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情深一寸(h)、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一章

艾瑞克愣了,他完全没想到裴总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我何德何能啊?

艾瑞克心里很清楚,虽说自己的失败有很多的客观因素,有时候是被高层给拖后腿了,有时候是因为ioi这游戏做得确实跟GOG有差距……但不管怎么说,输了就是输了!

他完全是裴总的手下败将,被花式吊打的那种。

而且,腾达

文学

人才济济,GOG这么牛逼的一款游戏,版本更新、数值平衡、运营活动、电竞赛事等等各方面的内容,裴总肯定不可能亲力亲为,这些工作都是由腾达内部的员工负责的。

就算排除掉裴总的巨大作用,这些员工也是不容小觑的!

要不怎么说腾达游戏部门是整个腾达集团的核心部门呢,随便拉出去一个人都能开辟一个新产业,为裴总的商业帝国开疆拓土。

结果,裴总竟然对GOG这边的负责人不甚满意?还说早就想换掉了?

要把这个位子给我?

艾瑞克觉得这是事情相当的不真实,但仔细看裴总的表情,似乎又特别的认真,完全没有在开玩笑。

于是他真的开始思考这种可能性。

看到艾瑞克陷入沉默,裴谦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哎呀,我忽略了一个问题。”

“你也算是达亚克集团的高层了,该不会签了竞业协议了吧?”

“跳槽的话,得赔多少违约金?”

小公司也就算了,但大公司基本上都会跟高层签竞业协议和保密协议,就是为了防止竞争对手公司的恶意挖角。

保密协议很好理解,就是说员工哪怕离职,也不能泄露或者带走公司机密,否则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否则的话,高层跳槽直接把公司机密带到竞争对手公司去了,那不是全乱套了吗?

至于竞业协议,它约束的是差不多的事情,只不过具体约束的内容不同。

一般而言,竞业协议主要针对位置关键、不可缺少的高层人员,约束他们在职期间不能搞同类业务的兼职,离职后一段时间也不能加入同领域竞争对手的公司。

这个“一段时间”具体是多少,不同公司有不同规定,但一般都是两年,毕竟太短了没意义。

当然,协议内容不能写得过于宽泛。

比如某公司在竞业协议上写,员工离职后两年内不得加入国内与国外的任何互联网公司,这就太过分了,因为互联网公司这个概念太宽泛了,这岂不是让员工不能去任何有码农的公司了?

所以,一般是会精确到某一具体领域,比如社交软件、购物网站等。

像游戏公司往往会注明,不得加入其他游戏公司,也不允许个人创办游戏公司。

又或者,会写明不得加入某几个公司,明明白白地把公司名字写出来。这些公司往往是业内的大公司,虽然主营业务不尽相同,但存在竞争关系,这也是正常的。

签订竞业协议之后,员工被限制,所以公司也必须给出一定的补偿:员工离职后还要继续按月给钱,一般是原本额定收入的30%以上,可以看成是遵守竞业协议的“封口费”与“补偿费”。

如果公司几个月都不给钱,那么竞业协议对员工的限制也就失效了。

但达亚克集团是正经的大公司,这些方面肯定是极为正规的。

如果艾瑞克真的签了竞业协议,那就有点麻烦了。

要挖人,就得赔违约金,每个公司的情况不一样,但少说怕是也得几百万。

关键是,系统不见得允许裴谦出这个钱去挖人。

艾瑞克点点头:“是有竞业协议。”

裴谦有点蛋疼了。

这咋弄呢?

让艾瑞克去跟达亚克集团的高层谈谈,取消掉这个竞业协议?

那岂不是等于告诉别人,我要跳槽到竞争对手的公司去了吗?

达亚克集团的高层又不傻,怎么可能会答应。

有点不好办。

艾瑞克沉吟片刻,说道:“但如果我真想跳槽来腾达的话,这份竞业协议还真不见得能限制住我。”

裴谦:“?”

一时之间,他想不到具体是什么背景的人,才能说出来这种话。

怎么,难不成欧洲的大法官是你家亲戚?

看到裴总稍显错愕的表情,艾瑞克知道他肯定是理解错了,赶忙解释道:“竞业协议本身的内容我当然是不能违反的,但如果我要跳槽到腾达的话,却并不会受到这份竞业协议的限制。”

“因为腾达不符合竞业协议上所约定的条件。”

裴谦还是没懂。

腾达的GOG和指头公司的ioi这可是打出了狗脑子的竞争关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吧?

那么艾瑞克作为ioi的负责人,跳槽到了GOG这边,这怎么看都会触发竞业协议才对吧?

艾瑞克解释道:“我的情况有些特殊。”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二章

脱下风衣,欧文把装备在身上的武器一一摆放在桌子上,其中两把银白色的手枪最为引人注目。

手枪的材料是一种银合金,虽然价格昂贵,但是却比普通钢铁更加坚韧,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镶嵌细碎的水晶,将符文完美的隐藏在其中,搭配同样刻画符文的银弹头,虽然射程有限,但是威力却不差,能够轻松打伤恶灵,若是精神力足够强,一发致命也并非不可能。

这种装备并非欧文首创,实际上类似的武器早已装备给特殊的人员,比如地下室的手枪就同样有伤害灵体的作用,只不过威力太弱,对恶灵来说,杀伤力跟把炮仗丢在身上差不多,恐吓的作用更大一些,远远不如欧文制造的。

但是欧文走的是精品路线,不说使用的银合金材料价格,光是炼金的精细程度就能刷下一大批炼金师,所以根本没办法大规模普及。

不过欧文本来就没有什么大规模普及的意思,这些对他来说只是手办,作为收藏因此自然是怎么精美怎么来,谁还

文学

在乎成本。

用细绒布仔细的把两把手枪擦拭一遍,就连精美如同艺术品的子弹都检查把玩了一会,然后重新装填放回枪套。

武器自然不止一对手枪,欧文又从手腕上解下两把袖剑,这是阴人的好东西,不过身手不够灵活的人最好别用这玩意,毕竟短刃格斗更依赖手指跟手腕的灵活性,固定在手腕上的袖剑只能当做其不意的攻击手段,想要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很难。

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都检查一遍,不管有用没用的对于欧文来说都是一种乐趣,他现在非常喜欢制作一些精细的小东西,而这对于他理解符文语炼金阵很有好处。

第二天快到中午,一身清爽的瓦伦西震惊的醒来,她昨晚到底被干了什么,为什么浑身这么清爽,她的衣服那?谁给她洗的澡?她的房间怎么了?

带着满肚子疑问,换上一旁摆放好的干净衣服,瓦伦西挠了挠丝丝分明的金发,竟然还有些不习惯,毕竟以前因为油腻的关系,头发黏连在一起,不像现在这样弄得脸上痒痒的。

食物的香气让瓦伦西不知不觉的坐在餐桌上,然后惊讶的看着一个陌生的守护灵把一道道看起来就十分美味的食物端到她的面前,还有一杯温热的牛奶。

“主人回学院拿行李了,瓦伦西女士可以先吃饭,另外你的房间是我收拾整理的,衣服和你也是。”格雷梅微笑着说道,控制温水清理头发跟身体的难度要比她想象的大一些,不过她同样受到主人的影响,精神力十分凝实,对念力的细微控制能力很高,所以直到所有清理工作完成,灌了一瓶烈酒帮助睡眠的瓦伦西都没有醒过来,不过对方确实该找个男朋友了,只是温水抚过身体就跟漏水似的,害得她多花费了一些时间来清理。

听到开门声,格雷梅放下刚刚烤好的苹果派,接过欧文手里的行礼,送回房间整理。

“你的运气真好,竟然有一个这么好的守护灵。”瓦伦西大口吃着东西,羡慕的看着欧文说道,作为灵视侦探,她当然知道这么一个高品质守护灵带来的好处有多大,可惜这是羡慕不来的。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三章

不止是天界,在这一刻连与之相邻的整个人间世界,亿万人类的耳边,也响起了这一声慵懒的呢喃,人们抬起头,疑惑地看向四周,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而在阿萨城浮空岛外面,早已经在罗伊命令下撤退出去上百公里远的恶魔大军,此刻却是齐齐地一个哆嗦。

因为所有恶魔都看到了那冲天的光芒,还有随之而来的一股有若实质般的淡淡威压。

这威压,并不凌厉,不是那种逼得恶魔们下跪的感觉,然而越是这种淡淡的感觉,就让恶魔们越是难受,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威压并非是针对他们而来的,而只是无意识散发出来的!

所有恶魔都明白,一个强大可怕到令他们绝望的天敌出现了……

高阶恶魔们或许还能够在这威压下保持住理智,不至于转身就逃,但低阶恶魔却无法做到这一点,当这淡淡的威压扩散到整个天界的那一刻,已经有无数低阶恶魔哀嚎着,夹着尾巴争先恐后地往空间通道的位置逃去,哪怕是恶魔领主们不断呵斥,也根本无法制止这些逃兵。

到了后面,恶魔领主们也管不过来了,索性任由他们去了,反正这些低阶恶魔在这种场面下,也是派不上任何用场的。

斯巴达,贝利尔,冥河夫人他们一帮恶魔领主,此刻全都来到了罗伊身边,他们忐忑不安地问罗伊道:“欧西里斯,怎么办?茱庇勒丝这个大天使长真的苏醒了,我们没有任何胜算的!现在撤的话,或许还来得及。”

“撤回魔界?”罗伊望着他们冷笑了一声,道:“然后等着天使们打上门来?”

“这……能拖一时算一时嘛!”一个恶魔领主讪讪地道:“而且回去魔界之后,我们实在不行也可以逃回深渊嘛,斯巴达在这里,让他彻底解开他设立的封印就行了,我都出来这么长时间了,是时候该回老家看看了!”

“是啊是啊!”贝利尔他们也跟着点头道:“我有点想念深渊世界的硫磺气息了,比魔界的更纯正……”

塞拉斯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心说这些家伙还真是有够无耻的,连他这样的小孩子都看不下去了。

“要走的都可以走!”罗伊面无表情地道:“不过先说好,如果你们离开回去深渊了,那么我们之间的恶魔契约就算是作废了,你们的衔尾蛇印记到时候会怎么样,就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明白吗?”

“这……”贝利尔他们听到这话顿时有点犹豫起来,如果没了衔尾蛇印记,那么就算回去深渊,他们以后也不敢到处去浪了,因为那样太危险了,一旦身死就连复活的机会都没有了、

心有不甘,但阿萨城中光明女神茱庇勒丝所散发的威压,实在让他们冷汗淋漓,一个恶魔领主想了想,一咬牙做出了决定。

他们逃了!恶魔契约作废就作废,印记拿不回来就拿不回来,如果为了衔尾蛇印记,在这里和一个大天使长对上,说不定在印记拿回来之前就被杀掉了,逃回深渊的话,至少能先保住一条狗命苟活一段时间。

这样的取舍谁都明白,所以在这个带头的家伙一走,其余几个恶魔领主也跟着走了,在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们和罗伊签下的恶魔契约浮现出来,随后燃尽。

“哼,早知道他们会当逃兵,我当初就该在契约中保留违约惩罚的!”罗伊不爽地冷哼了一声,看向了贝利尔和冥河夫人,道:“你们呢?”

倒是贝利尔和冥河夫人犹豫了一阵后,还是决定留下。

冥河夫人强笑了一阵,开口道:“说实话,我也知道这个决定有很大的风险,但既然欧西里斯大人你都留下了,那么说明你还是有信心的,我也想看看,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明白了!”罗伊点点头道:“那你们就等着吧。”

说完,罗伊看向了旁边的茱莉尔。

在茱庇勒丝复活字后,茱莉尔的状态就有点不对劲,她一直望着阿萨城那束光芒所在的方向,一脸迷惑和茫然的表情。

“茱莉尔,你怎么了?”罗伊将茱莉尔搂了过来,低声问他道。

“不知道……或者说,我也说不上来……”茱莉尔道:“我总觉得,有一种很特殊的悸动,一直在我的心中萦绕,而这个悸动的来源,就是那道光……我的身体好像在和它发出共鸣一样,亲爱的,我这是怎么了?”

罗伊嘘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真的应验了,茱莉尔的灵魂竟然真的是来自于光明女神茱庇勒丝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