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生活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 A+
所属分类:花胶

太平公主召集的会议,并没有什么重要的议题。

王霄枯坐许久,听的都是太平公主在抱怨皇帝不明事理,同时怨恨韦后母女不知进退云云。

老实说,这样的会议王霄以前上班做打工人的时候,参加过许多。

一般到了这种场合,他就会眼皮沉重想睡觉。

等到太平公主神棍似的预言,说皇帝会死在韦后母女手中的时候,王霄这才惊醒过来笑出了声。

“三郎,你笑什么?”

太平公主看了过来“可是觉得姑姑哪里说的不对?”

“说的对。”

王霄连连点头“姑姑说的都对,韦后掌控欲望太强,终究会有出事的那一天。”

太平公主这才满意点头,接着又开始了绵绵无绝期的废话。

一直熬到会议结束,王霄这才松了口气的起身伸了个懒腰。

他离开诺大的太平公主府邸的时候,陈玄礼追了上来“临淄王,不知可有时间喝两杯?”

王霄挑挑眉梢“时间肯定是有的,只不过你确定是想要跟我喝酒?”

陈玄礼是手握兵权的将领,而且还是皇宫卫队的将领。

他主动找藩王喝酒聊天,这要是被御史知道了上奏一本,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陈玄礼笑着回应“末将与葛将军交好,他有来信说临淄王有天纵之姿,所以末将...”

“所以你想近距离看看,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像是葛福顺说的那样值得投效?”

王霄大笑着挥手“那还等什么,喝酒去。”

此时大唐的朝廷非常混乱,皇帝暗弱皇后母女权势煊赫。

而且还有则天皇帝的家族遗留人物在搅风搅雨,外加大唐宗室们各个都是不甘寂寞。

陈玄礼也是害怕的很。

这种时候他这样的地位,必须要找一个非常合适的靠山投效才行。

否则的话,等到出事的时候,他就是专门用来背黑锅的。

至于说葛福顺,其乃将门世家出身。

之前曾经在蒲州为将,与当时身为蒲州别驾的李隆基交好。

应该是李隆基主动拉拢他,当

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生活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初李隆基就看的很明白,在大唐想要做任何事情,首先就得掌握兵权才行。

葛福顺或许不是很出名,不过他却是有一个大名鼎鼎的表弟。

他的表弟叫做郭子仪。

喝酒自然不可能两个人干喝,陈玄礼又叫来了神武军的一些将领作陪。

酒桌上大家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之间很是自然的就促进的感情。

当然,只是能喝酒不算什么。

通过喝酒聊天,得知心性勇气决心对时局的判断与看法等等,才是关键所在。

这些东西对于王霄来说,那自然不在话下。

作为曾经数次做过帝王的存在,王霄相关方面的知识那叫一个储备丰厚。

等到大家伙喝的眼睛都有些发直,感觉差不多到位了的时候。王霄主动表示说“附近有神武军的军营吧,咱们去营中比箭如何?”

对于军将们来说,单纯的个人魅力与口才什么的,只能算是外表。

唯有强大的武力,才能真正的折服他们。

军将们自然不会拒绝,陈玄礼还笑着说“早就听说临淄王能骑善射,今天定要讨教一番。”

王霄大气的挥手“那就满足你的愿望,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擅射!”

与常人想象之中的不同,军中重视个人武艺,而这其中最为看重的并非是刀枪棍棒的本事,而是射箭。

并非是只有游牧民族才擅长射箭,华夏从三皇五帝的老祖宗时代起,就是非常擅射。

春秋时期的神箭手们,甚至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决定战场上的胜负。

哪怕是在排斥武力的儒家这儿,名义上也是要将射箭列为君子六艺之中。

当然了,这个时代的大儒们还是属于那种下马能治民,上马能砍人的猛人阶段。

可再过个几百年,儒家的大头巾们就成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代表。

别说射箭了,甚至就连装饰用的佩剑都懒得携带。

来到军营校场,王霄先是挑了一匹好马,随后拎着弓箭与箭壶翻身上马开始熟悉场地。

那边军士们很快就摆放好了靶子,可王霄却是对此不满意。

“这些不能动弹的靶子没意思。”

他干脆挥手“这样吧,你..你..你..还有你。”

王霄伸手点选了几个军将“你们一起上马,然后对我放箭。”

陈玄礼大吃一惊,还以为王霄是喝多了。

他急忙上前劝阻“临淄王,不可啊。这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末将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别废话。”

王霄干脆的勒马前行“别瞧不起我,谁不听我的就是不给我面子!”

军将们面面相觑,都看着陈玄礼“这可怎么办?这要是伤到了临淄王,咱们可就完蛋了。”

陈玄礼一咬牙“那就上,不过瞄准的时候都偏上三分。”

军将们纷纷点头,表示陈玄礼说的在理。

军营之中许多将士们听说这里有比箭,纷纷围拢在校场四周观看。

当他们看到王霄一人一骑在一边,而五名军中校尉在另外一边的时候,都是感觉非常惊讶。

在此时的大唐这里,能做到校尉这种级别的,手上没有真功夫会被人笑死,根本就没脸待在位置上。

所以这五名校尉不敢说都是神射手,可射箭本事也绝对不算差。

一个人同时单挑五个弓箭手,而且还是正面对射并非偷袭,哪怕是突厥人的射雕手来了也得跪。

不少人现场开出了盘口,所有人都买王霄输定了。除非这边全部放水,可那样的话就成了笑话了。

策马在校场里奔跑起来,王霄随意的将弓箭拎在手中,向着几人高喊“来吧!”

几个校尉对视一眼,策马冲出随后张弓搭箭对着王霄就是一通乱射。

之前还满不在乎的王霄,眼神瞬间明亮起来。

他出手极快,四周人根本就没能看清楚他的动作,他这里就已经是连珠箭放出五箭出来。

看到王霄在瞬息之间将射向自己的五枚利箭全都对箭射落,四周在安静了片刻之后,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与喝彩。

大唐将士们的心思很简单,你有本事我就捧你。

接连几轮对箭之下,王霄射空了整个箭袋。

而对面的几个校尉之中,却是有一人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太过兴奋,在其他人都落弓收手的时候,突然又对王霄射了一箭。

看着疾驰而来的利箭,王霄微微一笑正准备伸手接住。

可他突然想起了曾经看过的某部漫威英雄片,剧中反派BOSS也是这样面对利箭的时候伸手去接,可结果利箭却是带着爆炸箭头秀了他一脸。

虽然他不相信这箭会爆炸,可这莫名熟悉的场景还是让他感觉不爽。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王霄猛然腾空而起,脚尖轻轻点在了飞射而来的箭簇上。

点落了利箭的同时,一个鹞子翻身潇洒的落回到奔跑的战马背上。

“好~~~”

四周观看的神武军将士们,纷纷大声叫好。

王霄向着他们挥手示意,得到了更加热烈的回应。

大唐尚武,凭借军功可以改变命运,打通向上的渠道。

在武风极盛的大唐这里,有真本事的那必然会被追捧。

翻身下马,和惊魂未定的陈玄礼闲聊几句之后,王霄离开了神武军的军营。

在他离开之后,军中许多人都在打听王霄的消息。

得知其是临淄王之后,很多人都表示哪怕因为临淄王输了钱,可依旧是要吹他捧他。

有本事的人,走到哪里都不会缺少愿意追随的人。

李隆基刚从潞州那边回来没几天,在城里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府邸。

他依旧是住在相王李旦的府邸之中。

不止是他,李旦的儿子们都是住在这里。

之前武则

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生活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天对李唐宗室大力打击,就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

别说是享福了,能够活着就算是胜利。

王霄回来的时候,李旦的一众儿子们正聚集在一起,商议从朝堂之中传来的消息。

“三郎,今天你也在朝中,听说安乐想要做皇太女...”

“则天皇帝这才死了几年,这天下的女人们就全都不安分起来...”

“她要是做了那把椅子,那以后大唐的天下可就不姓李了。”

“此话怎讲?安乐不也是姓李的吗。”

“你傻呀,她要是生了儿子,肯定得随夫姓。”

“原来如此。”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随母姓的事情,也就是武则天搞了这么一出,曾经让李显李旦他们改姓为武。

不过后来武则天自己都觉得没意思,而且反对的声音太大,最后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安静坐在椅子上的李旦,终于是开口说话了“行了,都别议论这些事情。朝廷的事情自有皇帝和众臣们商议,用不着你们操心。”

只要是生在帝王家的,就没有哪个不想那把椅子的。

李旦的儿子们,立刻就转移话题开始给李旦拱火,试图推举他为皇太弟。

只有这样,他们以后才会有机会去坐那把椅子。

“荒谬!”

李旦用力一拍桌子“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们以后不许再提这个事情!”

恨恨的瞪了这些做白日梦做疯了的儿子们,李旦目光看向了王霄“三郎,你随我来。”

王霄咧了咧嘴“我只是吃瓜群众而已,怎么人人都要找我聊天?”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