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巨龙在她腿间同时进出 一下比一下撞的狠

  • A+
所属分类:花胶

楚枫赶忙端起,轻轻的尝了一小口。

而当龙泉入口那一刻,楚枫终于知道,为何只是可口之物,便能让人不惜用尊兵的价格来换上一碗。

它对修武的确没有太大帮助,可是那龙泉入体,仿佛整个人都得到了净化。

就连原本心中有怒的楚枫,这一口龙泉入口,怒火竟消除大半。

于是楚枫又连续喝了两大口。

这两大口下肚,楚枫感觉整个人,处于一种极为舒适的状态,那是他很久没有过的放松与舒适的感觉。

甚至忘却所有烦恼,让他有些沉醉其中。

“爹爹,你看,这龙泉好像很好喝的样子。”

可就在楚枫沉浸那种舒适之感时,一道小男孩的声音,却将其从那种状态拽了回来。

顺声观望,不知何时在他的旁边,出现了两个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小男孩。

中年男人,长相粗糙,满脸胡渣,穿着更是十分简陋。

就像是随便找了一个麻袋披在身上,然后用麻绳在腰间一系,就完成了一件衣服。

他连鞋子都没有,那黑漆漆的大脚,满是泥垢。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身后还背着一把斧头,那不像是尊兵,甚至不像兵器,看着极为普通,就像是平民百姓用来砍柴的斧头一样。

而那个小男孩,只有十岁的样子,也是脏兮兮的,长得虽然不好看,但憨憨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

“这位少侠,额……那个……”

“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少侠能否将龙泉,借我儿子品尝一点,一点就可以了。”

“当然,少侠若是不愿意,也没关系,是在下唐突了。”

中年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楚枫说道。

甚至说这番话的时候,都不敢直视楚枫,深怕楚枫会骂他一样。

楚枫看的出来,他不像是一个脸皮厚的人,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他还是厚着脸皮提出了这个不情之请。

看着这对父子,楚枫不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也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义父。

于是楚枫掌心张开,以结界凝聚出一只碗,便想将自己的龙泉,分一部分给这小男孩。

唰——

可突然间,一只手将楚枫的那碗龙泉夺了过去。

是狱宗地狱使。

“没有准备的人,不配饮用龙泉。”

“而你竟要将龙泉赠予这种人,那你也没有资格饮用了。”

狱宗地狱使此话说完,便将楚枫的那碗龙泉一饮而尽。

“呵……”

“装好人?”

“这回还装不装,自己那份都没有了,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那天风剑阁的白脸男子,应该始终观察着楚枫,所以见到这一幕,他立刻发出嘲讽。

“抱歉了少侠,都怪我。”

见此情形,那中年男子十分惭愧。

“对不起大哥哥,是我不好,害了你。”

就连那小男孩,也是十分懂事的向楚枫道歉。

“别这么说,这和你们没关系。”

“你很想品尝龙泉,我帮你想想办法,等我一下。”

楚枫对小男孩说道。

可谁曾想他话音刚落,那天风剑阁的白脸男子,便又找茬的开口了。

“想办法,你也想学门口那个老头,拿件尊兵与人换吗?”

“还是说,你要学这对穷父子,厚着脸皮,找别人借上一碗呢?”

“连与你同行的人,都看不起你,你觉得其他人会借给你吗?”

那白脸男子的话语,充满讽刺。

而楚枫,这一次没有再与其拌嘴,而是站起身来直接向其走去。

见此一幕,那天风剑阁的人,都以为楚枫是要找茬,一个个的都是面露不善的盯着楚枫。

甚至有人,将手握向了身后的长剑。

“这位姑娘,你可有多余的龙泉币?”

可谁曾想,楚枫并没有理会白脸男子,而是对那名英气十足的女子询问起来。

“有倒是有,但我不会与你兑换的。”

“我觉得与你同行的前辈说的很对,没有准备的人,不配饮用龙泉。”

那女子说道。

“这样,我与姑娘打个赌吧。”

楚枫说道。

“我从不与人打赌。”

那女子说完此话,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楚枫。

她显然没有想到,楚枫会要与她打赌,而她应该很厌恶这种行为,所以就连后面说话的语气,也是变得不耐烦。

“我与姑娘赌,我可以解开这真龙棋盘。”

楚枫说道。

“你说什么?”

听闻此话,那女子也是立刻看向楚枫,眼中涌现出些许诧异。

她没想到,楚枫提出的赌约,会是关于真龙棋盘的。

“若是我能破开这棋盘,姑娘只需给我二十个龙泉币即可。”

楚枫说道。

“你若要破就破,和我无关,我没必要与你打赌。”

可哪怕如此,那女子也仍是拒绝了楚枫的要求。

“小子,你真的要赌?”

可谁曾想,那白脸男子却来了兴趣。

“你有龙泉币?”

楚枫问道。

“老子龙泉币多的很。”

那白脸男子说话间,从乾坤袋内,取出了二十个龙泉币。

“若你真能解开真龙棋盘,这二十个龙泉关闭就归你,可你若不能解开这真龙棋盘,你就自己割下你的舌头,怎么样?”

白脸男子对楚枫问道。

“好,就依你,诸位可都看着呢,输了可别反悔。”

楚枫说道。

“我李瀚,向来说话算话。”

“倒是你,真的敢吗。”

那白脸男子说道。

“李瀚,原来他就是李瀚。”

“天风剑阁当今的小辈第一人。”

他报出名号之后,龙息泉馆的一些人,也是发出议论之音。

而听到众人的议论,那李瀚的脸上也是露出得意,同时也是更显自信。

“小子,怎么不说话了?”

“你是怕了吗,刚刚是虚张声势的吧,你这种货色,怎么可能破开这真龙棋盘。”

李瀚更是直接对楚枫进行羞辱。

“我不是已经接下你的赌约了吗?”

“何时听到我怕了?”

“劳烦诸位让一下,我要解开这棋盘了。”

楚枫说话间,便直接穿过了天风剑阁这些小辈,而那些小辈,也是十分不服的看着楚枫。

他们可不相信楚枫,能够解开这真龙棋盘,只不过是在等着看楚枫的笑话而已。

至于其他人,也都开始关注起来,包括其他客人以及龙息泉馆的店小二。

当然,他们也同样,没对楚枫抱有期望。

唰唰唰——

可只见楚枫的手掌,快速在真龙棋盘移动,那原本看着毫无章法的画卷,便开始有了形状。

隐约间,可以看出那是一条龙的形态。

而伴随着楚枫的继续出手,那龙的形态越发明显,不过片刻的功夫,那混乱不堪的真龙棋盘,已是呈现出了一幅完整的画卷。

那画卷上面,正是一条威风凛凛的巨龙。

“解开了,居然真的解开了,还是这么短的时间?”

众人皆是感觉难以置信,惊呼之声,响彻于这龙息泉馆。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解开真龙棋盘。”

“你必然是用了障眼法。”

然而,那李瀚却根本不相信楚枫真的解开了真龙棋盘,一口咬定楚枫是使用了障眼法。

“障眼法吗,若真是如此,也太卑鄙了吧?”

“居然用障眼法,应当严惩此人。”

而李瀚此话一出,也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毕竟在他们心中,能够解开真龙棋盘的人,必然是极为了得的存在。

不可能是楚枫这样一个无名小辈。

况且这无名小辈,解开棋盘,居然如此轻松,就更加不合常理了。

所以他们也开始觉得,楚枫应该是使用了某种障眼法,而并非是真的具有解开这真龙棋盘的实力。

嗷——

可就在此时,那真龙棋盘内,传来一声龙啸,紧接着真龙棋盘内的巨龙,竟从真龙棋盘飞掠而出。

它先是围绕着楚枫旋绕了一圈,随后便化作一缕气焰,落入了楚枫手中。

当那气焰消散,人们发现,在楚枫手中,出现了一道令牌。

而那令牌,任凭是谁,都能看出它的非同小可。

“障眼法吗,那你看我这令牌,是不是障眼法?”

楚枫手持令牌,笑眯眯的对那李瀚问道。

喜欢逆道战神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