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1V1高HHH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甜1V1高HHH 第一章

“啊!”姬丹与柳忆听了,均是脸色一惊,对视一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便在惊诧之中,就见那人伸手将脸上黑巾摘下,露出一张极是威仪不俗的脸来。

“你就是宋太祖第七世子孙赵渗?据江湖上传言,宋太祖病亡后,其子嗣后裔生死未卜不知所踪。我还倒是其已遭遇不测,想不到却还有人留在了这世上。”柳忆望着那人,显得甚是诧异。

“不错,江湖上所言非虚。”赵渗从椅子上站起,缓缓走了几步,道:“当年我太祖皇帝文治武功,一统江山,那是何等的英雄了得。其子嗣宗亲虽是不及,却也是人中精英,国家栋梁之才。

“若是一切未变,只需假以时日,必能继承大统,开创我大宋另一个辉煌。可是这一切,自太宗即位后就完全变了,其完全不顾往日的骨肉亲情,为了确保皇位,不惜对我等宗室大开杀戒。

“以至于我等虽为皇室宗亲,却是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保,日子过得异常凶险。为保住性命,我等整日奔波于逃亡之中,不仅颠破流离难有稳定,而且衣食无着居住无所,甚是狼狈之至。

“以上此等种种,皆是因太宗私心所致。在这种情况下,我等苟延残喘,也不知道历经了多少磨难,才好容易逃出魔爪,终是大难不死。现在算起来的话,这种逃亡的日子也有一百七十多年了。”

赵渗说完,不禁是感触颇深,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诸如一切复杂的表情,尽皆展现在脸上。

姬丹知他受了无尽委屈,在旁劝道:“阁下身世凄惨倒是让人同情,不过,但凡成大事者莫不是心狠手辣,否则,绝难成功。当年宋太宗之所以这样做倒也可以理解,因为若是换成了你,只怕你也会这样做,而且甚至有可能更甚。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赵渗听了,一阵摇头,苦笑道:“此言虽是有理,但并不能因此成为其对我等杀戮的正当理由。这些年来,若非我们小心翼翼,时时保持警惕,就算是我等有一百条命,只怕也难活到现在。

“不过,凡事都有好有坏,并不能说就不好。这些年来正是因其对我等的不停追杀,并且延续一代又一代,杀戮从来就没有中断过。才使得我们在逆境中变得更加坚强,并渐渐开始明白,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甜1V1高HHH 第二章

苏乘浪和云仇越战越勇,双方看似武艺相当,难分高下,可若聪明人在旁边就能瞬间洞穿真相。

从他们交战到现在已有五十回合,战斗虽不断恶劣,但迟迟没有谁身负重伤。

“咱们继续这么的打下去只怕要露馅了。”苏乘浪眼睛微眯,压低着声音说道:“请云老弟借为兄一件东西。”

云仇闻言内心咯噔一下,心里越发紧张。

他不懂得苏乘浪在说些什么,但从对方的表情上能辨别出,自己八成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苏乘浪斩钉截铁道:“我要向云老弟借你的项上人头,请一定不要拒绝。”

云仇虽忠于巫皇,但这并不能证明他可以为了巫皇的荣耀去死。

听闻苏乘浪要取他的人头,顿时就令云仇急眼了。

哪知苏乘浪早已经暗地蓄势完成,在云仇还未对那道突如其来的蛇矛有所警惕时,项上人头就滚落到了地面。

云仇是河岸最强的百夫长,连他都不敌苏乘浪,遑论其余二人。

云仇只是以蛇矛向那二人风淡云轻的直刺过去,便闻听那二人发出阵阵惨叫,登时毙命。

领着几颗血淋淋得人头去往对岸时,陆压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苏乘浪忠心可鉴,理应嘉奖。”

苏乘浪答谢道:“多谢天尊提携。”

陆压道:“你就留在我身边做一名侍卫可好?”

苏乘浪装作大喜过望:“愿为天尊效犬马之劳。”

陆压点点头,随后率领残军返回向凤城,这场战争只是刚刚开始,未来不知凤城还会遭遇多少灾难?

“将来是王者的天下,求人不如求己,要想在洪荒界立于不败之地,我就须有强大力量。”陆压眼中透露出迷茫,遥望远方那座若隐若现的城池,暗中感慨万千。

甜1V1高HHH 第三章

文学

随着玄廷正式向下宣颁,张御成为廷执之事也被内外各洲宿的玄首镇守所知晓。所有玄尊都是明白,玄廷之上自此又是多了一位执掌权柄之人。

在上层潜修的大部分玄尊得知此事后,感慨之余,内心深处却也是服气的。

张御在覆灭上宸天那一战中的表现众人都是看在眼中,一人堵住两派侵攻,先后更是有四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直接或间接败亡在他手中,此战可谓列功第一,这等修为,这般奇功,成为廷执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上层以真修居多,可他们也是最崇奉道法的一群人。在他们看来,你功行修为在这里,你对大道之理的领悟在我等之上,那么你所行所为自也是有道理的。

而各洲宿的镇守玄首则是思考更多,他们需要尽快了解这一位的喜好和倾向。下来玄廷之上的决议无疑会受到这位的影响,这也定然会涉及到未来各洲宿的走向。

玉京,盛日峰。

玉航道人看着玄廷送传下来宣谕,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再发觉无法和张御相争之后主动退让,没有再去与张御较劲的意思,不然要是被这位记在心里,这位借着权柄在玄廷之上摆弄自己几下,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成为了廷执,那就和他们这些镇守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了,说得夸大一些,他们这些算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棋子,廷执便是天夏真正的下棋之人了。至于再往上去的执摄,因为并不干涉世间之事,所以对底下之人来说,反而没那么大影响。

他此刻想了想,唤来了一名亲信弟子,道:“东庭府洲的使者是不是前些时日来玉京了?”

那弟子对于玉京一切事宜都是了然于心,道:“东庭府洲想要调一二位大匠过去。只是天机院那里尚有许多关节不曾走通。”

玉航道人言道:“这事你去天工部走一趟,便说东庭隔绝中域百年,百废待兴,亟待支援,玉京为首府,也自当有所关照才是。”

那弟子想了想,应下道:“是,老师,弟子会办妥的。”

虽他不知张御胜任廷执之事,可对此事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玉航经常做这等出手帮忙之举,他猜测老师可能是想给东庭那一位玄首卖个情面。

玉航与人相争从来都是在私底下的,而且就算要针对谁人,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看着没什么矛盾。故即便身为他的弟子,也从不知道自己老师和哪个同道交好,又和哪个同道其实是不对付的。

伊洛上洲,玄首高墨也是同时得知了张御升为廷执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大喜,精神变得十分振奋。

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动。如今玄修的数目虽然不少,可长久以来,上层力量却是极为欠缺。他当初和风道人也是在廷上列在末座,说话没什么份量。

而自从他被去了廷执之位,到了内层担任玄首,他就担心,风道人会不会与他一般,也是遭遇到同样的情形。

这种不安在上宸天被覆灭达到了顶峰,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玄法就是玄廷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压力才一力扶持上来的。现在失去了一个大敌,那廷上会不会改变态度?

好在张御又坐上廷执之位。有了这么一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在廷上,玄修也就有了倚靠了。

他在殿内走了几圈后,便以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道:“风道友,张道友升任廷执,实乃我辈之幸也。”

风道人则是道:“高道友,张道友方才与我谈了一席话,我觉得也当与道友说一番。”

“哦?”

高墨不由得郑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从张御开辟训天道章,再到如今坐上廷执之位,他已是将张御视作玄法引路人,张御之言他自也是十分重视的。

风道人将张御方才与自己的那番对话对高墨重述了一番,并道:“我觉得张道友说得有道理,我辈所求若只是为玄法本身,那却也太过狭隘了一些,也是将自身限碍住了,那样玄法迟早会走上与真法相类似的另一条路,可若放眼出去,不局限于一隅,那些玄法反得开阔。”

高墨听罢,沉思良久,最后感叹道:“张道友说得对,此才是我玄法存世之基,是我辈目光短浅了。”

文学

他想了想,又问:“对了,不知张道友升任廷执之后,东庭府洲那里当由谁来承继?”

风道人道:“张道友举荐了万明道友,事情已经定下了。”

高墨顿时安心,他又有些可惜道:“若非施道友不喜出来做事,否则……”

风道人道:“那是以往了,方才我已是与施道友谈过了,外宿正好有一处镇守之地可得挪位,我待下一次廷议之时试着推举施道友前往镇守。”

高墨心下一动,道:“张道友那里……”

风道人摇头道:“我未与张道友说,他方才成廷执不久,这等事还由是我来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