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第一章

01:命薄招魂

在农村,老一辈人都认为人是有魂儿的,认定魂受到惊吓或者冲撞就会离开身体,他们将这种现象叫丢魂。

还说一个人的魂要是丢了,会全身无力,躺睡不安,打针吃药都不会起效,想要恢复正常得进行叫魂,将丢了的魂儿叫回来。

我第一次丢魂,是在十岁那年。

挨近傍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无力,毫无食欲,全身说不出的难受,到了九点多又吐又拉,母亲带我到村里的小诊所打针,回家后睡觉半睡半醒,身上还像有块大石头压着,又冷又难受。

第二早,母亲又带我到城里检查,我明明难受得全身发虚打颤,医生却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还要继续观察和化验。

挨近下午,见我打针吃药还不好转,母亲忽然就抱起我急匆匆的回到家,去老宅将奶奶喊来。

奶奶是个祖婆,也就是俗称的神婆,从事请神算命等事,比较喜静,一直住老宅里。

奶奶进门才见我就讲:“娃儿你怕是丢魂了哟。”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丢魂,就问奶奶什么是丢魂,她讲:“人是有魂儿的,魂儿离开身体就叫丢魂。”

接着就听奶奶朝母亲讲:“我要给娃儿竖菜刀。”

母亲到厨房将老菜刀拿来,奶奶让我朝老菜刀上哈了三口气,接着她将菜刀在我头上转了三圈,手一扬,很随意的将老菜刀扔了出去。

叮的一声,老菜刀落在了水泥地上,但没有倒下,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扶着,刀尖朝下,稳当的竖在地上。

我家的菜刀是那种半扇形的老菜刀,长年磨蹭,刀头是个扇形尖,我觉得就算是用手扶也难以站立,事实却是老菜刀现在就站在地上,还是奶奶随手一扔,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难以相信。

见老菜刀竖在地上不动,母亲惊讶的说:“菜刀竖得这么稳当,还真是丢魂了,难怪打针吃药都不起用。”

奶奶忽然转头来问我:“子午,昨天你给是被那个吓到过?”

听得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缘由,昨天差点被一条大黑狗咬到,也是从那之后,整个人就提不起精神,感觉很难受,却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地方难受。

知道我的确被吓到过,奶奶朝母亲说要给我叫魂,让准备香和黄纸。

期间,我问奶奶菜刀为什么能站着不动,她说竖菜刀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配合一定的口诀,可以判断一个人是否丢魂或者是被某些东西缠上。

母亲找来香和黄纸,奶奶拉着我到院子门口,将香点燃,然后在我头上叫了绕了三圈,嘀嘀咕咕念了几句后,喊:“子午啊,快回来,奶奶和你妈想你了。”

四周冷飕飕的,时不时吹过一阵冷风。

奶奶喊的声音拖得很长,明明还是在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听起来却像是在唱。喊了九遍后,奶奶让母亲准备一个土鸡蛋还有火盆和草纸,要给我滚鸡蛋。

我问滚鸡蛋干什么,奶奶说看我丢的魂喊回来了没有。

土鸡蛋拿来后,奶奶让我朝土鸡蛋的两头分别哈了三口气,还将我的中手指戳破,摸了些血在鸡蛋上,然后用鸡蛋在我的头顶上滚了三圈,接着又把鸡蛋放入火盆内烧。

中间,奶奶会时不时的念上两句口诀,等火熄了,她将烧得黑漆漆的鸡蛋拿出来剥开,又让我朝鸡蛋哈三口气后,并将鸡蛋掰开。

才将鸡蛋掰开,我就吓得将鸡蛋扔在地上,因为蛋黄上有个黑色的洞,小手指头大,里面有些黑乎乎的液体,散发着恶臭。

鸡蛋蛋白完好无损,蛋黄上却有浓黑的脓液,我正准备问怎么回事,母亲就说今早鸡才下的蛋,咋个会是寡蛋。

奶奶很严肃的说不是寡蛋,是我的魂跑远了,刚才没有招回来。

那时候我还小,一听魂跑了就吓哭了,奶奶抱着我说不用急,不是什么大事,然后就小声和母亲交代。

随后母亲拿来面粉,奶奶着手和面,我问她要干什么,她说给我招泼水饭招魂。

很快,奶奶就用面捏出来一只老鼠,一条小蛇,还有一只鸡,放在盘子里让我端着,拿上混合了水的饭菜和纸钱黄纸就出门。

母亲这次没有跟来,奶奶带着我到了村口的石桥旁,让我将盘子放地上,然后头朝桥对面跪着。她在旁边烧纸,念念叨叨的将混合了水的饭泼在地上。

因为有月亮,天不是很黑,冷风微微的吹着,水饭泼完后,奶奶点了三根香,让我捧着面朝四方,每个方向拜三下,整个过程她嘴里都念着口诀。

四方拜完,奶奶又让我朝桥那头跪下,将香分别插在面捏的三个小动物身上,并朝香哈上三口气。

刚哈完气,我就感觉四周的冷风忽然停了,周围也忽然就变得很安静,我正准备问奶奶还要做什么,就看到面前的香的火星子呼一下就亮了,接着又暗下去,接着又亮起来。

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第二章

“我是问这次她有参与嘛?”

长欢慢慢站了起来,瞟了一眼地上那只还在抽搐的鸟,随后又把目光放在了绿毛身上,很明显她是在警告他。

“她

文学

……”

绿毛还是支支吾吾的,南晴身份不一般,要是被她知道是他泄

文学

密的,估计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可是眼前这个女魔头也不是个好糊弄的……

“算了。”

长欢看着对方的神情就知道他的想法了,她抿了抿嘴唇之后,就没有再关注这个问题。

“以后见到了绕路走就行,要是还有下一次,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头也不回的离开弄堂。

刚出去没有多久,就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南晴一行人,她们朝里面张望着,嘴角带着得意的笑。

但在看到长欢的一瞬间,笑容瞬间僵住,她突然想起来厕所的一幕。

心脏止不住的加快,有点虚浮的后退两步,看着长欢的眼神带着恐惧。

可是长欢之后看了她一眼,视线很快移开,随后不紧不慢的消失在她眼里。

“南晴我现在该怎么办?”

叶婧扶着她,有意无意的看了她眼,似乎在询问南晴的意思。

“我怎么知道。”

南晴缓了一下,一把推开叶婧,她把这股气撒在了她对方身上。

“你是傻子啊,刚刚看到这个小贱人出来为什么不动手。”

“就像是个截瘫一样站着这里,真是蠢到没边了。”

“我……”

叶婧欲言又止,眼底夹杂着很深的仇意,但很快就消散在眼波深处。

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第三章

我以为买下星期五有鬼会花很多钱,张鑫却告诉我,其实林琼只是象征性的收了五万块钱,星期五有鬼就完全属于我们了,不过她提出一个条件,不要让小青再去找她,看来林琼是真的很想摆脱小青,星期五有鬼对林琼来说是一档可有可无的节目,对我们来说却是全部。

我当然答应,而且我相信小青一定会听我的不在去找林琼,简直就是皆大欢喜,哥们是相当开心,仔细看了看合同,确保一点问题都没有,把合同抱在怀里,大手一挥:“今天晚上我请客,饭店随便挑,咱们不醉不归,对了,把认识的都叫上,咱们热闹热闹……”

我一句请客,人人高兴,艾琳娜去找酒楼,我让疯子和小和尚去通知认识的人,两货还挺认真,把所有认识的人梳理了一遍,拿给我一看,吓了我这一大蹦,没想到认识那么多人,魏老爷子肯定要请,茅山妹子,鲁班书妹子,明拉……赵兴也写上了,苏梅,还有宿擎天,灵异小队长罗越,蓝双双,班小贤,张志新,廖仓兴,赵晓倩……

还不包括我们哥几个和小青,人数起码在三十个朝上,哥们忍不住咋舌,没想到在星期五有鬼这两年竟然认识这么多人了,一桌可坐不下,起码得三桌啊,这得多少钱?哥们有点肉疼了,可看着大家兴高采烈的模样,又觉得花多少都值了,人这辈子,这么热闹,这么高兴的事,能有几次?

夜晚,景天大酒楼门口,哥们穿的跟新郎官似的,站在门口和疯子迎客,脸上堆着笑,心里却暗暗嘀咕。来吃饭的应该会随点礼吧?不是我小气,先前豪迈的大手一挥,以为也就吃个千八百的,后来整出那么多人来。以为花个三五千了不起了,不曾想艾琳娜整了个酒楼,包下了酒楼一层,摆了四桌,都是好酒好菜。定金就扔进去了一万,哥们的脸就开始抽抽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星期五有鬼重新开张,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哥几个钱的创业资金又没有多少,今天这一顿饭,就得干出去两万多,还不一定能打住,要是能收点随礼哥们填补一下,倒也不错。正琢磨着随礼的事呢,穿唐装的魏老爷子带着魏华军先来了,哥们立刻就迎了上去,伸手抓住魏老爷子道:“老爷子你看,来就来呗,还带东西,这怎么好意思……呃!没带东西啊?”

魏老爷子是空手来的,笑眯眯的看着我道:“浪总,现在你可是真的总了,还差我老头子这点东西?”

“不是。套词,说习惯了!”哥们不好意思的装萌,心里却暗骂魏老爷子抠门,好歹也是一派当家。人家请你吃饭,庆祝新公司开张,就好意思空手就来?我正腹诽呢,魏华军从怀里掏出个大红包,笑着对我道:“浪总,红包老爷子早就给你准备好了。逗你玩呢。”

“这是怎么话说的……老爷子,咱们今天不醉不归啊……”哥们特好意思的接过红包,一捏挺厚实,这顿饭起码有着落了,顿时心情就好了起来,魏老爷子见我这个德行,摇摇头都没搭理我,上楼找李一灵说话去了。

疯子在一边探头探脑,问道:“浪总,魏老爷子家大业大的,红包肯定不少钱,打开看看!”

“看你大爷啊,财不外露不知道啊,再让贼给惦记上了。”

“看一眼怕个毛啊,还能看少了是咋地?浪总啊浪总,扣死你算了。”

丫的刚跟我对付到这,我就看到一个特派头的人来了,眼睛一亮迎了上去,疯子却是目瞪口呆,没错,来的就是疯子他爹风正罡,老头收拾得利利索索的,一脸严肃走了过来,哥们堆起笑脸:“风前辈,欢迎,欢迎,你看看,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啊,哦,没带啊。”

风正罡简直了就,空着手来的,我去,我通知他就是想收点份子钱……

风正罡跟我还有点笑模样,一看到风清扬,脸就沉了下来,风清扬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恨不得找个耗子洞钻进去,风正罡跟我说了几句恭喜的话,站在门口也不进去,对风清扬道:“跟着浪总好好干,别给咱们老风家丢脸,我在你卡里打了五十万,拿出来,也算是你给星期五有鬼做点贡献……”

哥们的眼睛立刻就亮了,热情且殷勤的把风正罡带了上去,出来后,急忙对风清扬道:“卡呢?给老子交出来,你不交出来,待会我就在你爹面前给你上眼药。”

“卧槽,浪总你还能不能有点节操了?”

哥们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幽幽道:“要钱,还要什么节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