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 A+
所属分类:花胶

慈宁宫中。

“太后娘娘……宫中出事了。”

一入内,池芫便跪下,“还望您主持大局……”

太后跪在团蒲上,对着佛像转着佛珠,闭目不言。

直到,池芫一句“娘娘,您难道想要看到兄弟相残吗”,才令太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串佛珠的线断裂,佛珠一颗颗落地,砸在冰冷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缓缓,慢动作似的,转过头来。

眼底满是惊愕地瞪着池芫,“你,说什么?”

池芫面露哀痛,“臣妾也不愿相信,只是……臣妾感念太后思念宁王,便暗中托兄长调查当年宁王一事。

兄长抓住了当初惠太妃身边逃出去的太监,那太监说,宁王极可能没死。

说知情的是先惠太妃身边伺候的大宫女,但那宫女去了冷宫后,便疯了。臣妾去了一趟冷宫,她只疯疯癫癫地说着什么‘没杀宁王,宁王掉包’的话。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沈督主的画像给她瞧了……哪知她立马喊着‘宁王回来报仇’之类的话。”

似是怕太后不信,池芫又拿出一副画像出来。

“这……是沈昭慕进宫前的画像,他生了一场大病,将八九岁之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但臣妾命人循着当初他流落街头的那一带挨家挨户打听查访,才从一名教过他习字的先生那,要到了他十岁的画像。”

将画像递给太后,“臣妾没有见过宁王,不知该如何判定,那老太监说这就是当初的宁王。太后,您应该是这个世上最了解宁王的人,您来看看,是不是他?”

太后忽然背过身去,闭上眼,自欺欺人似的摇头道,“不,哀家,哀家当初是亲眼看着宁王……宁王的尸体的。他不可能是哀家的宁王……”

没想到她会是这种反应,池芫稍稍一愣后,便冷了脸。

“太后,您是不敢相信宁王活着,还是不愿意相信沈昭慕就是宁王?”

尽管这是她捏造的,足够以假乱真的一场局,但只要想到太后抗拒的真正原因可能是什么,她便忍不住地愤怒和失望。

什么思念宁王数十年,敢情,宁王在太后这,只有死了才是她念念不忘的小儿子,如果是好不容易活下来,却净了身入宫的宦官,便不是她儿

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子?

被池芫的话刺激了下,太后忽然尖利地反驳她,“你懂

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什么!宁王死了,哀家最清楚不过,哀家的小儿子,没了……沈昭慕再像,也不可能是他……”

说着,满面泪痕。

“太后,您可知,这次哗变,如果他真是宁王,便能解释他控制皇宫,又疯狂报复皇上的行为了,定是他查到了自己的身世……而您不管认还是不认他,今日,他们二人必会有一人出事,您难道当真忍心?

就算是养了条狗在身边,时日长了,也是有感情的,沈昭慕这些年待您,可不比皇上差。”

她说完,拿了画像,起身,声音有些凉,“既然您不愿接受,那画像和证人,也就没有必要了。”

然后转身要出慈宁宫。

“慢着!”

太后扶着团蒲,踉跄着站起来,她哽咽声中,带着几分怀疑,“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池芫怅然地叹了一声,“臣妾只是想活得长一点罢了。太后待臣妾有恩,不想您再一次痛失爱子难过,皇上是臣妾的倚仗,他更不能出事。但今天他们要斗个你死我活,臣妾思来想去,唯一能阻止的人,便只有您了。”

不知道太后是信还是不信池芫这番说辞,她沉默地看着滚落了一地的佛珠。

“你说,那孩子生过病忘了从前的事,还流落街头乞讨过……”

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因为宫里发生的,她要么能猜到要么就是已经知道。

池芫淡漠的口吻,像是说着和自己不相关的事,回答道,“是啊,也能明白您不愿认他,毕竟,如果真是宁王,从备受宠爱的皇子,沦落到人人喊打的乞丐,又入宫成了伺候主子们的太监……对于皇室而言,是耻辱。”

她又哼笑了声,“只不过臣妾以为,太后您是不一样的,就算万人唾骂,恶名昭著——但对于您而言,他就只是您的骨肉,不是么?”

话音落,她福了一身,“臣妾冒犯,太后见谅,臣妾告退。”

“等等。”

太后声音沙哑得厉害,她叫住了池芫,然后转身,拿了自己的令牌,以及,一只玉佩。

她眼眶通红,说话时带着几分自嘲,“贵妃可能觉得哀家虚伪,可哀家除了是母亲之外,更是一国太后……兄弟相残是丑闻不说,如果那孩子真是哀家的宁王,他的存在,也会是皇帝的污点。皇位不是那么好坐的,哀家……不想失去了小儿子以后,又失去长子。”

池芫没有说话,只看着她递过来的东西。

“但如果……如果可以,请你替哀家去求皇帝,留那孩子一条性命。不管他是不是宁王,在哀家失去宁王的这些年里,他的出现,慰藉了哀家丧子之痛。光这点,哀家也想保他一命……”

“可臣妾,如何能说服皇上。”

池芫接过东西,不确定地道。

太后眼里划过痛色,“这玉佩,是宁王的,皇帝有块一模一样的。”

言尽于此,但池芫却明白了,太后这是想用玉佩唤醒皇帝的愧疚,皇帝看到玉佩,还会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算沈昭慕犯下意图弑君之罪,靠这枚玉佩,楚御就没法杀他。

池芫叹了一声,拿了东西便走。

“哥哥,你怎么在这?”

池芫出宫时,被拦下了,她正要发作,却看见池重在门口守着,登时吃惊。

“你不是应该……”

她话没说完,便脸色一变,抓着池重的胳膊。

“是……沈昭慕的安排?”

池重脸色沉沉地看着一袭骑装,明显是要出去干什么危险的事的妹妹,第一次这般严肃地道,“池芫,你想做什么?”

“那你呢,你想做什么?你到底帮谁的!”

池芫抿着唇,她一下就明白沈昭慕这是想将池家,将她和池重摘出去,所以这次行动,他没有带上池重一起。

一时既庆幸又痛心。

算了,池重这个炮灰命,还不如自己这个女配有作用,她的人,她自己去救。

“芫芫,你听话,快回去。这事你别掺和。”池重将池芫拉到隐秘的地方,低声劝她,“如果东厂胜,那沈昭慕便拥立新君,我们池家水涨船高……如果他败了,我们没有掺和其中,他让我将看守皇宫的东厂‘余孽’杀了,那我便是护驾有功之臣,你以后就再也不用仰人鼻息了……”

池芫听着听着,气笑了。

“疯了,真是疯了。他疯你也跟着疯,他连自己的心腹属下都能杀,怎么就放过我了?”

说着,却红了眼眶,又不是拿稳了病娇变态的剧本吗,怎么搞得这么感动天感动地的深情……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