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觉想看刺激软件 两根一起进去好紧好涨

  • A+
所属分类:花胶

对于这样的意外收获,韩东已完全满足。

这可是异魔世界间,长年蝉联NO.1的图书馆,同时还附带着一批远古时期由黄袍亲自调教出来的审查、管理团队。

韩东也没有继续留在馆长室的意思,准备利用剩余的时间,前往图书馆的各区域逛一逛。

正要转身离开时,

馆长室忽然弥漫起浓浓的灵魂白雾,

啪!一根不知从何处长出的乳白触须,啪叽一声掉在韩东身后,迅速构建出一条白玉座椅。

“坐吧,除了帮我接管图书馆这件事外。

既然你属于我在「分体期间」唯一选中的使者,我们可得好好聊一聊。

毕竟,我本身更偏向于独断独行,不太喜欢在身旁安排「使者」……为了不影响我现在的状态,我已分体期间的大部分回忆全部舍去。

因此,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一下。

你不用担心,既然已选定你,我也不会回收这个头衔。”

“唯一吗?”

韩东本以为黄袍国王每日走访于人类城市间,与形形色色的人物相接触,还会招募一些颇有天赋的人类同样作为使者。

没想到只有自己一个。

“由我分隔而成的个体,性格十分极端。

代表着【黄袍国王】的主体,不善于管理,每日就知道徘徊于人类城市,以此满足自己的创作欲望。

由于没有半点恶念,就算遇到一些麻烦事情也不会生气,更不会通过屠戮、抽魂等方式来解决。

祂本身也是各种嫌麻烦,却将你收为使者……现在看来,的确有点道理。”

说话期间。

白玉座椅也正在检验着韩东的一些信息,不只是灵魂,甚至还在检测更深层的东西。

这搞得韩东感觉浑身瘙痒难耐,由内到外都被塞满着什么东西,有某种物质在体内不断地蠕动着。

韩东也明白,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聊天,

而是黄袍国王想要深入检测自己这位使者。

韩东咬紧牙关,问出一个自己十分好奇但又存在风险的问题。

“黄袍前辈,您在远古时期选择「分割」……是为了修正性格或是本质吗?”

在小心翼翼问出这番话时,韩东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怒意或是危险感。

坐在馆长座位上的黄袍国王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而发生任何情绪变化、或是不爽,就连面容间的‘哈利湖(Lake-of-Hali)’都没有泛起任何的涟漪。

“没错,我本身存在着一定的「缺陷」。

这份「缺陷」在当时给我带来了极为严重的阻碍与困扰,

让我与其他同等存在难以正常相处,很难融进他们的圈子。

当然,这并不是主要的。

就连我自身也慢慢意识到这份缺陷的存在,意识到一些事情因为缺陷的存在,我无法真正做好,也无法达到更高的层面。

于是,我接纳了虚空在早期给出的一项提议,

对灵魂进行「完美割裂」,消耗上亿年「灵质精华」,再结合我在灵魂层面的造诣,将割裂出来的两部分补全成完整的个体,让他们各自展开截然不同的生活。

其中,象征着「善」的部分,性格上无比懒散、不喜欢管事也很怕惹事上身,伪装成最底层的存在,前往不同星域的各处区域,

尽情娱乐、肆意发泄自身的创作欲望。

毕竟是以‘善’为中心,再如何发泄,也不会威胁到各类生命以及世界平衡。

至于象征着「恶」的部分,却想要干实事、善于管理,但他的管理根本不利于灵魂国度的发展,甚至一度陷入危机。

分离没多久便与不少旧王结怨,后续还导致管辖区域内接连不断地爆发中、小规模「地契战争」。

随着关系的不断恶化与升级,大规模的王级战争也彻底爆发。

「恶」的部分,被多名旧王联合压制。

最终还是靠着虚空间的援助与劝说,通过签订契约将大部分地契割舍出去,才勉强保全自身。

为了不将【塞拉伊诺大图书馆】交出去,便借着战争末期的一次爆炸,故意将整个图书馆扔进破碎维度。

也是借着这样的契机,将「恶」的部分‘骗’进图书馆。

名义上让祂坐上馆长的位置,确保图书馆的稳定。实则将其囚禁于其中,永无止境地漂泊于破碎维度。

通过「时间」与「书籍」来消磨、重塑体内的恶念。”

“原来如此……恭喜前辈!历经无尽的割裂,终于达到想要的效果。”

“想要?倒也不能说达到最佳的预期效果,只能说勉强不错。

「恶」的这部分,已完全改变与升华,现在的我将不再被急躁、邪念所困扰,整体实力也精进了不少。

但「善」的这部分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没想到让祂放肆玩了无数纪元,居然依旧沉迷于各种小说的创作,只是这种沉迷相比当年要稍微好了一些。”

“前辈接下来是打算直接返航回原世界,还是?”

“不急,虽然有很多烂摊子需要收拾,但可以慢慢来……我有的是时间。

分体的融合且达到基础要求,也算我欠虚空一个人情。能提前还一点是一点,我可不想被那家伙牵着鼻子走。

等到为你完成残页的收集,再回去吧。”

“谢谢黄袍前辈。”

韩东拿上馆长印章,鞠躬后由馆长室离去。

剩余的时间,韩东将展开对图书馆的全面熟悉,同时将图书馆的各项参数,以及设计图纸,带给大脑内的工程师。

让他们考虑一下,如何放置如此宏伟的图书馆。

在韩东离开后。

被他坐过的白玉座椅,已被染出以灰色为主的各种杂色。

随着黄袍国王的回招,椅子化作一根触须被他吮吸进入口中,仔细咀嚼着触须包含的各种元素。

“真是杂乱不堪,比我见过的任何异魔都要【杂】……这倒很符合灰色那家伙的特性。

不过,由这家伙成长、衍化出来的无相灰质却又明显不同。

可惜啊!

如果我能提前聚合,必然会将这小家伙占为己有,根本不会让他接触其祂家伙。

「善」的部分明明注意到这家伙的潜质,甚至已招为使者,却因麻烦而不闻不顾……否则我就能有一位相当不错的继承者。

这家伙最终所能达到的程度,或许会高于最初我们所讨论过的「世界线」。”

喜欢我的细胞监狱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