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一章

白老爷成功被说服,当即去找老周头商量借宅子办喜宴的事。

老周头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在满宝他们成亲前办一场,来个预演很好呀。

于是他高兴的应下了,还拉着白老爷的手道:“乡里乡亲的,客气什么,正好,我家现在人多,几个孩子这两天也放假,您那边有什么事就吩咐他们去做,不用客气。”

在七里村的时候,办喜宴互相借桌椅碗筷是正常操作,偶尔家里的地方不够大就摆到路上去,要是路上不够平那就摆到兄弟家里去,要是没有兄弟,那就摆到叔伯家里去,再不行就摆到邻居家里,这都是正常操作,很在老周头的理解范围内。

尤其是高中这样的大喜事,周家可以沾喜气,他恨不得天天沾呢,万一有效,他家正在读书的几个孩子来年也能高中了呢?

得了老周家的认同,白老爷立即拿出钱来去准备东西。

高中请宴和别的喜宴不一样,两三天就能准备好,自然要趁着这一股喜气的时候办宴,也就白善他们升官时还一拖再拖。

封家显然也是这个意思。

而好日子都是一样的,因此一挑选就撞在了一起。

不过没关系,人不去,可以礼到,还可以上半天在他家吃,下半天就去他家吃,只要不上班,一天可以赶五场。

赵六郎交友广阔,当然,他也没能赶上五场

文学

,他赶了四场,和唐县令一样。

热热闹闹的喜宴办完,公主的亲事就可以提了。

礼部上门来提亲,白老爷精神一振,立即带了两个儿子去商议。

礼部选了个好日子,明年的花朝节是个好日子。

白老爷却眼尖的看到上面还有个日子,二月初八,似乎也很不错,主要是早一些啊。

礼部就道:“这日子定给长豫公主了,长豫公主年长,所以长豫公主先嫁。”

其实皇帝是想两个女儿花朝节时同时出嫁的,但被魏知拒绝了,其他大臣也表示反对,他们认为这不合规制,没办法,皇帝只能退一步,两个闺女相差五天的出嫁。

也就前后脚的功夫。

定下日子,礼部就带着白家人去看公主府,这将是他们拜堂成亲的地方,当然,里面的东西是礼部和工部来准备,但也可以适当的听取白家的意见。

礼部还特别贴心的指了隔壁道:“那边就是长豫公主府。”

白二郎可以想见以后他们家会很热闹,他点了点头,还是对明达的公主府更感兴趣,若没有意外,以后他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住在这里。

从公主府离开,白老爷就拉着他儿子的手道:“二郎啊,你放心,等回家我就去常青巷那里看看还有没有院子买,再贵也给你买个小院子,将来你要是和公主吵架了就回自己的小院住。”

白二郎:“爹,京城的房子越来越贵了,就是常青巷,现在两进的小院子也上三千两了,您要是心里过意不去,那就把钱给我吧。”

他道:“以后我要是和公主吵架了我可以去周满那里,还能去白善那里,不行还有大哥呢,我多的是地方去。”

白老爷就丢掉他的手,“你都要是驸马了,怎能如此寒酸呢?”

“这不是寒酸,这是节约,”白二郎道:“节约是美德,买了房子我又不住,既是要给我落脚用的,那也不好出租,还得放一房下人在那里料理,多费钱呀。”

白太太都忍不住目瞪口呆,然后就是一脸的心痛,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我的儿,你这些年这是吃了多少苦啊,想你以前什么时候把钱财放在心上了?手里有多少就能花多少,现在竟节约成这样……”

白太太心痛不已。

白老爷

文学

:“……那是因为花用的不是他的钱,他也就在村里的时候豪横,但七里村有花钱的地方吗?逛庙会,去大梨村赶集,一串铜钱就够他成霸王了,你心痛什么,他秉性就是这样。”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二章

“看来我是真误会小五了。”安王府里,萧令谱叹道。

他在夺嫡斗争中冲在前面,结果变成了一个残废。而萧令衍却成了最后的赢家。

如果不是因为萧令衍曾经瘫痪,那么久没治好,他的心理绝对要扭曲,觉得一切都是萧令衍在背后操纵,而他就像个二傻子冲在最前面,给萧令衍蹚雷。

前段时间随着萧令衍病好,成了整个大晋公认的未来太子,这种想法又不自觉地在他脑子里冒了出来,赶也赶不走。

可萧令衍为了赵如熙,宁可不当太子也不纳妾,这种淡泊名利、根本没把他们争抢的东西放在眼里的做法,算是彻底打消了萧令谱的怀疑。

他的亲弟弟,自始至终没有想过要去抢那个皇位,他一直是那么单纯善良。

萧令谱的门客陆非和刘亭润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难道说萧令衍是想以退为进?

就现在大晋的局势,萧令衍还需要玩这些把戏吗?玩这一手,却把兵部尚书这些主动凑上去的实权人物给推开,有必要吗?

“王爷,不如您劝劝齐王殿下。”陆非道,“让他不要为个女人就把皇位拱手相让,叫六皇子捡了便宜。您可是为了皇位差点连命都弄高了,齐王也是。在他眼里,皇位的份量真就这么轻吗?”

“对对对。”刘亭润也道。

他明白陆非的意思。如此便可以试一试萧令衍的想法。

如果萧令衍真无意于皇位,于他们王爷就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萧令衍有意,那也可以激起王爷的斗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彻底被齐王给糊弄住了。

萧令谱缓缓点了点头:“行。”

当天他就去了齐王府,把陆非说的那些话跟萧令衍说了。

“哥,您真觉得做皇帝好吗?”萧令衍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然后他掰着手指头给萧令谱数:“首先,皇帝看似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结果呢?为了子嗣,还得天天跟头种马似的侍候各种女人,说句难听的话,咱们跟那青楼里的女人也没区别。”

萧令谱:“……”

乍一听这话实在难听,可细想想还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儿。

“其次,做皇帝,每天就得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东边洪涝要忧心,西边受旱要忧心;老百姓吃不上饭要忧心,世家大族横征暴敛要忧心。”

“完了还得防止大臣结党营私,内外勾结;不说大臣,便是连自己的妻子、亲儿子都得时时提防。你想想太子、三皇兄是不是时时刻刻想取父皇的性命?”

“吃也不敢吃,爱吃的不敢多吃一口,怕被人知道自己的喜好而下毒;睡也睡不好,晚晚得换地方,以防止别人来刺杀自己。而皇宫,整个一囚笼。为了不被人刺杀,一生就困在那里,想出个宫都不成。”

“你说,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看着萧令谱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萧令衍继续道:“而做个闲王就不同了,吃穿无一不精,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喜欢了,我可以纳小妾;不喜欢了,就守着妻子过清静日子。过什么样的日子,全凭我心意。这样的人生,才是真正享福的人生。”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