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洁性荡生活;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新白洁性荡生活 第一章

“想卓含没这么容易!你可是知道我所有的秘密,你觉得我们会轻易的放过你?老片动手,杀了他!”

“四哥你别激动,老五他是忠心于你的,天地可鉴啊!要不,你先冷静冷静再好好听听他的解释?”

文玮夹在中间做什么都不是,只得尽力劝阻,尽量缓和着兄弟之间的关系。

深受打击的文新对于文泽很是失望,原本认识的四皇兄虽说性情有些暴躁冲动,但总归还算是个简单善良讲道理的人,他都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文泽,我真是看错你了,你就是个粗暴且蛮不讲理的人,郦国落在你手上,必亡之!”心中的不甘与屈辱感油然而生,文新愤恨的大骂道。

文泽拔剑冲向文新,面目狰狞的大喝,“文新,我要杀了你!”

眨眼间,文泽手中的剑已经稳稳的插进了文新的肩侧,紧接着一股股鲜红的液体随之涌出,画面在这一幕定格,包括文泽本人在内,兄弟三人皆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我……”文泽受到惊吓般猛地收回了还握在剑柄上的手,无力的垂下了,结巴着欲解释些什么,看着文新血流不止犹豫着想上前去察看他的伤势,却又还是退了回来,一时间竟是手足无措。

“五哥,你还不快住”文玮双手紧紧拽住文泽,冲受伤的文新高声道,生怕文泽会趁人不备又突然冲上去了。

满身是血的文新硬撑着逃出了皇宫,却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脚步虚浮,走起

文学

路来也是晃晃悠悠的。

街上来往的行人见到满身是血的文新皆是唯恐避之不及,于是,无论文新走到哪里在他周围的十步之内必定无旁人靠近。

新白洁性荡生活 第二章

三人用完早膳,谢玄又叫侍女服侍他们净面敷粉,涂抹口脂、香泽。

“这个不用了。”支狩真摇摇头,推开冬雪凑近的粉帛,只是悄然催动牵丝种傀咒,将冬雪对永宁侯隐藏的恨意加深。

这也是他日常的功课。

“果然是面如凝脂,眼如点漆!唉,世上为什么有这般才貌双全的伟男子呢,莫

文学

非是天上神仙下凡投胎?”谢玄对着铜镜举手投足,摆了几个行云流水的姿势,随后一拍秋月细软的腰肢,“来,小心肝,眉角这里粉不太匀,再补一补。”

周处则让夏荷往头发上抹了许多兰花香泽,一头黑发香气浓郁,油光水滑,连苍蝇都站不住脚。

支狩真晓得这是世家子的习气,细究起来,其实颇有几分心酸。据传修士破碎虚空之时,即会升华成仙。仙人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洁净若风露,飘逸若云气,璀璨若明珠,瑰丽若朝霞……因此世家子个个敷粉涂朱,佩玉饰珠,宽袍广袖飘飘罩纱,只为了模仿神仙风姿,满足一下深藏内心的长生梦。

“小安子,你就没必要打扮得如此花里胡哨了,也得让哥哥们出出风头。”谢玄笑嘻嘻地伸出手,拂乱支狩真的头发,又恶作剧地找了件皱巴巴的粗布袍子给他罩上。

支狩真也不在意,反倒心里生出一丝暖意。他自幼孤僻,只与巴狼为友,但巴狼更像是一位严肃的兄长。谢玄、周处却是大大咧咧的顽闹性子,如同亲密损友,相互捉弄更增情谊。

这些天来,他也觉得自家心性变得活泼了一些,笑容也多了不少。

“是啊,每次出去赴宴游玩,总是原兄你一个人出尽风头,享尽小娘子们的欢呼追逐,我和玄哥儿却倍受冷落,只能蹲在墙角划圈圈。”周处也忿忿不平地抱怨道。

谢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周处这小子的圈圈从墙角一直划到了舞姬的三寸金莲上……

支狩真拱拱手,一本正经地说道:“两位仁兄不必妄自菲薄。好马还要好鞍配,红花尚需绿叶扶。没有二位平凡的兄弟,如何彰显出本小侯爷的不平凡呢?”

“啊呀,小安子你什么时候学会说俏皮话了?让我摸摸你的脸,莫不是被邪祟附身了?”谢玄故作惊诧,怪叫着抓向支狩真的额头。三人笑闹着出了侯府,登上白旄牛车,慢悠悠驶出了青花巷。

巷口外,业已人头攒动,百姓翘首观望,一瞧见牛车出来,许多女子兴奋地尖叫挥袖:“原安,原安!”

鲜花、瓜果雨点般扔向牛车,这是原安出行时的常态。一旦他到了外面,便会被大量平民百姓夹道围观,女子大约占了九成,其中还有不少老妪、大婶,个个热情似火。

谢玄和周处交换了一个促狭的眼色,谢玄的手指悄然掐动,术诀催发,一缕微风倏而扬起,支狩真的头巾“恰好”被风吹落,长发散乱垂下。

诸多女子的目光聚焦在原安身上,不由齐齐一愣。今日的原安不仅衣着陈旧发皱,还有点蓬头垢面,额头上沾了巴掌大的尘灰,却是先前谢玄借机抹上去的。

谢玄和周处一边强行憋笑,一边神气地左顾右盼。这下子小安子的形象毁了,偶尔也要当一片绿叶,衬托貌美如花的哥哥们罢。

新白洁性荡生活 第三章

“吾,复活了!”

随着一道冰冷声音的传出,众人将目光尽数凝聚在出现的大筒木辉夜上。

其皮肤苍白,头发为蓝白之色,并无眉毛,头上有着两只角。她穿着一身有着独特勾图案的白衣,双目为白眼,额头之上有着一只轮回写轮眼。

此刻大筒木辉夜睁开了双目,徐徐扫视一眼。

目中的傲慢显露无疑。

仿佛在她眼中,这些并不是人类,只是可食用的查克拉般。

同样,她目光扫视一遍之后,最后落在了鼬身上。

“一式?”

“辉夜!”

鼬目中闪过恨意。

更是放弃了苏明,直接扭转身子朝向辉夜,瞬间出手。

巨大的须佐凝聚出来,十拳剑瞬间变长,朝着辉夜刺去。

然而,无往不利的十拳剑此刻却是被大筒木辉夜两指夹住。

用力。

咔嚓!

一声脆响,直接碎裂。

众人一惊。

愣愣的看着大筒木辉夜。

尽管已经知道她的实力很强,但是却是没有想到,竟是有着如此之强的实力。

这…

“若你还是以前那个一式,我还会怕你三分,但是现在,你根本不是我对手!”辉夜一声冷笑,其目中只是嘲讽。

对于大筒木一式的嘲讽。

“若不是你出手偷袭,我岂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鼬,或者说大筒木一式目中,满满的恨意。

他与辉夜一同来到这颗星球,所为的便是种植神树。

然而种植神树之时,需要吞噬大筒木族人,才能够成功。

大筒木一式原本所想的是让神树吞噬大筒木辉夜,然而,关键时刻,大筒木辉夜偷袭了他。

若不是靠着强大的实力,以及大筒木一族独有的秘术,他怕是会死在神树之下。

如今,再次见到大筒木辉夜,那个差点害死自己的人后,他又如何不恨!

何止恨,简直想要将她千刀万剐!

然而,此刻听完大筒木一式的话后,大筒木辉夜却是冷笑起来。

“偷袭?我若是不出手,怕是被献祭给神树的人,就是我了!”

两人的过往,很快便是被众人听清楚。

也知晓了,大筒木辉夜与大筒木一式其实是一组,而辉夜算是一式的侍卫。

只不过,在献祭神树之时,本来应该作为祭品的辉夜却是偷袭了大筒木一式,从而将他献祭给了神树。

二人间的仇怨也大抵如此。

而苏明则是无意听他们的往事。

他这刻只是上前一步,看向大筒木辉夜,“你有没有办法,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去除掉大筒木一式的‘楔’?”

便在苏明话落之后,大筒木辉夜神色一滞,然后目中露出不喜来。

辉夜身为查克拉之祖,在最开始的时候更是统治人类。

鲜少有人类胆敢冒犯她,而如今,竟是有人类用这样的语气与她说话。

顿时。

辉夜二话不说,直接出手。

来自神树的力量。

其浩大的查克拉瞬间凝聚,大筒木辉夜一旁的空间瞬间塌陷,而后直接伸出手去。

下一刻。

苏明忽然感觉到一阵不好。

然后身子瞬间动作。

便在他离开的瞬间,一道尖刺瞬间出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