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一章

随后跟进来的苏扬背后直冒冷汗,这一家子,夫妻、母子到这个地步就真正已经撕破脸皮、图穷匕见了,就差互相拔刀面对面开砍了。

“啪”的一声李治抓住御案上一个笔筒就砸在地上,笔筒整个被砸得粉碎,他彻底爆发了,大吼一声:“够了!母亲不像母亲,儿子不像儿子,皇后不像皇后,太子不像太子!苏镇远的事情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追究,谁敢再提及此事,朕就杀谁!滚,都给朕滚!”

如果今天不是跟着太子李贤来到贞观殿,如果不是在外面偷听,苏扬怎么也不敢相信武媚娘竟然在李治面前有如此泼妇的一面,这可是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的一代女皇,其政治手腕被后世文人捧上了天。

今天见到的这一幕让苏扬心里彻底明白了武媚娘对他的恨意有多大,为了弄死他,她不惜在皇帝面前胡搅蛮缠到如此丑陋恶心的地步。

苏扬想起这几年来他对武媚娘的势力的打击,她手下的飞鹤楼是他搞垮的,她手下的宰相高智周是他绊倒的,还有她手下的几个将军、几十个官员都是他绊倒的,也难怪武媚娘对他已经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

这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要么是她死,要么就是苏扬死!

“哼!”武媚娘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李贤向皇帝行礼:“儿臣告退!”

苏扬也立即抱拳:“臣······”

李治压了压手:“苏扬你留下!”

“······诺!”苏扬答应,行礼却在想皇帝把他留下来要做什么。

李治走回御案后坐下,缓缓道:“镇远,当天夜里,你的做法有些欠妥了,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当着皇后的面动刀兵,皇家的威严不可侵犯,你懂吗?”

果然还是自己家里人亲,外人始终还是外人,臣子还是臣子!

苏扬现在终于明白了,张大安和刘纳言为什么一直行事畏首畏尾,他们明知道皇后与太子是敌对关系,明知道皇后的意图就是要弄死太子,要夺太子的权,压制太子在朝野的影响力,可他们依然不敢劝太子对武媚娘下杀手,因为人家毕竟是母子,武媚娘可以狠心杀太子,但太子却狠不下心杀母亲,这就是区别!他们如果劝太子对武媚娘下毒手,就算成功,事后只怕李贤想起来就会秋后算账!

苏扬下拜:“臣知罪,臣甘愿受处置!”

李治只是警告苏扬,并没有要处置的意思,他摆摆手:“朕刚才已经说了,此事到此为止!听闻你得了麟儿,月奴可还好?”

苏扬连忙说:“月奴很好,生了一个千金,我们都很喜欢,多谢陛下记挂!”

李治点了点头,沉思一下,“大臣们弹劾你的奏章都被朕给压下了,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还没过去,你还处在风口浪尖上!这样吧,你准备出去避一避风头,这几天回家好好陪陪月奴,过几天就会有旨意下来!”

苏扬立即行礼:“诺,臣告退!”

从皇宫出来,他知道他要调任外放了,至于具体去哪里,他不知道,这事只有皇帝心里才清楚。

“知运,你去给某办一件事情!”苏扬站在宫门外思索一阵之后对郭知运说。

郭知运抱拳:“兄长请吩咐!”

“你去张大安府上,就说我请他去刘纳言府上聚一聚,有大事要与他们商议!”

“明白,某这就去!”

苏扬考虑了一下,骑马向城北东的教业坊而来。

在教业坊的三里十字街口旁有一间文事铺,这文事铺主要售卖文房四宝和空白木牍、竹简、画轴等,除了这些还售卖书籍,例如四书五经之类。

苏扬在黄记文事铺子门前勒马停下,一个书博士迎出来牵着缰绳问:“客官需要些甚么?”

苏扬道:“十张画轴、九卷竹简、八片木牍、四书五经各来一册!”

“好咧,客官所要实在太多,请内堂详谈!”

“善!”

书博士把马拴在旁边的栓马桩上,领着苏扬进了内堂。

“掌柜的,大统领来了!”书博士进内堂就对正在整理消息的掌柜说道。

掌柜抬头一看,急忙起身向前作揖:“属下参见大统领!”

苏扬扭头对书博士:“你去外面盯着!”

“诺!”

书博士离开后,苏扬关上房门问掌柜:“到目前为止,查到与裴炎有关的消息有多少?某需要所有记录!”

“大统领稍等!”掌柜说完转身走到书桌前拿起毛笔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裴炎两个字,然后用它包裹一枚铁珠,走到一排书柜前拉开一个抽屉,把小纸条包裹的铁珠放进去再合上抽屉!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三章

三年后,常州。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秋去春来,时间便如指缝间的细沙,不知不觉间流逝。

徐徐春风吹拂大地,将蛰伏了一冬的人儿接连涌上街头。青青杨柳,美景如画,出来踏春的男男女女络绎不绝,小贩挑着担子沿街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

“娘亲!娘亲!我们要去那里啊!”

熙熙融融的南街上,一个身着大红长裙的貌美少妇缓步行走,眉目如画,言笑间摇曳生姿,说不出的狐媚。她怀中还抱着个俏生生的红衣小女孩,方才发问的便是这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

红衣美人轻嗔了句:“去找你的坏爹爹啊!出去老半天也不回来,不知道又跑哪里鬼混去了。”

“怡君!你怎么当着霖儿的面乱说话!也不怕教坏了小孩,赵闲找你麻烦,”红衣美人右手边,则是个面容恬静着翠色长裙端庄美人,脸色微微不悦,嗔怪的瞪了旁边的怡君一眼:“赵闲最是疼你,霖儿出生的时候,放不下心千里迢迢的跑回来陪你,那心疼的摸样花语姐都嫉妒了,你也不知道主意言辞举止,给他省点心。”

怡君美人咯咯娇笑,含笑打量着身旁的她:“呦呦呦!我的好姐姐,你莫不是吃醋了?郎君他也没少疼你吧!前几曰桃花开的时候,我好像听说某人拉着郎君,去亲手种的桃花树下,天为被,地为床,在漫天花雨间双宿双栖……”

安碧柔脸蛋儿顿时绯红,窘迫的在她肩膀上轻打了下:“死妮子!还敢笑话我!你与娘亲两个还,还……哼!羞死人了!”大小姐终究脸皮薄,没有说出口。

“咯咯……”怡君笑的花容乱颤,上下打量着她,嘻嘻道:“我与娘亲又不是亲的,年龄上还算是姐妹,亲密些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闲郎的身子骨很坚朗,我一个人可招架不住!姐姐你这般吃飞醋多没意思,要不今晚上我们一起,那滋味很有趣的哦!”

“不要说了!”安碧柔羞的跺了跺脚:“你便这般由着他乱来,还说他出去鬼混,不都是你惯得。”

“这可冤枉我了!”怡君眸子显出几丝嗔意,轻轻叹道:“谁让星雅小狐狸这般有本事,硬把闲郎拐去了长安三年,锦衣玉食三宫六院的伺候,闲郎又不是不偷腥的猫,不被惯坏才奇怪了。好在他还有点良心,记得姐姐我们,知道隔几个月就回来看看,这次应该不会再走了吧!”

“是啊!”安碧柔脸儿微红,露出几丝欣慰:“已经开始筹备叶莎公主的婚礼,因当是不会再走了!叶莎妹妹也是,非要等到闲郎归隐才肯嫁给他,早点将婚礼办了,不也省了三年相思之苦嘛。”

怡君莞尔一笑,左右瞧了瞧,忽的嘻嘻道:“叶莎妹妹被郎君迷的神魂颠倒,那像表面那般贞烈,昨晚我去寻闲郎,还在房间里撞见她了。用郎君的话就是‘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哎呀!我都可没那么大胆子!”怡君美眸含春,笑的分外动人。

死妮子,这般大胆的话都说的出口!安大小姐面红耳赤,嗔了她几眼:“莫要在背后乱说,你这妮子胆子也不小,上次还……哎!算了!”她脸儿微红,目光异样的打量着怡君大美人的香**。

“咳…”怡君勾了勾头发,脸儿少有的红了几分,低声哼道:“这个混蛋,什么都跟你说……”

怀中的红衣小女孩听了半天哑谜,终究有些不耐烦了,抓着怡君的发梢,奶声奶气的道:“爹爹不好!我喜欢曾爷爷!”

安碧柔听的轻笑出声:“赵闲在北齐重振了安家,老爷子心中可开心的很,把你们这群小家伙都当成了宝贝,都快宠坏了你们,连爹爹都不要了。”

说到此处,安大小姐若有所悟,脸上露出几分温柔:“闲郎近些年南征北战,为了重振安家之名,能做的事情都做到了,到手的皇位却不要,说到底还是念家多一些。”

怡君轻轻点头,若闲郎真做了皇帝,我这做妻子的怕是要这辈子长居深宫之中,孩子们更是要面临皇权相争骨肉相残,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再说他姓子和我一般散漫,做了皇帝,还是那个浑身痞子气却又个姓十足的城南小霸王嘛。

红衣小霖儿趴在怡君香肩上,嘻嘻问道:“爹爹坏!经常把娘亲拐走!把我赶到紫月姨娘那里去了。”

怡君思路被打断,闻言不禁嬉笑出声,脸色微红的道:“娘亲我可是杀手,晚上要出去执行任务的嘛!”

“杀手是什么?”霖儿不明所以,茫然的问道。

怡君愣了一愣,继而凶巴巴的道:“杀手!就是专门收拾你爹爹的人。”

“娘亲为什么要收拾爹爹?”小霖儿依旧奶声奶气的问道。

怡君顿时无语,轻轻哼道:“你爹爹不听话,我自然就有收拾他了,你怎么这么笨!”

霖儿摸了摸小脑袋,委屈道:“霖儿不笨!爹爹说霖儿随娘亲你!”

“噗…哈哈哈…”安大小姐闻言再也保持不住端庄,掩着嘴唇笑出声来。怡君则是满脸黑线,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最后自己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随我不好吗?娘亲这么漂亮!长大了你就知道感谢娘亲了。”

缓步前行,逐渐来到了南街的桂花巷中。春意浓浓,小巷间幽香弥漫,朗朗读书声隐隐从小院中传来。

“小闲?”

清脆呼唤声传来,小院之中亭亭行出一位丰腴曼妙的花信妇人,淡黄色的长裙映衬周围盛开的百花,好似盛开的洁白绝美牡丹。

她从侧院中行出,缓步来到赵闲的屋前,轻声道:“小闲,孩子们下课了!你饿坏了吧!想吃什么……”

刚刚进入屋中,抬眼便望见萧大美人只着小衣,咬牙切齿的与小闲对坐,认真的下着棋!

“唔…”花语惊呼出声,连忙转身关上门,嗔怒道:“萧潇,你们在做什么?大白天的!”

屋中软榻上,坐着一个青色长衣身材高大的男人,手持折扇打扮的甚是潇洒,可惜健硕的身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书生。他嘿嘿笑着道:“萧姐姐和我下棋打赌,输一局脱一件衣服。小花,你怎么来这么早!在晚点可就更有意思了。”

萧姐姐脸蛋儿微红,忙将散落在地上的裙子穿好,轻轻嗔了他一眼道:“让着你罢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若在让你输得难堪把姐姐我休了!我找谁哭去!”

说的甚是幽怨,花语却深知她的底细,你下棋怎么会输给小闲,定然是故意打赌,借此机会哄小闲开心。她轻轻嗔了萧姐姐几眼,哼道:“你啊!这般迁就他怎么得了!”

“哟!”萧姐姐轻笑出声,打趣道:“花语妹子,这世界上可找不到比你更疼闲郎的人了。许你心疼闲郎,就不允许我使些手段,博些疼爱嘛?”

花语生姓腼腆,被她调侃顿时脸红了红,转而望向小闲,嗔道:“萧潇乱来,你也跟着乱来,我诗书礼法都白教了嘛?这般下去,我还怎么开学堂!”

小闲嘿嘿笑着,起身握住她的玉手:“我在外面还是很正经的,好久没回来,一时间按耐不住嘛!”

花语可不信他的解释,将小手抽了回来,转而问道:“你说此次回来便不再去长安,我怎么只见你一个人回来?哪位星雅姑娘了?”

赵闲沉默了稍许,才轻轻摇头道:“她是北齐女帝,那能随随便便跟我回来!”

萧姐姐闻言眉头轻蹙,起身问道:“那你回来了,她怎么办?”

闲郎笑了几声:“她霸占了我三年,敢不跟我回来,我可是会造反的哦!哎!不对,我儿子还在她手上,这个反造不起来啊!难不成得把她从皇宫里抢出来?”

花语莞尔一笑,望着胡说八道的小闲,温声道:“人家星雅姑娘,心中恐怕比你这郎君还急,若是能来江南,怕是很快就来了。”

便在此时,门外传来了几声轻唤:“闲郎!你在吗?”“爹爹!你在吗?”

听这声音,闲郎便知道来人是谁了。当下急匆匆的跑到院中,看着进来的两位小姐,张开怀抱道:“怡君好娘子,你怎么来了!来让我亲亲,还有小霖儿。来来大小姐,也让我亲一下。”

大小姐哪好意思白天与他亲热,连忙退后几步躲开,脸儿微红的道:“我才不让你亲!”

“哦!”赵闲嘿嘿笑着伸过脸:“那你来亲我一下吧!”

屋中的萧姐姐和花语见赵闲又开始口花花,皆是摇头不已,相识一笑,却又笑出声来!

怡君可不乐意了,抱着闺女嗔了他几眼:“死赵闲,当着霖儿的面,能不能主意点言行举止?教坏了小孩子我和你没完。”

安碧柔闻言颇为错愕的望了她一眼,轻声笑道:“你与闲郎半斤八两,怎么好意思说他?”

怡君轻轻哼了声,娇笑都:“好姐姐!我还没说什么,你就开始维护他了?”

文学

安碧柔反应过来,脸颊顿时染发几丝粉红,偏过头去本来无话可说,看到好郎君暗笑的摸样,她又忍不住,轻轻喃道:“是有怎么样?”

两姐妹便如池中的并提莲花,活色生香让人不知该看哪一躲。作为郎君只好插在二人中间,轻声道:“好娘子,有什么冲我来,争风吃醋多没意思。”

“切~”怡君顿时娇笑连连,微嗔道:“谁争风吃醋了?我们是来教你回去!家里有人找上了门,我和碧柔都应付不了,师父和娘亲都没办法,就只有沈雨妹妹在招架,你再不回去,我们的赵府都要被人拆了。”

“什么?有人敢打上我赵家的门

文学

?别让我逮到,否则一律男杀女歼。”赵闲看她的摸样,便知道事情不简单,当下心中惊喜交加,急急往门外行去。

“哼!没良心的!”怡君脸儿顿时不悦,话音刚落。就见闲郎笑嘻嘻的转过身来,在她们姐妹二人唇上亲了下才离开。

“唔…”安碧柔受了无妄之灾,不禁羞恼的跺了跺脚,眼中神色婉转,却渐渐化为了欣喜。怡君看在眼里,笑在心里,眨眨美丽的眼睛,其中打趣的意味不言自明,最终谁也不服谁的望向的旁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