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那层薄膜的阻挡 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 弯曲

  • A+
所属分类:花胶

当姜父姜母看清从马车里下来的人时,整个人都愣直了。

二老瞬时眼眶通红,姜母极力睁大眼,眼里蒙着一层泪光。

姜母颤了颤嘴角,又不敢出声,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这一幕只是场梦一般,她一出声便全部惊散了。

日盼夜盼,真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们小心翼翼到都不敢大声呼吸。

楼千吟带来的正是姜寐。

虽然模样苍白虚弱了些,人也消瘦了很多,可真真切切就是他们的女儿。

姜寐见着爹娘,眼圈也红了,她愧疚地向他们行礼,笑着唤道:“爹,娘,我回来了。”

姜母哭着问:“真的是你吗阿寐?”

姜寐亦是含泪道:“真的是我。”

姜母这才走过去,握住了姜寐的手。

她手上温温凉凉的,可是触感这般真实,姜母又摸了摸她的脸,揽了揽她的身子,确实是个大活人,姜母几经确认才知这不是一场梦。

女儿真的回来了。

姜母当即把姜寐抱在怀里,再顾不上身份场合,就在自己的家门口失声痛哭起来。

她哭得伤心又委屈,仿佛要把这几年积攒的难过心痛全都发泄出来。

整个巷子里都是她的哭声。

姜寐拍着姜母的背,也不禁落泪,发出低低的呜呜声。

姜父抹了抹眼角,率先回过神来,道:“先进门去吧,阿寐身体虚弱,哪能站在寒风里。”

姜母这才赶紧的,紧紧牵着姜寐的手带她进家门。

姜父也请楼千吟进家门。

时隔几年,原以为他往后再也不会踏足这道门,只是造化弄人,他对这家的女儿终究是无法割舍离断。

楼千吟随姜父抬脚跨进了大门门口。

一进厅上,立刻让下人们准备暖炉炭火,将厅里烘得暖和。

姜母一直紧紧握着姜寐的手不舍得放,摸摸她的脸颊给她擦掉眼泪,道:“阿寐,冷不冷啊,你的手一直不很暖和,娘给你捂捂。”

她又对嬷嬷道:“把炭火移过来一些,汤婆子灌好了吗,快给小姐拿来。”

嬷嬷们个个也都高兴之至,忙进忙出,一边答应着一边麻利地很快将汤婆子送进来。

姜寐抱进怀里,只觉暖意融融。

姜父便向楼千吟请教姜寐的情况,道:“景安侯,阿寐如今的身体状况怎样?”

楼千吟看了看姜寐,见她与她娘相聚十分开心,姜母闻言也朝楼千吟看来,同样很是关心这个问题。

楼千吟便道:“她目前只是虚弱,好好调养,假以时日便能恢复。”

姜父姜母不由大喜。

姜母又是喜极而泣,连忙用手帕擦着眼角。

姜父道:“之前听千古丫头说阿寐是中了蛊,那她身体里的蛊都清除了吗?”

楼千吟淡淡点了点头,道:“都清除了。”

在厅上坐的这阵,嬷嬷们都风风火火地去安顿姜寐从前居住的后院了。

房间每天都有打扫,主要是放置暖炉炭火,准备茶果点心。

姜母有许多话想与姜寐说,便道:“阿寐,要不要回你的院子里休息一下,娘陪你吃点东西说说话。”

姜寐就下意识飞快地看了看楼千吟,然后点点头应道:“好。”

既然回来了,哪能不回自己的院子里去看看。

姜母给姜寐裹上披风,便对姜父道:“你陪景安侯坐,我先带闺女回后院去。”

姜父点了点头,叮嘱道:“天气冷,别受凉了。”

母女俩走后,姜父看了看楼千吟,颇多感慨,道:“为了救阿寐,景安侯有心了。”

楼千吟道:“是她救了我。”

他言语里的意思,不仅仅是当初姜寐替他引出蛊虫救他性命,更是如今她好起来,他才觉得自己也跟着好起来了。

姜父叹道:“都过去了。往后只有越来越好的。”顿了顿又道,“只是景安侯这头发,想必是为了阿寐的事心力交瘁才导致的。”

楼千吟道:“只是白了而已,无甚妨碍。”

喜欢重生之侯门凤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