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男二给女主吃药使女主失忆

  • A+
所属分类:花胶

姚长生送走了唐秉忠回到书房,就看见陶七妮盘膝坐在炕上,剥着花生米。

“你怎么来了?”姚长生一撩袍子坐在她对面,捏了颗花生仁放进嘴里,嚼着。

陶七妮看着他竖起大拇指,

地铁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男二给女主吃药使女主失忆

拿着茶盏倒了些茶水在炕桌上,食指蘸蘸水写道:“高,实在是高,这一招玩儿的真高。”

姚长生端着茶盏揭开茶盖轻哆了几口,“啥意思?”

“丞相之位。”陶七妮写了下来。,

姚长生闻言摇头失笑,放下手中的茶盏,写下:“老话说的: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一回看谁跳的高。”

“他会不会记在小本本上啊!”陶七妮紧跟着写下来,挑眉看着他。

“会!”姚长生闻言点点头,眸光感慨万千的看着她写道:“政治上成熟多了。”

“成长就是在不断的战斗和实践中得到检验。”陶七妮清明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唉……干什么都不容易。”姚长生心生感慨,“孤家寡人。”

“人太多了,虽然有盲从,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心里的小九九。”陶七妮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说道,“政策的制定得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不是让某小撮人谋福利的。”抿了抿唇看着他说道,“关键还是执行力,别初衷是好的,结果被歪嘴的和尚将经给念歪了。有道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尤其是到地方,越难掌控,毕竟天高皇帝远嘛!”

姚长生端起茶盏一饮而尽,“继续!别的帮不上忙,这个还是可以的。”

“你不出去看看。”陶七妮双眸闪着细碎的光看着他说道,“外面上蹿下跳好热闹。”

“你怎么知道的?”姚长生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说道,“咱可是在家闭关,关门谢客的。”

“咱们不能出去,可也不能当瞎子、聋子吧!我让景红和穆青去茶馆坐着喝茶,吃茶点。”陶七妮灵动的双眸看着他说道,“那里面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什么都能听到。”

“那里面说的你也信啊!真真假假的,那假的说的跟真的似的,仿佛就在人家床底下一样。”姚长生琥珀色的双眸看着她摇头失笑道。

“我是笨蛋吗?我不会分辨吗?”陶七妮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

“是是是,我家妮儿透过现象看本质。”姚长生宠溺地看着她说道,沉静的双眸看着她问道,“怎么想到让他们去茶馆的。”

“咱们不出去,不能与外界隔绝了吧!不能两眼一抹黑。”陶七妮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就走别的道。”

“呵呵……”姚长生闻言双眸溢满笑意看着她。

陶七妮双眉轻扬看着他说道,“我听说唐秉忠来了,真是稀客耶!”好奇地问道,“他来干什么?也是为了丞相的位置。”

“不是!”姚长生澄净的双眸看着她微微摇头道。

“那他来干什么?”陶七妮疑惑地看着他说道,“他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长生不在家的时候,他们这些人不太好登门。瓜田李下,虽然她也没时间招待他们。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姚长生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说道。

“找我的?”陶七妮肯定地猜测道,“找我做什么?身体不舒服?”

“不是,他找你想让你给他一个保证生儿子的秘方。”姚长生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说道。

陶七妮闻言一愣,随即摇头道,“这我可没本事。”哭笑不得地又道,“他咋想起来找我的。”

“你的医术好呗!”姚长生双眸盈满笑意看着她说道。

“他们年纪可不小了,还生呀!很伤身体的。”陶七妮有些担心地说道,“非得有儿子才行吗?这女人就是兔子吗?非得一窝、一窝的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儿子,这偌大的国公爷就无人继承了。”姚长生漫不经心地看着她说道,“拼死拼活的挣下这家业,没有继承人,可不着急嘛!这没有儿子,大侄女她们出嫁了,连个扛事的娘家都没有。”

“生儿子就好了?万一是个败家子,纨绔子弟,岂不更头疼,走都走的不安心。”陶七妮没好气地说道,“这女人立得住,没有娘家人撑腰,照样在婆家生活的好好的。这要是软面蛋,有娘家撑腰,她也能把日子给过的跟受气包似的。”不满地说道,“关键是自己,娘家又不能替你活着。”

“好了,好了,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咱就别操心了。”姚长生看着如小炮仗的她赶紧说道。

“哎!像他们这样的,要怎么解决啊!”陶七妮随口问道。

“柳氏年纪大了,不太好生的话,为了儿子估计得纳妾。”姚长生就事论事的说道。

“那柳氏得多难受啊?”陶七妮轻叹一声看着他说道。

“你……妮儿是不是误会什么?”姚长生黑白分明的双眸看着她说道。

“什么意思?”陶七妮懵懂地看着他说道。

“我估计柳氏到最后也得主动给秉忠纳妾。”姚长生简单直白地说道。

“这……”陶七妮紧抿着唇看着他。

“柳氏也不想这偌大的家业没人继承。”姚长生黑眸直视着她说道。

“可这也不是她的儿子啊!”陶七妮想了想看着他说道,“他们不怕妻妾不和,闹的家里鸡犬不宁啊!”

姚长生闻言摇头失笑道,“将儿子记在柳氏这个嫡母名下,这小妾的身份又不高,远远的打发出去,不出现在他们面前。极端一些的去母留子。”

“真是吃人的社会。”陶七妮毫不客气地咒骂道。

姚长生抿了抿唇看着她说道,“多的是人愿意生的。”

“有权有势的对普通人的压榨,如果没有权势,你看有人愿意吗?”陶七妮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姚长生看着气鼓鼓的她道,“可这就是赤果果的现实。”

一句话让陶七妮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提及孩子。”姚长生忽然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道,“妮儿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陶七妮眨了眨精致的双眸无精打采地看着他说道。

“是……”姚长生犹豫了一下看着她说道,“是关于孩子的事情,爹娘那边不能再瞒着了,我留在家里这么些日子没有动静说不过去。”

“那要说也得等到他们高兴的时候。”陶七妮闻言斟酌一下说道,“得有个合适的时机。”

“一喜一悲,冲淡些。”姚长生闻言沉吟了片刻看着她说道,“什么时候合适?”

“这样的话,我哥送年礼的时候来,二老正高兴呢!”陶七妮轻抚额头想了想道。

“大过年的提这个不好吧!”姚长生迟疑地看着她说道,“喜庆的气氛一下子给冲没了,年都过不好!”

“这个……”陶七妮想也不想地说道,“那咱就等过了年再说。”

“一年初始,就来个如此糟糕的消息,这一年还不衰运连连啊!”姚长生闻言顿了一下连连摇头道。

“那你要这么牵强附会,那就没有合适的时间了。”陶七妮干脆地说道,“择日不如撞日得了,就今儿说了。”

“说啥呀!大老远就听见妮儿的声音了。”沈氏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道。

“娘!”陶七妮吐吐舌头一脸惊险地看着姚长生,“没听见吧!”

“没有,没有,快去迎迎。”姚长生挥着手催促道。

陶七妮站起来步步生莲朝外走去,“娘!您怎么来了。”

“你哥来信了,说要进京了。”沈氏站在走廊下看着她高兴地说道,笑着满脸开花。

陶七妮闻言眼前一亮脸上漾起灿烂的笑容道,“那太好了,许久未见,这次咱们能吃个团圆饭了。”

“是啊!多少年了。”沈氏红着眼眶看着她说道。

“什么时候来?”陶七妮见状赶紧转移话题道。

“估计到年根儿了,他不能直接撩下挑子就来吧!怎么也得安排好了。”沈氏黑眸看着她说道。

“娘,不进来吗?”陶七妮茶色的双眸看着她说道。

“我来叫你们吃饭去。”沈氏指指夕阳道,“看看!你们俩一进书房就忘了时间了。”

“呵呵……”陶七妮嘿嘿一笑道,“我们这就去。”回头冲着屋内喊道,“听见了吗?”

“这就来。”姚长生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挑开帘子道,“咱们走吧!”

*

直到过年前,楚九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调动,升迁。然而这左丞相之位好像被遗忘似的,没有任何表态。

李道通敏锐的嗅觉直接叫举荐自己的人,收手,在不收手老子要被害死了。

其他人都不傻,都看了出来,一下子就消停了。

在渐渐浓郁的年味儿中陶六一进京了,先去宫里拜见了皇上。

等他们见到陶六一已经傍晚了。

“爹娘。”陶六一站在等在大门口的陶十五他们笑眯眯地说道,“与记忆中一样吧!”

“走走走,咱们进去说话,外面怪冷的。”陶十五直接伸手拉着他的手,径直朝屋里走去。

喜欢反派大佬的农家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