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滑进了女邻居的身体唐正 婚闹最严重的事件

  • A+
所属分类:花胶

“闻听师兄前来,小妹不甚欢喜。恰逢初春,柔园再开,天下青秀云集。冒昧相邀,请师兄不吝文华,唤满园春来。姝夷恭候大驾。”

因为陈洛在拜帖中写明,这一次是以竹圣弟子的身份私下拜访,而非东苍城城主那般的公务身份,平阳公主也按照竹圣的辈分,以平辈的身份亲自书写了一封回帖。儒门圣人是一家,故而以师兄相称。用的是私人的信笺,粉香带绣,写的是麟皇传下的飞凰体,字体尊贵又不失秀美,仿若凤凰于飞,翱翔九天,一看就是下过苦工的。

“叶姝夷这名字,典出诗经《静女》一篇。”青莲悠悠飞到陈洛面前,化作一朵小小的青莲发饰,扣在陈洛的发冠上,传音道,“静女其殊,俟我于城隅;自牧归夷,洵美且异。就听这个名字,一定是个淑静的女子。”

陈洛一脸黑线,说道:“大师兄,我问的是柔园是怎么回事,不是平阳公主闺名的由来……”

“《乐崖志》中有载:昔柔福公主初入乐崖城,貌美无匹,求亲者众,柔福甚烦。麟皇问柔福所爱何人,柔福答曰文采盖世之人。麟皇以大法力设柔园,以为挑选。”云思遥淡淡介绍了一句柔园的来历。

“云大儒所说的是以前的事了。”前来递送回帖的杨千里接过了云思遥的话茬,接着介绍道,“这柔园,说是园,其实是一片三百里花田。”

“说是花田,其实也是一道阵法。”

“每隔十年,花田之中便有奇花初胎长成,但是含苞不开,需要文华浇灌,方能盛放。”

“花开之时,便可将奇花摘下。正所谓有花堪折直须折。”

“柔园之花,按张栩圣人所著《花经》分九品。奇花本身各有妙用,但是真正神奇的是,虽然并不绝对,但是基本上催开品级越高的奇花,说明文华越精粹,往往未来成就也就越高。”

“历来能催开上三品奇花的学子,基本上都有一个大儒的前途。”

“是以各书院每隔十年,会选出一批青秀之才,前来乐崖城赏花,甚至还有圣人家族也加入了进来。毕竟儒门大道学派众多,这里面便暗藏了一份比试,比一比哪一家的俊彦更多,哪一家学说的弟子更出彩。”

“侯爷来的巧,恰逢明日就是柔园开园之日。”

此时陈洛头上的青莲传来一声疑惑:“如此盛世,我们怎么会不知晓?”

杨千里看了眼那青莲,面色古怪:“竹林,没开书院!”

“哈哈哈……对了,我忘记了……”浪飞仙哈哈一笑,也是,竹林里这一辈修为最低的应该就是自己下面的小师弟了,剩下的倒是老五开了家书斋,却不是用竹林的名号,其他人也只是带几个徒弟而已,比如老四就收了魏焱,比如老三……老三那个比较特殊,就不去说了。

这么说来,竹林不知道柔园赏花也是正常。

“原来是这样……”陈洛点了点头,“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洛撇了撇嘴,原本还以为是美貌小公主的游园约会,没想到又想白嫖我的才华。

上次合作开港,已经当了一次刀了,现在还想让我当金坷垃?

自己目前可是武道六千里,东苍之主,不是那个别人说什么自己就要做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小萌新了。

你想满园春色关不住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会一枝红杏出墙来?

你让我不吝才华我就要不吝才华了?那我让你不吝美色呢?

陈洛肚子里的诗歌是很多,但是没有一首可以白嫖!

果然,这运道,说什么恰巧,就是倒霉啊!

但是,我可以避免!

陈洛淡淡说道:“毕竟是儒门后辈的聚会,我就不参加了。把这个意思明确传达给城主府吧,不要在安排出了问题,弄得大家尴尬。”

杨千里拱手称是,不过又想了想,说道:“侯爷,柔园内的奇花可融入文宝,让文宝的威力增强五成。”

“高一品级的奇花拿来兑换文宝,甚至兑换同品级次一些的文宝,都是供不应求的。”

“所以入柔园的资格,每年只有一千名!您真的要放弃吗?”

陈洛一愣,奇花这么值钱?

他看了看身边的云思遥,云思遥微微点头。

一件大儒文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篇六千里文章啊!

意味着生死簿更进一步,意味着七魄凝聚更快一分。

仔细想想,平阳公主,一个可可爱爱的小姑娘,熬过了冬天,想看看满园春色,怎么了?

上一次合作不是很愉快吗?这一次再合作也算驾轻就熟了!

人家想要“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自己何不成人之美,送她个“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暖男》!

这完全不是因为柔园奇花的价值,主要是为了维持东苍城和乐崖城的友好伙伴关系,奉上一点点微薄之力罢了。

念给春天的诗,那叫白嫖吗?

那叫风雅君子!

再说了,一肚子的诗,拿出两三首来,怎么了?

这运道,时来运转啊!

想到这里,陈洛拍了拍脑袋,说道:“差点忘记了。六师姐,东苍风大,都是些残花,难得撞上了柔园开放,我去为你摘一丛花来。”

头上的青莲微微一动,我感觉你在骂我?

云思遥明知道陈洛是在下属面前要脸面,自然不会戳破他,淡淡一笑:“辛苦小师弟了。”

杨千里的目光在云思遥和陈洛两人脸上转悠了一下,不自觉露出一道笑容,又觉得失礼,连忙低下头:“那属下去安排了。”

……

翌日。

柔园并非开设在乐崖城内,而是在乐崖城外十里

我滑进了女邻居的身体唐正 婚闹最严重的事件

,此时乐崖城卫早已将道路堵死,不许普通民众围观。

但是乐崖城是个什么地方?北境鼎盛繁华地。区区一道阻隔怎么会让消息断绝?柔园再开的消息早已传入了大街小巷,各种小道消息已经飞的满城皆是。

“这一次还有人能唤出满城香吗?”有人问道。

“难说,满城花香至少要催放三支一品奇花才行!已经十几年没有出现过了。”

“不一定吧,听闻‘诗豪’梦得先生的家族也派人来了,那可是圣人家族!”

“圣人血脉又不一定是圣人,

我滑进了女邻居的身体唐正 婚闹最严重的事件

不过这一次草堂书院的大师兄也来了,据说颇有子美圣人的风彩!”

“啧啧啧,就没人去提七绝圣手一族的王不归吗?听说他和蛮族鏖战三月,已经破入夫子境了!”

“诸位,诸位,大消息!”一个人猛然冲进了茶馆,狂饮了一口茶,“让孩子们都别睡了,等着满城花香吧!”

“豪门里传出来的可靠消息,那位大人,来了……”

……

此时的陈洛,坐在马车中,头顶儒冠上带着一朵青莲,肩膀上蹲着一只青蛙,身上是云思遥特地准备的书生袍,看上去干净爽礼,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獒灵灵驱赶着豪车,出示了城主府的特邀令牌,被一队护卫护送着,从一众早早等待在这里的入园学子身边走过,直接走向了最前方。

等待的学子中略有骚动,他们都是些小书院的学子,但凡能采到几朵奇花,便是一笔不菲的修行资源了,因此其他人落在自己眼中,也不免有些竞争的意思。

他们修为尚浅,没见过世面,此次各自也是经过了一番大比才得到了入园的资格,自然心气高傲。此时他们见到陈洛的车撵并无什么家族标识,不由轻视了两分。毕竟这等为家族和书院争光的场合,身份徽记都是会亮出来的,不亮出来在他们看来就是心虚,于是乎一时间传音纷纷。

“这又是哪家膏粱子弟?”

“好威风的架势,就怕是梧侯《西厢记》里说道的那种‘银样镴枪头’!”

“连家族标识都不敢贴上去,怕是担心入园后丢脸吧!”

众人正议论中,天空中一道声音想过,众人抬头,只见一个丰神俊朗的公子足踏巨笔,背负双手,堂而皇之在众人头顶越过,顿时又是一阵骚动。

“啊!是七绝家族王不归!”

“夫子境就可以踏笔而飞,这是修成平步青云了啊!王不归不愧是七绝家族下一任家主人选!”

“讲真,王不归排在我等前面,我是服气的。但是方才那豪华车驾里到底是何人,凭什么排在我等前面!”

“这位仁兄所言正是,王不归乃是和梧侯与景王世子结拜的人物,我等不敢比较,可是那连家族徽记都不敢公布的豪门子弟又有何德何能,站在我等前方!”

“哼,无论如何,入园之后都会露出真容。在下倒要看看,是哪一家的子弟!”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突然间那在空中一脸傲然的王不归脸色一变,调转方向朝着陈洛的车驾飞去。

“快看快看,王公子要主持正义了!”

“儒道的光,照在了王公子身上!”

“王公子是与梧侯并肩生死过的人物,傲骨铮铮,自然不愿与膏粱为伍!”

“王公子,好好收拾他!”

此时众人的心神都落在的王不归身上,只见王不归陡然加速,迅速落在了那车驾之前,大喊一声——

“大哥,我想死你了!”

喜欢我用闲书成圣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