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几个老头玩弄我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一章

四周变得一阵寂静。

长孙蓉、丹凌两大高手,同时联手,也不是王腾的对手。

现实在众人心中也像是响起了一道炸雷一般。

王腾矗立在半空中,目光如电,像无上神明。

“就你们两个仍旧不是我的对手。”王腾冷笑,左手拖着生死碑,右手拖着灭神刀。

轰!

接着,他也不留情,双掌猛力的一合,灭神刀和生死碑,立刻激荡出灿烂的火星子,一股更加凶猛的气势迸发而出,朝着长孙蓉和丹凌席卷而去。

“不……”

长孙蓉和丹凌都忍不住发出一道大叫。

在这股气势之下,都察觉到一抹死亡的威胁。

轰!轰!

两道血雾爆炸的声音响起。

长孙蓉和丹凌的身体,在虚空中炸碎。

血肉、骨块散落下来。

王腾眼神一转,再次看向猿王,冷笑道:“最后一个,你出手吧!”

令狐无忌、月天狼、长孙蓉、丹凌已经相继死在他手中。

只有猿王这一个仇人。

“王腾,我太小看你了,你能在岩浆之下没死,能有这般进步,但很可惜,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猿王冷笑,身体一震,一股恢弘的气势,立刻爆发而出。

像惊涛骇浪,淹没天地。

大帝境二重天!

它是大帝境二重天的境界。

文学

到这一境界,每一重天的差别都很大。

王腾才只是刚破入大帝境。

猿王大帝境二重天,一般来说,对这个境界是绝对碾压的。

很多人都忍不住面色凝重,想要看看,王腾如何对付猿王。

“不过如此……”王腾冷酷淡笑,这些差距,对他来说,倒也并非不能弥补。

“天生树,现!”

他沉喝,天灵盖上,光华万丈,一棵圣树,立刻浮现出来,光耀九天。

王腾的气息,在一众人惊恐的目光下,急速攀升,达到大帝境三重天的地步。

“什么,大帝境三重天?”

众人都愕然,像白日见鬼一般,不可思议。

他在一瞬间,提升三个境界,这也太夸张了吧。

猿王也发呆,眼珠子都快掉落下来。

这么说来,自己还不是王腾的对手了?

这瞬间被人比下去的滋味,让它感觉像被泼了一盆凉水般。

“猿王,你现在还觉得你行吗?”王腾淡笑,望着猿王,神色有些戏谑。

以天生树的神性能量,让他提升三个小境界,根本不成问题。

现在的他,如一个巨人,在俯视猿王。

猿王神色变得难看,岂有此理,它堂堂山林之王傲气丛生,怎能被一个人类蔑视。

这人类,之前还不足以被它放在眼里。

“就算你的境界,比我高,今天你也要死。”

猿王怒吼,体内的血脉之力,凶猛的激发,在它背后,冲出一头巨大的饕餮,像一尊太古磨山,顶天立地。

它的气势,瞬间比之前还要强大数倍。

它抬起前臂,一掌对着王腾,狠狠打来。

背后饕餮巨兽,同样发出大吼,让它这一掌,像可以推翻这个世界。

很多人都像野草,倒飞出去。

这股气势太凶悍,根本不可抵挡。

王腾眼神一眯,想不到猿王,会有饕餮血脉,怪不得这么自信。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二章

那一座次大陆,原先极为繁华,其中是甚至有着仅次于神王的强者在其上开宗立派。

整座次大陆的实力,当真是足以惊天动地。

其中能够找到的,有名有姓的强者,就有数千之多。只有无名无姓的,更是数以百万计。

在当时,那一座次大陆几乎可以算是这个世界的一处修炼圣地,无数强者以能够踏入那一座圣地修炼为目标而努力着。

而就是这样一座次大陆,在某一次因为一些口角,得罪了天波神王。

于是,在一天,天波神王悍然以手段将其彻底抹去。

让这世界再找不到半点属于那一座次大陆的痕迹。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世界的所有强者方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神王!方才明白,神王到底是一个何等不可思议的概念!

以下重复内容为防盗设置,几分钟后将修改为正文,请支持正版。

也即是说,是因为觉得炫耀没有好处,却并不是他们的内心之中并不想要炫耀……

这强者自然也是如此。

而显然的,既然这时候已经决定要谈了,那理智的压抑,自然就并不存在了。

“神王……”李浩心头一动,终于知道了这个世界的顶层存在到底是怎么划分的了。

“不过,一百零八身亡,以那天波神王都是会理居然只是排名第七十六而已?那排名最前的那几名神王得强大到什么程度?在神王之上是否还有其他更高层的称号?若是有,又会强大到什么程度?”接着,种种念头又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神王这个称号,一听就是一个强大的称号。

但,一下子有一百零八这么多,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世界最巅峰的称号。

反而像是一种通往巅峰境界的一个过渡。

而神王之上的称号,李浩只是一想就能够想出许多。比如,神皇,神帝,神上神之类的……

若是说,这个世界除了神王还有着这一类的称号,他却是半点都不觉得奇怪。

当然,这些想来不用多久就能够确认。

而这时候,那强者却是继续讲述起来。

“你们说,这样的强大神王会轻易放弃眼看就要到手的好处吗?或者说,他们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放弃即将到手的好处?”

听到他的这话,另一名强者面上却是显现出思索之色。

显然的,这一点,确实是值得琢磨的点。

“唯有遇到让其觉得棘手的敌人,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天波神王本身乃是一百零八神王之一,能够让其感到棘手的敌人,至少也是同样的神王!”那强者继续解释道。

“所以……那之前离开躲避的存在,至少也是神王等级的存在?!我们之前,其实是在自己往死路上去闯?!”另一名强者面色大变。

这时候他显然是完全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一时间却是后怕不已,只觉得自己现如今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实在是惊天之喜……

“多谢老哥提点,不然的话,我怕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了!”接着,他郑重的向着那解说的强者行礼,口中这样道。

李浩这时候也是稍稍行了一礼,只是没有说话而已。

对于这名为悼摄的强者,他心中还是颇为感激的。

毕竟,从其身上所得到的信息虽然不难得到,但再怎么样,这都是对他认知的拓展,使得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比之前增强了许多。

无论如何,这都是值得他表达一番感激。

悼摄眼见李浩与另一名叫做是颁至的强者如此识趣,谈兴大增。

这悼摄本身乃是气宗修炼者,其境界,却是生灭之境。至于为何,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距离那气宗大陆最近。

这悼摄的实力不算太强,但却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里面赶到这里,自然便是因为他距离这里很近的缘故。

而显然的,距离这里这么近的强者,其出身,当然最有可能是气宗大陆,换句话说,他的修炼体系几率最大的便是气宗修炼体系。

同样是,那颁至也同样是气宗修炼者,其境界,也是生灭之境。

至于缘由,和悼摄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正是因为他们的境界都是生灭之境,所以他们方才有着交流的基础。强弱相当,谁也无法将另一个人视作蝼蚁,这便是交流的前提。

若是没有这个前提,其中一方自然便会将另一方视作蝼蚁。不管,是哪方被视作蝼蚁,结果都没有什么不同。

而显然的,正常人,是没有兴趣和蝼蚁交流的。

会喋喋不休对着一窝蚂蚁发表长篇大论的,绝不会是正常人……

显然的,这悼摄和颁至两人,必然是满足这个前提,也即是,尽皆是生灭之境的气宗修炼者,方才会有现在这种交流的进行。

“天波神王最为著名的事迹就是,便是在数万年前,将一座次大陆,彻底的毁灭掉,甚至没有半点痕迹残留下来。”悼摄神色有些莫名的说起天波神王的手段。

他的这话,让李浩面色一肃。

次大陆的概念,他已经是知道了。

这个世界,那一朵朵上面有着某种修炼体系的规则占据绝对主导的大陆的与云层之外,还有这无数其他小了一些或者许多的那种云团。

在这些云团上面,同样是有着一些陆地。只是,这些陆地,却就并不像是那些大陆一般,是某种规则占据绝对的主导了。

在这些次一等的陆地之上,规则虽然有着偏向,但却并不至于说有什么是处于绝对的主导!

哪怕是有些规则有些优势,但也只是超过其他规则一些而已。

却是远不如那些大陆之上的规则那么极端。

这样的陆地,有大有小。大的,只是比那些大陆小上一些而已。而小的,甚至只是一座孤岛的大小。

那些比那些极端的大陆小上不多的陆地,就叫做次大陆。

而更小一些的陆地,就叫做岛屿。

事实上,所有的陆地,都可以算是岛屿。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三章

一阵寒暄后,张昂和艾伯特都下了车来。

安徒生先生打开了车厢,细心的修复起玩偶来。而那位中年的王子殿下则热情的招呼他们坐下。

天色渐晚,皇家卫士们都忙碌了起来,地上的落叶被清理,一丛篝火被燃起,几个帐篷被搭了起来。

丹麦王子笑到:“今天可多亏了你们啦,要不是二位出手相助,我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啊。”

张昂连忙道:“这不用客气,这帮骷髅教徒本就人人喊打十恶不赦的货色,我们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好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说的就是好。只是,不知道二位来我们丹麦北部做什么呢?我想,二位也应该知道的,现在北边到处都是牧狼人,十分危险。如果云游大陆的话,应该会避开这边吧。”丹麦王子不解的问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张昂突然想起了什么:“哦,阿诺和苏珊还在那边等我们呢,这个,艾伯特,麻烦你啦。”

艾伯特白了张昂一眼,就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没入林中,消失不见了。

然后张昂转过头,对着丹麦王子道:“事情是这样的,其实我是一个武道学院的老师,我有一个徒弟,他的父亲是一名兽医,由于一场意外,被牧狼人掳走了,我想帮她把父亲找回来。所以一路从法兰西跟着这支牧狼人来到了你们丹麦。”

“这样啊,这从法兰西到我们丹麦可不算近啊,为了一个徒弟,这样子值得么?要知道,这牧狼人中也是有武圣级的绝世强者的,这一不小心,很容易把自己也搭进去啊。”丹麦王子表示不理解。

“唉,我不知道,但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嘛,既然收了她做徒弟,那就不能不管啊。再说了,教授给徒弟的,不应该仅仅只是武功技法,这为人处世的道德行为准则,也是需要言传身教的嘛。”张昂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可真是,我出来没有见过您这样的武者,我不知道怎么评价。”丹麦王子的语气变得有些恭敬。

“那你们呢?好好的皇宫不呆,跑到这边来。”张昂也问道。

“唉,这帮该死的牧狼人,一路过来,全是烧杀抢掠,大大小小的村庄就不说了,连港口都被他们占领了好几座。我们丹麦的子民被屠杀,我作为丹麦的王子,未来的国王,如果都不敢过来看看的话,也说不过去嘛。”丹麦王子的声音里带着点点哀伤。

“看来你也有自己的坚持嘛,你们要是真的碰上了牧狼人的大部队,怕是连安徒生先生也护不住你吧。反正那些牧狼人马上就要出海了,你又何必道这么危险的地方来呢,只是来看看的话,我觉得这毫无意义啊。”张昂表示不解。

“我不知道,可能就是一时冲动吧。在皇宫里,我只能听那一份份报告,听到那一个个数字。但真的走到了这里,我才知道,那一份份报告就是一个个原本平和美好的村庄被屠杀,那一个个数字就是一具具饱受摧残的尸体,我才感受到那些报告后面的血腥,以及我身上即将背负的重担。我现在只恨自己不够强!我们丹麦不够强!只能让这帮强盗,这边杀人狂在我们的领土上肆虐。而我,哪怕走到了这里,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说的最后,他声嘶力竭,眼中满含着泪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