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弄坏你第五 傻柱干槐花

  • A+
所属分类:花胶

杏林宴上,进士们陆续入内。

座次早已定下,礼部的官员在那里宣读姓名。

让进士们惊诧的是,先入座的竟是明法科进士,制科两人,常科四人,分一等二等,一等坐于前排,二等在后,不分左右尊卑,分占鳌头。

进士们当即就骚动了一下,竟不是明经进士,这意味着什么?是说明经进士不再如以前那般金贵了吗?那之前说的恭维话岂不有点多余?

前隋开科,为表明尊崇儒术之意,明经,秀才,进士三科考卷相类,被许为含金量最足,其中尤以秀才科所考最为艰深,所以出身前隋秀才科的人物,就相当于当时的状元之才。

当然了,由于前隋取士并没能坚持下去,开科的时间表也很随意,所以也就没有形成惯性以及固有的模式和印象。

只是通晓经义还是为读书人所推崇,对孔孟之道的记忆和理解越深,越是有才学德行的象征,这种思维可谓是深入人心。

这里面的人自然指的是读书人,后来延伸出来的什么半本论语治天下之类的言论,只是这种思维的延伸,偏狭而又狂妄,是士大夫阶层进入到僵化,傲慢,不思进取,甚至是腐化阶段的产物之一。

………………

从前汉尊崇儒术开始,至今已有数百年,虽然割据战乱的时间多了一些,可读书之人,不论贵贱,还是继承了前汉儒家为尊的思想。

前隋开皇年间,文皇帝杨坚的诸般举措针对的其实是那些鲜卑贵族群体,往大了说是在推动民族融合,消除割据日久所产生的隔阂,没有比文明认同更好的办法了。

而往小了说,则是巩固前隋的统治地位,儒家思想是非常适合封建统治阶级的工具,这在漫长的历史进程当中已经得到了验证。

………………

如果是放在后来,这小小的变动可能就会引发一场天大的风波,别说读书人不会答应,即便是朝堂上的那些文臣们也会群起反对。

矛头是指向君王还是“奸臣”,那就看当时的政治环境了,不把“国贼”打趴下几个,读书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掀起党争也在所不惜。

但话说回来了,如今的情况显然和后来不同,大唐头一次开科取士,加上前隋的那几次,也是屈指可数。

朝廷此次不以明经为尊,让进士们有些惊讶,却没有那么多的抵触情绪,因为他们大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就算明白,他们也不如后来的读书人那么顽固,没有那么条条框框约束他们,从贵族到百姓,风气开明,愿意接受新鲜事物,除非触及到了他们的根本利益,不然刚刚经历战乱的人们是不会自寻烦恼的。

维护儒家正统?算了吧,难道明法科进士就没读过圣贤文章?

所以说这只是朝廷对科举的调整改动,根本算不上什么创新鼎革之举。

进士们稍有骚动,互相瞅瞅就都又平静了下来,除了美滋滋入座的几位明法科进士之外,其余的人都暗自责怪朝廷之前不曾明言,不然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参考明经科。

接下来念到的竟是明算科进士,大家面面相觑,有那幸灾乐祸的嘴角已经勾了起来,这就有意思了,难道明经科的那几位要敬陪末座不成?

眼瞅着兄长已然入座,并高居上首的李义琰苦了一张脸,明经二等,之前有多自豪,此时就有多尴尬。

好在他不认识什么人,像其他几位考上明经科的,此时脑袋都快点到了胸口,估计是考上之后没少出去会友,得了不少

好想弄坏你第五 傻柱干槐花

称赞,吹了不少牛皮,这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是有个地缝,他们早钻进去了,太过丢脸,没法见人啊。

朝廷做的确实有点不地道,可谁让这是大唐的第一次科考呢,有不少都是临时的决定,下次许就不会出现这种好像故意给人难堪的情况了。

也就是李义琰不善辞赋,不然的话回去一定会作上一首,以记今日之耻。

………………

不过好在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毕竟明经进士确实有其优势,文章做的好,官场之上这个是极大的优点,文书往来乃重中之重,而且他们在读书人中间很有号召力。

即便有皇帝授意,朝廷故意想要拉低一下明经科进士的地位,也要有个限度,明算科之后,便是明经科进士入座。

李义琰稍稍松了口气,跟在前面几人身后入内,前两天他们兄弟两个到礼部学习了一下礼仪,倒也不虞出丑。

接下来是明字科,这几位就有点心塞,还是大科之末,没有把明经的那几位给比下去,心里不太好受。

杂科的进士落在后排,他们人数最多,却没什么好抱怨的。

和那些大科比起来,他们属于“专业人士”,天文地理,农业工商,所以说天下百业,只要你想加进去,便都属杂科之列。

从这里就能看得出来,读书人的选择方向必然是以几个大科为主,其余杂科在读书人眼中,前景明显逊色许多。

等到进士们坐定,主持此次杏林华宴的两位朝官才出现在众人面前。

进士们起身施礼,两位朝官稍稍回礼,在主座坐下。

一个是礼部侍郎杜淹,一个则是吏部侍郎房玄龄。

没什么可说的,礼部主持科举,吏部手中握着的是这些进士的前程,如今不兴座师,房师的乱攀关系,房玄龄和杜淹看着这些年轻的进士也就没那么可爱。

两位领导到场,先就是讲话,这个流程自古皆然,内外如一,新颖不到哪去,两个人作为朝廷高官,出口的自然都是训导之言。

稿子也不是出自他们自己之手,全都是下面的人写好了的。

基本上杏林华宴被朝廷当做了一场官府主导的文会来办了,开场务求庄重肃穆,过程要活泼开明,结尾要皆大欢喜。

给予了进士们展露才学和性情的空间,却绝对不会演变成之前那种南北针锋相对的论辩。

………………

太极殿中,不时有人到来报说杏林宴的诸般情景。

比如说房乔开始说话了,杜淹又念叨了些什么,进士们谁的才情不错,得到了一致的赞赏。

好想弄坏你第五 傻柱干槐花

文会嘛,自然要设置些有趣的题目让进士们来作,有急才的人会占优一些,反应慢的就要吃亏,这些都会被吏部的人记下,赏官之时会有所影响。

李破听了些禀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和他料想的一样,今科进士没有那种惊才绝艳,一上来就能把人镇住的人物。

可以把这个当做一次普普通通的公务员考试,为了表示自己在时刻关注,才弄了这许多动作罢了。

今科只有一个孙伏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厮已经预定了大唐第一位状元的位置,也不知他是不是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反正李破觉着这厮有点坏规矩。

这就像打了个通关的孙大圣掉头去欺负刚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太他娘的不是人。

中书的左谏义大夫参加科举……李破之前听闻的时候,就觉着这厮可能是吃多了撑的,在小账本上狠狠给这厮记了一笔。

………………

杏林宴上进士们作的文章,诗词陆续都送了过来,李破心情不错,主要是听说那边气氛很是热烈,进士们酒酣之际勇于表现自己,没有因为读的书太多,弄的自己和老学究一样装模作样。

不过诗词文章大多普普通通,也就一两篇还能入眼,孙伏伽没有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找不自在,算是陪跑。

到了下午,有人过来禀报,皇后娘娘已经到了杏林宴上,进士们被吓了一跳,可此次杏林宴的规格却立马被拉满了。

进士们回去之后,一定会得意洋洋的跟人诉说此番际遇,激励后来者奋勇向前。

当然了,皇后娘娘也不是空着手去的,送给了进士们一套装备。

一整套的宫廷礼服,这是让他们在进行殿试环节时穿戴,玉佩,还有文人带的仪剑也都一应俱全。

之外又有一整套的文房四宝,所有这些都是限量版,由太常寺专门为大唐第一科的进士们制作,回去之后完全可以当做传家宝存世。

而皇后娘娘一到,也就意味着杏林宴来到了尾声。

李破不再关注那边的动静,能做的基本都已经做了,他想要的是更好的反响,还得命人去追踪一下数据。

若是反响不太热烈,那么下一次还得费尽脑筋进行更多的尝试。

实际上李破也知道,这些都属于小花样,给予进士荣耀这事,只要办好了一点,那就没有问题。

所以赏官才是重点,只要把进士们的官职安排好了,再把年轻贵族们其他的入仕通道陆续堵死,也就比什么花里胡哨的办法都强。

要是弄的和前隋一样,进士们沉于下僚,身份只比吏员稍高,而那些靠着举荐入仕的却一个个快速升迁,那还办的屁的科举?参考的人数只会越来越少……

喜欢北雄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