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大毒枭给女主注射毒品 见一次面做3次

  • A+
所属分类:花胶

小公子偷偷的从后宅溜了出来。

他左顾右盼的,寻着那先生的身影。

小公子倒也见过许多先生,但如今这个却给了他很不一样的感觉,那种好奇盘旋在心中,却又问不出来。

他啊,大概就是言府最不老实的那个。

小公子轻车熟

男主是大毒枭给女主注射毒品 见一次面做3次

路,躲开言府的小厮管家们,想来也不是第一次了。

男主是大毒枭给女主注射毒品 见一次面做3次

寻遍了大半个言府,都不曾见到那先生的半个影子。

“上哪去了?”小公子口中嘀咕了一声,挠了挠头便朝着后园走去。

寻来寻去,终是在南院里瞧见了那儒衣先生。

红狐趴下树下正伸着懒腰,而那儒衣先生望着眼前的橘树,像是在思索着些什么。

小公子迟疑了一下,却是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爹爹可从不让他进南园。

纵使他能把言府逛高了,但这南园他依旧有些不敢进,上次被爹爹抓到,都动了竹条子。

小公子犹犹豫豫的,迈不开步子。

却见那儒衣先生回过头来,看向了南园门口的小公子。

“啊!”小公子一惊,连忙缩了缩脑袋,露出几缕头发,躲在那墙背后。

陈九一愣,不由得噗嗤一笑。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看不见我……’

小公子探出头来,刹那间与那儒衣先生的目光对视。

糟!

陈九对他招了招手。

小公子心惊了一下,扣着衣角走了出来,他却是不敢迈进南园,说道:“先,先生,爹爹不让我进南园,我不敢。”

小公子胆大,但却也有能管得住他的。

便是那院里摆着的竹条子。

陈九说道:“我与言先生说,不怪你。”

小公子眼前一亮,说道:“真的吗?”

陈九点了点头,说道:“进来吧。”

小公子试着迈开了步子,踏入了南园。

仅是迈开一步,小公子便开心的不得了,孩童时的欢乐便是这般随意且简单。

小公子缓步朝着那儒衣先生走去。

树下趴着的红狐睁开双眸,看向了来者。

是那个不怕它的小毛孩子。

陈九问道:“怎的一个人出来了,府上的丫鬟没看着你?”

“偷跑出来的。”小公子答道。

陈九瞧了他一眼,说道:“你就不怕我跟你爹爹说?”

小公子面色一下子就变了,说道:“可不能告诉爹爹!爹爹的条子抽着可疼了。”

“不听话才会被打。”陈九说道。

“我哪有。”小公子反驳一声,却又落寞说道:“我也不想出去啊,可是府上好没意思,外面多好啊,人也多,事也多,都是些新鲜玩意儿……”

陈九坐在了树下,轻声说道:“言先生给你取名宁静,便是希望你往后心绪安靖,平平安安,你倒好,自小便不是个消停的主,没少给你爹爹惹乱子吧。”

小公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我可从不惹事。”

他一屁股坐在了那红狐边上。

不自觉的就伸出手来想要抚摸那红狐的毛发。

“诶。”

却不曾想,红狐直接给躲了开来。

“呜嘤。”狐九跑到了先生身边重新睡下,不想理会那小毛孩子。

小公子砸了咂嘴,颇为无奈。

真想摸摸啊。

陈九将小狐狸揽入怀中,顺着它的毛发,一边说道:“据说言先生给你请了不少授课先生?”

小公子点头道:“是啊,好多好多。”

他掰了掰手指,却是数不清楚又几个,反正就是很多。

陈九问道:“授课先生一个就够,怎的到你这就这么多了?”

小公子想了想,答道:“听娘亲说先生是被我气走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气走的?”陈九笑了一声,问道:“你倒是说说看,你做了些什么?”

“也没做什么啊,也就有时听课,我瞧着书瞧着瞧着就睡着了,授课的先生也喊不醒我,我也不想睡啊,可那念叨的都是些什么啊,我都听不懂,越听越想睡,几个先生都是这样……”

小公子嘟囔个嘴,抬起头说道:“不能怪我。”

“两岁还是太小了。”陈九说道。

“我也觉得。”小公子认同道,他像是个大人一般,叹了口气道:“唉,可爹爹教训我说,他三岁时便能识千字,四岁便能读书写字,五岁便能成诗……”

陈九说道:“言先生当年可是神童,更是万里挑一,对你的期望自然是高了些,但也是好心,为人父自当望子成龙。”

小公子眨了眨眼,问道:“什么是望子成龙?”

“这个……”陈九摸了摸下巴,答道:“为人父者,皆会盼望着子辈如龙一般腾跃九天,这是父辈的期盼。”

小公子想了想,问道:“龙?是那个歪七扭八的东西吗?我好像在画像中见到过,听府上丫鬟们说是叫做‘龙’,我也有些记不清了。”

陈九笑着说道:“只是个比喻,没让你真的成龙。”

“不懂。”小公子摇头道。

陈九说道:“你还小,要学的东西还有许多,等你再大几岁就能听懂了。”

小公子并起双腿,瞧着头顶抽出嫩叶的橘树,有些沮丧的说道:“爹爹请来的先生不愿教我,都说我是顽童。”

“那你想学吗?”陈九问道。

小公子摇头道:“不知道。”

他也想不明白,见到授课先生时他就想睡,脑子里想的都是外面的花花草草,但他又不希望爹爹骂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学还是不该学。

“学了有什么用吗?”小公子问道。

陈九回答道:“不管是先生还是长辈,想要教会你的便是道理二字,知理者可融入人海,明道者可无畏向前,也只有道理懂的多,你爹爹才会准许你出去玩。”

小公子眼前一亮看向那儒衣先生,说道:“真的,你不骗我?”

“自然是真的。”陈九说道。

小公子问道:“听教书先生的话就可以吗?”

“那可还不够。”陈九说道。

小公子站起身来,个子还没有坐着的陈九高,直视着他,问道:“那要怎么才可以?”

陈九摸了摸他的头,说道:“等到那一日,你能走在这世道上随心随欲时,便算是可以了。”

“没听明白。”小公子摇头,接着说道:“我想出去玩,不如你来教我?你做我的授课先生,怎么样?”

“现在可不行。”

“为什么现在不行?”

“陈某还有些琐事……再过几年吧,等你再大些。”

小公子抬起头来,说道:“你可不准骗我!”

“我又怎么会骗你。”陈九点头笑道。

“不行,得拉钩!”

小公子伸出小拇指来,示意陈九也伸出手来,说道:“你不知道吗?得拉钩才能算数。”

陈九见状笑了一声,伸出手来,勾住他那小手。

“好。”

如此,便算是作数了。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