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 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 A+
所属分类:花胶

这边梅兰珍本想着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还没来得及坐下,迎面就跳出来几名黑衣人,对着梅兰珍一行人轻哼了一声:“原来在这里,快去个人报信儿。”

凝梦见此,赶紧大声对着几名侍卫道:“快带夫人走。”

其中的一名侍卫道:“凝梦你先带着夫人走,这边我们来对付。”

“可你们。”

“他们人没来齐,这几人我们能对付。”

话刚落,梅兰珍和青嬷嬷就被凝梦和两个侍卫直接带走了,梅兰珍看不见,只听到后面刀剑相撞的声音。

静丹把地图拿走了,凝梦没有地图,走的是他们之前静丹说的那条路。

结果还没到竟然走到了一条死路。

在返回去的时候,正好遇到昨夜返回去的那些黑衣人,今日找到了办法对付惊传,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几个来历不明的人。

“不好,那边有人,青嬷嬷你带着夫人去左边躲着。”

“凝梦你打不过他们。”

“赶紧走。”

凝梦推着青嬷嬷和梅兰珍,这种危机时刻,青嬷嬷也不在犹豫,拉着梅兰珍就往不同方向跑。

一边跑着一边道:“夫人,咱俩换衣服,我引开他们。”

“乐容,不用,该抓的迟早会抓住,到时候你们该跑就跑,别管我。”

“老奴就是死,也不会离开夫人半步。”

两人年纪大了,这个时候互相扶着往一处跑。

而另一边,凝梦带着的两个侍卫,已经倒在了血泊里,而凝梦此时也已经身受重伤,身子的心脏处多了处剑伤。

“好了不用管她,活不了多久,咱们办正事儿要紧。”

“老大,这边很少有人,今日是怎么突然出现几名侍卫,不会是知道了这个秘处吧。”

“哼,知道又如何,反正这里马上不复存在,赶紧走,免得惊传带着人跑了。”

“哼,那么大铁链子,几十年都没逃跑,今日也跑不了。”

“走。”

梅兰珍带着青嬷嬷跑了好长一段路程,结果前面竟是一段断崖。

“这...”青嬷嬷看着着断崖愣怔了片刻。

梅兰珍倒是没有慌乱,都到了这个地步,乱也无济于事,她向来不是那种遇到事儿只会哭的人:“回去,咱们原路返回。”

“夫人,那边更危险。”

“虽然危险,但有转机,在这里只会死路一条。”

两人正想着原路返回的时候,之前的那一拨人又找了过来。

而正好这时,静丹在后面也追了过来。

一方被堵着,一方被追赶,静丹自然不会让梅兰珍陷入危险,直接在后面,出其不意砍伤了一个。

而这边也有人不顾后面的追赶,直扑梅兰珍,青嬷嬷直接站在前面护着梅兰珍。

但一个不会武功的老妇人,怎能抵得过那些人训练过的精兵,直接一刀下去,砍在了青嬷嬷的左肩上,顺着刀的力道,直接甩在了一边。

梅兰珍大叫了一声:“乐容。”只见青嬷嬷一动不动的摔在了地下。

梅兰珍看着那人要上来抓她,下意思的往后退了两步,谁知道已经到了悬崖边,直接踩空掉了下去。

“啊...”

“夫人...”

梅兰珍迅速下坠,心中有诸多遗憾,意难平,但也没有办法,这就是自己的命,本想着就这样一辈子的时候,身子突然掉落在一个木板上,身上的疼痛还没来得及反应,有迅速的往下落,最后也不知道砸到了什么,只听下面闷哼一声。

梅兰珍除了刚掉落的时候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 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砸到木板上很疼,真的落地反而没那么疼,紧张的睁开眼睛,看看自己是否缺胳膊少腿时。

一瞬间对上了一个熟悉的眼眸,而对方也没想到飞来横祸,好在有所感应,之前的功夫还没费,看到一个人从上面掉下来,瞬间接住了。

可惜力道太大,两人直接摔到了地上,等转过头,看过去的时候,看到日思夜想的人儿也如她一般呆愣在了那里。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味道,相思依旧,思念如暴雨般,瞬间倾斜而下,彼此红了眼。

两人就这样一瞬不瞬的看着对方,许久,有讶异,有高兴,有懊恼,也有不解。

两人就以这样的姿势维持了许久,梅兰珍抬起双手捧住了南炎的脸,有些恍惚道:“真的是你?我是不是死了,咱们俩在阴间相见了?”

几十年没见,日思夜想了那么久,想过无数个见面的场景,到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我的珍儿,还是原来的珍儿,一点都没变。”

听到熟悉的声音,梅兰珍的眼泪又涌出来许多,也不顾现在身在何处,是个什么状况,带着久久的思念,直接没入了南炎的怀里:“阿炎,真的是你呀,我好想你。”

“是我,是我,珍儿。”

外面惊传火急火燎的从城里回来,手里拿着新筑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 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好的斧子,临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那些人又来了,满头大汗闯了进来。

“老头,斧子好了,快,那些...”人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屋里的两人躺在地上互相拥抱的场景,在抬头看看被砸破的屋顶,又看看地上一身女装的人。

惊传呜的一声,赶紧捂住了双眼,道:“老头,我知道你饥渴,但也不能进来个女的你就迫不及待呀。”

惊传无头无脑的话,让梅兰珍回了神,赶紧松开南炎,面带羞涩的坐了起来,这才看了下四周,发现南炎的手脚上,带着大大的黑粗链子:“阿炎,你的手上,这...是不是南祁。”

南炎点了点头,自己先站了起来,随后把手递了出去拉着她一起起来。

惊传这才发觉两个人认识,忙往外面看了看,又回头对着梅兰珍道:“这位夫人,你认识老头?”

“认识。”

“你怎么下来的。”

“我被人追杀,从上面掉下来的。”

一听到追杀,南炎紧张的不行:“追杀?是谁要杀珍儿。”

梅兰珍委屈的红了眼:“是南祁。”也不知为什么,在心爱的面前,之前的坚强仿佛溃不成军,成了个柔弱的妇人。

南炎用身上的衣袖帮她拭去了眼泪,一切的动作,都极其轻柔,极其呵护:“珍儿莫哭,有我在。”

喜欢农门世子妃娇宠日常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