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欠g了txt下载 学长把我拉到他家里那个了

  • A+
所属分类:花胶

商丘城外。

三万多拖家带口的饥民,被扔回新占领的永城县编户分田。这里不需要他们,留着也只能消耗军粮,不如早点安排民政工作。

又有四万义军(饥民),被赵瀚调去虞城县和夏邑县。

这两个县,也是新占领的,而且靠近山东那边。若是山东局势不稳,随时可以支援山东,至少能够帮着守城。

等战争胜利之后,这些饥民就地分田落户,可以省去许多移民开支。

只不过男多女少,性别比例极为畸形。

战争就是这样,男人很惨,女人更惨。因此就算抓到满清妇女,赵瀚也下令不得杀戮,全部就近分配给良民组建家庭。

赵瀚打算跟荷兰做人口贸易,从南洋买些土著女子回来。否则北方有太多单身汉,不但不利于人口增长,而且还会引发各种社会问题。

政策都商量好了,北方想讨老婆的单身汉,去官府申请报备。赵瀚只收成本价,单身汉可以分期付款,十年八年总是能还清的。

赵瀚还有心情考虑民政,商丘城内的守军,此时已经快要心理崩溃。

五十三门火炮,已经连续轰击城墙八天!

商丘城高大坚固,居然还没倒塌。但那段城墙已经多处龟裂,最大的裂口足有半米宽,随时可能倒下去。

佟养甲等不及多尔衮的援兵,下令召集后方守城部队,前来商丘城屯兵支援。陆陆续续增兵过万,守军数量达到四万人,似乎想城墙倒塌之后守那道缺口。

“陛下,辽东发来紧急军情!”

赵瀚拆开信件一看,顿时大喜道:“干得好!”

火炮继续轰着城墙,赵瀚召集文武官员,笑着说:“第十一师,去年冬天从海上奔袭辽东。接连攻克金州、复州、盖州、海州,一直杀到沈阳城外,从海州、沈阳带走数万人口。目前以金州、复州、盖州为据点,编户分田,已经开始播种了!”

众人欣喜不已,纷纷赞叹。

随军听事的侯方域

你是不是欠g了txt下载 学长把我拉到他家里那个了

,由衷感慨道:“陛下之军,真天兵天将也。鞑奴怎也想不到,我大同军还能渡海奔袭。老巢被掠空人口,多尔衮要是得到此消息,鞑酋们立即就要军心涣散。”

茅元仪建议道:“可令我军各部,尽量守城拖时间。等辽东的消息传来,鞑酋思归心切,再进行决战不迟。”

赵瀚摇头说:“该怎么打,还得怎么打,不能寄希望于鞑子自乱阵脚。”

“陛下说得是,能不能打胜仗,还得看咱们自己。”李正附和道。

就在此时,又有紧急军情传来:“陛下,山东急报!”

赵瀚拆开信件,忍不住大笑几声,说道:“张明善(张铁牛)在费县全歼多铎部,伪王多铎、耿仲明,伪清梅勒额真(副都统)李率泰,皆一战丧命。近万伪清八旗军,只剩伊尔德带着千余骑兵遁逃。”

“陛下万岁!”

随军而来的文武官员,在高兴激动之余,纷纷跪下山呼万岁。

赵瀚笑着说:“都起来吧,莫要动不动就跪。”

炮轰商丘第九天,再次接到山东战报:费如鹤攻破济宁,生俘洪承畴、左良玉,阵斩汉军八旗副都统祖泽远。

接连收到喜讯,全军上下士气高涨。

侯方域趁机到赵瀚面前进言:“陛下,既然左良玉已被生俘,可令其招降山东各路汉人军队。如此,阿济格麾下的山东兵,必然选择蜂拥倒戈,将山东残余的伪清八旗变成孤军!”

赵瀚突然玩味的笑起来,问道:“左良玉与令尊似是旧识?”

侯方域一怔,吓得立即跪倒:“陛下……”

“不必解释,”赵瀚说道,“有些话不该你来说,既然说了,那就别怪我多想。山东局势已定,不需要左良玉搞什么招降,你也不要再动什么歪脑筋。”

侯方域听得背心冒汗,躬身告罪退出。

侯恂一生有两大杰作,一是提拔袁崇焕,二是提拔左良玉,堪称亲手打造了文武双璧。

左良玉这货最初是辽西军官,因为边将策划兵变闹饷,威胁朝廷赶紧发银子,左良玉被事后推出来做替罪羊之一。丢官之后,靠抢劫为生,居然抢了朝廷物资。一路逃到京城插标卖首,被侯恂看上买来做家奴。

于是,左良玉开始平步青云,战败了有人帮忙甩锅,打赢了立即大肆封赏。

杨嗣昌做兵部尚书那几年,根本指挥不动左良玉。因为杨嗣昌和东林党属于死对头,而左良玉又是东林党养的一条狗。

侯方域此刻跳出来,建议让左良玉招降山东兵,侯家到底想干什么?

不管处于什么目的,侯家满门的前途,都因侯方域这句话给毁了,赵瀚绝不允许文官和武将勾结。

历史上的侯恂,除了提拔袁崇焕、左良玉之外,晚年也没干啥人事儿。李自成进京,侯恂麻溜投靠李自成,还因为正在坐牢,逃过拷饷而做到尚书级别。

满清来了之后,侯恂有投靠李自成的前科,不敢去南明那边当官。虽然隐居在家,但满清入关的第三年,他就让次子去考了满清科举。

就连侯方域,眼见南明政权接连覆灭,也扭扭捏捏参加了满清科举。

甚至,侯方域还给满清献策,整出水淹榆园义军的事情——这桩公案有争议,从侯方域献策到榆园军被淹,前后相差一年多时间。

此时此刻,侯方域失魂落魄离开。

他父子俩折腾大半年,如今侯恂还生死未卜,结果被一句话全搞砸了。

……

火炮还在轰击那段城墙。

一封封大同军的捷报,从别处城墙射进城里。虽然佟养甲禁止私藏这些信件,但还是有人悄悄捡起来查看。

佟养甲自己也在看,看完之后惊骇莫名。

辽东老巢被端了?

沈阳城外的人口也被掳走,海州城内外的人口全部搬空?

多铎、耿仲明、李率泰、祖泽明悉数战死?

洪承畴被活捉?

佟养甲不敢相信这些内容是真的。

对,一定是假的,敌人为了瓦解自己的军心,所以编造谣言射书进城!

佟养甲召集众将,当众读了书信内容,他知道瞒不住的:“诸位莫要惊慌,此必为敌军造谣。十王殿下(多铎)骁勇善战,又怎会败于无名之辈?我八旗劲旅天下无敌,伪同南蛮子绝对赢不了。辽东远得很,伪同之军又怎么可能渡海偷袭?摄政王已经带着十万大军而来,一两天之内必至商丘,到时候就能将城外之敌全部歼灭!”

多尔衮确实要来了,几天前就快马发来消息,让佟养甲无论如何得把商丘守住。即便城墙倒塌,也要守住缺口,等他来了再里应外合、前后夹击。

若非多尔衮的大军将至,城内一些降将早就倒戈献城了。

但商丘城墙已经被炮击十天,还能再坚持一两天吗?

“轰!”

第十一天,一发重炮命中,城墙从下半段拦腰倒塌。

倒塌的情况有些尴尬,墙基实在太厚了,直至此刻还顽强屹立。城墙断裂的部位,距离地面两米多高,还是得搭梯子才能往上爬。

没法再轰击,10米厚的墙基,现在只剩2米多高,怎么可能继续塌掉?

“准备攻城!”赵瀚下令。

佟养甲、孙定辽、赵之龙等守将,见此情形都松了一口气。两米多高的城墙,足够再坚守几天。

城内守军,开始在缺口两边的城墙架锅,打算烧热油和金汁倒下来,石头、滚木也陆陆续续朝城上搬运。

“继续炮击!”

“轰轰轰轰!”

已经停歇的五十三门火炮,在敌人架锅烧油之后,突然再次发射炮弹。

城上士卒纷纷逃跑,还有一小块城墙,被轰下来砸死十多人。

而两个师的正规军,数千大同农兵,还有数万义军,开始三面朝商丘城靠拢。

可不止从缺口进攻,其余城墙一起攻!

并且,赵瀚的亲兵部队,有三百人开始着甲。

欧洲样式的全身板甲,就连脸部都被面盔给遮住。

之前的构想,是想各师都搞重甲部队,但不符合以火铳兵为主的思路。于是,赵瀚把已经训练出的重甲部队,选出三百人作为自己的亲军使用,而且从澳门弄来两套全身板甲进行仿造。

板甲确实好用,却不适合大规模推广。

即便在欧洲,也只少量精锐部队装备。这个时代的欧洲,跟中国的情况相同,装备最多的也是布面甲。

水力锤击的板甲材料,连粗胚都不算。

一套板甲,先得确定使用者是谁。再拉去量身体数据,高矮胖瘦量身打造,接着再用各种工具慢慢锤击。

若是有人突然变胖了,他的板甲就毫无用处。父亲死了传下板甲,儿子的身材不对,那也只能放着做传家宝。这种盔甲怎么可能大量普及?

三百板甲战士龟速前行,直到走得近了,守城部队才看清楚。

佟养甲口干舌燥道:“铁……铁人军?”

孙定辽目瞪口呆:“这是哪样铠甲?全身上下都是铁,不晓得火铳能不能打穿。”

喜欢朕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