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 A+
所属分类:花胶

牡丹花开,众芳失色。

薄郎君书房里的白牡丹和红牡丹开得正艳。

一向对花花草草并不在意的薄郎君看了一眼茶桌旁的那盆娇艳红牡丹暗道:“花倒开得明艳,人儿却几天不见踪影!”

“姜玉!我们去红舞乐班看看他们排了什么新的舞?”

薄郎君有些坐不住了,他的心里挂念着心爱的小人儿呢!

“去看什么舞?还不是心里记挂着罗小娘?”

姜玉在心里核计着,却没敢说出口。

他想告诉主子,罗娇娇这几日都待在屋里不曾出去过。

可是主子要去的是红舞乐班,他若直接说出来,怕主子的面上下不来,自己恐怕还得受罚!

薄郎君疾步走到后院。姜玉迟疑地打开了后门。

秦离也有几天没见到罗娇娇了。他看到薄郎君和姜玉来了,忙上前施礼道:“不知罗小娘这几日出了什么变故?为何不见她的影儿?”

薄郎君转头看向了姜玉,他的眼里充满了疑惑和责问的神情。

“罗小娘不知怎地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

姜玉拱手施礼,额头见汗。他压根就没想到一向文雅、稳重的秦离会直接询问罗小娘这几天的去向。

“她莫不是被薄少府责罚了?”

秦离觉得罗娇娇不会无缘无故地闭门不出,这不像是她的性子能做出来的事。

“不曾!新舞可曾排好?”

薄郎君岔开了话题。他可不想给秦离去看罗娇娇的机会。要去看她,也得自己先去才行。

“请移步!”

秦离请薄郎君自己去看舞姬们的新舞。

这个舞是慎娘和秦离一起编排出来的。风格偏宫廷舞表演特点,但也有其新意。

薄郎君见慎娘仅用一根丝线缠于手上从天而降,花瓣随之纷落,心神也不由得一驰。

“好美!”

薄郎君在心里暗道。

“慎娘的胆子非比寻常,令人佩服!”

秦离禁不住夸赞道。

“这也许就是她的过人之处!”

薄郎君看着慎娘在落英缤纷中翩然起舞,犹如蝶儿穿过花丛一般在其他舞姬的身边旋转、穿行,舞姿婀娜,眼波流转动人。

“好!”

皇上的声音在薄郎君和秦离的身后响起,惊了二人。

“臣拜见皇上!”

“草民见过皇上!”

薄郎君和秦离赶紧转身施礼。

罗娇娇一脸倦容地跟在皇上的身后。

皇上突然来了薄府,却得知薄郎君刚去了红舞乐班。

侍卫们赶紧去请罗娇娇带皇上去乐班。

慎娘并没有因为皇上的到来而停止表演。她带着舞姬们跳的更起劲儿了。

兰姬和华娘子过来给皇上行礼。皇上根本就不看她们二人,眼睛只盯着台上的慎娘。

兰姬心中的妒火突起,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你可好些?”

薄郎君悄声地问罗娇娇。

“身子不大舒服!所以这几天没来!”

罗娇娇给薄郎君施了一礼。

“秦离将这里打理的不错!他还和慎娘子一起排了新舞。”

薄郎君安慰着罗娇娇。他以为罗娇娇生病了。

罗娇娇的确是病了。她得的是心病。

慎娘舞罢,乐曲终止。她带着舞姬们下台给皇上施礼。

皇上亲手扶起了慎娘。慎

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娘的脸上现出了娇羞可人的神色来。

“真是不知羞耻,竟然迷惑皇上!”

兰姬在心里狠狠地骂道。

慎娘的确是受了薄郎君的指使,让她想方设法地与皇上亲近。

皇上自从先王妃过世后,就再也对女人提不起兴致来,直到他在薄府看到了慎娘才动了心。

这不,他忍了几天后,亲自到薄府来了。

慎娘的这又一舞,彻底俘获的皇上的心。他拉着她的手迟迟不肯松开。

“皇上!奴家的屋子里备有果品,请移步如何?”

慎娘在薄郎君的眼神示意下,请皇上去她的屋子里小坐。

皇上闻言,心中大喜。

“孤正好有些口渴,请前面引路!”

皇上给自己找了个像样的理由。

兰姬和其他舞姬们对慎娘是又嫉妒、又羡慕,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薄郎君回身扫视了她们一眼,众舞姬们赶紧闭紧了嘴巴。

“大家都散了吧!”

秦离发话了。

舞姬们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慎娘的住处是薄郎君亲自给选的独居,离其他舞姬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

起初罗娇娇还不理解,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薄郎君早就安排好了的。

我是不是很傻呢?罗娇娇觉得自己这几天躲在屋子里生闷气可笑得很。

都怪他不提前只会我!害得我得了心病!罗娇娇气嘟嘟地看向薄郎君。

薄郎君的眼神正好转到了罗娇娇的脸上,看到了她微愠的神情很是诧异。

她不是怪我这几天没去探望她吧!薄郎君有些心虚的想。

罗娇娇望着薄郎君躲闪的目光,咬着嘴唇想:“他果然是事事瞒着我理亏了!哼!”

皇上还未走,薄郎君等人就只能立在院子里等着。

慎娘请皇上落了座,然后亲自烹茶奉上。

“你的住处还不错!”

皇上环视了慎娘的屋子,觉得布置的很雅致。

“奴家喜欢这样的陈设,住着也舒坦些。”

慎娘给皇上剥了一粒葡萄,送到了他的唇边。

皇上看着慎娘那如嫩笋一般的指尖,吸吮了一下。

葡萄香甜可口,美人的气息更是迷人。

秀色可餐,情意绵绵。代王搂住了慎娘的腰

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身伏下头亲吻着慎娘的唇瓣。

慎娘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代王兴起,搂得她更紧了。

“皇上!皇后催您回宫!说是有要事!”

徐内侍在门外施礼禀报。

皇上不情愿地松开了身子软绵绵的慎娘。

“孤会接你进宫的!你先在此忍耐几日!”

皇上的气息还是有些不稳。他略微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起身走出了屋门。

薄郎君等人远远地向他施礼。

“什么事?”

皇上见来的是尹妃的宫人,便皱了一下眉头询问。

“尹夫人好像要生产了!”

那名宫人躬身行礼禀报。

“快回宫!”

皇上可不想自己未出生的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

薄郎君瞥着匆匆离去的皇上,嘴角不由得微微上勾,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挂在了唇边。

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尹妃的确是快生产了,但并未有什么征兆。

栾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旁时,着实吓了她一跳。

她当然得帮薄郎君这个忙!谁叫她以前的主子罗娇娇在人家鼻子底下呢!

喜欢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