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什么意思

  • A+
所属分类:花胶

敢死队!

牺牲!

无敌入场的可能,更加危险!

大夏王……立誓!

瞬间,这方小小宫殿内接连爆发震荡,尤其是大夏王持剑立誓的一幕,更深深印刻在众人脑海之中,所见之人,无一不为之动容。

为了人族!

大夏王亦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有一句……

嗡!

众洞天强者的眼眸重新变得坚定起来,甚至超过了刚才,众志成城,死志相连,终于。

“若我人族再兴,抗过这一劫,请大人务必善待我后人!”

“兄弟们,我们走!”

一声呼喊,道出了他们心中对这世界最后的留恋,震撼人心。

在李云逸亦是感触倍深的注视下,一众人毅然决然迈动脚步,朝外走去,朝极东正在疯狂扩张的上古劫印掠去。

等待他们的,将是生死大战!

这么多洞天,一战之后,又还能剩下几人得以归还?

呼!

李云逸闭上了眼睛,

即使以他的心境,也不忍心看这样的一幕。

悲怆!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们走向的,注定是一场绝路!

如此一刻,谁都无法忍心,但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是唯一的选择。

大局如此,总是需要有人牺牲的。

直到。

蒸腾的大道之力恢复平静,身前,大夏王冰冷似水的声音传来。

“你们,是第二波。”

“不要让他们白白死去!”

两大阵列,各司其职,各有任务在身,说不上谁轻谁重,只有四个字……

为了人族!

……

呼!

一刻钟后,李云逸已经离开了那座宫殿,孤身悬浮九天之上,遥遥看着,天边上古劫印光辉迷离的界限还在飞速扩张,正跨越整个南蛮山脉呼啸而来,直到临近中神州边缘,才终于停下。

而在其和中神州相交之处,正有无数身影闪烁,携卷大道之力冲入其中,一道道气息凭空消失,如飞蛾扑火一般。

是人族圣境!

或许属于人族联盟一方,或许并不是。

值得李云逸感到欣慰的是,他那天宣告天下的动作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进入其中的,大多都只是圣境而已,普通武者宗师很少。

他们进去也没用,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但实际上,李云逸的双眸虽然在看着那边,可实际心神,早已透过信仰之力破入其中,看到了一片……

尸山血海!

是的。

李云逸的信仰之力探查进入了。

虽然暗门已经封禁,李云逸无法通过信仰之力探查其最深处的变化,但,他还可以利用自己的眼线做到这一点。

风无尘。

张天千!

他们,已经进去了!

李云逸正是通过和他们之间的灵魂联系,看清的其中一切。

第一感觉就是……

这上古劫印,变了!

不知道是不是染血天碑终于加入其中,还是上古劫印被整体激活,李云逸通过风无尘等人的视角可以轻松看到,其中和之前进入探路时的截然不同。

其中遗迹洞天天地,不再平和,而是……

充满危机!

以其中一座他们曾经进入其中的天剑遗迹为例,只有斩杀其中剑灵,才能进入上古劫印的第二层位面。

但现在,它的通过条件赫然已经变了,进入其中的张天千已经击杀了三尊剑灵,却只得到了三枚令牌碎片,并且,其中还有两个是相同的。

“九枚碎片合二为一,才能进入下一层位面!”

通过张天千得到这些令牌碎片中蕴藏的信息,李云逸眉头一紧。

上古劫印里的考验,难度更大了!

通过张天千的视角望去,茫茫灰色天空之上,剑光如霞光四溅,随处可见,根本不需要寻找!

更大的,不仅是难度,还有威胁!

不仅仅是这上古劫印内部考验难度增加的威胁,更来自于,其他圣境!

击杀剑灵,得到的令牌碎片是可能相同的,这就意味着,一个圣境即使斩杀了二十尊剑灵,很可能也得不到进入下一位面的资格。

而一个圣境,能连续击杀二十尊剑灵的机会有多大?

近乎为零!

再加上,击杀剑灵所得令牌碎片竟然不能收入体内,更散发着奇异的气息。只要靠近千丈之内就能轻易辨别,所以……

杀人!

夺取碎片!

这无疑成为了妄图进入下一层位面的圣境面前“最好”的选择!

因此。

喋血和杀戮,不仅存在于面对剑灵之时,更多存在于众圣境之间!

“炼狱……”

李云逸从张天千等人的视角看着这血肉横飞的一幕,亦是道心震荡。哪怕,在之前进入上古劫印时,他心里已经有过这样的判断,但当这一切真实的出现在眼前,他还是有些心神震动。

不过下一刻,李云逸的目光就已经从那尸山血海上挪开,落在了这些天地的大地上。

轰!

不断有圣境陨落,他们亡魂消散,血肉倾洒大地,可大地之上并没有血痕,仍然一片灰雾蒸腾,这些血肉仿佛融入了天地之中,已消失不见。

但。

它们岂能真正消失?

在李云逸的感知下,上古劫印的震慑越发沉重,整个法阵就像是活过来一般,正在疯狂成长!

“大阵有灵!”

“它在吞噬其中血肉,以完成自我的蜕变!”

它有成长的特性!

这,是否也是世外生灵的谋划之一?

还是说,这上古劫印才是他们阴谋的本体,要通过这一法阵,将整个东荒彻底吞噬?

李云逸正在心中推演这种可能,突然。

轰!

上古劫印,一方遗迹天地中,正凭借身法游走在战场中的风无尘身形蓦地一震,突然停住,惊骇地望向这轰鸣传来的方向。

它因何而起?

风无尘固然神魂之力远超普通圣境,但毕竟有限,无法探查清楚,只能从中感受到令他都忍不住冰寒的悸动。

可是。

李云逸知道这轰鸣是什么缘故,脸色立刻凝重起来。

这是……

洞天陨落的波动!

果然,下一刻。

“李云逸小友,让你的人务必小心!千刃遗迹,有洞天陨落了,是五行宗的新晋洞天!”

亦是。

敢死队中的一员!

大夏王沉重的声音传来,印证了李云逸的判断,但也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了起来,眉头狠狠皱起。

上古劫印复苏,才开启了第一层位面,甚至还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有洞天陨落了?!

这么快?

如此迅猛的局势变化,确实让李云逸感到很是意外,更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

更重要的是。

这陨落突如其来,没有任何征兆,风无尘就身在其中。甚至没有感受到任何洞天大战的轰鸣。

“是他运气太差,在随机传送进去的时候直接撞上了王天机一行的大部队?!”

“还是说,这上古劫印中,还有其他更大的危机?”

李云逸顾不得回应大夏王。

“小心!”

灵魂传音叮嘱风无尘等人,下一刻,李云逸的信仰之力已经开始以风无尘等人为中心疯狂蔓延,寻找那特殊的凶险。

可是,这必然是极度困难的一件事,毕竟风无尘他们所在的遗迹有限,而每处天地都在爆发生死战,想要想到这种或许并不存在的危险,注定很是艰难。

但。

它确实是真的!

李云逸的判断,没有错!

这样的危险,确实存在,只不过,并不在他之前判断的任何上古劫印的危险范畴之内。

……

千刃遗迹。

距离风无尘足足数千里远的某处山阙,也正是刚才那洞天陨落波动爆发的源头,余波还未散去,一片灰雾血色蒸腾之中,一点紫色幽光甚是诡异,悬浮其中,周围一切力量都随着它的闪烁蒸腾,赫然是一枚……

紫色的光茧!

紫色?

若是李云逸在这里看到这一幕,定然会立刻想起,之前上古劫印复苏,花满楼突然冲天而起,对它出手的那一幕,紫色的烟花倾洒整个上古劫印笼罩的区域。

它们之间,是否有关系?

呼!

紫色光茧飞速旋转,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疯狂吞噬着周围一切,直到那五行圣宗圣境武者的血肉被吞噬干净,突然。

咔嚓!

光茧,裂开了!

首先出现的,是一条手臂,拍碎光茧,走了出来,赫然是……

一个人?!

他的确是人形模样,但是在眉心处,却有一道如烈火焚烧的印记闪烁,皱眉望向周围迷蒙的天地,突然眼底深处精芒一闪,如同想起来了什么,一抹狠辣杀意骤然腾起。

“这就是九荒?!”

“哈哈哈哈,终于开始了!”

“这次,小爷一定要杀个痛快,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轰!

紧接着,青年一步踏出,朝附近最近的一处战场掠去,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气息竟然都在疯狂增长,只是顷刻间,就已经达到了道君层次!

九荒?

机会?

神佑大陆人族可不会把此地称之为九荒,哪怕这确实是神佑大陆原本的名字,却不是他们信仰的名字。

所以。

这青年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

世外天才!

他们就是世外的天才,终于复苏了!

但。

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又是从何而来?!

之前李云逸进入此地探路,可从未发现他们的端倪!

此事暂且不表。

而就在这青年复苏醒来之际……苏醒的,可不仅是他一人!

如果有人的元神足够强大,能笼罩整个上古劫印被激活的区域的每一寸,定然能够发现,这青年走出的紫色光茧并非唯一,转瞬间,至少有

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什么意思

数百紫色光华蒸腾绽放,化为一道道生命!

世外生灵的种子,不止一个!

但。

其中一个,却是最特殊的。

他同样于一片紫芒中醒来,不过是初入圣境的气息,眼底璀璨闪过,似乎瞬间明白了自己身处何地,但却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眼底闪烁凶芒直接杀入混乱战场,而是……

眉头一皱,仿佛觉察什么不满,一张脸难看至极,突然抬脚,竟然朝……

上古劫印外走来!

……

喜欢我真不是大魔

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什么意思

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