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快进 你是不是欠g了txt下载

  • A+
所属分类:花胶

程三郎的目光,很快就引起了李恪的注意,不过对于同是大唐人,同饮一江水的李恪而言。

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好奇地询问处弼兄在打什么鬼主意,而是继续引诱着那尼玛说出更多的情报来。

等到尼玛离开的时候,已然是差不多两个时辰之后。

从他那里搞到了大量信息的李恪揉了揉发涨的脑门,不禁啧啧连声地道。

“这家伙还真是个人才,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感觉他来这不到两个时辰,带给咱们的这些情报。”

“比起咱们来到这里之后收集到的情报都更丰富,更有价值。”

程三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笑道。

“这是自然,能够把生意在高原之上做得风生水起,富可敌国,还能够在诸国之间游刃有余的大商贾,岂是易与之辈。”

李恪看着侃侃而言的处弼兄,一想到像尼玛那么精明,那么老奸巨滑的大豪商,为什么见到了处弼兄之后。

简直就跟耗子遇上猫一般,怂的不要不要的。

“处弼兄,小弟我为什么觉得那位尼玛掌柜似乎很怕你?”

程处弼看到了李恪那狐疑的表情,呵呵一乐。

“那怎么叫怕,只能说他比较尊敬我。”

“兴许是来到了这剑川城之后,又让尼玛大掌柜回想起了程某当日与他的缘份。”

程三郎不禁忆及第一次见面,这家伙自报名号,把自己给惹毛。

差点就想抄起双锏让尼玛知道什么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场面。

后来直接把这货给撂进了大牢里边,让他享受了一回免费小单间的场面,不禁乐出声来。

“……”李恪砸了砸嘴,处弼兄的缘份,呵呵……该不会是暴打了那位尼玛一顿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程三郎又让人去叫来了尼玛,跟他嘀嘀咕咕了一个早上。

等到得下午时分,尼玛这位高原大豪商,就带着他那只规模庞大的商队离开了剑川城。

他要去洱海六诏、姚州去采办货物,之后会再经由这剑川城,回到吐蕃境内。

如此一来,才不会让那些此刻正在紧张大唐一副要向吐蕃挑起边衅的吐蕃国官员起疑心。

#####“老夫奉陛下旨意,特来为殿下选妃,自然是带着的,怎么,莫非程长史有意一观?”

“那可太好了,还请权老着人去将那本书拿来一观。”

“……”权万纪两眼一眯,打量着这位一脸奸计得逞模样的程三郎。

总觉得自己似乎一直都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虽然他还是不太明白程三郎想要搞什么名堂。

可总觉得,那玩意拿出来,终究有些不妥当。

就在权万纪犹豫地当口,程处弼也不催促,大家都很有默契地等待着权万纪开口。

最终,作为一位刻板又守旧,但是一言一行,都谨遵君子行事的权万纪只能轻叹了一声。

走到了厅门外,朝着权忠吩咐了两句,权忠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快步离开。

而权万纪也在李恪殷切的引领之下,坐到了李恪的下首。

只是这才刚刚坐下,对面的程三郎就从案几上抄起了一卷竹简。

“列位同僚,程某遍翻典籍,终于在一本汉朝的孤残古本里边,找到了关于汉朝天子选妃的相关条例。”

“来来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诸位都看上一看……”

等到那卷竹卷传到了权万纪手上之时,权忠已然匆匆地赶了回来。

被守在门口的李德接到了手中,快步朝着厅中行去。

权万纪愣愣地看着这份竹简的记载,又看了一眼权忠递给自己的那份同样是竹简的记载。

这才发现,这两份孤本残卷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

看来,这玩意,真心要找,还真有不少。

“权老,权老?”

权万纪抬起了头来,刻板的表情打量着程三郎。

“这两份的记载并无出入。”

“方才权老你也已经说了,你所述之选妃之条例是来自此书。”

“不错。”

“呵呵……敢问权老,你是大唐的臣子,还是他汉朝的臣子。”

“……”权万纪的脸色先是一黑,旋及又黑变红,而且还是红得怕人的那种红。

忍不住猛一击案,站起了身来,朝着程三郎怒斥道。

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快进 你是不是欠g了txt下载

“老夫自然是大唐的臣子。”

程处弼直接就呵呵了,不怕你不上火,上了火,正好当成锣对面鼓的好好怼一对。

装着看不到李恪频频使来的眼色,脖子一梗,毫不犹豫地怼了回去。

“那你干嘛拿汉朝的规矩来选本朝的妃子?”

“!!!”权万纪张大了嘴,可是偏偏发出不一丝声音。

这特娘的……程三郎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特娘的尖锐了点。

是的,选妃这等事情,自然跟一干外臣无关,自然大家就不会去乐意关注这个。

而权万纪被陛下委以重任之后,也甚是蛋疼。

权万纪作为一位君子,自然不乐意跟宦官打交道,去跟对方交流陛下的妃子都有什么特点。

嗯,去这么交流,权万纪觉得自己有可能会活不到六月,等不到大雪纷纷。

更不可能去跟陛下的妃子深入了解,而且陛下国事烦重,难道他还能够给自己说这里怎么挑,那里怎么选吗?

冥思苦想了许久,一直醉心于学问,四十多岁连女色都没沾过边、尝过鲜的权万纪终于灵机一动。

这样很隐私的问题不适合打听,那就从书本中寻找。

好在博学广闻的他终于搞到了一本记载有汉朝选妃的孤本残卷,如获至宝。

而且里边关于选妃的条条框框,都很是分明,于是,就被权万纪拿来直接用上了。

其实吧,用了也就用了,能怎么的?但问题是偏偏现在被程三郎在大庭广众之下挑明这玩意是汉朝的东西。

拿汉朝的玩意来比对选唐朝王爷的妃子,首先就觉得套路不对。

一句话,我大唐哪差了,为什么还要拿汉朝的框框来套唐朝的小姐姐?

看到老师的脸色先是发黑又发红,蹦起来之后,更是脸色变来变去,瞠目结

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快进 你是不是欠g了txt下载

舌却作声不得。

这个时候,李恪知道,该自己蹿出来唱小白脸了。咳,因为脸小,又要唱白脸,所以就这么自称一下也无妨。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