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 A+
所属分类:花胶

璀璨光说话之余,默默递上一个空间转换器,对方亦是轻描淡写,轻车熟路将之收下。

“我的好朋友,竟然有这种事?!”

“多谢你们的情报,放心,联盟对于这种极端恐怖组织一直都是零容忍态度,我们一定会严查,并进行相应处理。”

璀璨光心知肚明,笑容灿烂:“好朋友,哪里需要多谢?警民合作嘛,我们可都是良民,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这是自然,自然。”

“呵呵···”

而这一番鬼扯之后,有默契的分别,璀璨光转身就走,而这千羽族人,却是把玩着空间转换器,片刻后,查看了璀璨光所留下的资料。

“人族?”

“哦?这个人族···”

“帽儿,搜索这个人族的所有信息。”

很快,他眼前出现关于林彬的诸多信息。

“有意思,刚到联盟中不久,却卖过星空堡垒,还在角斗场中展现出过人的实力?”

“不过,以他的交际和关系来看,不可能从黑市中弄到灭世武器才对,这么说,果然有点问题了。”

“那就好办了。”

“不过在战争坟场就有些麻烦了,还有八颗灭世武器,甚至,璀璨光这魂淡还隐瞒了天网庇护他们这个消息?”

“嗨,我想这么多做什么?”

“只要确定这个大渣星的确有问题,再上报联盟就是了,自然会有‘正义之士’去处理。”

“我呢,受人之托、办人之事,合情合理。”

它笑了笑。

随即,按照常规流程,将此事上报。

其实,数百万年的发展下来,联盟已经非常‘先进’与‘科学’了,但也难免有些‘臃肿’。

但这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如此次事件,以极端恐怖组织汇报上去之后,自然会有相应的部门和‘人员’去查证。

而根据资料中的线索,他们也很快发现,林彬的灭世武器来历有问题!

抢的那八颗不算。

说白了,战争坟场本就算是‘法外之地’,大家平日里打生打死你都不管,怎么着,现在人族打赢了,你去找麻烦?

没这样的道理。

且抢来那些灭世武器都是来源于黑市,啥叫黑市?

嗯···

这里面的门道可深了去了,就是这些有关部门的人也大多不敢往里面查。

但是~!

林彬的人生轨迹和其关系却表明,他不可能从黑市弄到灭世武器,那这灭世武器来源于哪里?!

林彬在战争坟场不好收拾?

那就从这灭世武器的源头查起又如何?!

对于他们来说,这事却是绝对要严查的!

必须严查!

灭世武器何其恐怖?是联盟严令禁止出售的产物,若是那些惹不起的,额···若是那些查不到的也就算了。

但是嘛~~~

他们分析,查证之后,最终却发现,是自己查的起的。

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可能性出自人族之手,甚至交易路径和方式都给查了个七七八八???

当相关部门将查出来的结果汇报之后,联盟高层却是兴奋了。

甚至,直接惊动了联盟‘创始人’,也是如今联盟的三位‘观察者’,平日里他们并不会参与联盟之事,但联盟高层却是知道,这三位早就放过话,与人族有关的‘大事儿’,都得通知他们!

此事一出,三位观察者尽皆被惊动,随即,他们都动了心思。

“哦?”

“人族出售灭世武器给‘个人’,严重违反联盟武器法、和平法、联盟公约?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呵呵。”

“人族那位修仙者的确很强,甚至足以威胁到我们,但当时的他状态有些不对,应该活不了多久了。”

“算算时间,已经两千多年了吧?”

“那个修仙者还活着吗?”

“这是个机会。”

“以此试探吧。”

“若是确信那修仙者已经死了,我等也无需再忌惮什么。”

“嗯,让他们严查吧。”

三位观察者短暂商议后,当即下令,严查此事!

甚至不单单是灭世武器来源问题要严查,就连身处战争坟场的林彬,都要彻底‘严查’并‘审判’,确定其是否是恐怖分子。

如果只是在‘无法地带’玩儿,那么可以不用理会。

但如果确定有恐怖意图,便强行覆灭!

······

“严查么?”

相关的部门接到命令之后,片刻也不含糊,当即派遣专案组出发,前往墨兰星调查···

他们的飞船精良,速度极快,不出半日,便多次空间跳跃,降临墨兰星。

由东方古国政方人员负责接待。

而对方也不含糊,当即表明来意。

政方人员都给问懵了。

不过···

能混到‘接待联盟专案组人员’这个位置的人,得多精啊?当即一脸懵逼道:“不可能啊!”

“我们东方古国最是爱好和平,怎么可能出售灭世武器?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这事儿。

但他知道,这事儿自己搞不定,以自己的权限没法拿主意,是以,直接开始了拖延时间大法。

同时,拍自己的秘书去‘拿文件’,秘书也是懂事的很,当即就抛开了。

专案组的人员看了一眼,也没多说。

报信?

报信就报信呗,证据确凿,还怕报信?

报信有用的话还要证据做什么?

秘书动作很快。

不到五分钟,整个军部都知道了这事儿。

张国伟听后,摇头一笑:“嘿,来的还挺快,不过我这一大把年纪,也该告老还乡享清福去了。”

随即,他给吴念祖打过去一个电话。

“老张?”

“嘿,我之前的失误应该是被查出来了,这次啊,是真要告老还乡咯~!”

“这···”

吴念祖眉头一皱,也是明白过来,道:“就不能周旋周旋?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谁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犯错?”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啊,错就是错,总要有人去承担,也怪我,老眼昏花,竟然连那东西都能看错。”

“唉,罢了罢了,我还是引咎辞职,告老还乡吧,也免得大家难做。”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也只能如此了。”

“老张,等我回来,咱们再喝酒。”

“你想喝死我啊?滚犊子!”

“哈哈哈。”

“···”

······

专案组这边,一名人员看着手上仪器上的弹出的消息,笑了:“队长,检测到一则从东方古国军部打出去的宇宙电话。”

接待人员面色微变。

那队长却是呵呵一笑:“刚好是这个时间点,又刚好是你们军部区域,真是‘巧’啊~!”

接待人员名为王川,此刻脸色都变了。

我的妈呀,难道真有这事儿?

擦!

他虽然是接待官,带却也知道这种事情的严重性,但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还随时带着这种高科技监听设备?

这下是不是完犊子了?

但专业素养却让他必须保持冷静,并且按照之前的计划,继续拖延时间,只是此刻却显得心乱如麻···

好在一两分钟之后,秘书便回来了,并且表示军部那边有专人负责此事。

“走。”

联盟有关部门此行的队长乃是一只‘章鱼’,有八条腿,也有诸多吸盘,当然,长得跟地球上的章鱼还是有区别的。

且它脑袋极大,似乎非常聪明的样子。

嗯,似乎。

“前面带路。”

它开口,王川也没办法,只能派人安排车辆,将他们送往帝都军部。

片刻后,双方碰面。

张国伟一马当先,带着几个军部大佬负责迎接,王川赶紧跳下车,疯狂使眼色,希望张国伟能看出些什么。

然鹅,张国伟一脸淡定,只是对他轻笑着点头示意,并看向有关部门的队长:“你好,鄙人东方古国军部张国伟,未请教?”

“章鱼哥。”

对方开口,但翻译器翻译过来的名字却是让张国伟等人嘴角集体抽搐,险些笑出声来。

擦!

这个名字还真是···形象。

“原来是章鱼哥,emmm···”

“我们已经知道贵方来意,唉,说来也是我的错。”

张国伟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随即两‘人’便并排而行,他苦笑一声,感慨道:“想必章鱼哥你此来,对我们人族也有一定的了解吧?”

“嗯?有话直说。”

章鱼哥表示自己可是刚正不阿,你还想忽悠我或是晃点我?门儿都没有!

“人族,真是个弱小的种族啊。”

张国伟感叹:“就是普通野兽,大多一出生就能站能跑能跳,就是慢些,一个星期左右,也差不多了。”

“最慢的,一两岁便能独自捕食、生存。”

“我们人族呢,却平均要一岁左右才能踉跄站立。”

“独自生存?十余岁都未必能办到。”

“战斗力方面,普通成年人赤手空拳,甚至都打不过一头没有多少智慧的野兽。”

“与联盟之中的千万种族相比,个体武力更是排在末流。”

“普通人的寿命也不算悠久,就算是注射了三阶强化液,也提升不了多少,到了七八十岁,便已经是老人,百十来岁,那就是垂垂老矣了。”

张国伟的一段感叹,给章鱼哥听皱了眉。

你给我说这些废话有什么意思?

不过,他心里却也嗤之以鼻。

因为来之前他的确大致了解过人族,所以很清楚,人族真就这么弱、这么惨。

尤其是个体实力,更是弱到可怜。

只是,跟这事儿有关系吗?!

却未曾想,张国伟突然话锋一转:“除非,像那位伟大的先祖一样,走上那条路,否则啊···”

章鱼哥的脸色逐渐变化。

它是带着任务来的,自然知道张国伟

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在说什么。

这也让它瞬间谨慎、低调了许多。

擦!

听这老东西一阵忽悠,差点忘了人族还有修仙者这回事儿!

特么的,人族的确很弱,尤其是普通人,下限简直低到爆,但是也不能忘记人族上限恐怖啊!

没办法,章鱼哥不想再听张国伟忽悠,便直接道:“张先生,你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既然如此,又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呢?”

“还是说正事吧。”

“说正事···”

张国伟笑了笑:“好。”

“我就告诉你们当时的情况。”

“没错,林彬的灭世武器的确是出自我东方古国手中,准确的说,是出自我手。”

“你承认了?!”

“承认吗?”

张国伟缓缓摇头:“当时,我是不知情的。”

章鱼哥气笑了:“这特么叫什么话,出自你手,你却不知情?不觉得自相矛盾吗?难道你当我们专案组是傻子?”

“我看是事情败露,怕被联盟追责,所以开始撒谎了吧?”

“当然不是!”

张国伟强调:“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你也知道,我们人族穷啊,东方古国也穷,所以当时就想贩卖一些普通常规武器,赚一些外快。”

“当时我们也的确这么做了,发布消息后,买家自己找上了门。”

“种种迹象和证据表示,他是一个小族群的‘王子’,但是这个族群被恐怖分子攻打,他们失去了自己的领地,当时正在积极反抗,想要夺回自己的家园。”

“所以,他们组织了反抗军,需要武器。”

“你知道的,这跟我们人族的弱小太像了,当时我就产生了共鸣,决定卖上一些常规的灭世武器给他们反抗军。”

章鱼哥听到这里,脸色有些不对劲了。

什么鬼?

你特么跟我讲故事呢?

不等他开口,张国伟又继续道:“最终敲定贩卖十颗普通星际导弹给他们,附赠星际防御系统。”

“请问章鱼哥队长,这犯法吗?违反联盟公约吗?”

章鱼哥:“···如果是你说的情况,自然是不违法、违约的。”

联盟禁止的是向个人出售这种大规模武器,但是对于反抗局,却是没有这种限制。

当然,是指常规大规模武器。

灭世武器、亚灭世武器这种,自然不在其中。

话音落下,章鱼哥又道:“但这跟你们贩卖灭世武器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

然而,张国伟却是开口强调:“真的有关系!”

“太有关系了。”

“说出来你们不信,我们被骗了!”

“不,首先应该说,我们做了一笔亏本的买卖!”

章鱼哥一愣:“什么意思?!”

做生意还能亏本?你们特么的是傻子吗?它内心一阵嘀咕,他带来的‘人’也是一个个都想骂娘。

张国伟却不管他们在想什么,脸上流露出尴尬之色,甚至老脸都涨红了:“我···我发错货了!”

“你们有所不知。”

“我们人族的灭世武器相对落后,还是实体弹

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头,且当初为了节约成本,研发时所用的,就是普通星际导弹弹头的同一套生产线,只是做了一定的微调。”

“这就导致,我们的灭世武器弹头和普通星际导弹弹头的外观近乎一模一样,只有细微差别。”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已经进入办公室。

张国伟挥手之间,投影浮现,正是东方古国星际导弹弹头和灭世武器弹头的相关资料。

“如你们所见,差别真的及其细微。”

“当时,负责对接此事的人正是老夫,但我老眼昏花,年纪太大了,已经一百二十八岁。”

“且当天状态不太好,竟然看错了货、发错了货,将一枚灭世武器弹头,误当成了一颗普通星际导弹弹头发了过去···”

“什么?!”

“竟然有这种事?”

“老张你!”

张国伟带来的几个军部大佬都懵了,一个个脑瓜子嗡嗡的,看向老张,满脸不敢置信:“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竟然连我们都瞒着?”

他们是真不知情!

也正因如此,现在的表演,哦,这不叫表现,现在没有一点演技,全都是真情流露~

张国伟见状,一声长叹:“唉!”

“老夫入三十岁入军部,如今已经九十八年了,再有两年,老夫就能荣誉退休,享受高官待遇···”

“这九十八年来,老夫从未犯过错,一生磊落,却不想老了老了,犯了这等大错,哪里敢上报?”

随即苦笑道:“老夫一心想的是瞒过这两年,只要退了休,却未曾想,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众人:“···”

章鱼哥听的一愣一愣的,随即也反应过来了。

艹!

感情饶了一大圈,在这儿等着我呢?

发错货了?!

虽然这两种的确很像,但尼玛漏洞百出好吧?发货前你们都不检查的嘛?重量呢?灭世武器能跟普通导弹一样?

它知道,就算自己提出这些疑问,他们也会搪塞过去,不由脸色带点难看。

还好我章鱼哥是有备而来,不然还真被你们忽悠过去了。

哼!

它冷哼一声:“姑且算你所说的没问题,但问题在于,你们所出售的对象是哪一个种族的反抗军?!”

“而且,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按照你的意思是,你们还出售过另外一颗灭世武器?”

“不不不,队长,你误会了!”

张国伟就跟玩儿变脸似的,尴尬、惭愧、晚节不保的羞愤之色瞬间变成愤怒:“我被骗了!”

“那根本就不是反抗军!”

“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的,那竟然是我们人族去到联盟中的一个人,叫做林彬,这完全是林彬那个小兔崽子的阴谋啊!”

章鱼哥目光一挑:“小兔崽子?哦,骂人的话。”

“你继续。”

张国伟:“···”

这是骂人的嘛?哼,在我们老者看来,这是‘爱称’。

他画风不变,保持着愤怒:“那个小兔崽子他坑我啊他!他假装反抗军,一切证据都是假的,都是伪造!”

“根本没有什么反抗军,一开始就是他自己想要买导弹!!!”

“因为他就是我们人族的人,所以对我们无比熟悉,也正因如此,才能骗过我!!!”

“我,我!!!我与他!!!”

“唉!”

张国伟突然泄气,瘫坐在椅子上:“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的粗心大意发错了货,否则就算被他骗了,也不算大事。”

“最多就是我们东方古国被制裁一段时间,也不至于变成‘贩卖灭世武器’,还亏了一大笔钱···”

“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既然如今事情败露,我也不装了,我摊牌了,都怪我,老夫也愿意一力承担所有。”

“从此刻起,老夫卸去国服军部第二的位置和一切职位,解甲归田、深刻自醒,再也不过问任何事。”

“且老夫自愿接受监控,一切都在监控下进行。”

诸多军部大佬听到这里,顿时心情复杂,信息量太大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纷纷苦笑开口:“老张。”

“你这是何苦呢?”

“当时就该跟我们说,我们一起想办法啊。”

“唉,如今可怎么是好?”

“林彬那小兔崽子也是,怎么连咱们自己人都坑呢!”

“也不怪他。”张国伟一挥手:“是我们人族太弱小了,在外面想有立足之地,仅靠自己根本不行。”

“所以他想弄点武器也是对的,怪我,怪我发错了货···”

章鱼哥:“···”

眼睁睁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交流,它却是一阵沉默。

好家伙!

自己信心满满而来,结果你这一套组合拳直接就给我干懵了,擦,我现在都不知道该说点啥了。

联盟各种法律、公约,的确对贩卖灭世武器有严令禁止。

但是如果人家搞错了呢?

如果人家先被骗了呢?

而且这个被骗的也认识到了错误,还自己辞职,放弃一切,甚至愿意以后在监控下生活···

你法律总不能还跑去制裁、惩罚人家‘受害人’吧?

你可以说他能力不足、可以说他办事不利,可以骂他、可以捶他,但你不能说人家受害人犯法了呀!

他特么被骗了,严格来说甚至是可以报案的。

等等,他为什么不报案?这一切肯定是假的,他们在演戏,为的就是逃避法律的制裁!

章鱼哥思绪急转。

也不对劲。

还有一种解释可以说得通,这老头儿之前也说过了,他想隐瞒两年,安稳退休。

擦!

它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可现在证据摆在眼前。

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怎么去挑毛病,因为自己没有证···嗯?!对了,我特么不是有监听到的通话么?

那肯定是刚才这老头跟林彬通风报信的电话。

呵!

跟我斗?

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科技的力量!

看着眼前的常规导弹与灭世武器数据、当时张国伟跟林彬的聊天截图等证据,章鱼哥笑了。

“原来是这样~!”

“不过呢,我这里有一份通话录音,你先听听看?”

王川的脸色顿时再度紧张起来,又一次疯狂对张国伟使眼色,然鹅,后者依旧‘看不到’。

“录音?”

张国伟满脸迷茫与自责:“那就听听看吧。”

章鱼哥其中一条触手挥舞:“放给他们听!”

······

“老张?”

“嘿,我之前的失误应该是被查出来了,这次啊,是真要告老还乡咯~!”大家都能听出来,这是张国伟的声音。

另外一个声音,东方古国的人自然熟悉,但章鱼哥他们却感觉十分陌生。

这尼玛不是林彬的声音啊!

怎么回事?

而且···之前的失误?!

章鱼哥脸色微变,察觉到不对劲。

通话录音却在继续播放。

“这···”

“就不能周旋周旋?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谁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犯错?”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啊,错就是错,总要有人去承担,也怪我,老眼昏花,竟然连那东西都能看错。”

“唉,罢了罢了,我还是引咎辞职,告老还乡吧,也免得大家难做。”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也只能如此了。”

“老张,等我回来,咱们再喝酒。”

“你想喝死我啊?滚犊子!”

“哈哈哈。”

······

“唉!”

“没想到这都被你们发现了。”

张国伟脸上的自责之色更浓:“没错,其实老吴是知道这件事的,但他跟我是老兄弟,所以没有揭发我。”

“这事儿与他无关,是我一个人的错,全都怪我一人。”

军部大佬们都无语了。

但随即,他们又都反应过来。

能坐到这个位置的谁是傻子?如果现在还无法回过味儿来,那就真成傻子了,是以他们纷纷苦笑着,安慰张国伟。

章鱼哥的脸色,却是格外难看。

它也反应过来了。

“你们早就算好了一切,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它气啊!

艹!

没想到自己亲手拿出来的‘证据’,却变成了从侧面证实张国伟所言的证据,这特么叫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张国伟此刻的心中却是暗道庆幸。

妙啊~!

只是猜测他们有可能会监听通话,没想到还真监听了?

嚯嚯嚯!

只是,此刻却不能将这庆幸表现出来,反倒是他脸色一变,冷声道:“我都说了,这是我一个人的错!”

“证据也摆在这里,你自然可拿回去交差。”

“你所说的一切,可都是空口无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难不成,你还想要强行让我们人族认罪不成?”

罪,变成了错!

好嘛!

这处理方式可就不一样咯。

“联盟法律、公约自然不容违背,但难道我人族就是好欺负的了么?欲加之罪罢了,还是说,你们收了谁的钱财,铁了心要让我人族背锅,给我人族坐实此事!?”

“哼!”

张国伟一声冷哼,态度越发强硬了。

“是我的错,我认,所有惩罚,我抗!”

“但要欺压、污蔑、毁谤我人族,不行!”

“若是你们执意如此,先拿出证据来,否则,便问问我人族是否答应!”

“且看我人族,怕与不怕?!”

这也是早就跟吴念祖商量好的,该软的时候软,但该硬的时候却必须硬,关乎自己,可以软,关乎人族,得硬!

硬不起来也得创造机会硬。

哪怕是偷鸡呢?!

哪怕它们怀疑吴念祖已经坐化,却也不能怂,得硬,得让他们将信将疑,不能确定此事。

否则,那才是人族大麻烦的开始。

而张国伟这突如其来的强势,给张国伟也整懵了。

很多时候,诸多生物就是这样,欺软怕硬。

你软吧,他觉得你好欺负,当你硬了,他就软了。

尤其是知道人族疑似有一个超级恐怖的老怪物坐镇的情况下,张国伟突然之间如此硬气···

这特么直接让章鱼哥懵逼了。

卧槽?

他这么强硬···我该怎么办?

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上头让我探听的消息,现在也没法探听了啊,这这这,这该怎么办?

章鱼哥蛋疼、纠结的厉害。

上头的意思是抓住东方古国这次犯法、违约的事儿,大做文章,最好是把修仙者都逼出来,确定吴国栋的死活。

结果现在···

特么的事情好像被巧妙化解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办?!

脑瓜子嗡嗡的章鱼哥最终决定把事情汇报上去,让特么上级自己去做决断,谁爱处理谁处理,反正老子搞不定这事儿。

这特么烫手的山芋谁爱接谁接,我闪!

当天,章鱼哥就以收集证据为由,直接离开了墨兰星。

回到联盟之后,直接将事情噼里啪啦一同汇报,连带着诸多‘证据’,然后就表示自己身体包养要请假···

当上级表示带它去检查身体的时候,它又道:“啊?哦,我说错了,我老婆生孩子了,我要回去照顾她。”

上级:“···”

“其实···”

“啊?”章鱼哥不解的看向上级。

“我老婆也生孩子了。”

上级表示你大爷的,这锅老子也不想背啊,艹,人族那个修仙者如果还活着,那特么就是最大的恐怖,谁愿意跟他们扯上关系?

一旁负责记录的文员懵了:“你们的老婆是同一个人?”

“对对对!”

章鱼哥和上级齐刷刷点头,接着又连连摇头:“啊不是!”

“是同一天生孩子。”上级强调。

“对对对!”章鱼哥点头如捣蒜。

“请假!”

“我也要请假。”

“这事儿让其他人负责吧。”

“嗯,这样最好了,老婆生孩子可是大事儿。”

文员:“(⊙o⊙)···”

······

然后,这事儿就换了一波人员负责。

但尼玛他们也不是傻子啊,能混到这个地步的,自然能看到那些对外人来说堪称绝密的资料,知道人族疑似还有个‘人形可重复使用的超级灭世武器’存在。

这特么谁想招惹?

没办法,他们只能硬着头皮逐级汇报。

上级一看,你大爷的,这个烫手山芋我也不接好吧?

于是乎,最终这事儿的决断又跑到了三维观察者手里。

然后···

三位观察者也郁闷了。

“这···如何处理?”

“他们必然是在说谎,人族不过是借此手段想要另辟蹊径发展罢了。”

“这是自然,走正规途径,在规则内正常发展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发展起来,毕竟他们在发展,其他种族难道便止步不前了?人家同样在发展,甚至发展的更快,所以,他们必然会动用一些非法手段。”

“去战争坟场捞一笔,倒是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风险极大,但他们显然是成功了,甚至还跟天网扯上了关系!”

“虽然不知道其中细节,但我们都能肯定人族的灭世武器是故意‘发错’给林彬的。”

“只是,他们这个说法在我们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还真不好找他们扯皮。尤其是在那个张国伟自己顶罪、引咎辞职等一系列操作下···”

“哼!”

“这就是人族么!?”

“虽然在当初的约定下,他们地位如此低下,但玩起这些小手段来,却是头头是道!”

“查吧!”

“现在也只能查了,没办法,希望查出证据来,而后威逼人族,确定吴国栋是否还活着!”

他们郁闷啊!

但是他们也没办法,还真不敢随便去找人族麻烦,有证据有理由那当然没问题,可现在问题是没有啊!

郁闷也只能憋着。

这特么就难受了。

尤其是对于他们三大观察者而言,地位崇高,哪怕是在千星之城,他们也是说一不二,但对人族这个特殊存在,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却是不愿意招惹。

只是,查的出来吗?

他们都知道,难咯。

人族既然敢这么玩儿,难道还会留下什么把柄不成?

但总要试试。

“对了,还可以从林彬那边入手。”

“人族动不了,但林彬的行为却完全可以与恐怖分子划上等号,派人过去,从他身上入手,既然他是人族派出来的重要人物,那么通过他,一定可以了解很多。”

“对!”

“派部队过去,拿下他们!”

“战争坟场又如何?终究是在联盟区域,我们不管时,那里是无法地带,但我们要管,谁能说什么?!”

不管战争坟场是那地方没必要去管。

危险多、相对而言发展那地方还不如随便找一片荒芜区域去发展,至少不用担心开发人员动不动就GG。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法管、没实力管···

······

在三大观察者做出一系列安排之时,吴念祖这边,也是带着舰队浩浩荡荡而来。

他们竟是巧合的在进入战争坟场之前,与那十万军人碰到了一起,如今一起过来,倒是瞬间让大渣星外的虚空有些许拥挤了。

只是,除了关键人物之外,并非所有人都能进入大渣星。

除吴念祖、十万军人的几个直系负责人,便是林彬座下‘十大弟子’、秦家四人组、以及克丽丝与实验室的研究人员。

事实上,降落的飞船也只有他们这一艘。

一落地,吴念祖的表情变微妙起来。

“你从哪里弄来的灵气?!”

看到前来迎接的林彬等人,吴念祖神色震动,忍不住第一时间传音。

“不,不对,是灵土、灵植?”

“从一个仙坟里搞来的。”

林彬笑着解释:“不过你可要悠着点,这地方经不起您老人家吸,之后我有其他的给你。”

“···”

“好!”

吴念祖心中有万般疑问,此刻却也不是说话的时机。

另一边,甘芷、朱建业、王钢、刘源等人十大弟子对林彬郑重行礼,在林彬笑着点头之后,他们才笑着起身。

随即,连带着那些研究人员们都与林彬点头示意后,便一脸好奇与兴奋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大渣星的景象,可是与墨兰星全然不同,还有这吸上一口就感觉像是‘吸毒’一样的空气···

对第一次踏足其他星球的他们而言,的确是有些过于新奇了。

最先冷静下来的是克丽丝。

她笑眯眯看着林彬:“惊喜吗?”

“···”

“还真挺惊喜的。”

林彬笑了:“没想到你们都过来了。”

“是你的安排吧?”这厮看向甘芷。

“不行吗?”甘芷嘴角一勾:“这不是怕你寂寞么?而且,武馆和大武侠都已经步入正轨,不需要我时常盯着了。”

“当然,我这次来,还有更重要的事。”

两人话还没说完,大妖精却凑过来了。

一把拉过甘芷,上下打量着,啧啧道:“唉,我就说这兔崽子不得劲吧?就知道当甩手掌柜。”

“让姑姑好好看看,唉,你都瘦了。”

随即,她又打量着克丽丝:“你也瘦了点?”

“唉,肯定是累的。”

“到咱们大渣星好好休息几天,养他个白白胖胖···”

“师姑。”甘芷俏脸一红。

这话里话外的咋感觉不对劲呢?

克丽丝倒是依旧大大方方一笑。

“嗨,别在外面站着了,大家都进去说话吧,额,我看你们似乎对大渣星挺好奇的,坚强,你带大家随意转转?”

“汪,没问题。”苟坚强溜溜达达走出来,咧嘴笑着。

实验人员与那几名军官,当即跟了上去。

摆明了人家有要紧事儿要谈,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个时候跟上去才是有毛病了。

至于所谓待客之道?

呸!大家可都是带着任务和使命来的。

喜欢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