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哎呦又赢了你说说,这多不好意思不是。”

少年贼欠揍的嗓音在紫宸殿里幽幽响起,伴随着划拉银子的声音,沐怜娅抬手隔空点了他几下。

“你得意个什么劲儿,给你的压岁钱看不出来吗!”

她太上皇不要面子哒!

才不是她赢不了,就是大过年的故意让着他罢了!

沈辞突然就觉得有些好玩,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姝丽的眉眼间满是兴味。

沐怜娅不禁挑眉,“怎么着啊,你还敢笑!”

台阶摆这了,他难不成还能给掀开啊!

沈辞摆了摆手,嗓音盈盈含笑,甚是愉悦。

“没有没有,这不是收到压岁钱开心嘛,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哈。”

沐怜娅额头青筋突突地跳,知不知道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大过年的,沈辞就是玩玩,也没有把人气出事的意思来,给她倒了杯茶,安抚了一下沐怜娅。

话说他也很多年没收到过压岁钱了来着,勾起来了点他的回忆,也就不想去落她面子了。

“压岁钱,谢谢了嗷!”

沐怜娅面容这才有了些满意之色,还算他识时务,还有道谢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不过看他对压岁钱那般开心的模样,想想前十六年他的日子,以及沈吟初那个家伙的放养,沐怜娅内心又有了一丝小小的触动。

这孩子不会没收到过压岁钱吧?

啧,可怜可怜,看来以后还是得多宠着点。

沐怜娅和沈辞俩人是开心了,然而坐在沐怜娅对面的亲儿子却有些郁闷起来了。

沐连阵看着自己手边越来越少的零花钱,咬了咬唇,十分幽怨地说道。

“母皇,儿臣也想要压岁钱。”

沐怜娅:“……”

啊,怎么突然觉得亲儿子也怪可爱的,以往他会撒娇吗?没有吧,她没看到过啊!

“给给给,都给,再来再来,这把让你赢。”

沐怜娅今天算是做了把散财童子,不过还得有沈辞配合的才行,俩人喂牌喂得极其默契,成功让沐连阵那垮着的小脸上再度挂上了笑容。

零花钱回来了不说,还赚了不少,嘴也就甜得不得了。

“谢谢母皇,母皇最好啦!”

沐怜娅听了自家乖儿子的软糯感谢,心中一乐,乐完了之后又斜睨了沈辞一眼,抬着下颔说道。

“看看看看,你也学学!”

糖是没断过他的,那嘴一天天的能不能别抹了杀虫剂一样,毒不毒死个人!

沈辞朝她弹了下舌,转而看向了开心地数着钱的沐连阵,戳了戳他的肩,十分不服气地问道。

“怎么着啊,我不好呗?”他也给他喂了不少牌的好吧!

“没有没有,姐夫也一样好!”

沐连阵笑着说道,沈辞这才满意了。

沐怜娅看到沈辞的这般模样,没忍住又气笑了,侧身跟陆丰远摇头叹了一句。

“你看看他!”

陆丰远心说沈辞能这样还不都是你和溪儿宠出来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看到陆丰远暗暗翻的一个白眼,沐怜娅觉得诧异,不禁挑眉,这是从前那个规矩的不得了,一点意思都没有的正夫?

看着沈辞和沐连阵都赢了不少压岁钱的沐元淇也有些坐不住了,放下了手里的贡桔就跑去牌桌上了。

橘子再甜,也没有银子来得实在不是!

“母皇母皇,你可不能太偏心,我也要!”

沈辞正好不想玩了,就将位置让给她了,将银子划拉到锦囊里之后就跑去找自家媳妇儿喝茶去了。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年底,约定好一起回村的日子。

林冉他们这边开了两辆车出发,不光有他们一家三口加林明辉,季淮也跟着一起来了。

他已经退休,现在无事可干,到处走走也是一种乐趣。

车子都是由警卫在开,现在季少涵的身体早已经恢复,不过区里还是没有将周阳调走,他也差不多是跟定季少涵了。

季淮虽说已经退休,不过平时身边都跟着人。

他为党奉献大半生,退休了不可能上面就不管他,当政的时候有什么福利,现在也没少。

两辆车子在半路停下,等在那里的林敏一行人上去打招唤,帮忙抱下孩子。

姐妹俩现在在不同的城市,这次回去虽然约好了,但出发地不同,半路汇合。

“姐,你们等久了没?”

林冉刚刚下车,大春跟小强子就围了过来,一口一个姨妈。

两个小家伙已经在上小学了,长大了很多,成了皮孩子。

“刚到不久。外面冷,你姐夫在里面点菜了,赶紧进去吧。”

他们汇合的地方是一处小镇,刚好时间是中午,就在这里吃饭。

林敏将两个儿子赶走,嘴里还责怪道,“小心别撞着姨妈了,她肚子里现在怀着小妹妹,要注意着点。”

“是吗,那太好了。”

大春跟小强子一溜烟的跑了,去到后面那辆车看弟弟。

文学

一川小人儿由季淮抱着,下车看见两个皮孩子也很高兴,带他们一起进去。

“姐,这才二个月呢,你咋能知道是妹妹。”

林冉随口跟她说笑,这时季少涵过来扶她,直接答道,“我知道,就是妹妹。”

“你还当自己是神人了。”

林冉当然希望是个女儿,因为已经有儿子了。

“我没有那么利害,不过”季少涵凑近她的耳朵,“我自己下了什么种,我自己清楚。”

呃!

林冉暗中掐了一下男人腰间的肉,打住这个话题。

一行人去到门口,许家惠抱着小妞妞从里面出来,身后还跟着穿军大衣的侯伟。

又有小半年没见,聚在一起难免寒暄。

他们吃完中午饭上路,从这里回红山屯已经很近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如今的红山屯今昔不同往日,车子上镇之后林冉他们就能感觉到变化。

不光房子多了,街道宽了,火车站附近新建的小广场上,还刷着红山糖厂的广告标语跟宣传介绍栏。

红山屯的变化在外人眼中就像是鲤鱼跃龙门。

看到这些变化,林冉也挺欣慰的,想想当初在村子,总感觉这些变化也有她的一份。

今天他们这一行人回村里,事先也是跟廖振平打个招呼的。

廖振平吃完午饭就带着人去村口等着,看见三辆车子过来,赶紧对身后的人挥挥手道,“来了,快敲。”

他身后的欢迎队听闻首长、参谋长、团长们都到了,敲锣打鼓欢呼声震天。

林冉没想到廖振平还搞了这一出,下车之后忍不住责怪道,“我就回来看看大家,你搞这么夸张干什么。”

“你回来大家高兴,这些人都是县里跟镇上的领导,他

文学

们非得搞,我拦也拦不住。”

廖振平现在越来越油嘴滑舌,林冉就说这些人怎么很多陌生面孔,搞了半天不是村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