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太大了进不去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 A+
所属分类:花胶

(感谢神壹样De男人、太平洋野狼、羊種月票鼓励)

本来刘半夏以为今天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只要不是遇到大型急救事件,自己多少还是能够歇一歇的。

这个想法,也只能是个想法而已。为了骨科的事情,他跟陈学海两个人,真的是忙活了一整天。

而这还只是个开始,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呢。

“哎……,我是发现了,就今天干这些活,我宁可连着上一天的手术,也不想再遭这个罪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刘半夏感慨了一句。

“刘老师,管理的工作真的这么难做吗?”许一诺好奇的问道。

“岂止是难啊,关键是没完没了,指不定都会有些什么事情。”刘半夏说道。

“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到,少考虑一个事情,搞不好都可能会出现大问题,就会犯错误。你说是不是得小心谨慎?”

许一诺赶忙点头,“这必须的,不过这个事情也就刘老师出马才能搞定。”

“你的赞许就不能真心一些吗?为啥听起来总是有一种非常廉价的感觉。”刘半夏无奈说道。

“哈哈,我不是不经常夸人嘛,实在是想不到该怎么夸了。”许一诺说道。

“你说你们就不能成长得快一些?好帮我分担一些压力。现在的我啊,是真的很忙。”刘半夏说道。

“就说今天这个事情,跟骨科的谈判都没有完事呢。今天的急救患者也是蛮多的,现在王老师和吴明宇还在上手术,其实我们刚谈了一个开头。”

“刘老师,咱们急救中心一直都是这样啊。好多创伤患者普外、心外的急救手术结束之后,都是交给骨科来收尾嘛。”刘依清说道。

“有时候我们也会跟着看一会,有时候真的觉得他们的手术啊,蛮粗暴。不过骨科干的也都是这样的活,没辙。”

“要不然咋总说骨科就是干木匠活的呢,也是一个比较特别的科室了。”刘半夏点了点头。

他不仅仅看过骨科手术,也亲自参与过很多台。

而且他本心之中对于向骨科领域进军也是非常有兴趣的,就算是到现在也会看一些骨科的相关书籍。

骨骼可不像软组织,你要是不“暴力”一些,还真的很难摆平。

不过对于已经习惯了骨科手术的那些骨科医生们来讲,这个也不算啥。算是每个领域各自的一个小情况吧,真个的讲也没啥。

吃饱喝足,刘半夏又回到了急救中心。

值班这个活也不是第一次干,只是因为他目前的工作有些多,所以排得少了一些。

“嘿嘿,有刘主任跟着值班,心里边咋就这么踏实呢。”王超笑眯眯的说道。

“跟我有啥关系?反正我是轻易不出手,要拿出来更多的时间休息。”刘半夏说道。

“你们都已经是成熟的急诊医生了,所以相关的事情就不要那么纠结。该咋处理、咋处理呗,好歹我也是个领导不是。”

“服了,我是真服了。刘主任啊,您老人家现在的格局这么大了吗?”王超问道。

“那必须的啊,我也得学会咋当领导不是。假假咱也是个领导,不能给领导们丢了牌面。”刘半夏说道。

给王超逗得不行,这就是习惯性的打趣呗。

刘半夏确实是领导,其实他都不用怎么学,就他那个随性的性子,就很难让人去把握。

平时的时候确实也是嘻嘻哈哈,但是真遇到了正事,该严肃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跟他开玩笑。

也都知道他的性格啊,从来都是公事公办。反正遇到正经事你要是犯错,就连六小只里的刘依清和许一诺,也别想能够轻松应付过去。

“熬吧,再熬一些日子,你们两个就能够把住院总给卸掉了。”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这个活确实有些累,可是再累也得撑下来。对于咱们来讲,公平的说,确实是能够积累很多经验的,并不仅仅是一个职务啊。”

“不过也是真累,现在都给我熬得有些麻木了。”齐文涛感慨了一句。

“我也是啊,经常半夜被喊起来。还得马上让自己清醒,不管是什么状况,都得积极应对才行。”王超说道。

“慢慢的就好了,接下来就让他们六个分别历练一下,然后再从新人中进行选拔。”刘半夏说道。

“就像我跟他们说的那样,相较于那么繁重、复杂的管理工作来讲,我宁可在一线辛苦一些。”

“就算是累,那也是有时间段的累,不会像现在这样,今天一整天我的脑袋都是晕晕的。千头万绪一下子就凑到了一起,真心不是那么好干。”

“慢慢适应呗,要是领导都是那么好当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优秀的领导了。”王超笑着说道。

“其实我就是觉得有些累,所以才没有按照我们家老佛爷规划的路线走。觉得躲在医院里,还是能够轻松一些的。”

“哪成想,现在还是累成了狗子样。哎……,当初就走错了门、入错了行啊,现在就算是想后悔,都没有那个机会喽。”

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太大了进不去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将来不打算从政了吗?”齐文涛好奇的问道。

“哎……,齐总,说掏心窝子的话,要是在做了半肝切除手术之前,还多少有一些心思。”王超说道。

“可是切身感受到了那份成功之后,这个心思就淡了。这玩意有瘾,只要沾上了,也不是那么轻松就能够戒掉的。”

齐文涛乐了,这样的感受,在每一位医护人员的身上都会有。

从事的就是救死扶伤的活,自己的工作能够给患者解除病痛的困扰,确实是一件很让人痴迷的事情。

不过现在的他心思也是有些复杂的,有些不知道未来的工作方向该如何去规划。

原本的想法,自然也是想能够在急救中心承担一些领导工作。哪怕不会像刘半夏这样的大权在握,小领导也是可以的。

毕竟升职也是对工作能力的一个体现,也是对外的一种展示。

可是看到刘半夏今天一整天在没有任何手术任务的情况下,还把自己给累成了这样,他同样有些发怵了。

就像王超说的那样,领导不好当,他又不想当那种充数的混日子领导,而是想要做真正做事情的人。

这样的领导岗位,在急救中心这样的配置中来讲,真的不会很轻松。

在内部来讲,确实是有职务的高低。可是在面对患者的时候,大家伙的身份都是一样的,都是医生。

如果是一些患者比较少的科室,还会轻松一些。可是现在急救中心的接诊量,想要轻松真的是太难了。

不过这也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还不需要他来考虑太多。

毕竟在急救中心,领导也不是相当就能够当上的。

不仅仅王超面对六小只的时候有紧迫感,他也是如此啊。

六小只的成长速度真的是太快了,有了刘半夏的悉心培养,他觉得六小只超越他的实力,也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今天晚上的工作还算是可以,目前来讲都是比较轻松的。

刘半夏瞅了瞅,看看没有他什么事,然后就躲到了休息室,给乔乔发了个视频邀请。

“干啥?又想俩小的了?喝瓶瓶奶呢,也不知道过些日子饭量还会不会加大。”

接通后乔乔说道。

“刘主任,我那个姐们决定了,目前就先按照你说的法子,先静养一段时间,有需要的话,她就直接去扎针。”王晓燕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她的情况目前来讲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主要还是要她精神放松一些,过于紧绷的话,就算是静养也很难达到效果。”刘半夏说道。

“很多时候啊,病症的反复都是跟心情有关的。心情好的时候,病症的发展就会缓慢很多,预后也都会比较好。”

“哎……,年轻轻的摊上了这个病,就算是再心大的人也很难有一个好心情啊。”乔乔感慨了一句。

“乖啊,咱们不考虑这些问题了,现在咱们的任务就是看娃。快让我瞅瞅他们俩,今天都忙坏了,都没时间看他们。”刘半夏说道。

乔乔笑着把镜头给切了过去,两个小家伙吃得那叫一个香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奶粉喂养的关系,反正他们俩现在的食量是真的很大。

“刘主任,需要您接诊了。刚刚送来一位车祸患者,右腿颈腓骨粉碎性骨折。”这时

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太大了进不去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候苏文豪跑了过来。

“好了,我得去接诊了。”

说完之后刘半夏就挂了电话,然后就跟着苏文豪往抢救室跑。

来到了抢救室,刘半夏就看到一个小伙子,一脸血污,疼得直哼哼。右腿的胫骨中段,有了不规则的扭曲,而且在正面还有了一个凸起。

“身体其余伤处怎么样?”刘半夏一边检查胫骨,一边问道。

“刘老师,初步检查胸腔和腹腔没有问题,头面部和腿部有一些擦伤和软组织损伤。目前最严重的,就是右侧胫骨的骨折伤。”李浩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先去拍头部CT,骨科要是没人的话,就先联系家属收入院。准备电钻,得做牵引了。”

“要保护好断骨处,千万不能让断骨把皮给戳穿。他现在的肿胀很严重,已经来不及做手术了。”

大家伙点了点头,这才骇然的发现,原来刘半夏在检查的过程中,已经把断骨给复位了。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