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和丰满单位少妇同事

  • A+
所属分类:花胶

遭遇偷袭之前,风绝羽曾十二分警惕过的,可当那神兽松鼠出现的时候,居然一点征兆都没有。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不管是老者,还是他的神兽松鼠的身法都太诡异了。

离自己这么近,自己居然没有发现。

神界……果然藏龙卧虎。

还好风绝羽机警,反应奇快,才没有着了对方的道。

已经警惕起来的风绝羽倒退着往后挪了几步,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一直贴身携带的下品防御神符,手法迅捷的往身上贴了三张。

朦胧的蓝色、金光的符光就像夹层肉饼似的在他体表升起了三道防御光罩之后,风绝羽才稳稳站定,目光狐疑的看向了对着的老者。

这个老者,个子不高,体态偏胖,身穿一件淡青色长袍,头发黝黑锃亮,一根白头发都没有。

到是他的皮肤布着一些褶皱,宣示了此人可能是在半百时得道,后期也没有刻意用养颜术等改变容貌的法术让自己变得年轻。

看起来是一个不太注重自己年纪的人。

此时的老者,身上也萦绕着几层暗淡的光晕,应该是青甲符和紫光御之流的防御神符,表面散发着青色、紫色的光辉,忽明忽暗。

风绝羽到是知道这两种防御神符,效果要比风甲符和金罡符好上一些,城里坊市一张青甲符要卖到二十块下品神石左右,紫光御还要贵一些,因为它比青甲符还要持久。

相比之下,风绝羽身上的风甲符和金罡符就显得寒酸不少了。

再看老者一身气势,宛若腾云在体表弥漫,若隐若现、仙气飘飘,可见这是一个绝对二转的神人,实力不比先前看到的兽候君和黄蛇士差上多少。

瞧见这位老者,风绝羽禁不住心里咯噔一下子。

这聚宝楼等各大商铺居然能请到如此级别的人物,想来此次报复也是筹谋已久了。

要知道,城中各大商铺的主人不过才只有二转神人的修为,而且六年前那次暴乱,像聚宝楼、七星斋等大铺子的掌柜的都已经死了,那么究竟是谁,在背后操作这件事,弄的好像整个天鹰都地区的神人都跟城主徐章唱了反调。

在风绝羽打量老者的时候,老者也在打量他。

不过以老者的修为,看风绝羽的结果就是一眼到底。

“小神?”

老者意外的呢喃了一声,颇有兴趣的打量了起来。

“小家伙,你一个小神,居然能挡住老夫的炫阳鼠,你是怎么办到的?说来听听……”老者说着,就朝着风绝羽走了过去。

风绝羽目光揶揄的看着老者,不由分说弹了弹手指。

自负的老者微微一怔间,唰的一声,顿足而立。

低头一看,只见脚下杂草横生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直径米许的泥坑。

本来松软的土质仿佛有液体流动,地面上的一些杂草正缓慢的向泥坑中陷入。

那泥坑中,各项有两道金色的飞星萦绕而起,正是道则表相。

老者见状,微微一讶,道:“好一手陷地神术,居然凝练了两种道则在里面,你不简单啊?”

风绝羽直视老者道:“你是什么人?”

“呵呵,我是什么人?你也配问?小家伙,懂不懂规矩,我乃二转神人,是你的前辈,我在问你的话,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风绝羽阴着脸,他之所以抢话发问,就是不知道老者的底细,万一说漏了嘴,可就不太妙了。

没想到老者到是聪明,根本不上套,反过来还质问他了。

风绝羽灵机一动,阴测测的笑道:“老东西,少跟我来这套,说,你是不是徐章的人?”

老者听他说到了徐章,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家伙,看来也是同道中人,你年纪轻轻的就有这份修为,想必假以时日,前途必不可限量,小家伙,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徒弟?”

“徒弟?”

风绝羽听完笑了,内心警惕道:“天鹰都的走狗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和丰满单位少妇同事

,有什么资格作我的老师,老东西,不要以为你的功力比我高,我就怕了你,你也不问问,今日天鹰山脉来了多少人。”

说完,风绝羽扭头冲着远处喊道:“快来人呐,杀天鹰都的走狗。”

他说完,纵身向后退去。

跟着黄蛇士和兽候君到来,风绝羽现在还不知道前者二人的目的,然后就遇到了这个陌生的老者。

此人看着并不像是天鹰都的人,所以他就灵机一动,想要试探一番。

另外就是,黄蛇士和兽候君就在附近,他可不想跟老者你死我活打上一场,最后被人偷袭斩杀,那太得不尝失了。

到不如,装作是潜入进来的外部人士,混迹在黄蛇士和兽候君身边,好好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喊完一句,风绝羽扭头朝着黄蛇士和兽候君的方式遁走,一下子展开了全速。

“臭小子,想跑,门都没有。”

老者一看风绝羽机灵的跟只猴子似的,肩膀一抖,那只炫阳小鼠便如一道金光般直追而去。

炫阳鼠如光似电,根本不在地面纵飞,只要树林间疾驰,所过之处,电光狂闪,每过一处,树枝便有被烧焦的痕迹,还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甚是惊人。

虽然这炫阳鼠厉害至极,可风绝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和丰满单位少妇同事

羽也并不在放在眼里,只要他使出九莲剑气,便可以轻松应对。

但是他现在还不想跟老者交手,于是头也不回头施展追风神术,在树林间看似狼狈的逃窜了起来。

说是逃窜,但风绝羽的速度又快又伶俐,任凭炫阳鼠如何追赶,也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臭小子,跑的倒是挺快,咦?此子居然将追风神术凝结出了道则,难怪如此,而且他好像不惧怕这里的蓝晶妖沙,有趣有很。”

老者喃喃几句也动身了……

风绝羽头也不回的在暮云峡中狂奔,没跑出多远,猛然间发现前方的树林里亮起了两道银光。

正愣神中,银光夹杂着凌厉无匹的风势呼啸而来。

一前一后,对着他的脑袋斩去。

风绝羽眼尖,始终运转着天眼术,几道金星盘绕而起时,方才看见那是两把小巧的银刀……

“唰!”

第一把银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飞斩了过去,风绝羽一猫腰,纵身跳进了草丛中。

然后第二把银刀紧随其后,贴着地面向他双腿瞬斩而来。

银刀锋利无比,飞驰间斩尽了地面上的杂草,带起阵阵银色波纹,看着无比赫人。

风绝羽见状,心中暗骂了声该死,想不到树林里还有其他人,看样子应该不是黄蛇士和兽候君,那到底是谁?

不管是谁,也没有时间再想了。

风绝羽单膝跪在地上,掌心一推地面,浑厚的真力原地炸裂,形成一股反推之力,大头朝下反飞向树梢。

在立地起身的时候,风绝羽三目扫量四周,赫然发现,在不远处的草丛中,站着个人影。

人影是光头,具体样貌看的不是十分清楚。

风绝羽也没有时间多想,因为炫阳鼠从身后追过来了。

一念闪过,风绝羽调整方向向右侧掠去,那边有哗啦啦的水流声传来,但因为蓝雾的缘故,具体还看不清楚到底是瀑布还是水潭。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多想了,风绝羽几个起落之后,啪嗒一声,冲出了树林,站在了一块湿润的岩石上。

可等他一停住,人就懵了,因为他看见附近有至少七、八个男男女女正在打量着他。

这其中便有黄蛇士和兽候君二人。

过不多时,光头和老者也追了过来,那个在树上的炫阳鼠发现风绝羽之后,吱的一声,伸着两只可爱的小爪子就向风绝羽的面门抓来。

风绝羽见对方不死不休,顿时怒火中烧,五指一屈,唰唰两道剑气直奔炫阳小鼠激射而去。

这一次,风绝羽是没留手,剑气涵盖的道则威力同时爆发,数颗金星绕转着剑气直奔小鼠而来。

炫阳鼠的速度是毋庸置疑的快,不过风绝羽的剑更快。

只见白光一闪,炫阳鼠惊骇莫名,顿时也不追击了,在空中一转,就要逃开。

可它哪有风绝羽的剑快,稍不注意,噗嗤一声,便被剑气扫中,一朵梅花般的血舞绽放开来,炫阳鼠当场掉在地上,气势萎靡了起来。

“哎呀,小阳!”

林间传来老者的惊呼声,随后一道人影扑出,落在地上将炫阳鼠抱了起来。

老者仔细一看,只见炫阳鼠的背部被剑气划伤了,虽然还不至于威胁到性命,但也受了不伤的伤势。

“臭小子,你敢伤我的宝贝神宠。”老者怪叫着就朝着风绝羽扑了过去。

右掌一探,老者手中爆起了一团黄光,直接往风绝羽的天灵盖上方打去。

风绝羽也不甘示弱啊,见状之下,立马双手掐诀,一阵阵神语的光华飞转着,三道剑气伸展而出,对着老者的手掌便是一通乱扫。

数下之后,老者飘然而退,然后看见自己的掌心中出了几道小小的口子。

“你这是什么剑术?”老者惊呆了,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风绝羽。

而他一出手,另外几个来历不明的神人也是接连瞪起了眼睛。

喜欢异界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