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府秘事 男主瞒着女主让她怀孕

  • A+
所属分类:花胶

刘危安一直认为灵气眼是长在地上的,如同泉水一般,直到看见灵气眼,才知道这玩意儿长在空中的,离地大约八十公分高度。一团旋转的漩涡,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在看气象图,不是静止的,而是在运动状态,如梦似幻,悬在空中,十分神秘。

庞大的灵气从漩涡深处涌出,扩散在空气中,地面上,有一个低洼,一滴一滴浓缩的灵液从漩涡中滴落,可惜,无法保存,入地即化。

在灵气眼的边上,充斥着浓郁的灵气,那种感觉,好比走进了澡堂,雾气朦胧,灵气充沛的可以用手触摸,一呼一吸,都能感受灵气对身体的滋润,生活在这种地方,哪怕是不懂得修炼的普通人,寿命都要比正常人长好几倍。

所有人都能感受灵气眼散发着的那种澎湃的灵气,体内心法不由自主运转起来,比平时快了数倍,一个个眼神火热。

“灵气眼通往何处?”刘危安问。

没人回答,不管是世家出生的张舞鹤,老一辈的达哈鱼还是见过很多奇难杂症的徐半仙,都说不上来,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灵气眼。

“按照位置,大家坐下修炼。”刘危安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他能感受阵法传来的波动越来激烈,外面的人着急了。

灵气眼的周围的灵气分布是不均匀的,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因此才有老爷子口中最好的位置的说法。

刘危安没有食言,最好的位置只有一个,给了百里珑珑,张舞鹤和唐叮咚排在第二。张舞鹤是把消息送过来的人呢,也相当于合作者,地位相当,必须给剩下的最好的位置,唐叮咚是未来魔兽大陆的主持者,即使现在没有担任领导,她的地位也无人能撼动。

卢燕、童小小、黑面神、聂破虎和项祭楚排在第三,徐半仙、刀客、虎跃山、山顶洞人、黑白无常、达哈鱼、黄牛、黑牛和石牛等人排在第四,第五是骆驼祥子、无脸李隐阳等高手,再之后才是平安战士的精锐,按照平日的功劳,功劳越大的人,排位越靠前。

刘危安给妍儿安排了第四线的位置,但是妍儿放弃了,她并不愿意修炼,徐半仙给她算过命,说她命格极佳,是有福缘的人,后面会有很多奇遇,不在乎这一个灵气眼,也就作罢,空出一个位置,可以留给更需要的人。

按照功劳来算,小货郎也是有一个位置的,不过,小货郎是石人一族,对灵气没什么要求,无需这种能量,他经常在地底转悠,天材地宝比谁得到都多,不缺灵气,所以小货郎来这里是负责保护大家的。

平安战士两班倒,一班守卫,一班修炼,36小时换班一次,机会是对等的,至于最

温府秘事 男主瞒着女主让她怀孕

后能走到什么地步,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大家都进入了修炼,没人注意,刘危安并未参与修炼,他不是小货郎,灵气眼对他是有用的,不过,他刚刚晋升了一个大境界,当下不适合冲关,他需要的是沉淀。最重要的一点,他把机会给了手下的人,他如果修炼的话,至少抢掉一半的灵气。

聚灵阵需要的材料很多,也很复杂,不过,刘危安不是要用阵法很久,他只需要用一段时间就可以,三五个月,最多支持半年即可,所以,很多没有的材料都用了魔兽身上的骨头、筋脉、鳞片等等来替换。

聚灵阵主要是繁琐,就工程的规模来讲,远远比不上他布置的攻伐大阵,他走走停停,手上动作快的惊人,妍儿跟在屁股后面打下手,九阴蜈蚣趴在她的肩膀上打瞌睡,不动的时候,九阴蜈蚣还是很萌的,宛如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好了!”刘危安拍了拍手,一脸轻松。飘散的灵气,突然之间发生了变化,好比流淌的水流停止了,那种变化很突然,也很明显。

“不好!”阵法中的高手立刻感应到了,空气中的灵气一下子淡薄了,迅速消散,用不了多久,就会和其他地方一样了。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点,灵气眼被谁夺走了,或者已经吸收光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不是高手们愿意看见的。

“该和这些人玩一玩了。”聚灵阵等于把扩散的灵气给拉回来,让在灵气眼附近修炼的人可以更加充分地吸收,不用担心浪费的问题。

同时,也因为聚灵阵,阵外的人,无法感应灵气眼的存在,等于把黑夜中的明灯给关闭了,再有敌人出现,想确定这个方向,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呵呵,遇到熟人了。”刘危安和阵法沟通之后,立刻和阵法化为一体,阵法内的一举一动,一草一木,他都了如指掌。

“是谁?公子?”妍儿很少看见自己家公子冷笑的时候,只有看见十分仇恨的人,他才会这个表情,印象中,公子不怎么记仇。

“还记得在黑龙城时候,有人抢你的东西吗?明抢不成,就强买强卖,还因为他,公子被《黑龙商会》赶出来了。”刘危安道,事情已经过了很久了,再次说起来,他已经没了屈辱感了,看开了,但是,有机会报复一下,那是不能放过的。

“钱浩森!”妍儿脱口而出,对于这个侮辱公子的人,她是一直记在心中的,钱浩森可以说是她心中最讨厌的人。

“钱浩森公子,你好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许久未见,公子还好吗?”刘危安突然开口,把陷入了黑暗的钱浩森吓了一跳,左右张望,但是哪里能看见人?前

温府秘事 男主瞒着女主让她怀孕

后左右都是一片黑暗,仿佛坠入了没有光线的宇宙。

“谁?你是谁?”钱浩森找了一下,没找到人,经过最初的惊慌后迅速冷静下来了,不愧为大家族子弟,心理素质惊人。

“你不记得我,我可一直记挂着你啊。”刘危安嘴角噙着冷笑。

“你想干什么?”钱浩森的话音刚刚落下,眼前突然亮起来了,视线恢复了正常,刚好看见一缕杀机掠过,如闪电破开黑云,在杀机经过的路线上,他钱家的黄金级高手钱如英傻乎乎的站着,茫然不知道危险靠近。

“小心——”钱浩森大叫。

钱如英身上的汗毛炸起,察觉到杀机的时候,已经迟了,杀机从他身上碾压而过,一条血痕从他的眉心缓缓溢出,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已然气绝。

钱浩森还来不及悲伤,眼前的视野迅速开阔,然后就看见了被困的所有钱家战士,有的在寻找出路,有的在逃跑,有的在自相残杀,还有的站着不动,不过,这一切都在这一刻发生了改变,一缕一缕粉红色的杀机从虚空中诞生,仿佛死神的镰刀,割向这些战士、高手,快如闪电,无坚不摧。

“快跑——”

“快躲避!”

“小心背后——”

……

钱浩森很快发现,自己的提醒是徒劳的,因为他的声音根本拿传递不出去,数十位钱家战士,几秒钟内全部死亡,尸体横七竖八倒了一地。钱浩森想冲过去,但是却发现,越跑,距离反而越远。

唰——

钱家招募的客卿,一个尖嘴猴腮的黄金级高手,曾经追杀刘危安和孙灵芝到魔古山,被魔古山之主一巴掌拍死了,后来就没见过了,再次见面,此人进步不小,跳了两个小境界,以他的年龄来说,这种进步可以说很惊人了,可惜,在刘危安的面前都不够看。

尖嘴猴腮比钱如英更强,第一时间察觉了杀机,闪电一掌拍出,却拍了一个空,他心中不妙的时候,身体一颤,眉心开裂,神魂俱灭,脸上的绝望浮起一半已经凝固,缓缓倒地。

钱家队伍的最后一人是半步白金高手,作曾经的蒙古国人打扮,头上扎着一个小辫子,看着十分怪异,此人避开了大部分的杀机和陷阱,差一点点就要被他摸到钱浩森的位置了,阵法都难以把他诛杀,刘危安亲自出现在阵法内,以阵法为干扰,一拳轰碎了他的脑袋,然后出现在钱浩森的面前。

“是你!”钱浩森恍然大悟,明白归明白,脸色却十分难看:“刘危安,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敢和我钱家作对!”

“幼稚的话就不要说了,就算我不继续和钱家作对,钱家就会放过我吗?”刘危安道。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钱家志向远大,不会太在意个人的恩恩怨怨的,只要你跪下向我效忠,我可以原谅你之前的所作所为。”钱浩森道。

“你这里有问题,得去医院看大夫。”刘危安指着脑子。

“你要认清楚一个事实,钱家是你招惹不起的,之前让你逃走了,是因为钱家没有重视,我钱家正要杀一个人,这个人就算逃到太阳系之外,也必死。”

“不吹牛会死吗?”刘危安道。

“你只是孤家寡人,你一个人是玩不转的,我钱家要做事,只要一句话,就有无数人跑过来卖命,冲锋陷阵,这就是差距,你明白吗?”钱浩森看着刘危安眼神怜悯。

“你这话提醒我了,你们钱家很富有,所以我应该把你抓起来,你们钱家想要赎回你,就得拿钱来。”刘危安道。

“所以说你可怜,在我钱家,钱就是一个数字,要多少有多少,从来不需要为钱而发愁,而你的眼界,还在钱这上面,你只要跟着我,钱有的是,你随便开口。”钱浩森道。

“只要把你抓起来,钱一样是要多少有多少,结果是一样的。”刘危安道。

“这里是游戏,挂一次没有你想想的那么严重,以我钱家的资源,只要我愿意,五天就能恢复,你信吗?”钱浩森道。

“看来我们是没有共同话题了。”刘危安叹了一口气。

“你要钱要名,我们钱家都可以给你,何必那么固执呢?给谁卖命不是卖命,总要挑一个出价最高的吧?”钱浩森还没放弃。

“你还没搞清楚你现在的处境,你是我的阶下囚。”刘危安道。

“我相信你不会杀我的——”钱浩森的话音未落,一缕杀机闪过,他的生机顷刻灭绝,直挺挺倒下,眼中的惊愕凝固,不敢相信,刘危安竟然会动手。

“磨磨唧唧的,既然你们钱家那么厉害,那么五天之后你上线,我再杀你一次。”刘危安上前,把钱浩森的空间装备给撸下来。

本来想着敲诈的,和风易军一样,后来想想,钱浩森说的有道理,挂一次对他不痛不痒,这一招对玩家没什么用,又不是魔兽大陆的人,于是,直接杀了,抢了空间装备再说。虽然不能对钱浩森造成很大的损失,但是能恶心一下对方也是好的,算是为自己出了一口怨气,不过,他的神识进入空间装备之后,顿时眼睛一亮,这么久不见,钱浩森也是得了不少奇遇的,光是空间装备就有接近20立方了,更不用说,里面的东西,装备、力量种子、灵草灵药,最让刘危安喜欢的是,还有两张散发古老气息的兽皮。

兽皮是什么,就不用讲了,在《魔兽世界》中,大张的兽皮,一般是用来制作衣服、坎肩、绒衣等等,也有如同聂破虎一样,直接披在身上的,保暖防寒,重要的是防御力高。小张的兽皮,通常只有一个用处,记载信息,而这种信息九成九都是秘笈或者高人的修炼心得,实力低微的人,也没那个本事留下记载。

秘笈难得,刘危安为了秘笈,都用上了敲诈勒索的手段了,没想到钱浩森随身就带着两张兽皮,好人呐!

定睛一看,一张兽皮记载的是矛术,《穿山十八矛》,给蘑菇正好,这小子仗着一身力气,跟着肥龙混,但是力气却比不上肥龙,连续挂了两次了,于是不走力量路线,打算走其他路线,但是却没有好的秘笈,很是惆怅,《穿山十八矛》正合适。另外一张记载的是《辟水剑法》,只看这个名字,刘危安就觉得适合卢燕。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