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我想你了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

  • A+
所属分类:花胶

“殿下。”

夏德很认真的看向面前的公主,后者脸色微红的看着他。

“我想告诉你......”

猛地向前一撞,抱着阿杰莉娜就进入了房间。

但他没有向前冲,拥抱着十六岁姑娘的同时,脚下用力,两人同时向后转身,夏德双手在公主身后交叉。

嘭!

嗖!

右手的枪精准的命中了右侧墙角缩着的男人的脑袋,虽然夏德没练过射击,但他距离夏德实在是太近了。

左手的四张罗德牌飞出,在夏德的刻意控制下,四张纸牌没有夸张到直接割破对方的喉咙,而是分别击中了对方的手腕和放在扳机上的手指。

又是嘭~的一声枪响,虽然扳机依然被门后的敌人扣动,但吃痛之下却丧失了准

二叔,我想你了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

头,没有击中任何人。

“还有最后一个!”

右手拇指压倒鲁格左轮的击锤,夏德的左手原本是抱着阿杰莉娜,现在随着自己身体的转向,左手从阿杰莉娜身后绕过拉住她的右手,让她在旋转一圈后来到了自己的身侧。

这样方便瞄准,也可以让自己挡住最后一个敌人的枪口。

转向后他举枪面对前方,没能在第一时间解决的第三名敌人,并没有在短暂的时间内进行开枪反击,反而是一下拿着枪指着年轻女仆的头,自己躲在女仆身后。

虽然这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身形远大于女仆,但以夏德的枪法,他实在没信心一枪击中敌人。

夏德看着对方,右手向着侧面一指,扣动扳机——

嘭!

枪口冒出烟雾,门后捂着手腕的男人被一枪击中胸口的位置。他因为子弹的冲力,向后撞到了墙上。抬起枪还想射击,但手却没有握住自己的枪,被靠近他的那位女仆勇敢的丢来的盘子将枪撞了出去。

夏德第三次压倒撞锤,看着面前的男人,右手向着侧下方一指。

【偏了,再向下一点。是的,就是这里。】

嘭!

门后的男人倚着墙捂着胸口,头一歪,缓缓的倒下了。

夏德依然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躲在女仆身后的黑帽子男人:

“殿下,请带着你的仆人们先离开这里。”

压倒撞锤,依然是目视前方但对着右侧嘭~的再次开枪,尸体颤动了一下,夏德这是在防止对方装死。

如果其他人都离开,那么即使夏德使用环术士的力量,目击者也只有一名女仆,这种情况就比较容易处理了。

“不,谁也不能离开,否则我就开枪打死她了!”

男人瞪大眼睛喘着粗气,眼睛中满是血丝,脸上是崩溃的表情。夏德刚才抱着阿杰莉娜冲进来的时候可没关门,枪声已经传播出去了:

“不要紧张,朋友,也许我们可以谈谈,瞧,我没有武器了。”

夏德紧盯着他,为了表示诚意,还松开右手,让左轮枪落在地上。对他来说,用枪杀人是最没有效率的方法。

“还有,丢掉你身上的纸牌!我刚才看到了!你的纸牌可以杀人!”

“不,我刚才可没用纸牌杀人。”

夏德并没有正面否定这一点,将手伸进口袋里,将一叠纸牌取出,递给身边的公主。

“还有!”

躲在女仆背后的男人大声说道。

他大概只是想要试试看,没想到夏德又伸进了另一个口袋,把自己的备用纸牌也递给了公主。

其实,他只能为一副纸牌附加奇术【珍藏之物】,对方实在是考虑多了。

“还有!”

男人见到夏德果然还有准备,又说道。

夏德犹豫了一下,解开外衣的扣子,把腰间别着的【善良之枪】丢到地板上。

“这下是真的没有了。”

他尽量说的诚恳一些,并在对方反驳之前说道:

“让公主离开这里,你可以挟持我们两个人作为人质。”

“不行,谁都不能离开。”

男人举枪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夏德很担心他会不小心扣动那把格拉斯袖珍单发手枪的扳机。

“嗯?军情六处的行动配枪?那群人倒卖军火,终于惹到麻烦了?”

夏德虽然心中惊讶,但没有表现出来。但被他挟持的那位金发女仆是真的紧张,她咬着嘴唇闭着眼睛,脑袋拼命的向着远离枪口的方向倾斜。

门外已经出现脚步声了,歌剧的声音也在第二声枪响之后停下,夏德知道自己不可能输:

“阿杰莉娜,带着你的仆人离开。”

夏德再次说了一声,然后感觉十六岁的公主站在了自己的背后:

“汉密尔顿先生,我有些害怕。”

她整个人完全藏在夏德身后,拽着夏德的衣服这样说道,说话的声音很大。而且,夏德居然在她的声音之下,听到了类似枪械保险被打开的咔嗒声。

他的眼睛继续与那个持枪男人对视着:

“不用怕,我会保......”

嘭!

枪声从背后响起,精准的击中了黑帽子男人的眉心。

女仆惊叫一声从尸体旁边跑开,男人瞪大了眼睛,连遗言都来不及留下,尸体便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上。

“这......”

夏德转身向后看,阿杰莉娜·卡文迪许躲在他的背后,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手中拿着一把枪口冒着烟的金色袖珍女士手枪。

手枪的扳机似乎是宝石材质,枪体可能是镀金。这种装饰性很强的女士小手枪,只能储存三发子弹,其中包括提前压到枪管里的那一枚,是上层社会的女性们防身用的武器。

阿杰莉娜冲夏德腼腆的笑着,然后很不淑女的撩起自己的裙子,露出裙子下面的黑色小皮鞋和白色长袜。

右侧的袜带已经不见了,她将那把枪放回了挂在左侧的白色蕾丝布料腿环上的小巧皮质枪袋里:

“骑士,还好你要了我的袜带,我刚才把手伸进裙子里取袜带的时候,刚好能把枪袋里的枪拿出来藏在袖子里。”

她放下裙子抬头看向夏德,女仆们在身边走动奔跑,呼喊着其他人,门外的人们闯了进来,惊讶的看着房间内凌乱而惨烈的这一幕。

房间中央的红地毯上,此时十六岁的阿杰莉娜·卡文迪许正抬头对夏德微笑,那笑脸,几乎和嘉琳娜·卡文迪许与蕾茜雅·卡文迪许完全重合了:

“骑士,快和我说说看,你是怎么把纸牌当成武器甩出去的?哦,刚才那一幕,可真是潇洒呢。”

“我......”

夏德有些错愕的从她手中接过了自己的纸牌:

“不是蒸汽炸弹是手枪......卡文迪许家族的姑娘们,真是了不起。”

(小米娅奔跑中......)

半个小时后,歌剧院已经被里德维奇场的警察以及军情六处的特工们重重包围,数盏大功率煤气灯均匀的分布在歌剧院周围,让整个托贝斯克大歌剧院像是一下从夜晚来到了白天。

而在歌剧院之外,皇家侍从们包围着马车,马车中则坐着两位公主以及夏德。

身着火红色长裙的蕾茜雅捂着额头,已经从夏德的描述中基本知晓了今晚的事情。而她们留在这里,则是要等军情六处询问完具体情况后才能离开。

“所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这次难道又是灰手套在行动吗?”

夏德依然不明白。

“不不,不是灰手套。”

蕾茜雅一副很头痛的模样:

“还是和我的哥哥,萨克斯·卡文迪许有关。”

“他不是已经被抓起来了吗?”

“但他的党羽还在。”

阿杰莉娜说道,蕾茜雅出现以后,她一直表现的非常乖巧,就好像她在惧怕蕾茜雅。

“是的,有些人的利益是与萨克斯·卡文迪许绑定在一起的。现在我回到了托贝斯克,父亲对哥哥的宣判也即将开始,有人想要拼死一搏。”

蕾茜雅叹着气:

“虽然刚才三个人身上没有特殊的标记,使用的枪械也是军情六处的制式武器,但会被逼到用这种手段的家伙,也没几个人。会调查清楚的。”

夏德注意到,蕾茜雅一直在用名字称呼自己的哥哥。

阿杰莉娜外出并非没有带护卫,只不过她的护卫没有和她一起在三楼的包厢,而是在三楼其他位置以及楼下警戒。而夏德刚才看到的血迹,就是那些被杀死的护卫们的血。

但即使他不出现,阿杰莉娜也不会有危险。除了公主本身带着一只小手枪以外,今晚歌剧院里还有大批托贝斯克高层军官在楼下观众席坐着,据说是托贝斯克的老兵俱乐部组织的集体娱乐活动。

事实上,在三楼发生对峙的同时,那些被杀死的公主护卫的尸体就已经被人们发现了,因此这次不怎么严谨的绑架行动注定是失败的。

因为涉及到王室,又出现了军情六处的配枪,所以这件事会由军情六处牵头,与里德维奇场的警察一起进行调查。夏德作为主要人员也要接受询问,但他很难解释自己今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但好在在安洛斯处长出现以前,阿杰莉娜主动提议,今晚是她邀请了夏德一起来看戏。蕾茜雅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而是弯着腰,从自己妹妹身旁来到了对面夏德的身旁:

“真是的,今晚是我们第一次在托贝斯克见面,我特意挑选了裙子,本来还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呢。”

今晚蕾茜雅的装扮确实漂亮,夏德在刚才见面时就已经夸奖过了。

“我想今晚我们是没时间独处了。”

她当着自己妹妹的面说道,漂亮的眸子与夏德对视。那眼神和多萝茜很像,但又并非完全相似。

“夏德,一会儿我和阿杰莉娜会直接返回约德尔宫。我想下次见面

二叔,我想你了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

,只能等到下周三母亲的生日宴会了,你可一定要来。”

说着,蕾茜雅拥抱上了夏德,好一会儿才放开他。

夏德嗅到了蕾茜雅身上的香水味道,看来她为了归来后第一次和夏德见面,真的是做了很多准备。

“真是的,居然遇到了这种事情。”

不满的说着,蕾茜雅又看向自己的妹妹,后者一副很乖巧的模样:

“蕾茜雅姐姐,抱歉,我不应该在这时提到这件事,但我听说汉密尔顿先生和嘉琳娜姑婆......”

“哦,那个女人。”

蕾茜雅对嘉琳娜小姐的态度还是和往常一样,她摇摇头:

“阿杰莉娜,你也真是的,怎么这么晚还跑到城南看歌剧?”

她拿出了作为姐姐的态度,小公主立刻不敢说话了,但夏德觉得她心底一定在说自己的姐姐这么晚也跑到这里来与男人见面。

“夏德,阿杰莉娜和我关系很不错,你可以信任她。”

蕾茜雅又对夏德说道,但也不解释其中的内涵:

“以后如果有事找不到我,也找不到多......找阿杰莉娜也是一样的。”

“是的,汉密尔顿先生,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十六岁的公主抬起头对夏德笑着说道。

外面传来的说话声音,是安洛斯先生到了,正在向蕾茜雅带来的侍卫和提前赶到的警察了解情况。夏德这才想到了一件事,把口袋里的那根袜带拿出来:

“阿杰莉娜殿下,刚才真是冒犯了,这个还给您。”

虽然当着蕾茜雅的面取出袜带并不好,但如果带回家那就更加不好了。更何况,夏德也不想让阿杰莉娜认为自己是袜带收藏家。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