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两根硕大一起挤进 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

  • A+
所属分类:花胶

池重拦不住池芫,后者倔脾气上来真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忘了跟你说了,哥哥,”她见池重不放人,不禁下一剂猛药,“妹妹如今是沈昭慕的人了,狗皇帝的死活我不管,但沈昭慕必须活着回来继续做我的裙下臣!”

池重吃惊地张大了嘴,他的脑子不够他快速处理池芫给的这些惊天消息。

趁他失神之际,池芫抢了他守城将军的腰牌以及他的马,翻身上马,一扬马鞭,便跑了。

“妹妹——你就算想出宫也不能编出这么个谎话骗我啊!”

沈昭慕就是个太监,太监怎么能,怎么……

忽然,池重一拍大腿,骂骂咧咧的,太监怎么不能了,又不是只能用那孽、根!

气死了,他水灵灵的妹妹,被皇帝这么个后宫佳丽无数的猪拱了就够气人的,现在还被一变态太监迷得性命不顾了。

他气得捶胸顿足,都怪他没看好妹妹。

气死了,难怪沈昭慕那种没有人性的东西,也能做这么一回好事。

他还真以为他是发了一回好心,想要和自己做交易。

难怪,难怪临时计划有变,让自己回来守着皇宫的门……

一时间,池重不知道该是为这个国家极可能易主变天的事操心,还是该为自己妹妹好大的胆子皇帝在位时就敢勾搭宦官这事忧心……

算了,他忽然希望沈昭慕成事了。

毕竟,秽、乱后宫可是大罪,他不希望妹妹出事。

“最好是两个两败俱伤都死了算了!”过了会,池将军踢了一脚面前的柱子,“可恶可恶,我妹妹怎么这么虎!”

池芫来时,西郊破庙外,尸首无数。

她看见好些锦衣卫的尸体,险些便从马上摔下来。

稳住稳住,沈昭慕还在呢,不然统子已经拉响一级警报了。

系统:也快了,你再来晚点,可以赶上热乎的收尸。

破庙中。

沈昭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明明占据上风,却临界了,会着了丽妃的道……

丽妃不愧是医术精妙,竟给他撒了迷药。

不过沈昭慕也是个狠的,直接一剑刺破左臂,靠着疼痛打起了精神来。

他身上挂了不少的彩,对面,楚御替丽妃挡了一下,腹部流着血。

苏瑶红着眼捂着他的伤,“你怎么这么傻,还为我挡剑……”

她以为他待她不过是一时兴起的宠物罢了,就算今日来救她,也是想将计就计铲除东厂,多的,

黑人两根硕大一起挤进 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

便也是为了她腹中孩子。

但她没想到楚御会为了救她,不顾性命。

“别怕,朕是天子,死不了。”

楚御见她满心满眼都是自己,不禁朝她安抚地笑了笑,伸手抚了下她的脸。

“皇上,你自裁,我还能留丽妃与她腹中孩子性命。”

沈昭慕看了眼小五子,后者丢了剑到楚御脚边。

看着沈昭慕这终于不掩饰野心的脸,楚御舔了下带血的牙槽。

“好啊,你先下手为强地除了小阔子,甚至不惜以你自己的命为赌注,让朕和小阔子离了心……原来便是为了杀朕……只是,朕不明白,你如今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东厂之主,没了西厂的威胁,为何还要弑君!

难道,你一介宦官,还想坐上龙椅不成!”

后一句,楚御说着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沈昭慕拂去剑上的血。

“我对你的龙椅不感兴趣。”

但他没有提池芫半个字。

既是珍视的宝贝,就算他眼看着要成了,也不能透露出去。

他不能冒这个险。

“那你——”

楚御只开了个头,就抑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看着他咳出血来,苏瑶立时眼皮子一跳,伸手便搭脉。

然后手指都在抖。

“你,你给皇上下的什么毒!”

连她都摸不出的毒,却已经侵入皇上的五脏六腑,在蚕食皇上的性命。

“朕中毒了?”

楚御恍惚了下,难怪,难怪近来总是咳嗽和提不起精神来。

原是如此。

“既下了毒,为何还急着要朕的命……”

楚御抚着胸口,平息了下咳意,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个讳莫如深的人。

沈昭慕掀了下眼皮子。

“你太碍事了。”

再说,他这毒对于苏瑶来说,并不是多难解的事。

楚御在李阔死后,便开始起疑,他不知道李阔有没有留下自己和池芫的把柄,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铲除一切障碍。

“督主——你没事吧!”

池芫下马,一路飞奔,路上险些被石头绊一跤,但她忍着脚踝的不适,直冲破庙中来。

外头轰隆隆的声响,她回头飞快地瞥了眼,那不正常的电闪雷鸣。

咬了咬下唇,恰好听见里头小五子这一声,她心头跳了下。

“沈昭慕你……”

她一边跑一边将令牌拿出来随时准备“刀下留人”的桥段,但等她进来时,却发现……

啊咧,剧情是乱了套么?

沈昭慕没事,楚御和苏瑶看着……好像还能抢救一下?

所以,是沈昭慕赢了?

池芫在知道沈昭慕将池重留下时,满心都是“卧槽要玩完了”的坏念头,但怎么也没想到,沈昭慕看着是赢了的那个。

“你受伤了?”

她看着沈昭慕的左臂,小五子方才就是见沈昭慕身形不稳要摔倒,才惊呼了一声,扶住了他。

正要骂小五子大惊小怪的沈昭慕,眨了下眼,错愕地看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池芫。

她蹲在自己面前,紧张地盯着他的手臂。

楚御原本还能撑,但看到眼前这一幕,他又是一口血吐出来。

“池芫你——”

这关心则乱的表现,这含情脉脉的眉眼,除非告诉他,贵妃看地上的石头都是这个眼神,不然怎么解释!

“皇上……”

苏瑶手上没有药,她只能无助地拍抚着楚御的后背,替他顺气。

同时也难以消化地看着对面,沈昭慕见她直冲自己而来,不禁心口微热,大手一揽,便将她抱入怀中。

“你这是,送死来了?”

还穿了身红色的骑装,要是他败了,挺好,就当她是穿嫁衣来嫁他的了。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95,卧槽,果然共患难是最有效的表白!

但池芫一听沈昭慕这不吉利的话就嘴角抽搐了下。

她听着外头不断轰鸣的雷电,一声大过一声,且隐隐感觉,这雷电要朝他们头顶挪过来了。

灵机一动,便将玉佩拿了出来。

“沈昭慕,留他一命吧,我不想你后悔。”

她举起玉佩,以及太后的令牌,给沈昭慕看了后,又调转身子,给楚御看。

“皇上,你欠他的,便两清了可好?”

(别说憋屈,后面还有反转——咦,我为什么在预判,哦,因

黑人两根硕大一起挤进 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

为挨过说呀~)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