国天命圣者。

可以说,整个玄黄大地,诸天命怕是到了七七八八了。

唯一没有随众人前来战皇殿的是天帝,他孤身一人走进浩瀚星空,要去寻自己的道。

半日之后。

巡天殿中,苏乞年与诸玄黄天命交谈,这数十年来,玄黄大地算是真正进入了太平盛世,烈火烹油的岁月,而几位天子,也早已卸下了皇位,潜心武道。

相比于这些故人,这些年来,玄黄大地亦有一些后起的天命宗师,此刻代替诸天命镇守玄黄大地,是以诸天命才能够安心随着过去身踏入浩瀚星空,来追寻真正至高的武道绝巅。

这约莫十日光景,对于诸天命而言,不仅是补全道缺,也是一段初步适应的岁月,如圣主一般,踏入圣境绝巅的,包括五国天子在内,就有十数人,其中,大汉天子五人更是诞生了不朽意志,他们秉承五国气韵,凝聚真龙血脉,真正算起来,或许可以视为人龙血脉。

补全道缺之后的他们,距离无上领域,也不过一步之遥,苏乞年相信,以他们的才情,道悟上的欠缺,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补全,届时迈入无上领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而将诸天命召来,苏乞年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乱世之劫里,谁都无法幸免,哪怕是道缺之地,也不可能永远都是净土,与其最后毫无反抗之力,不如现在就开始接触这片宏大的天地,苏乞年相信,在玄黄大地也能破除一切桎梏,成圣的诸天命,若论天资绝艳之处,绝不会比诸王,乃至诸帝逊色分毫。

眼下,巡天殿初立,这样一群知根知底的出身地的强者,可以令孤家寡人的他,很快筑起坚实的根基,而这,对于诸天命而言,亦是一种熬炼与融入这人族星空的必要过程。

或许,他们未必能如人王一般,得到机缘造化,在极短的时月内,就成就了战王之境,但苏乞年相信,只要给予他们足够的时月,哪怕没有半分造化,也能够依靠他们自身,达成令这方星空下,都为之震撼的成就。

巡天殿里,在苏乞年看来,比五国天子更进一步的,唯有祖师三疯道人。

补全道缺之后的三疯道人,不仅蜕变出了不朽意志,周身阴阳二气流转,秩序气息若隐若现,甚至这秩序之力之深湛,在苏乞年感来,竟不在寻常无缺的真王之下,也就是说,若是祖师现在踏上王者路,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登上九道天梯,凝结道果,成就无缺的真王领域。

但出乎苏乞年意料的,祖师甚至都未曾淬炼准王体,跻身无上领域,而是生生将生命层次,压制在了准王之下。

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若若 农村新婚之夜交姌小说

面对苏乞年的疑问,三疯道人只是轻轻摇头,道:“不急,有些东西还需要尝试,生命的跃迁,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生命的跃迁,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苏乞年闻言,露出几分思索之色,这些年来,最早接触到星空修行法的祖师,在玄黄修行法与星空修行法的契合上,已经渐渐臻至一种莫可名状的境地,这恐怕是历代三疯道人,也没有走过的路,祖师似乎已有所得,并未被星空浩瀚的生命层次左右,而是把握己身,坚守己道,丝毫也不为所动。

又过了半日,苏乞年为诸天命各自凝聚出一块巡天印,但应众人的要求,并未灌注太多神意与伟力,若倾力迸发,只保留了一击之力,以防不测。

苏乞年也没有勉强,他明白,诸天命虽然奉他为人皇,但终究比他年长,也都拥有着各自的心气,他们自信不弱于人,只要拥有足够的时月,当能很快崛起于星空,过多的庇护,只会磨蚀他们的锐意与心气。

等到诸天命陆续离去之后,三疯道人留了下来。

“看来这些年里,你虽然变得很强,但过得并不轻松。”三疯道人看他一眼,惺忪的睡眼带着几分感叹,道,“你的心神太沉重了,强者虽然会比普通人背负更多的东西,但强者也是人,虽有宿命,但不能遵命。”

“时间,真的不多了。”对于三疯道人,苏乞年没有半分隐瞒,他深吸一口气,苦笑道,“当真正见识过那

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若若 农村新婚之夜交姌小说

片碑林,才知晓,而今的星空虽然浩瀚,但也一样脆弱。”

“诸神沉眠之地吗?”

三疯道人喃喃道,而后看向苏乞年,语气露出几分罕见的郑重:“你知道吗,九大妖圣初临玄黄大地时,人族是何等的绝望,但绝望没有用,绝处逢生,是大夏人皇,以及无数的人族先贤,用鲜血浇灌出来的,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谁也不能断定,诸神又如何?这世间的生命照耀之地,所有的高峰,都可以被征服。”

苏乞年一怔,而后点点头,的确,当年的玄黄大地,与而今的浩瀚星空一般,都曾面临绝望,尤其是上古蛮荒末年至近古之初,那般艰难的岁月,都被燧人氏等人族先贤蹚过来了,他们这些后世子孙,既然秉承了先贤战血,就算是诸神,又何惧一战。

遑论,诸神也非是不可敌,既然远古年间,有诸神黄昏,长生路断,那么在这浩瀚星空中,也未尝不能有令诸神永寂之力。

由此,苏乞年想到了那镇压诸神的黄昏石碑,天碑之力,眼下看来,诸神黄昏与天碑之力,拥有着莫大的牵连,而封镇法,又与天碑之力有着难以言叙的共鸣,或许在未来,这将是他应对诸神劫数的根基之力。

他映照己身,肉身诸天内,封镇大星微如鸡子,一道黢黑的符文铭刻其上,散发出淡淡的微光,与肉身诸天共振,与精神世界共鸣,不断推动两者间的契合。

至此,虽然无论是休命的路,还是斩三身,抑或是属于他的十重真如境都已经有所把握,但一些力量的来源,或是追根溯源,依然一知半解,这些根基上的积淀,不是机缘造化所能弥补的,时月于他而言,依然是稀缺而难求的。

但于现在的人族而言,前路缥缈,每一步,都需要他们这些强者去开拓,去蹚过,哪怕缺少时月的积淀,也不能止步。

绝境中求生存,血与火中求涅槃,没有前路,他们就是开辟者,苦海难渡,他们就是彼岸之舟,正如祖师所言,这是强者的宿命,但不能遵命,打破一切命运的桎梏,将未来掌控在自己手中。

可以想象得到的艰难,但遥想近古年间,也曾亲历近古第三纪元,历代人皇,不都是在这样的绝境中,为人族生生打出了一片净土青天。

最后,三疯道人也离去了,他并未向苏乞年传授他这些年来,对于玄黄及星空两重修行法的感悟与推演,他告知苏乞年,诸天命都在尝试,虽然他先行一步,日后却也未必就是最强的,也未必就能走到最后,这样的雏形之法,对于强者而言,可能只是一道新的枷锁。

是以,三疯道人只是简略阐述了几句自己所行的方向,以供苏乞年借鉴。

巡天殿内,只剩下了苏乞年一人,这一刻的他目光有些悠远,而今的他战力盖世,甚至无惧大帝,但在强者的心境熬炼上,他依然有着不小的欠缺,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对于道心的打熬与完善,是他接下来,需要倾注心力的修行之一。(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