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玩坏的校花 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 A+
所属分类:花胶

第1942章 变故,消失的孙梦

“对,姐,你也试一试。”孙武也是看向孙梦。

“试试吧。”孙炎鼓励道。

他们也想看看,孙梦接触剑匣,是否会发生什么新的变化。

孙梦点点头,然后从孙炎手里接过剑匣。

在剑匣接触到孙梦手掌的刹那,剑匣光华大盛,那一股恐怖的意识之力,也是汹涌窜动起来,仿佛脱缰的野马一般,好在它们没有被操控,暂时还不具备破坏力,否则,估计混沌海都将遭到巨大的冲击。

张煜、孙炎、孙武皆是精神一振,眼睛死死盯着剑匣。

只见剑匣侧面缓缓裂开一道缝,那道缝从剑匣的一端延伸到另一端,也使得剑匣光华更加强烈,几乎将整个混沌海都照亮。

孙炎、孙武,包括孙梦自己在内,皆是有些激动起来,浑蒙海之主的秘密,终于要解开了吗?

然而就在几人激动的时刻,那剑匣陡然爆发一股可怕的拉扯力,孙梦首当其冲,毫无防备的她,直接就被吸入了剑匣之中,整个人迅速缩小,眨眼间就不见了。

在吞没了孙梦之后,剑匣光华迅速暗淡下来,恢复了其原本朴实无华的模样。

“姐!”

“丫头!”

孙炎与孙武大惊失色,嘴里惊呼一声。

张煜也是脸色微变,想要阻止,可那剑匣已经合拢,并且速度太快了,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并且所有人都毫无防备,张煜亦未能阻止。

着急的孙武,直接一把抓过剑匣,混沌之力汹涌灌注,却对剑匣没有一丁点伤害,亦不能让剑匣出现丝毫的反应,仿佛剑匣之前的反应全都是假象一般,孙武眼睛都红了,疯狂地向着剑匣注入混沌之力,嘴里焦急地大喊:“姐!”

可无论他怎么做,剑匣都如同一件死物,没有半点反应。

孙炎用着求救般的目光看向张煜,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人能够救出孙梦,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张煜。

“我试试吧。”张煜深吸一口气,神情严肃。

孙武冷静了几分,放开剑匣,将其放在张煜身前,然后祈求地道:“院长,求求您,一定要救出我姐!”

张煜凝重道:“这剑匣有古怪,我也没有把握,你们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其实张煜心里也是有些难受的,毕竟,孙梦算是他半个徒弟,当年苍穹学院还没崛起的时候,白灵就加入了苍穹学院,跟随着苍穹学院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哪怕他对孙梦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至少也称得上亲人,而今眼看着孙梦被剑匣吞没,他当然不会好受。

更何况,剑匣是他拿出来的,孙梦被剑匣吞没,他难辞其咎。

“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张煜心中默默道。

他闭上眼,精神前所未有的专注,神情也是极其认真。

很快,他调动了混沌海之主的无敌意志,马力全开,狠狠地冲击剑匣,恐怖的意志,让得剑匣剧烈晃动起来,整个混沌海,仿佛都刮起一股可怕的风暴,席卷每一个角落。

剑匣剧烈颤抖,那紧紧闭合的匣口,渐渐显露一条缝隙,泛着淡淡华光。

张煜仿佛看到了希望,控制着无敌意志,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剑匣,只是随着时间流逝,那一道缝隙,不但没有扩大,反而慢慢缩小,再一次闭合,无论张煜如何操纵意志冲击它,都不再有半点反应。

直到张煜筋疲力尽,感觉意志都快枯竭的时候,剑匣也依旧没有再出现过动静。

这也是张煜在丹田世界中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力,感受到了疲惫

被黑人玩坏的校花 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原来,哪怕在丹田世界当中,他也并非是无所不能,至少,这剑匣,他便无法打开,哪怕全力以赴,也做不到。

一滴汗从张煜侧脸滑下,手臂上的青筋,缓缓褪去,张煜缓缓散去意志,手臂无力地垂下,声音低沉:“抱歉,我也打不开。”这一个由另一位浑蒙海之主炼制的剑匣,让张煜第一次体会到了挫败感,让他体会到了深深的无力。

“连您都打不开……”孙炎怔住了。

孙武更是不愿意接受:“不,不会的……”

他一把抓过剑匣,像是疯了一般,狠狠地拍打着剑匣,怒吼道:“鬼东西,快放我姐出

被黑人玩坏的校花 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来!”

然而剑匣没有一点反应,甚至连它原本蕴藏的意识之力,以及那古老厚重的气息都消失了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孙炎有些惊疑地看着那剑匣,“这东西,为什么会吞没孙梦丫头?”

张煜沉默了一下,道:“再等等吧,也许情况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糟糕。”

孙武动作一顿,抬起头,看向张煜。

孙炎也是看向张煜。

“这剑匣内部,应该自成一个空间,只是被剑匣锁住,无人能够感知到它的存在。”张煜沉声道:“而你们孙家人的意识,也许就像一把钥匙,能够打开剑匣,暴露那个空间的存在。”至于为什么孙炎、孙武都未能打开剑匣,张煜也不清楚原因,也许是意识强度不够,也许是只有女性才能够触发,总之,肯定有着特别的原因,“孙梦虽然被吸入那空间,但不代表有着生命危险……”

顿了顿,张煜看向孙武:“你那有没有类似生命玉简之类的东西?”

孙武反应过来,立即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块生命玉简,那是孙梦的生命玉简,与孙梦存在着意识上的联系,一旦孙梦陨落,生命玉简也会破碎。

而此时,那生命玉简安然无恙,丝毫没有破碎的痕迹。

“姐姐还活着!”孙武顿时松一口气,整个人也冷静了许多,“生命玉简没有破碎,姐姐肯定还活着!”

张煜见此,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此看来,我的猜测应该没错,孙梦虽然被吸入了剑匣空间,但那剑匣空间应该不会威胁到她的生命。”既然这剑匣是孙家之物,那么多半是不会伤害孙家人,当然,也不排除一些老怪物,故意以这样的方式,吸取家族后人的血脉,乃至意识等等,以达到类似复活,或者重生的目的。

只是目前看来,孙梦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至于时间长了会不会出事,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可姐姐还在剑匣空间里,我们该怎么办?”孙武忧心忡忡,“谁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

孙炎也是眉头紧锁:“还有什么办法能打开剑匣?”

张煜摇摇头:“恐怕没别的办法了……”

以他在丹田世界中的实力,都没办法打开剑匣,只得通过孙梦的意识,激活剑匣的开关,别人就更加不可能打开剑匣了。

“这剑匣,唯一的开启方法,估计就是靠你们孙家人的意识。”张煜沉吟道:“或许你们意识当中有着什么特殊的印记,可以激活剑匣……”

孙武扒拉了一下剑匣,脸色沉重:“可现在,这剑匣一点反应都没了。”

刚开始,他和孙炎触碰剑匣,剑匣还会出现反应,可现在,剑匣像是完全死去了一般。

孙炎也尝试了一下,结果与孙武一样,剑匣毫无动静。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等。”张煜沉默了一下,“也许有一天,剑匣会自动打开,孙梦会重新出现……”只是张煜也不确定,那一天是否真的会到来,毕竟,剑匣太神秘了,就和那浑蒙海之主一样神秘,没有人能够预测剑匣的未来,张煜亦无法做到。

孙武像是被抽干了精气神一般,无力道:“姐,对不起,我真没用……”

他们的父母早年因探测天墓而陨落,爷爷也是早早就去了浑蒙天,剩下他们姐弟相依为命,数百浑纪,他与孙梦从未分别过,并且将孙梦当作依靠,年轻时做过很多错事,都是由孙梦给他善后,他以为未来一直都会如此,可突然间,孙梦消失了,他终于开始慌了,像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可怜又无助。

“等等。”张煜忽然道:“其实,也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打开剑匣空间。”

孙武猛地抬头,惊喜、期待,又有点紧张。

只见张煜郑重地看着孙武,缓缓道:“既然你们孙家人的意识能够开启剑匣空间,那么……你们不妨试一试尽可能多地繁衍,当某一天,孙家人遍及整个浑蒙海,或是混沌海,那么,其中总有一人能够满足开启剑匣空间的条件,就如同孙梦那样。”

孙武嘴巴张成一个“O”字型,目瞪口呆。

这就是院长想到的办法?

喜欢武极神话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