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帐中香》 金银花露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一早,戚凝儿醒来时,屋里只剩她一人,如果不是身旁那明显有人睡过的样子,她估计以为自己睡前听到的那句话只是她想象出来的。

每每想起姐姐与诸哥哥的相处,她就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望见诸哥哥看姐姐的神情,是那样的温柔以及炙热,她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缺失了什么。

是爱与不爱。

但随着相处越来越久,她发现姐姐的目光之中也有了诸哥哥的一席之地,俩人越来越融洽。

姐姐都有人爱护了,那她的爱又在何方呢?

她也想要一个拥护她,爱护她,默默守护她的男人。

“凝儿,今日怎么总是走神?”方氏担忧地望着自己女儿。

戚凝儿回神,笑了笑。

“我没事,就是在想今日要不要去镇上看看铺子。”

方氏松了口气,她以为女儿是在想昨日媒婆来的事情。

“娘陪你去。”方氏说。

“好。”

……

戚凌儿早早出门去村长家,因为要给祝先生建房子的事情,需要她的建议,所以她早早就来等着了。

在村长家吃了早饭,她跟着杨武去了学堂。

祝先生的房子要靠近学堂,他们是来看看哪块地适合建房子的,丈量好,送到衙门备份,就好了。

“这里怎么样?离学堂近,环境也不错,就是没有邻居。”杨武指着一块地皮,说道。

“嗯,这块不错。”戚凌儿看了一眼学堂的方向,点点头,赞同道。“祝先生觉得如何?”

“挺好,就这块吧。”祝先生很激动,满口答应了下来。

戚凌儿看看,脑中已经在构思如何画图纸了。

她想把村里的房子都建成一个风格,这样一来,大家就不会因为房子的样貌攀比,也能省很多麻烦。

至于内里的布置,那是住的人的事情她无权参与。

确定好后,戚凌儿又把陈翠儿他们家的那块地也买了下来。

“你买那边做什么?”杨武皱眉,询问道。

这陈家把那地卖给他之后,就没在回来了,但村里的地还是在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倒时也不知会不会有麻烦。

杨武是不建议买的。

“地契都在吧?钱货两清吧?”戚凌儿问。

“嗯。”

杨武回想了一下,点点头,地契在手,钱货两清。

“那就行了,就算他们想买回来,都无济于事,只要地契在手,没什么好怕的。”戚凌儿说道。

杨武一听,也觉得在理,索性就不管了。

中午去了一趟镇上,把事情办理了下来,就开始在村里选人干活。

至于戚凌儿买下的,她并没有让村里人帮忙,请的是专业的团队。

也就是上次给他们盖房子的人。

“郡主放心,我一定给你满意的答复。”何老先生,一脸激动。

他盼了那么久,戚家终于又建房子了,真让他久等。

“明天我拿图纸给您。”戚凌儿笑道。

何老先生太热爱房子的事了,尤其是戚凌儿给的图纸,简直是爱不释手。

送走了何老先生,戚凌儿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

小七进来时,就看到自家主子的桌子前放着大鸡腿,一壶茶,桂花糕等。

都是耿生去厨房偷摸带进来的。

突然,书房门打开了一点。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戚云熙带着小皇子,大步走了进来。

“宗儿这么晚还没回去?”戚凌儿诧异地看着小皇子。

这俩个小家伙不是不喜欢双方的吗?

今天怎么凑到一起了?

“姑姑,宗儿今晚要在家里睡,不回庄园。”小皇子奶声奶气道。

戚凌儿一听,看向了戚云熙。

“看我做什么?他自己要留下来的。”

不会吧,不会吧,姑姑应该看不出来才对。

总之,是他自个要留下来的,可不是我逼他的。

“是的,宗儿自己提出要留下来的。”小皇子再次说道。

“嗯,那你们来书房做什么?”戚凌儿不在追问,转移了话题。

“看书。”

“找你。”

俩人不同答案。

“嗯?”她挑眉,目光扫向俩人。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帐中香》 金银花露

俩小家伙不看她,而是移开了目光,眼神飘忽。

“行了,竟然来了,就坐下一起吃点吧。”戚凌儿招招手,说道。

“谢谢姑姑。”

小皇子礼貌的道谢,然后挪着小步伐来到了戚凌儿身边的凳子上坐好。

戚凌儿给了他一个鸡腿,示意他吃。

小皇子接过,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反观戚云熙,就不用人照顾了,自己找了凳子坐下,拿了一只鸡腿,啃了起来。

虽然动作粗鲁,但却没弄脏衣服。

“姑姑,你在书房里做什么?”他可不相信姑姑在书房里就是为了吃东西。

“画图纸,不过已经画完了。”戚凌儿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吃东西,不要说话。”

俩小家伙点点头,也不说话了,专心的吃起来。

吃饱喝足,已经是后半夜的事情了,三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消食。

戚凌儿怕他们太撑睡不着,特地去拿药,结果到他们房间的时候,就见俩人已经睡得死死的,怎么叫都不应。

戚凌儿无奈地笑了笑,盖好被子,关上门窗,回到自己房间里。

“主子,京中来信。”小七拿出刚才收到的信件。

“嗯,放着吧。”戚凌儿正沐浴,闻言微愣,继而说道。

小七把信放在床边,然后退了出去。

小七出去没多久,戚凌儿就从浴桶里出来,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信。

前头说的是京中此时的情势,后头说的却是……

我想你……

她指尖摸着心上的那三个字,眼里满是的柔情,心跳加速。

仅仅三个字,却让她心暖暖的。

果然,清冷的男子说起情话来,真的能让人陷入其中。

收起信,她把床头边的盒子拿了出来,打开锁,把信放了进去。

里面还躺着十几封信……

披散着头发,她来到了院子里,望着天空,逐渐放空。

诸航说,京城的暗道已经搜出了十七个暗口,全部都是通往城外的四面八方,他们不知道暗地里有没有人,所以只能让人守着京城里面的暗口。

……

喜欢团宠幺女来种田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