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男在车里㖭 地铁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 A+
所属分类:花胶

潘多拉位面的社会、人文环境正在以惊人速度恢复,而与这个世界匹配的科学技术发展则让人眼花缭乱。

绝命位面作为隔着虫洞的旁观者,对于这种几乎几个月(那边时速较慢)就从蛮荒完成了现代国家体系构建的场面,进行了大量讨论。

在几个月前(绝命位面时间),学者刚刚接触到潘多拉位面,对这里的印象还停留在,“辐射4”游戏中拾荒文明的状态。

然白驹穿隙,上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城市、乡村体系重建,公共交通,医疗,科研等数十个机关部门也从零开始搭建。

军队也从原始的安装机械钻头,火药动力锤子的近战机械兽,变成了可以量产坦克和飞机的现代军事作战力量。

科技上,潘多拉方面参与虫洞交流的技术人员,也从一开始基本上只是卫铿主要负责,到近千位科研技术专家开拓多领域技术讨论。

绝命位面的观察者们,确定这是一场“振奋人心”的自主独立发展历程。社科专家签了保密协定,被请到虫洞研究所后,看到这样的事实,也都硬生生将先前看基础资料时,说出的“不可能”咽了下去。

自由、开放,讲科学、讲效率,在未改变“基础制度”(绝命位面眼中的基础制度),仍然能够推动技术创新,生产力发展,民众的精神丰富。那么,绝命位面的专家们对自身道路的正确性,有了新的理解。

经济发展的“改”,到底要改哪儿?显然绝对不能直接用别人推荐的,一定要有自主判断能力。

……

而在大河系时空管理局,

白灵鹿刚刚结束了与时空总部的对话。白灵鹿这一次的上报,是要求“继续提高潘多拉位面的保密等级”。

第二次位面大战中,其他的君王级别项目的核心人员也将目光投向了潘多拉位面。

最高时空决策部的部长,在观测完潘多拉位面时,对白灵鹿质询了一句话,那就是“能否确定:在潘多拉位面上卫铿中士能一步抵达君王级?”

在白恒倩的警告中,白灵鹿最终没有给予肯定的回答。——因为这里面的水太深了。

……

大河系目前所有其他君王计划所在的位面都是高度保密的。

唯独卫铿所在的潘多拉位面,是非官方的君王实验计划位面,

并且根据早期的开发判断,已经对主世界的“万维网”进行了公开,是广受欢迎“公共位面”。

如此招摇并不好。

但主世界一开始认为,卫铿这位对潘多拉位面的最适者,和主流计划差异太大,不确定性太高,发展上限不确定,且已经泄密了。

故,按照当时时空管理局部分人的看法,干脆就不用保密了。

时空管理局某些监察者们认为:基础资料已经泄露的太多,就算在万维网上停止对潘多拉位面体系的更新,仍然有人能自行完成对“人皇体系”模式的攻克。

这样的认知,是因为万维网上挂着的拟态世界上,很多探索者“独一无二”的技术法门,都能被拟态世界中的玩家们用足够多的试错次数试出来。所以产生这么一种理论,认为随着拟态世界的开放,集合诸多万维网参与者的智慧,位面的发展可能都会被全部试出来。

尤其,在当时,卫铿在潘多拉位面的模式,看起来缺乏高科技发展的可行性,就是依靠着人多势众时,更坚定了这批人的判断。

而白灵鹿对此坚决不同意:“他(卫铿)的模式看起来非常非常简单,只需要数千个、数万个自己分裂,维持稳定的工作计划。但实际上极难做到,游戏和生存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状态。”

对于穿越任务,白灵鹿向来追逐利益的最大化。

但当时空管理局那推荐“保持潘多拉位面开放”这个眼下最大利益的模式时,白灵鹿却选择了反对。

紧接着,在第二次位面大战中后期,她申请潘多拉位面的保密度升级,失败后,

白灵鹿找到了自己的姑姑:“这个最大利益是确保其他人在内的最大利益,绝不是对他的最大利益。”

白恒倩说道:“灵鹿,你不知道人心。”

白灵鹿反驳道:“我知道!君王计划是争夺话语权的。作为为进行位面大战役而进行专项晋升的他们,发现自己完成生命体系的升华后,却只能在目标位面保持该种状态,他们已经有了……”

白恒倩打断道:“不要负面揣测。”随后补充且对白灵鹿做出劝说:“潘多拉位面虽然无法停止公开,但是拟态世界最新状态的更新审核,仍然在你手里,你要好好把握这个位置。如果你放弃了这个位置,这会让别人很高兴。”

~

直至现在,事实证明,当时上层的判断错了。

潘多拉位面绝对没有到,基础信息泄露得差不多的程度。随后卫铿每次里程碑成就,都足以让潘多拉拟态世界出现史诗级大更新。

而现在这次!——已经到了大河系中央大部分穿越者都不能忍的程度了。

“生态界替换”这样的工程的内部细节,真的能随便开放吗?

白灵鹿是对的,而白恒倩让其隐忍的策略也奏效了。——潘多拉位面上,白灵鹿仍掌握着绝对话语权。这个话语权是和卫铿共享的,基本上是将潘多拉世界垄断成了两人的世界。

……

卫老爷并不知道,上面的风起云涌。至于如何同时空管理局打交道?卫铿对白小姐的能力很有信心。

卫铿:“我要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位面改造上。”(空扭的自己也在说着类似的话)

潘多拉位面的150年3月。

在整个西南疆域上,一个个红砖厂房上的烟囱冒着烟,而在厂房中,相对二十一世纪来说笨重的机械正在殖装操作仓的控制下运转。

在今年,大部分军工生产已经由卫铿转交给了其他培训的新工人。

在此三年前,非卫铿主控的兵工厂,培训的工人们只能生产四十毫米短管架退炮,就是两边大轮子,中间架着一根炮管——俗称山炮。

火炮生产工艺上,稍稍将身管进行加长,可不是加一截钢铁那么简单。这是要多几十套工艺的,锻压钻孔加工设备的精度需求也会有巨大的增加。

对新手来说,工艺变多必然会导致次品率增加。

这就好似手写申请书,被要求不允许有涂改字迹,而要求字数越多,出

相亲男在车里㖭 地铁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错的概率越大。

工艺是一连串的,其中一项工序错了,就代表前面多道工序白费了,这都会算在成本里面。

但是饶是如此,卫铿仍然坚定推进,其他非自己个体的工人们所在工厂的加工精度进步。

因为纯卫铿组成的部队可以接受代价,降低标准用短管炮。自己集群的心灵语言级别是八级,能对曲线弹道进行非常精准的判断,曲线弹道也会打的精准。

但是随着统伐军不断吸纳新成员,卫铿个体的比例下降,高出膛速的长管火炮狙射战术,更适合新加入的士兵们。

按照统伐军最新军事发展规划,在151年前必须完成陆军的全部换装。

现在在工厂中生产的最新式穿甲火炮是德系Pak38型50mm反坦克炮。

相关数据:

全长:4.75米。

炮管长:3.137米;

宽:1.85米;

高:1.05米。

高低射界:-8°~+27°。

重量:813kg。

射速:接近13发分。

可以在五百米的距离上击穿7厘米厚的钢板,这足够制裁潘多拉位面的各种不服了。

卫老爷瞅准的炮,不仅仅是要口径、射程、穿甲。有时候能够漫山遍野跑的机动能力比前面的性能更重要。

现在随着大量的机械驮兽和半履带车入役,92式步兵炮这种过去被卫老爷认为真香的东西,已经被甩了。

现在统伐军的军事操典内规定,炮兵必须有能力和前方突击兵团保持心灵语言沟通,必须沟通开火时机,并且将弹道轨迹通过心灵语言实时传给前方。

这是专门为建邺和五色联盟的机械兽群准备的战术。

【卫铿一直避免和建邺、五色联盟开打,但是无时不刻不在研究怎么打这两个城邦。】

穿甲炮点射大型单位,榴迫炮破片收割,前沿突击兵团过去“手撕”对面阵型。

~

这边卫铿反复对工业部门新入岗的工匠强调,一项项系数对工艺影响的关键。而在绝命位面这边的沟通上,也在找那边的军方要作战经验总结报告。

而在和绝命位面的沟通中,卫铿也链接到了那边的穿越者。

这个刘素,等级不明,但是在见面的时候,卫老爷感觉到他,对自己相当客气。

刘素:“阁下,很高兴与你见面,我比阁下多穿梭五十次,但是按照主位面的时间,我比你晚四年进入穿越序列。”

卫铿:“额,刘同学,你好。”

打完招呼后,卫铿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因为按照规则来算,时震时空区域(命令与征服)在当代已经封掉了,不进行穿梭,现在刘素在那边,显然是重启了那条时间线。

刘素:“卫铿同学,你在潘多拉位面的行动规模是史诗级的,相邻位面(绝命)也受到了影响,故上面派我在这边进行观测。”

……

绝命位面是标准的战争位面。

东亚、新大陆合众国与欧盟、红色重新崛起的独联体联盟,彼此之间矛盾开始滋生。

但这些强国似乎是吸取了二战的教训。

德意志用自我完蛋的结局证明了,依仗自身工业优势对另一个工业国进行全面战争和攻取是不可行的。因为以工业国的组织力,在本土进行抵抗,是能让任何一个进攻方吃不了兜着走的。

当一种战争形式被证明是不可行后,利益总要驱动战争走向新的形式。——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会驱使资本践踏人间一切秩序。

第二次欧洲大战,是可以通过吞并一个地区来吞并掉该地区产业资本,驱动着德意志再度发动战争的。例如捷克斯洛伐特,奥地利等地区并入,波兰和法国的快速沦陷,让第三帝国吃了饱。

但十多年后,美国想在亚洲找到一个落脚点时,却从朝鲜到越南,都落不下来脚。而后在中东留了一地鸡毛,仍建立不起秩序。资本就在这条路上绝了念头了。

首先需要认知一个客观事实:地球上能够进行工业化的区域是有限的。

在绝命位面当下的时代,东亚沿海、西欧、地中海地带,大西洋东西两岸,这极少部分的地方才能进行工业化。

其他的区域都缺乏历史人文、自然资源、地缘等要素。——其中安全要素相当重要。

典中典就是印度的北方邦。这里贯穿了恒河流域,集中了数亿人口,理论上可以完成工业化,但是其缺乏安全区域,极容易受到外部渗透影响。历史上的多次渗透,在这里残留了大量教派文化矛盾的历史因素,直到现代,外部仍然影响这里的稳定。

但是当一个大地区中完成了工业化,就能对周边进行稳定,建立该地区的安全秩序。相反,如果该地区的安全秩序被打破,那个地区的工业化发展就会受到直接影响。——欧洲就被移民,以及自爆人弄得焦头烂额。

于是在这个时期,列强的战略自然而然就会发展为干涉主义,就是出兵其他工业国附近的周边区域,制造问题。

这样的行动,避免了二战中德三直接面对其他工业国占领区的反噬,随后利用隔岸观火的优势,削弱竞争对手的自主权。

所以大国工业带的发展必须要有缓冲区和备用区域。

东亚两个三角的工业创新产值是最高,但是内陆中原地带就是工业备份,同周边其他国家都隔着海洋、沙漠、高原等地形,这是缓冲区域。

北美的加州和纽约地区都是高科技产业中心,但五大湖铁锈区域是备份区域。

绝命位面各国战略家,现在对未来还很朦胧,但绝对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新时代合众国发起的新战略博弈,就是打掉对方缓冲区,搞乱备份区,以便于在停战后,经贸方面占据主导权。

而其他列强也在用同样的手段进行战略角力!用兵的烈度会愈演愈烈。

绝命位面,即将要发生的剧情:

中亚区域,随着合众国大量使用太空粒子束高能武器,核武器禁止令变得毫无意义。

俄方遭遇了中亚边境,多次由外部输入的叛乱后,对美、欧进行了对攻。

俄方直接从黑海出兵,然后扶持了利比亚境内的武装,跨着地中海对欧盟形成了安全压力。并且出动核潜艇进入了加勒比海,也对合众国情报局在中亚进行的动作,以牙还牙,克格勃亲自指导墨西哥民间势力,如何穿越美墨边境做生意。

最终列强在不断培植傀儡势力的过程中,会撕破脸。

……

而现在,绝命位面目前这条历史线上,由于受到了来自潘多拉位面的时空虫洞传来的影响,历史显然是要不一样了。

绝命位面现在的具体工作,不要卫铿来操心,这一切由刘素负责。

刘素这次来沟通,只是希望卫铿在潘多拉位面继续坚持,而他这边则是尽量安排更多的科技资料,支援潘多拉位面。

……

绝命位面的办公室中,刘素吐了一口气,而后他链接上了系统界面。

界面上,是罗红星。

刘素:“师父,我见过他了,他现在在潘多拉位面的基础工业水平,已经发展到了二十世纪上半叶,当然这并没有包括该位面的特殊科技。”

罗红星接受了资料后,说道:“嗯,看来,进度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料。也难怪时空中心的人急了,想要签协定。”

刘素略懂道:“所以说?秦天放上卿,可能并不是想压制卫铿这位待定者?”

罗红星看着这个瓜皮反问道:“压制?谁说他是压制,他是抢先想和他(卫铿)签署位面探索合约。就像白灵鹿那个小娘们一样,抓住潜力股,趁着还没有上市彻底握住。”

潘多拉位面是一个生命发展潜力极高的位面,且正在进行基于位面本土物理规则的位面隧穿技术,对其他位面区域取得神位的高级穿越者来说,是未来长久沟通的合作方。

刘素被这么一说,终于理解了大概。

刘素苦笑:“我还以为,是万维网上

相亲男在车里㖭 地铁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潘多拉的拟态世界盈利巨大,上面的人不想松手,秦上卿想要进去分一杯羹呢。”

罗红星嗤笑:“那是新人才有的想法,真的以为在万维网的拟态世界中玩多了,就能适应真实位面旅行。”

潘多拉位面卫铿的集众状态,不乏十位数以上的上卿试过,开始时也能够维持数量。但是真的无限增生,且如现在这样保持和那里的人合作交流毫无障碍的社会性,没人能做到。

每一位上卿级别的思维增生依托的内涵逻辑都是独特的。

而现在秦上卿正在抓紧时间试图达到君王,怎么可能要为占潘多拉位面而更改自己的逻辑内涵?

君王级别意识所依托的逻辑内涵,可以称之为神格!而打造神格的自我意识信念,不能随意变动。

喜欢出笼记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