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合集500章: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人妻合集500章 第一章

科林:“不!亲爱的,你不是没有资格,而是你是异人族的身份,你知道现在有一个监察者组织,正在扇动和破坏异人和人类的关系。如果你加入的话,会给复仇者留下把柄的,虽然我一点都不在乎,但复仇者不是我一个人的”

黛西:“那他可是罪犯,为什么可以有资格加入?”其实她知道现在的情况,只是心里有些抱怨罢了。

科林摇摇头道:“罪犯一说,你们官方组织说的,在很多人眼中,他是一个惩奸除恶的都市传说,所以只要他杀的没有无辜的人,就有资格加入复仇者。”

罗比:“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加入复仇者,为人类而战,为地球而战。说实话,这时候的罗比还没有这么伟大,他得到的能力都用来的复仇了,惩罚这些罪恶也是复仇之灵控制着他做的,他别无选择。

科林点点头:“当然,不过现在你得跟这位女士回神盾局接受调查,不过放心我会让复仇者联盟处理这件事的,只要你没杀过无辜之人就会没事。”

科林并不看好罗比的品质会被复仇者联盟接受,但最少他算得上一个有正义感的人,最重要的是非常强大,黛西如果不是借用科林的力量,三个她也不是罗比的对手。

恶灵骑士在漫画中的有很多漂亮的战绩,不过只能做参考,在这里恶灵骑士如果真能觉醒复仇之灵的能力,是跟科林的米迦勒一个级别的。

要知道科林的米迦勒可是跟奥丁,多玛姆之类的是一个级别,由此可见完全觉醒的恶灵骑士有多可怕了。

不过复仇之灵的实力被重重封印着,这些封印都是上帝附加的,科林说的上帝不是地球宗教里的那个,而是整个全能宇宙的创世者。

就是上次跟科林谈话的那位,整个与漫威相关的宇宙都属于他,科林猜测,复仇之灵有天使的特性,但却更像是残次品,所以才被上帝封印了,也许是他们只是上帝制造天使的失败品。

毕竟科林当时可听上帝说了,他是抄袭的隔壁宇宙,并且自己DIY了不少东西。

……

罗比:“我杀的都是罪有应得的,他们的罪恶都应该下地狱,我可以跟她回去,但我有条件,不然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罗比早就认出了振波女是神盾局的异人特工,但是他仗着自己的是骷髅脑袋,神盾局查不到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没有顾忌的。

而现在自己不但被复仇者最强大的巫师抓住了,就算眼前这个振波女自己也不是对手,而且自己的真正相貌也曝光了,如果自己被抓了,弟弟加比就没人照顾了。

黛西大声道:“嗨!你没有任何资格谈条件!你是一个罪犯,无论你承不承认这都是一个事实,我们也有证据可以让你在神盾局的监狱里待到死!”

罗比没有理会黛西,反而看向了科林,显然他的条件是向科林提出的。

“说说看,也许我能做到呢”科林道

罗比:“我可以帮神盾局,我希望我的弟弟加比得到最好的治疗,我知道神盾局有很多的高科技,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我希望弟弟能得到一比安家费。”

这些条件看起来一点都不过分,前提他如果是神盾局高级顾问的话,但是现在他却是一个罪犯,在跟抓他的神盾局谈条件。

黛西一听就要发作,却被一旁的科林制止了。

人妻合集500章 第二章

“嘶啦、嘶啦!噗呲呲——”

说时迟,那时快,被瞬间吸进气流内的黑甲蛮蝎惨遭疾旋之力撕碎身躯,化为漫天血雾,后面的蛮蝎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它们慌忙刹住脚步,不敢再往古怪气流那边奔跑。

但后面的虫母却没打算放过这些家伙,它猛然叫道:“看住蛮蝎,谁敢停止前进,杀无赦!”

“唰唰唰!”“嗤嗤嗤!”听到它的叫嚷声,金螫王释放出尖锐气芒,古荒吼螶的漫天风刃倾泻如雨,顿时杀得试图倒退逃走的蛮蝎死伤一片。

“吱吱吱!”

发觉对方是要对自己的同族赶尽杀绝,为首的巨大蛮蝎不由得发出哀鸣惨叫,而后赫然扭身朝着虫母这边猛冲过来,这家伙此刻已经绝望至极,打算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甚至是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就凭你也配和本虫拼命?别做梦了!”

虫母狂笑一声,倏忽吐出大股原火烈焰,“呼呼呼——嗖嗖嗖——”猛火好似洪荒古兽血口甫张,倏地吞没了黑甲蛮蝎的身躯,这家伙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变成了灰烬。

“噼里啪啦!”霎时间,金螫王挥动灵气细丝狠狠抽打其余的黑甲蛮蝎,嘴里还喊道:“废物们,尔等剩余的价值就是向前冲,快点!”

“啪!”灵气细丝如同灵蛇般的软鞭,应声落在其中一只黑甲蛮蝎身上,别看这个家伙皮糙肉厚,有重甲保护,照样被打得头破血流,惨叫摔倒在地,金螫王怒吼道:“快点冲!”

“唧唧、唧唧!”

万般无奈之下,遍体鳞伤的蛮蝎只得哀鸣着朝古怪气流内走去,随着一阵

文学

绞肉机似的暴响骤起,这只黑甲蛮蝎也被绞成肉碎,其余的蛮蝎越看越害怕,但明知这是一条死路,它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原因就在于,后退的话还得遭到无尽的毒打,那样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呢。

“噌噌噌——呼呼呼——”一个个黑甲蛮蝎带着无尽悔恨,埋头冲进了古怪气流内,惨遭“绞肉”之刑。

与此同时,古荒吼螶叫道:“老大,你瞧,那些家伙进去之后,气流旋转的速度变慢了。”

“好,咱们也该准备一下了。”邪蛁虫母此时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信心,和我一起冲进去探个究竟?”

“哈哈哈——”闻听此言,金螫王和吼螶大笑,随即异口同声叫道:“愿以死相随!”

“好好,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邪蛁虫母点头,随即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也得准备齐全再进去,小金,用你的金玄灵气做个保护罩,让咱们三个都受到它的覆盖保护,然后再给我的虫帝宝珠也输入一些玄灵气。”

“是,老大。”金螫王一边说着,一边依言照做,“嗖嗖嗖!”霎时间,玄灵气护罩形成,虫母又把那根从气流内弄到的兽骨带在身边,随即道:“好了,随我冲吧!”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三虫好似离弦之箭,朝着气流内疾飙而去,也许是金玄灵气的护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让大家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轻而易举的闯进了气流外围。

人妻合集500章 第三章

“今天要传搜给你的,叫做‘水晶冥想法’。”

仙宫99楼,昨天的房间里。一大早就赶来的方牧赶到的时候,冷兮然已经等在这里了。然后她开门见山的说道。

“水晶……冥想法?”

方牧目光微凝,慎重的点了点头。

“所谓冥想,就是增强内心的力量的过程。而内心的力量,也就是精神力……听上去似乎玄之又玄。但实际上,精神力量,是真实存在的。”

“和基因原能一样真实。是可为人掌控的力量。”

“具现到实际上有很多的例子。如枪斗术中,就有一种枪斗术,名为‘致幻’……那就是典型的精神力攻击手段。”

冷兮然平静的说着。

方牧则是恍然的点了点头……‘致幻’在枪斗术中,都是颇为奇特的,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原来真是精神力。

“不仅仅枪斗士拥有类似手段,狂刀,重刃,拳斗士,都各有融合了精神力的基因战技……不过近战者,在使用精神力战技的时候,多数是给自己使用。有点类似魔幻小说里的‘狂战士’,自我催眠,然后大幅提升力量和速度之类的。”

“而枪斗士不同,枪斗士的精神力,主要是一种辅助手段。最直观的,就是让你的反应更快。而反馈到战斗当中,则是能够让你的枪法更准……一如昨日我做到的那般。”

“水晶冥想法,就是训练精神力的一种办法。”

冷兮然语气从容而随意,方牧听的很认真,但他自然不会想到……冷兮然如今教导给他的东西,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接触到的东西。

也是属于核心的一部分。

而且,还是无法‘基因种化’的核心。

冷兮然先是大致的介绍了一下精神力的作用,然后又着重的讲述了一下精神力的重要性。

比如说……

突破黄金阶。

只有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突破黄金阶。

详细解说了一番之后,冷兮然才随意说道:“好了,大致上就是这样。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落实到实处。你现在盘膝坐好。”

她开始指导方牧。

方牧连忙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随意在空地上坐了下来。

“水晶冥想的具体操作,便就是平心静气,盘坐于地,而后放空自己的思绪,在心中默默构想一个水晶……任

文学

何形状都可以,然后,我需要你将水晶的一切细节都清清楚楚的勾勒出来……包括水晶的形状,菱角,反光面,阴影面……一切的一切,都要非常的真实而清晰。”

“人的思维是非常活跃而难以控制的,所谓‘心猿’‘意马’。心是猿猴,意是野马。他们天马行空,纷乱嘈杂。看似为人掌控,实则半分不由人。”

“所以,才要你幻想水晶……其实那水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它能帮你锁住心猿和意马,才能在这过程中不至于思绪杂驳。否则,这修行就是失败的,没有任何意义。”

“守住心猿意马的同时,将你的修炼术基因种推移到‘松果体’的位置,基因种自动运转,故而不需要特别去分心,以原能刺激松果体,可以加速激发精神力量。然后,按照这种节奏去呼吸……”

冷兮然开始仔细的讲解水晶冥想的过程。

不仅仅只是冥想而已,还搭配有呼吸法。用特定的频率去呼吸和刺激松果体。

松果体,是人类大脑的核心区域。有人认为,人类的思维若有实质,那么便就藏身与松果体之中。

很显然,冷兮然所提到的精神力量,便源自松果体。

方牧心头有些激动,认真的听着。

半个小时之后……

“先尝试一下吧。”

冷兮然最后说道。

方牧长长吐出一口气,而后点了点头。

冷兮然的教导让他眼界大开。他没想到……心猿意马,原来还有这种解释!

可再一深思,却又深以为然。

的确,自己的思维看上去好像是由人控制,但实际上……真是半分不由人。

事实上,心中越是强调不要去想什么……反而越容易去想到什么。

所以这冥想,还真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的。

如今冷兮然要他尝试,他心头略微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功。

而后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冥想水晶么?”

闭上双眼,世界一片漆黑,方牧轻吐一口气,开始在脑海中,幻想一粒水晶。

于是,一个水晶的轮廓,悄然出现在了方牧的脑海当中。

但一开始,那水晶的轮廓是模糊的,方牧甚至不知道它有多大,有多高,是什么形状。

但想到冷兮然的话,他开始努力的去具现这水晶方方面面的细节。

高度、大小、粗细……

一点一点的完善。

可事实证明……冥想法,的确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方牧很用力,很认真的去观想水晶,但他的思绪,却总忍不住往其他地方飘一下……

比如,自己学会了这观想法,是否就能拥有冷兮然那可怕的枪法?

这种念头,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冒出来。

很快被惊醒,方牧连忙甩头,打消这个念头,再一次认真的勾勒。

可并不多时,他又飘出另外的想法……这样冥想,真的有效么?

这样的怀疑,也自然而然冒头。又被他打消……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心中的思绪几乎是此起彼伏!

每次所想的东西其实并不相同,而且也不是说特别去深思。

但这般安安静静的坐着,这些念头,几乎是完全不由人的冒出来!

而每一次冒出来,他好不容易勾勒略微清晰的水晶,被打断之后,又要重头再来……

渐渐的,方牧脸上浮现出几分烦躁和恼怒……

他总算明白到,心猿和意马,到底是有多可怕了。

果然是半分不由人!

“对了,还有修炼术!……还得分心去运转修炼术,搭配那呼吸法,才能有效果。可我现在,光是冥想水晶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有时间分心运转修炼术?”

方牧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大问题。

其他人的修炼术都是基因种,只需要运转到松果体的附近,将松果体用基因种给包裹起来,其中的原能就自然而然刺激松果体,根本不需要特别去分心。

但他修行的修炼术,却根本不是基因种,而是自己修行来的。也就是说,在冥想的过程中,他还得分心去运转修炼术……

可如此一来,岂不是更难了?

方牧脸色几变,最终却是想到:“算了,修炼术什么的,等之后再说,先降服心猿意马再说!”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不去理会修炼术,而是专心的去勾勒心中水晶……

……

……

晃眼间,半个小时流逝了过去。方牧盘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时刻在变幻。

心猿意马,远超他想象的难以降服。

而这过程中,冷兮然一直在看着,见他半个小时也没有任何的进展,她的表情却很平静,并不急躁。

她是过来人,或许是因为天性比较懒,所以她冥想起来倒是比较容易的……可饶是如此,第一次入定观想水晶,那也是在七八天之后,才逐渐找到一点状态的。

区区半个小时而已,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进入状态。

之所以让方牧尝试,也就是让他知道知道这其中的困难罢了。

“好了,暂时就到这里吧。水晶冥想回去之后也可以做……越是安静的环境,越容易进入状态。在这里让你入定,是为难你了。”

她终于开口了。

方牧浑身微微一颤,而后长吐一口气,睁开眼睛,有些尴尬的看向冷兮然。

半个多小时,让他冥想,摒弃一切杂乱思绪……偏偏他反而思绪越来越混乱杂驳。

这些事情冷兮然不知道,他自己却是清晰的知道的。

“对不起兮然姐……”他垂着头,不好意思的道歉。

冷兮然这么大清早的等他,教导他精神力的修炼方法,结果他这么笨,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让他感觉到很羞愧。

“冥想入门并不容易,但只要坚持,总有成功的一天……如果某一天你能在闹市中,在人群内,随时随地的进入冥想状态……那就成功了。我们先学点别的。”

冷兮然却没说什么,摇了摇头。

然后她接着道:“水晶冥想,锻炼精神力,只要成功,修出精神力了,到时候你自然而然就会使用,一般来说,目光所及的目标,都能瞬间锁定和瞄准……这没什么好说的。接下来我要传搜给你的,是真正的战斗技巧。”

战斗技巧?

方牧有些疑惑,枪斗士是远程攻击者,他的战斗技巧,不就是枪法么?

而除了枪法之外,那就是枪斗术了……而枪斗术,一般来说,不都是通过融合‘枪斗术’来获取么?

又要学习什么?

“准确的来说,是战斗思路。尤其是团队合作的时候,枪斗士,应该做的事情。”

当冷兮然说道这一句,方牧才恍然,而后连忙点了点头,认真的听了下去。

他是独行枪斗士,狙击战的战术素养,主要是在一体化教育的时候学习的。但那着重的是单体能力。

真正和团队配合的时候,枪斗士应该做些什么?……方牧只能‘想当然’。

而现在,冷兮然就要教导他,在真正的团队合作时,一名合格的枪斗士,应该做到一些什么……

不客气的说,枪斗士,就是一只团队的眼睛和耳朵。甚至在很多有枪斗士的团队当中,枪斗士,就是这支队伍的灵魂。

枪斗士的每一个判断,影响都非常深远而重大。关系到任务的成败,甚至是成员的生死。

因此,出色的判断力,是枪斗士最重要的特质。甚至其重要程度,还要超越其枪法的精准度。

而枪斗士职业已经发展了很多年,这么多场大战下来,早已经总结出了一大堆行之有效的手段和经验。而这些手段和经验……在一体化教育之中,是不会涉及的。

即便涉及,也只是毛皮而已。

而冷兮然现在要教导方牧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

冷兮然的声音略微有些清冷,却又带着几分慵懒,十分的抓耳和好听。

她显然是非常出色的枪斗士……应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院派。她深入简出的诉说,每每让方牧恍然大悟,渐渐的,方牧对于自己在战斗当中,应该注意一些什么,做到一些什么,变得越来越清晰……

方牧之前就是野路子,他的判断力应该还算不错……这一点从当日林初音遇袭事件中就表现的非常突出。如果不是他的判断力,他是不可能做到哪些事情的。

但这些,实在是有些剑走偏锋的意思。

而且听了冷兮然的仔细介绍之后,方牧开始庆幸……庆幸那天他作为对手的那些枪斗士,应该也都是野路子。

如果他们和冷兮然所说的枪斗士一样的话……那么当日,十个方牧,也得栽在哪儿!

绝不要忽视这些‘规范流程’。

那几乎是整个联盟的无数枪斗士用鲜血和生命总结出来的经验。绝对是有着自己价值的。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到了中午,这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

当又说完一点之后,冷兮然看了一眼时间,而后有些慵懒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纤细的小蛮腰,开口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她站了起来。

方牧连忙站了起来。

经过一个上午的共处和学习,尤其是在她口中听到了许多让他振聋发聩的观点,让方牧着实受益良多。

因此现在,对于冷兮然,方牧心中充满了敬重。

“多谢兮然姐了,辛苦你了。”

方牧挠了挠头之后说道。

冷兮然斜看了他一眼,随即笑道:“也不算什么,就是一些书本上的东西……不过有句话我也要说,尽信书不如无书,我给你举了那么多的例子,只是说明在当时的那种情景之下,要用那种战术。但兵者,诡道。一样的情景,不一样的对手,不一样的脾性,所选择的战术也是截然不同的。这一点,却是要你结合实际和自己的临场判断而来的。不要生搬硬套。”

方牧闻言连忙点了点头:“嗯嗯,我知道。”

冷兮然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而后点了点头:“这点我倒是知道的……好了,今天就这样吧,下个星期再来。”

说完,她摆摆手,转身就要离开了。

“啊?兮然姐,下个星期再来?”方牧惊了一下,他还以为明天就可以呢。

“真当我是全职老师啊?以后一个星期一上午的时间。下个星期的时候,我要检查你的水晶冥想,自己努力。”

冷兮然没回头,摆摆手之后,离开了。

看着这道无限美好的背影消失,方牧挠了挠头,随即长长吐出一口气。

倒也是,能够教导自己,那就已经很不错了。人家那么大一个白银阶枪斗士,每天都忙的很,哪里有时间天天来教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