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掌心宠高H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一章

堵胤锡即将回归南京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南京高层,听到这个消息,高官们敏锐地感觉到堵某人回来真是来者不善啊!

“马相爷,堵胤锡回朝,只怕朝政会有波折啊!”阁员周六一对马士英担忧地道。

内阁五相,马士英、周六一为一派,刘孔昭欲上位,谄事马士英,而杨天生与陈子壮为独立势力,因此马党一派强盛。

马士英的脸色阴晴不定,最终无奈地道:“本相也知道必有波折,然而无可奈何!”

好一个无可奈何!

南华帝国雄踞海外,拥有战列舰编队对于大明的沿海地区购成了巨大的威胁,马士英虽想扭转这样的局面,无奈收效甚微。

其实他在朱和坪要写信给东南王时就知道事情不妥,但无法阻止,如今东南王派堵胤锡回来,只怕他马士英的首辅位置坐到头了。

他自家知道自

文学

家事,近年来,随着他权势增大,广植党羽,又笼络TJ和军方人物,在朝政上相当强势,引起了朱和坪的不满!

马士英知道事情并不妥当,奈何权力的甘美让他迷失了方向,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帝国,人多事多,而且银元也多,比如去年,大明财政收入达到一亿银元,约合七千万两银子!

要知道,明朝中期张居正整顿大明财政,一年只得430万两银子的国库收入而已。

前明的财政从来没有过这么宽裕的,有了银子,什么都能做,什么都好做,他是内阁首辅,人财物军样样管到,以他为主体,很做了一些事情,也得罪了很多人。

……

堵胤锡的座舰由南华舰队护航,直接进入长江。

果不其然,堵胤锡在南京下关码头上了岸,就被朱和坪派来的TJ给接上御赐马车,赶往皇宫面圣去了。

而内阁诸相则在内阁楼坐等,马士英脸色如常,强自镇定地批阅文化,但无论是他与刘孔昭、周六一都有点心不在焉,而杨天生则喝他的茶,至于陈子壮则在看书,他们两人倒是非常地镇定。

周六一暗暗羡慕杨天生与陈子壮,这两人无论风云如何变幻,只要东南王在,他们的运气都不会差

厅内的大钟一分钟一分钟地走着,突听有人传道:“堵大人到!”

除了马士英与杨天生,其余人都站了起来,

接着又有人叫道:“堵大人带着东南王旨意到来!”

于是马士英与杨天生也都站起来了,众人一起迎接堵胤锡。

侍者马上把香案摆了出来,堵胤锡微微笑着,对马士英道:“王爷有旨意,请马相接旨!”

马士英在刘孔昭与周六一的搀扶下,颤微微地跪下,大家都细听堵胤锡宣读大明东南王的旨意,听着听着,大家都眼眨眨,由初时的疑惑,变成了羡慕。

这是一道加恩的王旨,东南王颜常武在旨意中大力表彰了马士英的功劳,包括军政事务,他在任时,大明拓地千万里,得到东中西伯利亚、内外蒙古、新疆、西藏,赞画军机,支应前线,其功大焉。

在任其间,创造了中国历朝历代财政收入的新高,又有经济建设,如稳定农业,使得大明粮食得以自给,人口年增长率为3%,建立了丝绸、瓷器与茶叶的经济体系,又提高了钢铁产量,修建了诸多大项工程,如郑州黄河大桥、南京长江大桥,疏通大运河等,再有协助组建大明新军,扬军威于万里……功劳之大,难以尽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二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三章

“不是家里。”钱金勋道:“是情报处,你嫂子还不知道呢。他今年……有二十了吧。”

“情报处?”范克勤道:“你不见他不就完了吗?情报处还能让人随便进啊?”

“你不知道。”钱金勋道:“他爹是内务部,监察局的局长。再者,门卫一听找我的,能不给我来电话吗?这一来电话,这小子就知道我在,那我能说不见就不见?”

范克勤道:“啊……行吧。说说吧,怎么回事?这位局长公子,找你干吗啊?”

钱金勋道:“找我干吗?先说和他姐还有他姐夫吵架的事,就是吵啊。还说就我当初对他好。这不废话吗,当初和他姐处朋友呢,每次过去能不给他买点东西吗。最后还说,要找我合伙,开一家公司。你说,我和他姐都吹了多少几年了,突然找上门,这肯定是不对劲啊。是不是监察局那面发现咱们公司什么事了?探我口风来了?”

“不能吧。”范克勤道:“监察局查军统?疯了。再者说,就算查,派这么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小子过来,不是打草惊蛇吗。”

钱金勋皱眉道:“那他妈怎么办?这事你说说,多他妈腻歪!让我摊上了。这小子我是骂不得,打不得,躲吧……情报处就在那里。也没地儿躲。”

范克勤道:“这小子,你到底了不了解啊?”

钱金勋可能是真犯愁了,又叼了一根烟,问道:“你什么意思?”

范克勤道:“我的意思是,你跟我说说,要是他本就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家伙,没准真能干出你说的这种,比较无脑的事出来。要是……他比较成熟的话……那你还真得小心点。”

钱金勋皱眉道:“这都多少年了,当初他就是一小屁孩啊。七八年前了都……这怎么判断啊。”

范克勤想了想,道:“那没办法了,为了保险……给他上手段吧。”

钱金勋也琢磨了一下,道:“查他?”

“对。”范克勤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先查一查怎么回事吧。这小子你现在反正是碰不得,骂不得的。要不你就直接找他爹问问,把话挑明了也行。看看他爹什么反应。”

“嗯。”钱金勋点了点头,道:“好像也行。哎呀,就是……找他家人,我这有点闹心啊。”

范克勤笑道:“怎么的?当初还真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

“屁!”钱金勋说完,又有点犹豫,道:“嗯……也不算吧。当初我和他姐分手……你也知道,当时我跟着局座,连科长都不是

文学

呢,他姐……怎么说呢,有点大小姐脾气,但人不坏。有一次我在外面应酬,别人都叫了小姐过来陪酒,我也不可能不合群吧。结果她一个特别三八的闺蜜正好给看见了。后来我们就吵了一架。反正……就算是我有点对不住人家吧。但我你是了解的啊,我就是喝酒,根本什么事都没干。真要较起真来,我也挺冤枉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