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家雀儿(1V2)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江媛打来电话的时候,云歌正和君志远夫妇说笑,君衍在一旁听着,嘴上噙着温柔的笑,目光就没有从江云歌的身上移开过。

他们夫妻之前也是实在忙,直到现在,才有时间一起过来看望江云歌,君志远对她甚是喜欢,千叮万嘱都是让她赶紧好起来,保持好心情,其他的事,不需要理会。有什么不开心的,尽管和他们说,他们来解决所有麻烦。

眼前的人让江云歌感受到了父母对孩子的亲情,心中动容。暗自想着,等自己身体好了,就帮两位长辈好好调理身体,让他们健康长寿。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江云歌的电话响了。急促的铃声打断了病房里的笑声,江云歌看着手机上的数字,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大家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都安静了下来。

君志远以为,是自己在这,江云歌不太方便接电话,还想找机会回避,江云歌直言:“是江媛的电话,不知道,她还来找我干什么?”

君志远一听是这个女人,怒从心中来。想起她对自己儿子做过的种种,饶是平时脾气好的他,也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向江云歌伸手:“让我来接。”

云歌犹豫了一下,看向君衍,君衍点头示意,云歌这才交给君志远:“爸,您不必为这种人置气,影响了你的好心情。”

“你放心,她欺负了我们君家的人,我可没有这么好说话。”他说着,立即接了起来,还打开了免提。

“江云歌,你可真够狠的。我还没想到,你的手段这么厉害。你以为,你毁掉了视频,就可以否定一切吗?我和君衍睡了,那是事实。就算你毁掉视频,阻止我曝光这件事,它也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你和君衍,永远都回不去。你让我不痛快,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她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顿时觉得痛快极了。好一会,她都没等到江云歌的回答,还觉得纳闷。

“江云歌,怎么?你不敢吭声了吗?听到我这么说,你无话可说了,对不对?我告诉你,你永远都摆脱不了我的,哪怕我死了,你都不会忘记,我和君衍曾经发生过什么。”

“江小姐,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陌生的声音吓到了江媛,她浑身一怔,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

“你是谁?这不是江云歌的手机吗?你是什么人?”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家雀儿(1V2)全文阅读

她的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了龌龊的画面,难道,江云歌在外面还有老男人?真没想到,她的口味这么重。能动江云歌的手机,肯定不是一般身份,一定是江云歌信得过的男人。没错了!

她正想开启录音,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怒自威,彻底让江媛石化子啊原地。

“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的儿子,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有你这样的女人喜欢我儿子,真是我儿子最不幸的一件事。”

等等!

他刚才说什么,他的儿子?难道,他说的是君衍。君衍是他的儿子,那他岂不就是……

“你是?这不可能!你少在这糊弄我,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家雀儿(1V2)全文阅读

你以为,我会信吗?”

电话里又传来了白岚的声音:“江媛,那我的声音,你听得出来吗?”

江媛再次被震惊了,这个声音,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这可不就是白岚的声音吗?难道刚才那个声音真的是?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只是,她还不愿意接受。

“假的!你们都是假的。江云歌,这种伎俩很好玩,是吗?你以为,我会相信?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江媛,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事实。不要再打扰云歌的生活,否则,我就不只是封锁消息这么简单。你心思单纯些,大家都好过。”

这清冷的声音,绝对是君衍。江媛不相信其他人的声音,君衍的声音,她还是分得踹的。这个声音,是她做梦都在想念着的。可是,每次,他总是对自己说着最无情的话,她都已经遍体鳞伤了,君衍也不会有半分心疼。

她回过神来,有那么一刻,她很想歇斯底里冲君衍发泄一番,可是,理智拉回了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她像个缩头乌龟,果断挂了电话。江媛有些害怕了,将手机藏了起来,仿佛,自己不这么做的话,君家的人就会从手机里钻出来找她的麻烦。

那明明是江云歌的手机,怎么会冒出其他人的声音?

江云歌一定是故意的!她故意这么做,让自己难堪,害怕。

江媛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她的眼神空洞,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语无伦次起来。

晚饭时候,佣人来敲门,惊醒了沉浸在梦里的江媛,她突然大叫起来,拿起旁边的凳子往佣人身上砸去:“滚!滚出去!谁都不准进来打扰我。都给我滚!”此时的她,只觉得自己的领地被人侵占了,她的反抗,只是在维护自己的地盘。

佣人吓得脸色惨白,慌忙退了出去,这才发现,自己的额头都被砸破了。

餐厅里,江家人坐在那等江媛下来吃饭,结果看见佣人捂着砸破的额头下来,刚才的叫喊声,大家都听到了,不由得一阵烦闷。最近,江媛越来越不像话了。

“先生,你看这……大小姐也不肯下来吃饭,我实在是尽力了,大小姐要是一直这样,我们哪里还敢上去叫她?”

“行了行了!你下去吧!把伤口处理一下,这个月的工资,我会把医药费一起补给你。好好休息去吧!”江宏义一阵心烦意乱,抬头看见空荡的餐桌,不知道什么时候,每次吃饭都只剩下他和小女儿江雅。而最近,江雅的话也变得特别少了。

他有种感觉,身边的家人,像是一个个都要离他而去了。

“江雅,你最近有心事?怎么看你话也变得少了,一天到晚也不着家,不知道你在忙些什么。”

“爸,我就是……想通了,决定好好读书,我都在学校图书馆研究课业,学校有同学可以替我证明的。”

一时间,江宏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空荡的屋子里只剩下餐具碰撞发出的响声。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