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晚上燥热睡不着 一女多男同时进6根同时进行

  • A+
所属分类:花胶

被一道极光帷幕送到眼魔世界,盖茨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向自己冲来。

“时劫者!?”

而且好近!

盖茨顿时一惊,下意识的向后跳开,同时摆出警诫的姿势。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对面的时劫者,竟然也是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向后跳开。

“魔王的走狗!”

同时大声喊道。

盖茨:“……”

现在的时劫者,都这么没有礼貌了吗?

这一个不着边际的想法浮现,让他的嘴角顿时忍不住抽了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听多了常磐庄吾和门矢士那种总是让他在自闭边缘反复横跳的话,现在听到乌尔这句虽然难听,但也就只是难听的话,本该感到生气的他,心里却反而生出了一种微妙的轻松感。

就这样,他一边随口反驳一句。

“我可是魔

女性晚上燥热睡不着 一女多男同时进6根同时进行

王反抗军的主要成员!”

一边用视角的余光去观察四周。

这既是在确定他自己的情况,也是在寻找门矢士的身影。

结果,门矢士没有看到,他反而被发生在村镇外的那场激烈战斗给引去了注意力。

联系到在这里出现的时劫者……所以,那边,是时王正在与异类Ghost进行战斗吗?

正想着,他就听乌尔发出一声嗤笑。

“为魔王办事的魔王反抗军成员?”

乌尔看着盖茨,一脸的讽刺。

“哼,你比魔王的走狗还恶心!”

盖茨:“……你说的好有道理。”

瞧,就算是这句更难听一些的话,也没在盖茨的心里激起多大涟漪。

由此可见,盖茨现在对这一类的话,抗性到底有多大。

而被盖茨这平静的回复给搞的忍不住愣了一下的乌尔,回过神来,立刻说道:

“既然明白了,那就让开!”

可对此,盖茨却仍是摇头。

“我拒绝!”

乌尔:“……”

他愣一下,然后一下子就被气炸了。

“——你这是在耍我吗!?”

说话间,他便已经握拳,脚踏地面,向盖茨冲去。

胸口的强化反应炉气血涌动,乌尔前冲的身影陡然加快。

嘭!

拳掌交击。

好悬!

要不是盖茨已经变了身,他怕是就要被乌尔给一拳KO了。

所以承受着乌尔那一拳的力道,假面下,盖茨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这是……!”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对此,乌尔没有过多的解释,而是立刻接连对盖茨发起了攻击。

愤怒,急躁。

章法杂乱。

与作为魔王反抗军的主要战斗成员,身经百战的盖茨相比,乌尔实在是不善战斗。

所以,在经过初期的适应后,盖茨很快就建立起了优势。

然后,盖茨又很快就利用这优势制造出了决胜的时机。

一拳击中乌尔的腹部,随后又用一脚将乌尔击退的盖茨,抓住这个机会,启动必杀。

【FinishTime(终结时刻)!】

“听好了,时劫者!”

盖茨一边继续按下时空驱动器的顶端按钮,转动时空驱动器主体,一边继续道。

“这跟时王无关,所以,无论有没有魔王,我都会阻止你们时劫者肆意的扰乱时间!”

话落,盖茨起跳。

能量字迹从盖茨处一直延伸至乌尔身前,形成一道虚影。

随即,盖茨沿着能量字迹的轨道,向乌尔踢击而去。

【TimeBurst(时间爆破)!】

面对盖茨的必杀技,乌尔忍住疼痛,踉跄向旁侧闪避。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所闪避的那个方向,就是盖茨的必杀技所凝结而成的虚影所在的方向。

危险!

就在这时!

画面突然定格。

哒哒哒——

时间停止了。

是奥拉。

她在这危急关头出现在了这里,救下了乌尔。

从这就看能出乌尔的不成熟。

确实,时停这一招,在能够免疫它的人前,一文不值。

但是,在对付无法免疫它的人时,它却又是一个无敌的技能。

所以,就算是自己的时停技能接连吃瘪,他也不该忘了,在时王的团队里,真就还有一个无法靠自己免疫时停的人存在。

驾驶着时光魔神机的奥拉飞到乌尔身前,打开驾驶舱,一把拉住乌尔。

“乌尔,我们走!”

“不,奥拉,帮……帮我!”

乌尔捂着腹部,脸上满是痛苦。

他想要让奥拉帮他。

面对乌尔的请求,奥拉的双手微紧,脸上闪过不忍和犹豫的神色,但最终还是用力将乌尔拉进了驾驶舱中。

她也想帮助乌尔。

但是。

“已经,结束了啊……乌尔。”

闻言,乌尔身体一颤,他立刻向祈祷之间旧址望去。

只见一道背负闪耀无限之翼的身影从其中冲出,在天空停顿一下后,迅速向村镇外的方向飞去。

若是此时进入原祈祷之间屋内,还能看到,那座祭台之上,那个其内所有事物都在逐渐崩溃的死魂世界幻影上,那道快要将整个死魂世界的天空切成两半的漆黑裂缝内,还有一团幽蓝业火正在急速靠近。

无限魂Ghost!

罪魂Specter!

正如奥拉所说……

已经,结束了。

他输了。

乌尔无力的停止了挣扎。

奥拉则是视线在静止在空中的盖茨身上扫过,接着向下方一移,停顿一下,随后立刻合上驾驶舱盖,驾驶着时光魔神机快速离开了这个眼魔世界。

而在奥拉视线最后所停顿的那个方向,沃兹手中把玩着那颗正亮着幽光的,常磐庄吾交给他的,原本属于伊戈尔的时间幽冥眼魂,抬头望着奥拉的时光魔神机消失的方向,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

“真是的,明明我都已经决定好要给你们一个机会,准备袖手旁观了……可为什么你们就是不信呢?”

话落,时间恢复流转。

盖茨从空中落下,踢了个寂寞。

他迅速环视四周。

可此时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

没有乌尔,没有奥拉。

当然,也没有沃兹。

……

……

村镇外。

常磐庄吾感应到了那股正在向这里靠近的强大能量。

所以他当即开始极限发力,要为自己制造一个空档。

【FinishTime(终结时刻)!】

【Cosmic(宇宙)!】

【超银河TimeBreak!】

这一招就名为——宇宙火箭极限连射!

先是宇宙圣剑以火箭模式将异类无限魂Ghost从他身前顶走。

轰然爆炸!

紧接着,

以常磐庄吾为中心,无数宇宙火箭弹便被Zi-O宇宙Fourze形态装甲具现而出,密密麻麻,接连不断的向异类无限魂Ghost喷射而去,在他周身爆炸!

“啊啊啊啊——!!!”

在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

异类无限魂凄惨的尖锐叫声竟是能够与其分庭抗礼。

万鬼齐嚎!

以此为背景,常磐庄吾转身,向背负无限之翼的无限魂Ghost望去。

天空寺尊没有多说什么,他已知晓一切。

无论是自己作为假面骑士Ghost的记忆,还是,另一个自己留在这个时代的记忆。

所以,在看到常磐庄吾回头的一瞬间,天空寺尊便已经将手中的Ghost骑士手表向他投掷而去。

“接着!”

在这爆炸轰鸣与万鬼齐嚎交相辉映的情况下,天空寺尊的喊声却依然清晰无比的传入进了常磐庄吾的耳中。

因为,那是纯澈灵魂的呐喊。

是心的交鸣。

在天空寺尊的灵魂牵引下,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常磐庄吾,几乎是瞬间就和天空寺尊的心意连接在了一起。

【Ghost!】

【MugenDamashii(无限魂)!】

骑士手表进阶。

装甲转换。

【ArmorTime(装甲时刻)!】

【燃烧生命吧!GhostMugen!Mugen(无限)!】

常磐庄吾变身为了假面骑士Zi-O无限魂Ghost装甲形态。

与此同时。

很不科学的,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沃兹的声音竟也是清晰的响彻了起来。

“庆贺吧!”

“他是集所有骑士的力量于一身,超越时空,通晓过去与未来的时间的王者!”

“此刻,正是他继承了又一位骑士的力量,变身为假面骑士Zi-O无限魂Ghost装甲形态的瞬间!”

常磐庄吾在沃兹的庆贺声中,启动Zi-O无限魂Gho

女性晚上燥热睡不着 一女多男同时进6根同时进行

st装甲的必杀技。

【FinishTime(终结时刻)!】

“燃烧!!生命吧——!!!”X2.

常磐庄吾与天空寺尊的喊声一同响起。

炽盛的无限魂之力,在他们的右脚之上汇聚,他们交叉向异类无限魂Ghost用出了骑士踢。

【Mugen!GodOmegaTimeBreak!】

【超大开眼!Mugen!GodOmegaDrive!】

就在这时,一团幽蓝业火也来到了这片空中。

业火飘零。

其内是扇动幽蓝六翼的罪魂Specter。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生存之道!!!”

深海诚望着在常磐庄吾和天空寺尊交叉踢出的,那两道正向异类无限魂Ghost延伸而去的七彩能量轨迹,用力拉推握杆。

【罪大开眼!SinSpecter!DeadlyOmegaDrive!】

紧随常磐庄吾和天空寺尊之后,将攻击印到了丹顿的身上。

“再见了,父亲。”

随着深海诚的这句话落。

轰——!!!!

无限魂装甲Zi-O的能量,无限魂Ghost的能量,罪魂Specter的能量,三者一同爆发。

这无比强大的能量爆炸,湮灭了爆炸区域内的所有赤红因子,在那片赤红的天空中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站在那个空洞中心,身上的异类无限魂Ghost装甲逐渐化为灰烬的丹顿,渐渐恢复了理智。

他痴痴的望着那个“空洞”上空的蓝色天空。

在异类无限魂Ghost装甲化为灰烬后,他的身体也开始在这爆炸的中心逐渐消散。

而在他生命的最后。

他什么也没想。

只是看着那片蔚蓝的天空,留下了一句发自内心的赞美。

“这个天空,好美啊……”

话落,丹顿的身体彻底化为灰烬。

独留下一块满是碎痕的异类Ghost手表,也在下一刻,“啪”的粉碎消失。

常磐庄吾见此,抬手取下已经开始散发光亮的Ghost骑士手表。

下一瞬。

时空开始变换。

……

……

地球。

天空寺尊猛然回神,发现他正站在大天空寺外的坡道上。

他抬手伸向怀里。

那里,已经没有了眼魂的存在。

“芙蕾雅……”

“武藏先生……”

“大家……”

他的低声呼唤,没有得到像往常一样的任何回应。

怅然若失的天空寺尊沉默片刻,沿着坡道向上,向大天空寺走去。

而后,天空寺尊眼神忽然一亮。

“诚哥!”

他在大天空寺的门口看到了深海诚的身影。

他一边高声喊着,一边加快脚步,向深海诚跑去。

听到天空寺尊的声音,深海诚的脸上顿时不由露出一抹笑容。

他收回望向大天空寺内的视线,回头,向天空寺尊的方向看去。

然后,他便看到天空寺尊快步跑到了自己面前,高兴的笑着,而后,忽然做出出拳的姿势。

深海诚见此,愣一下,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这才如往常一样做出接拳的姿势。

天空寺尊出拳。

可那拳,却径直穿过了深海诚的手掌。

见此,天空寺尊的所有表情瞬间僵住。

“诚……哥?”

一个不好的预感在他心间浮现。

对此,深海诚却是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摇了摇头,无奈笑道:

“果然不行了吗?真是好可惜啊。”

看着深海诚这幅不在意的样子,天空寺尊感觉很是生气。

既生气,又不解。

“为什么?”

天空寺尊神情激动的问深海诚。

“为什么啊?诚哥,时间不是应该已经……”

“冷静下来,尊,时间确实是已经恢复正常了。”

深海诚抬手,似乎想要拍拍天空寺尊的肩膀来安慰一下他,但是想起自己现在幽灵的身份,于是便只能作罢。

“正是因为时间已经恢复正常了,所以我才会是这副模样……这,也是我自己选择的结果。”

深海诚解释道。

“尊,别忘了,实际上,我们的出生时间,可是相差千年呢。”

一千年……

深海诚的这句话,在让天空寺尊再次愣住的同时,也让他终于明白了深海诚这副模样的真相。

一千年。

“原来,我们生活的时代,相差那么远的么?”

眼泪从天空寺尊的眼中不由自主的落下。

一千年!

怪不得,诚哥会以幽灵的模样来见他。

当Ghost久了,他都快要忘了。

人类,是会上年纪的啊……

喜欢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