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一章

李国梁看着手里的佩刀,这是乾隆赐予他的,也是他作为武状元的荣耀!

所以他怎么可能投降呢?

“大清,大清……”

没有了马军之威,大清在这华北平野之上还怎么扛得住陈军?

不过这些都不是自己要去担心的了。

手一用里,锋锐的佩刀从脖颈抹过,鲜血哧溅。

堂堂的直隶提督就这么的死在了不起眼的馆陶城外。

李锦不想逃了,也逃不掉了。他和万星魁俩人索性丢了腰刀,坐在了地上,束手就擒!

“这一败可真惨啊!”

俩人虽然不能断定这一场大败清军究竟会折损多少,但他们知道对面的陈军肯定不会很轻易放过清军的。

不看陈军的马队就已经逼上来了么。

虽然那才千把人马,但清军的马队就是全部逼上,这一千骑也能挡个一时半会儿吧。

何况战场这么混乱,到处都是清军败兵,后头的马军便是要逼上,也不可能瞬间全部扑杀来。

保不准等清军马队终于把这一千骑给杀散了之后,看到的就是陈军已经准备好了的火箭弹呢,当然他们现在不知道火箭弹叫‘火箭弹’。

所以赵亮笑的很开心。

这一战哪怕他不可能一口将所有的清军全都吃下,清军马队的威胁力到底是不能无视的,那也绝对能吃个肚儿圆。

馆陶县城的清军傻眼了。

还以为官军能跟逆贼大战三百回合,然后再论胜负呢,结果那么多官军连贼人的三板斧都没能接下就全跨了。

城内的清军可不就全坐蜡了。

“逃”这个字瞬间就出现在了很多人的脑子里。

可惜为首的津门镇副将丁睿他不敢啊。

想都知道这时候的馆陶对清军有多么大的意义,只要他能卡着这一点,那就能极大的牵制住陈军,给官军重整旗鼓争取宝贵的时间。

他要现在这个节骨眼上逃走,朝廷肯定饶不了他。

“爹,你觉得这朝廷真就能赢吗?”

丁敬的话让丁睿大吃一惊。

“这等大逆不道之言你也敢说出口?你是要给我丁家招来灭门之灾吗?”

“这话只有我们父子听到了,那会有什么灭门的灾祸?孩儿只是不想死,也不想看着爹死。”丁敬看了看自己老爹的脸色,“李军门堂堂的一省提督说被抛弃就被抛弃,爹你就不心寒吗?”

他们父子站在城上那是亲眼看着李国梁旗帜倒下的,一省提督就这么的毫无价值的死了,叫人心有戚戚啊。

“而且孩儿是真心觉得赵家不可小视。您看看这一败后朝廷还怎么阻

文学

止陈兵北上?”

“直隶绿营的脊梁都被打断了,满蒙骑兵也不顶用了,只靠着京城的那些八旗大爷们就能守的住京师吗?”

“我要是赵亮,我接下来就会沿着运河一路杀到津门去,然后兵逼京师。不说能不能真的把京城给拿下吧,只要将津门和通州的粮仓给搬空了,你说到了下半年朝廷还能怎么办?”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二章

@@@@

黄昏新作:《武唐第一风流纨绔》已经发布,书号是2344417,本书的直通车位上有!请新老书友们支持!

————-

一名现代人穿越来到大唐,成为武则天姐姐、韩国夫人武顺之子贺兰敏之!

史载贺兰敏之年少色美,才情高深,但风流成性,做出了许多让人瞠目结舌的风流事!

试看对武唐历史了解甚少的穿越人,如何演绎贺兰敏之这位风流浪荡子的传奇人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三章

“京师大捷!大捷!”一骑奔驰在南京城内,喊出了令无数人热血沸腾的语言。

无数汉人为之揪心的问题–国朝大都督几乎抽掉了国朝各地所有的精锐部队,几十万的部队,可谓倾国之战,可是胜负,唉!实在让人揪心啊!

如今–前方消息传来,简直是举国沸腾啊!

京师不比辽东,辽东大捷由于地理偏远而没有太多的人能够瞧见,然而京师却是天下之中心,至少前几年是,它西邻山西,南接河南、山东,东又接关口,自京师肃清之后,不少京畿的百姓重返家园,许多商队在此起航前往北京,这些都是做不得假的事情。

南京城里,百官闻此消息而沸腾,大胜之下,国朝的祸害终于铲平了,国家即将太平,即将中兴了啊!

先帝之死,终于得报了!

然而,强烈的喜悦之后,南方人,尤其是士绅阶层,也有不少为之纠结,北京收复,是否意味着南京的国都地位不保?

这是许许多多的南方士绅亦是心中惶恐不安,南京若为都城,这给南方带来的利益绝对是十分之大的,不仅仅是政治地位的提升那么简单的,届时南京地价、贸易、科举等等,整个国家都将围绕着南京来转,这便是利益,可北京收复之后,北方人自然希望还都,而南方人自然心中不愿,虽然南京至今仍旧是陪都之名。

南京城中,许多士绅开始活动起来,希望以北京历经大战,残破不足以为都为名,希望自今起立都南京,一时间也算是群潮涌动,上书之官员络绎不绝。

自大败皇太极之后,整个京畿地区满清残部一路被肃清,唯一剩下的便是多尔衮部仍在河西务顽抗,然而面对四面的围困,他兵力不占优势,想从无数围困工事里突围而出又谈何容易。

而北京城里,新的一轮铲逆风暴又开展了起来,无数当初附庸满清政权的权贵纷纷下马,用他们的各类家产充盈国库,京畿周边的土地也纷纷分给了无地的农民,以及立了功的将士。

接受了的许多降兵也得安置,这些人大多乃是明人子弟,只要他在从属满清政权之时不是属于那种助纣为孽、狐假虎威之人,也一并放回去妥善安置。

由于京师被卡断了道路多年,京畿内许多物资缺少,闻到了商机的商人们迅速在内地购买了大量的货物,各种各样的,琳琅满目,也使得南来北往的道路上全是过往的商队。

一切的一切,都使得整个京畿大地人流涌动,显得十分的生机。

北京城,诸多大小事物整顿完毕之后,已经到了昭武七月,北京城已被接手城防,城里的一些商业也开始恢复,许多地方已然如春日之青草重新长开了繁华。

当初河西务的多尔衮仍仗着防地的粮草储备死撑硬抗,然而到了此时,怕也消耗的是差不多了。

接管河西务围困的乃是甘肃的卢象升和保定的孙传庭两人,多尔衮虽然才华不错,然而卢、孙二人也是将帅之才,而且明军在兵粮充足之下又处于守势,如今,多尔衮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各地的人马陆续遣返,但是蓟门却增设了五千兵马,并派人督促修缮蓟门长城关隘,以严防被打出去的满清军又跑回来骚扰。

昭武四年八月,国朝正式宣布还都北京,一石惊起千层浪,无数南方人群起云涌希望国朝定都南京,而北方人则用一副戏谑的眼神仿佛在一旁看南方人猴子一般跳大鼓唱好戏。

然而最终,军队护送下的小皇帝及文武百官收拾了行装拖拖拉拉于昭武四年年底还都北京。

昭武五年,绝对是个好年,至少从表面上来讲,陕甘流寇初平,京畿伪清驱除,国家初步呈现太平。唯有河西务的多尔衮仍在负隅顽抗、各地少数零散的乱民造反,都不过是小打小闹,没人会放在心上。

浙江孙承宗入阁,加封太师,江北大营暂时入驻京北,防范草原奴祸;陕西的洪承畴以功大,入阁,为大学士,加封太子少保,而五省总督陈奇瑜亦入阁,加封太子少傅,品衔比洪承畴略高,而宣大总兵官胡海则移镇陕西西安,又调南营总兵官赵年为新任三边总督,总督北方各地…

文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