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一章

第1168章海运大船

有卫里打前站相信西域这块棉花田会成为幽州发展的一大助力,他更会成为与西域诸国保持克制的一个关键的力量。

对西域的投资他能够想到的就是这些,作为弥补南方棉花产量不足的保证。

至于大力开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毕竟限制于地理位置更限制于环境,未来精绝这些地方会受到自然环境影响而销声匿迹,这是没有办法改变了。

去往西域的商队离开后,商人们还要继续寻找他们的商机很多富有的商人早就找到他们的目标。

渔城附近的船坞如今已经开始制造商用大船,同时建造的大船中就有三艘是渔城郑这投钱建造的。

每一艘价值三十万贯,三艘就是就是万贯加上保养维护的费用可以说一百万贯就这样花出去了。

郑德荣是凑了全部的身家将财富全都压在了三艘大商船上,具备远航能力和巨大货仓的新式商船。

经营海运的商人们都已经盼望了三年的时间,如今建造的大船终于要下水了,尤其是郑德荣三艘大船能够带来以往十艘中型商船的利益。

一百万贯好看似很多,很难赚回成本但是对于海运的郑家来说只要给他们时间回本是还是很容易的。

要说回本利用现有的商船船队经营几年下来就能够回本,而大型商船的价值可不只有在近海运输,它的作用是可以进行远航。

李德曾经跟他们说过的吕宋等地可是有用之不

文学

尽的大米,让幽州的商船出访那些岛屿将会带来巨大的利益。

利益大到超乎现象。

郑德荣可没有忘记李德给他描述的事情,大都督说的话怎么会有假有了三艘大船在跟随一些中型商船好定能带回巨大的财富。

郑德荣是个有梦想的人,能够将好船运做到这样的程度真的是有才能。

不仅郑家很多从事海运的商人都希望能够买到大型商船,不管他们是否有钱当年投资新式船坞的人都会得到船只的优先建造权。

即便有商人想要投资也只能排队等着。

李德一直都在关注船坞的事情,毕竟造船周期时间太长可不是今天投资明天就能够完成。

所以很多时候船坞的事情就基本没有多少,基本就是招募工匠建造。

幽州舰船已经具备非常强悍的战斗力,在海上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敌人都能够从容面对。

只是有三艘旗舰还不行,俗话讲猛虎架不住群狼,只有三艘舰船的不行的如果遇到大量的海盗还是存在很大的危险的。

加入中型舰船用来辅助就能够完美好解决危险,生产中型舰船的都督要快很多。

新是船坞现在都在开工建设商船,之前答应好的他也不能反悔只能等这一批商船完工后在补充舰船。

舰船上的火炮还是需要进行研发,精益求精还不够还要能够创新出更实用,更厉害的武器才行。

李德看着幽州三艘旗舰从岭南返回时候的航行报告上面记录的很详细。

为远航打基础,更是在岭南那边试验了舰载的武器,涉及到秘密的事情都是单独传递和汇报的。

李德不得不防止技术外泄,所以让三艘旗舰实验的时候都是非常隐蔽的。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二章

“夫君,起床了。”

“马上。”

贾平安睁开眼睛,自信的微笑,“又是阳光灿烂的一天。”

他动了一下脑袋,“哎呀!”

脖颈剧痛。

“落枕了。”

贾平安只是动了一下,脖颈痛的不行。

卫无双被吓到了,跑过来看了一眼。

“帮忙。”

贾平安僵硬的被扶起来,惨叫不断。

“阿耶!”

小棉袄来了。

苏荷进来,见状不禁大笑,然后把兜兜扔在床上,“兜兜快去寻你阿耶玩耍!”

“阿耶!”

兜兜就像是越野赛般的爬过去,贾平安偏头,马上惨叫一声。

兜兜被吓到了,愣在那里,乌溜溜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父亲。

“兜兜……”

贾平安伸手。

落枕太难受了。

没法操练,吃早饭都是把碗送到嘴边,慢慢的刨。

上马,贾平安说道:“阿宝,稳一些。”

阿宝不愧是四驱车,减震的效果也不错。

到了百骑,下马时巨难受。

贾平安别扭的进了值房。

“落枕了?”

明静干咳一声,“我会弄落枕!”

“果真?”

贾平安心中一喜。

“当年我在道观时和人学过。”明静一脸自傲,“经我出手,最多半日就好。”

文学

这个有些意思。

“那就试试。”

明静走到他的身后,按住颈椎两侧的肌肉,“百骑贷……”

“这个月的免息!”

贾平安豪爽的一塌糊涂。

一番按摩,你还别说,贾平安转动脖颈,竟然好了大半。

牛逼!

“武阳侯。”

包东就像是鼹鼠般的出现了,“许尚书那边寻你。”

贾平安站起来,脖颈依旧有些扯着痛。

但好的太多了。

“多谢了。”

身后,明静得意的道:“小事一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比如说明静就喜欢买买买。

李义府追求什么?

许敬宗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了贾平安和李义府。

这竟然是个见面会。

李义府笑的如十里桃花,贾平安笑的如同是十佳少年上台领奖。

这个老贼寻我作甚?

李义府从此会开始一段红得发紫的宦途。

但人不能太火,火了之后最好蛰伏一下。

这是贾师傅的经验。

李义府含笑道:“老夫的祖父原先为官,老夫跟着迁居蜀地。但老夫靠的并非是萌荫。老夫的文章被人赞颂,随即剑南道巡查大使李公举荐老夫进京为官。那也只是门下省的典仪。”

“后来老夫的文章被多人夸赞,一步步就这么上来了,并跟着当时还是太子的陛下……”

老鬼说这些做什么?

“老夫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老夫并非是那等靠着阿谀奉承上位的奸佞。”

李义府神色坦然,“老夫投靠了陛下和皇后,有人因此说老夫是奸佞,可老夫若是不如此,长孙无忌就会对老夫下毒手……”

这个时代实际上和后世的宋明没什么区别,但凡成为皇帝心腹的都会被主流社会斥之为奸佞。

李义府讥诮的道:“帝王的心腹为何被斥为奸佞?皆因那些人把帝王看做是对头,想和帝王争夺权力罢了。”

李猫果然不愧是李猫。

李义府笑道:“武阳侯以为如何?”

这番话堪称是官场秘籍,一下就点穿了为官之道。

“世家门阀传家的学问中,这番话是必有的。”

这是在示好。

但他低看了贾平安。

“大唐分为三个部分。”贾平安觉得自己可以反向给李猫上一课。

你知晓世家门阀的这等秘籍又如何?

你可知晓后世屠龙术大成者的看法吗?

贾平安笑的很是云淡风轻,“其一为帝王;其二为群臣权贵,以及豪强地主;其三为普通百姓。”

屠龙术告诉我们,阶级不同,就别指望他们为你的利益说话。

许敬宗就在外面。

他担心贾平安被李义府给忽悠了,准备关键时刻冲进去一声断喝。

但听到这里,他不禁忘却了初衷。

“先帝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诚哉斯言!”贾平安先来了个政治正确,把自己的一番言论和先帝挂钩,“那些人一心就想攫夺更多的权力和利益,向上把帝王视为对手,关键是向下,他们会巧取豪夺……”

外面许敬宗,里面李义府,外加一个贾平安。

若是长孙无忌在此,定然会说群魔乱舞。

“李相只看到了那些人和帝王争夺权力,可看到他们向下巧取豪夺的坏处吗?”

李义府并未浪得虚名,“你是说……那些人鱼肉百姓,天长日久,民不聊生,随即……”

“李相何必震惊?”贾平安笑道:“你并非不知道……”

李义府愕然,“这话何意?”

贾平安说道:“你只是并未把百姓当回事罢了。”

谁不知道民不聊生的后果,可为何都视而不见?

万般理由汇拢在一起:百姓不就是牛马吗?

李义府微微眯眼,觉得眼前的年轻人需要重新审视一番了。

“老夫今日来此,只是想和武阳侯说说心里话。”

笑里藏刀的说心里话,贾平安真想看看他的手中是否握着刀子。

“李相请说。”

贾平安压根就看不到半点慎重的模样。

“老夫为陛下腹心,武阳侯也是如此,所谓合则两利,武阳侯以为如何?”

这是来求和?

不对。

这是做姿态!

贾平安想到了阿姐。

李猫啊李猫!

李义府此举定然是做给阿姐看的,所以才会寻了许敬宗来做中人。

他这番话一出,贾平安若是拒绝,那就是不识好歹。

贾平安微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李义府脸上的笑容依旧挂着,起身颔首,“如此老夫知晓了。”

他推开门出去,看到外面偷听的许敬宗后惊讶的道:“许尚书你……”

老许尴尬的道:“老夫忘记了东西,刚想回来拿。”

看看,李义府明明知晓许敬宗定然就在外面偷听,却一脸震惊的模样。

这演技杠杠的。

而许敬宗却尴尬的想钻进地缝里去。

演技太差了,应对太差了。

不过想到许敬宗干的那些奇葩事儿,贾平安就觉得这一切都是浮云。

李义府微微颔首,潇洒而去。

许敬宗进来就埋怨,“李义府如今进了朝堂为相,红得发紫,你不和他同流合污也就罢了,何必说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这是撕破脸了!”

贾平安笑道:“许公,李义府笑里藏刀之人,行事只问利益,毫无底线,此等人我与他为伍……死后无颜去见祖宗。”

“你啊你!”许敬宗嘟囔道:“他定然会去皇后那里说你的坏话。”

……

李义府随即进宫。

“武阳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武媚看了他一眼,“知道了。”

李义府旋即出宫。

回到值房,他对心腹说道:“贾平安颇有才,眼光独到。”

李义府颇为自傲,所以心腹觉得古怪,“相公竟然夸赞他?”

“他一番话把大唐诸人划分开来,更隐晦指出了百姓不能指望权贵豪强,只能指望皇帝。而皇帝也不能指望这些人,只能指望百姓的支持。可中间却隔着权贵豪强,两边相望,却无法联手。”

心腹震惊。

李义府笑道:“是个有才的年轻人,可却不知好歹。”

心腹低声道:“要不把这番话放出去?”

“权贵豪强本就是帝王的对头,从许久之前便是,说出去……徒惹人笑罢了。”

……

邵鹏出宫了。

“为何拒绝了李义府?”

“因为他是个烂人。”贾平安甩出了这个答案。

呃!

这话很有道理,但邵鹏却嗤之以鼻,“你看看那些官员和仇人都能共事,你虚与委蛇不就是了?”

贾平安不禁笑了,“我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弄他。”

罢了。

这个态度没得谈。

邵鹏回宫禀告。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三章

高丽镜城,这里位于高丽的最北部,这里本来是女真人的聚居地,不过后来因为高丽的北进政策,大力扩张自己的领土,当地的女真人要么被杀,要么被驱逐,土地也被高丽人占据。

不过高丽人在这里的统治也并不稳定,北边和西边的女真人依然时不时杀回来抢掠,特别是之前大明的势力到达辽东后,一些女真人的部落十分精明的倒向大明,甚至不惜成为大明武将的家奴,以此来换取大明的支持。

当然大明也不是来做慈善的,他们也需要招募一些女真人依附,利用这批开化的女真人管理那些未开化的女真人,这也就形成了所谓熟女真与生女真的区别。

虽然只是相互利用,但女真人的实力却得到了飞速增长,以前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甚至有些人只能用骨头磨制的武器打猎,现在通过依附大明,他们能够交换到一些铁器,甚至还学会了制作皮甲。

这也使得女真人的实力大增,转而对高丽形成了巨大的威胁,比如今年刚过完年,大批生女真就杀入高丽境内,境城这里更是首当其冲,虽然镜城挡住了女真人的进攻,但镜城之外却被女真人抢掠一空,附近的村镇几乎被烧成白地。

朱棣骑着马在城外巡视了一圈,主要是督促手下帮着村民们重建村镇,之前他率兵将入侵的女真人打的大败,又有辽东明军的协助,这才彻底的平定了这次女真人叛乱,光是砍掉的女真人头颅,就足足堆成了三个小山,经此一役,估计两三年内女真人都不敢作乱了。

“王爷,小人将名册整理出来了,请王爷过目!”朱棣刚回到城中,就有一个身材矮壮的女真人前来求见,这个人名叫阿哈出,出身于熟女真,这次朱棣平定女真人的叛乱,也多亏了这个阿哈出从中出力,不但帮着联络了许多熟女真部落一起平叛,而且还出面说服了不少生女真放下武器投降。

“办的不错,赏!”朱棣接过名册大手一挥,立刻有侍卫送上一盘子金银,这让阿哈出也是眉开眼笑的把金银搂在怀里装好,导致他胸口都鼓起一个大包,但他却毫不在意。

对于这些女真人来说,功名利禄都是虚的,唯独金银和铜钱才是实的,虽然他们不聪明,但却知道这些东西可以换来部落需要的粮食和武器,以及各种生活用品,比如阿哈出早就想给自家的婆娘买上汉女用的胭脂水粉,可那东西实在太贵了,哪怕是他也有些不舍得。

朱棣接过名册看了一下,发现上面的人名都是以部落划分,每个部落出了多少人,这些人有什么特长之类的,全都记录的清清楚楚,虽然字很丑,但对于一个像阿哈出这样机灵又会写字的女真人来说,已经相当难得的,而且朱棣感觉阿哈出的字比李节的字还要强一些。

“王爷,这次报名的女真人足有两千多人,另外还有之前的俘虏三千余人,加在一起就有将近六千人了!”这时阿哈出再次喜滋滋的道。

这些报名的人都是阿哈出亲自招募的,之前朝廷下旨,要招募女真人去倭国挖银矿,虽然白银肯定不能私藏,但却可以保证温饱,而且每月也都有固定的俸禄,阿哈出就是这件事的主要负责人。

“本来我以为能招募一千人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能招募这么多人,难道这些女真人就这么想去倭国?”朱棣这时也合上名册好奇的问道。

“王爷有所不知,我们女真人活的很不容易,特别是这几年天灾不断,许多部落都快活不下去了,比如以我的部落为例,如果没有王爷的恩赐,恐怕我部落里的人最少得饿死一半,这也是之前那些野人叛乱的主要原因,因为他们不抢就要饿死。”阿哈出开口解释道。

虽然大明将女真分为熟女真和生女真,不过在阿哈出这些熟女真看来,只有他们才算是女真人,至于山林中的那帮生女真,顶多只能算是野人,虽然双方有许多相同的习俗,语言也相通,但阿哈出却从来不把他们当成同族。

“那他们就这么相信我们,仅仅你出面就能让这么多人报名去倭国?”朱棣再次追问道,他虽然很欣赏这个阿哈出的能力,但对女真人也并不是完全放心。

“嘿嘿,王爷这次把那帮野人的联军杀的惨败,我们这些人早就视王爷为天神下凡,只要王爷有令,自然莫敢不从,当然了,我在招募时也用了一点小手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