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你能更猛一点;少妇白洁全集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 第一章

第744章乱局(五)

所有人都对蒋澎龙的话瞠目结舌,而且这些人有开始对末日前自己的行为有了深刻的认识,他们以前努力的上班,求学,去巴结领导,维护客户关系,说到底都是为了那些现在擦屁股都嫌硬的纸。

而到现在,虽然纸换成了金属,但是那些金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不如一袋子米面来的实惠,而他们要做的就是那这种东西把所有人都捆在一起,让他们为了这些东西去努力奋斗。

兑换点一直也没有停止兑换,但是对于那些假币的查处更加严格,可能是幕后黑手察觉到了什么,假币的数量也开始减少,X市流通的货币开始不断的被收回,特别是金币,兑换时的比例被提高,这一举措一下子刺激了所有幸存者。

兑换点持有金币兑换的人也开始增加,幕后黑手看到了这种比例,终于开始伪造金币进行兑换。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贪婪会让人的判断能力下降,幕后黑手虽然对假金币做了完全的准备,甚至把含金量提高到了百分之五十,但是孟魂这边一旦发现就会直接没收,到幕后黑手发觉不对收手之前,流落出去的金币有四成被以这样的方式收了回来,幕后黑手赔了夫人又折兵。

兑换点的人从一开始的拥挤不堪,到后来的稀稀拉拉,蒋澎龙的建议让整个X市的市场逐渐稳定了下来,而且人都是有惰性的,用习惯了货币,突然又开始以物易物,很多人就觉得非常的不方便,而且没有良好的储存条件,很多人的粮食被虫蛀,或者发霉变质的情况屡屡发生。

大多数幸存者都会选择自己想办法处理,或者干脆认倒霉,但是有一批人在暗中找到了让他们这么做的人。

“我的粮食有一半都因为在防空洞溅了水而发霉了,霉变的那一部分根本吃不成,前天我弄了一些给别人吃,那人已经现在已经死了,说是中毒,而这种情况不止我一个人发生了。”在一个逼仄的小房子里,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对一个把自己罩在袍子里,看不清脸的男人说道。

房子里站了十几个人,就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桌子上是半只蜡烛,穿着袍子的男人把自己隐藏在阴影里,谁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你们的事情我深表同情,可是现在我手里的钱也不多了,而且当时这件事情是你们自己同意的,在兑换的时候,便宜你们可是没有少占,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要自负盈亏,有了盈余的时候你们什么也不说,现在有了亏损就来找我?这有点不合适吧?”罩袍男子缓缓说道。

“那我们也是听了你的鬼话才这么做的,我们现在走投无路,你不要逼我们!”尖嘴猴腮的男子提高了声音威胁道。

“是我逼你们?当时用假币换到多出来的粮食的时候怎么没说是我们逼你?现在威胁我?就你们也配?”罩袍男子不屑的说道。

“好好好,你不仁休怪我们不义!我们走!”尖嘴猴腮的男子说完,招呼其他人向外走去。

“你以为我这里是你想来就来,先走就走的地方吗?”罩袍男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桌子,那些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一群穿着和他一样罩袍的人冲了进来,然后就是接连不断的惨叫声…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 第二章

那个日本见我没有答应他们认输的提议,居然神色一变从怀中掏出了一柄类似唐刀的日本刀。

我见这日本人对刀的重视程度如此就知道这把刀并不简单。

不过我到是没敢托大,虽然有仙家的法阵牵制但是却悄悄的调动了些真元道善恶令中给我们这边的人每个人和仙家都布置了一个善恶阵。

虽然我知道善恶阵不是万能的,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对吧。

可是这会我要保护的仙家和人实在是太多了,就我的真元连三分之一都不够啊。

还好知道这次,我知道要和日本人斗法没事的时候总往自己的符笔中储存一些真元。

可就在我暗自高兴的时候,那个领头的日本人居然举刀一挥。

只见我堂子里众位仙家和我自己的攻击融合唯一的那道术法居然一分两段,并没有对那群日本人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攻击。

不过那个日本人到是也有些血气,在躲过了我的攻击之后再次挥刀。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日本人针对的并不是我或是仙家,而是我抛出的九宫阵盘。

我见情况不对,急忙催动九宫阵法布置除了一个阵法想要帮我堂子里的仙家争取些时间。

堂子里的仙家倒是也十分的给力,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再一次的发动了攻击。

不过那日本人手中的刀,还真是邪性。

即使我们的仙家再次合力依然没有对她们造成什么损失。

就在我有些心焦的时候,浪哥突然开口道:“笑话,你用雷法攻击他们,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日本人手中拿着的应该是一把妖刀。”

听到浪哥这么说,我猛的想起来当初钱老可是专门和我讲过日本人有些心术不正的阴阳师最喜欢的就是就是利用新生婴儿的鲜血来炼制这种可破万法的邪器。

不过这么逆天的邪器到是也有他的弊端,就是怕这世间最刚正之物。

我没敢犹豫直接把符笔对准了那个日本人手中的妖刀,就是连续劈出了五道雷诀。

只见那妖刀刚一触碰到我打出的雷诀瞬间就变得红光大作。

看到这让人有些心惊的红光我反倒是放了心,毕竟只要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那对付起来就要方便很多了。

只见那日本人见我打出了雷诀之后脸色就瞬间变了几变。

“黄埔先生,难道你真要和我们来个鱼死网破么?”

这时必须的必啊,要是这会放跑了他们,我的功德谁给我。

我没有回答,直接又打出了几道雷诀,而我的仙家此时却更是给力。

只见他们认清了这妖刀的真面目之后,瞬间就改变了阵法的布置,那再次打出的攻击虽然没有最开始的威力大却更加的刚正。

果然,在我和仙家一同的努力下,那日本人手中的妖刀瞬间就出现了丝丝的裂纹。

不过还没等我高兴,那日本人就走到了他们那群人的最前面,用冰冷的眼神丝丝的盯着我瞧。

我被他看得有些心惊,又用真元给自己和浪哥施展了一个善恶阵。

可就在这时,那个日本人像是发现了我的小动作,直接对着自己天灵盖就是猛的拍了下去。

只见在那日本人在自杀的瞬间,口中的鲜血就喷在了那把剑上。

而跟着他的日本人有样学样,居然都自己了断了自己的生命。

不过我本来以为他们都自杀当场这事情就算是完了。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几个日本人的虽然身死但是魂魄却在妖刀吸收了他们的鲜血之后被妖刀收了进去。

只见那把妖刀在吸收了他们的魂魄之后像是变得有了意识一般,不但刚刚出现的裂纹消失不见,就连那围绕在刀身上的红色煞气也变得更加浓郁了几分。

我看事情还没有结束,急忙用刚刚的法子再去攻击。

可是也不知道那把妖刀此时怎么了,也不管我和堂子里仙家的围攻,直冲冲的朝我射了过来。

浪哥见妖刀是冲着我来的急忙把我挡在了身后。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 第三章

李阎也收到了高宏伯的讣告,那时候的他满以为应龙之死和自己无关。

阎浮短暂的风波随着高宏伯的死,和大批烛光会的人被骄虫逮捕,最后平息。

拍卖行的价格波动趋于平缓,比之前的平均物价大概平均贵上20%左右。以此计算,查小刀的净亏损在三十万阎浮点数以上,如果算上他大手大脚花掉的部分,那就亏的更多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两天后,查小刀的伊尹试炼,失败了。

对于进入阎浮会的行走来说,阎浮试炼失败说不上家常便饭,但也并非什么天塌下来的坏事。也就只有李阎特立独行,明明是阎昭会二席,居然连一次阎浮试炼也没经历过。

“我真傻,真的。”

失败以后,查小刀直奔李阎家里,痴愣愣的诉苦。

桌上的东安鸡还冒着热气。

李阎扯下一只鸡腿。

“阎浮点数的事就不要提了,争取早日六司。白嫖就好了。伊尹试炼怎么也失败了?”

查小刀摊在沙发上,叹了口气:“伊尹试炼的虽然每次的内容细节不同,但大体无外是给食客们烧制宴席。本来我以为,90%以上的厨艺传承,加上几道传说级的菜肴成品,足够唬住那几个食客。谁知道运气不好,有个老饕尝出我做的东安鸡调味不正,一口断定我玉皇味的道行不到家,结果……”

查小刀一拍大腿:“折了。”

李阎几口就把鸡腿吃干净,舔着手指问:“那几个食客是什么人?”

查小刀一摊手:“我怎么知道啊。”

李阎隐约觉得伊尹的阎浮试炼绝不是做好一桌宴席就能完成,不过阎浮试炼,说到底还是要靠查小刀自己,李阎帮不上忙。

“那怎么才能调正这道玉皇味呢?”

“正路就是不停地试味,拿捏火候。捷径就简单了,找到老食谱和对应材料,一步到位。”

查小刀撕下一块鸡肉:“我看啊,我还是得回人·癸丑一,碰碰运气。”

他露出追忆的神色。

“恐怕你一时半会回不去了。”

李阎把鸡骨头丢进垃圾桶。

“怎么说?”

李阎分享给查小刀一封文字简讯。

“阎浮行走请注意,您于果实秀儿(原序列神·丙申九十九)中的替身忍土于昨日发出一系列讯息,你面对的局势发生一系列恶劣的变化,以低级忍土的智力和能力,已经无法正常应对,极端的情况下(大屿山陷落,澳门陷落),不排除

文学

永久根茎通道关闭的可

文学

能性。请尽快回到该序列果实执行新的阎浮事件,或者提升忍土的能力水平。”

所谓提升忍土的能力水平,说白了就是缴纳一笔不菲的费用,让后土多耗费一点cpu,让你的忍土变得更加强力,但李阎不打算花这笔冤枉钱。

“这可不是件小事。”

查小刀也严肃起来,他还背着贷款,要是南洋出了问题,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看不如这样,后土为我准备人·癸丑一的假身份,至少也要四个月,咱们干脆先回南洋一趟,别让后院起火。”

通常来讲,80%以上的果实和阎浮事件,是对二席无条件开放的,可惜人·癸丑一并不在此列。它对绝大多数阎浮行走都不开放,只有少部分原本就在果实中具备“同位体”的幸运儿,有可能获得进入这类果实的资格,查小刀就是其中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