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多p的刺激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一章

“傲雪她们小看了李兄,白某却不敢有丝毫小觑于你!”

白玉京听到李侠客的话后,哈哈一笑,手中玉笛横放到嘴边,笑容收敛,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淡淡道:“小弟近年来闭关修行,偶又所得,创出一曲笛声,还请李兄品鉴!”

李侠客点了点头:“正要领教!”

他想了想,跳下马,收起长枪,在赤骝马身上拍了一拍,道:“且出去躲避一下!”

赤骝马迟疑了片刻之后,方才撒腿跑了出去,一直跑出两三里地之后,方才停下脚步,回首看向来时路。

此时一道低沉几不可闻的笛声开始响起,这笛声如情人花间低语,又似痴人梦呓,只听了一个开头,就能深深体会到这笛声中所蕴含的相思之意,这相思之意十分的强烈,别说是人了,就连赤骝马听了,脑海中都禁不住浮现出与自己好过的小母马来……

这笛声开始就很低,随后不见高亢,反倒是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气若游丝,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但偏偏就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一点,使得赤骝马不得不凝神其中,竭力想听清楚,又过片刻,这声音越发的低了,赤骝马两只耳朵不住抖动,也难以听的清楚。

这使得它心中陡然生出极其失落的焦躁之情,忍不住向来时的路上奔去。

刚跑了几步,便听到李侠客的呵斥声从它心灵中传来:“回去!跑远点!”

这一声轻喝犹如雷霆在赤骝马心中炸响,瞬间炸飞了它焦躁不安的情绪,使得它顿时清醒了过来,发出一声嘶鸣,飞快的掉头跑远,直到再也听不到笛声之后,方才停了下来。

而在现场,赤骝马跑出去的时候,李侠客看的明白,白玉京一开始是吹奏玉笛出声,最后却是玉笛不再发出声息,真正的响声已经变成了精神回响,白玉京以极其高明的精神修为,在人的心灵深处投射出一缕笛音。

这种精神影响而产生的错觉,真要是功聚双耳去听,那根本就听不到,可是在心灵深处却清清楚楚的意识到是有这么一曲笛声,似乎只要努力一点,就能听得到,可是无论怎么凝神,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这种诡异的情形自然而然的会引发听众情绪上的不适,进而生出焦躁之情,只要妄动无名,那么自身的情绪就会被笛声引导,免不了沉沦其中,难以自拔。

李侠客胯下坐骑赤骝马,在小世界中多有奇遇,本领十分不凡,即便是先天高手也不是它的对手,便是武道宗师一对一的,也未必能奈何得了赤骝马,可就这么一匹马儿,有着不同于人类情感的动物,在面对白玉京的笛声时,竟然也难以招架。

连马儿都如此,寻常人类高手就更不用说了,即便是武道宗师在面对白玉京的笛声时,若是没有维持心神的宝物,恐怕也难以抵挡。

但是李侠客除外!

他是什么修为?身兼儒道佛三家传承,融会贯通,修成了丈六金身法体,练就了腾云驾雾神通,更兼将儒门天河真气修到了同境界前无古人的地步,无论是心智还是武功,亦或是精神修为,都可以说是同境界无敌,白玉京虽然也是魔门正宗,武道宗师,但是与李侠客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他这笛声有个名字,叫做六欲沉沦,开头只是柔柔一曲,引起无限相思,之后便会越来越剧烈,勾起人的七情六欲,精神沉沦,难以自拔。

寻常心志不坚之人,一旦被催动魔心,几乎都难以自持。

但李侠客所学功法之中,儒门浩然正气,最是刚烈,道门清幽,最是清净,佛门功法更讲禅心,全都对这等邪魔之法有着天然的克制,任凭白玉京魔功深厚,却也难以撼动李侠客的心灵。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二章

小萝在豆荚树中沉睡,陈景观察了一下巨树,发现它的情绪没什么变化。

小花妖微不足道,豆荚树根本没在意。

陈景又施展了几次万木朝春诀,把巨树哄得高高兴兴的,确认没有问题才离开。

回到洞府,上了楼阁,小兽和弟子们已经等了一会儿,陈景宣布:“开饭!”

吃了一会儿,他说道:“蓝蘑菇在龟壳里种活了。”

挺长时间没提起灰毛猴子送的蘑菇了,

文学

没想到种活了。

“喵!”芒果很高兴,这下它以后也有蘑菇吃了。

“唧唧!”茭白对此有些期待,不知道猴子说的好处是什么。

“喳喳!”蘑菇多了,小雷也能尝尝。

周云仙听而不闻,她一边吃饭,一边还在琢磨着炼器的问题。

秦业准备明天去龟壳里看看,他对种植蘑菇没多少经验。

“师伯,没看到龟壳里有蘑菇啊?”

苏彩云和张陵筑基后去过好几次,龟壳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蘑菇会先在地下长出菌丝。”秦业解释了一句。

陈景点了点头,吩咐道:“不要在龟壳里乱来。”

“喳喳!”

“唧唧!”

“喵!”

小雷、茭白和芒果立刻表功,它们平时就约束手下,不进龟壳。

陈景又说起另一件事:“小萝睡了,可能要进化。”

松果抬头看过来,小青麟兽和小花妖很要好,还是交易时的好搭档。

“小萝要进化了?在哪里?我去看看!”默默吃饭的周云仙急忙问道。

“喳喳!”

“唧唧!”

“喵!”

小雷、茭白和芒果都兴奋了起来。

“小萝进化,那太好了!”苏彩云很高兴。

“进化后会有新能力吧?”张陵有些好奇。

“师父,小萝怎么忽然进化了?”秦业问道,他培育灵植,有时找小萝,她都很帮忙。

乌龟板栗也抬头看向陈景。

小萝十分可爱,又很热心,大家都喜欢,现在听说她要进化了,全都非常关心。

陈景说道:“小萝吃了一点蓝蘑菇,在豆荚树里睡着了。”

竟然是和蘑菇有关,楼阁上顿时又是一番热闹。

小兽们叫嚷着,对蓝蘑菇更加期待了。

想了想,陈景又嘱咐道:“这些天你们不要靠近豆荚树。”

第二天早上,陈景刚出小楼,就感知到一个有些困惑的情绪,是碧桃树发来的,大树发现小花妖不

文学

见了。

陈景解释了一番,不过很难让碧桃树明白小萝在沉睡进化,过些天就会回来。

小萝虽然是个小不点,这一不在,就发现她在山上还是很重要的。

柳飞儿闭关,小萝沉睡,陈景并不担心。

师妹服用玄阳丹,没什么危险。

小萝是花妖中的传奇,肯定也不会有事。

七八天之后的下午,几只小兽在山坡上走走停停,来到了后山。

小兽们走近了豆荚树,停在在点星阵外。

找了个地方卧下,几只小兽看向护罩里面,数十颗青色光球般的豆子成群结队飞在翠绿的大树周围。

这景象已经看惯了,小兽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论着小萝、蓝蘑菇还有山上其它事。

忽然!豆荚树周围的青色光球混乱了起来,巡逻的豆子开始四处乱飞。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三章

为了在新世界开放前,提前回一波血,柯孝良也是费尽心机。

跳票这种赚取魔性值的神技,柯孝良虽然想搞,但是又觉得太掉逼格,不得不搁置。

倒是拖更···属于正常操作。

唯一剩下来的那扇大门上,不断跳动的数值,牵动着不少人的心神。

即便是大伙都明知道,多久之后新世界才会开启。

却依旧按耐不住,想要时不时的来看看,看看时间有没有减少,减少了多少。

这种心态,像极了等待放学、下课的小学生。

而此时的柯孝良,也终于在做点人事,呸!正事!

他在创造新世界。

十个亿的魔性值如流水般开闸泄洪,柯孝良积攒的家底,瞬间清空一小半。

自然十个亿开辟出来的世界,也用不着柯孝良再花费魔性值去拓宽。

不仅如此,新生的葫中界,已经依照柯孝良输入的基础规律,孕育出了一些强大的鬼物。

“我要创造的鬼···或者说诡异,不应该只是简简单单的生灵死亡后,溢出的灵魂,漂泊无依结合某种阴性能量,变成的鬼怪。这种鬼,在现实中并不罕见,对于很多稍微有点手段的修士来说,这样的鬼物···是天然的仆从、下属,制造某些法器的材料和修炼某种阴毒法术的道具,极个别长相出众的···还会被迫或是主动做点兼职。就是小卡片上大学生、空姐、模特、白领经常会做的那种兼职。”

“这个世界的诡异···应该是那种与规则发生了勾连的规则之鬼,它们甚至可以是不死不灭的,只能被消减,被封印,而无法被彻底的杀死。它们必须比地府的鬼差更加难缠,地府的鬼差有着地祇神权的辐射,能够借用到一些冥府神器的投影,所以他们的手段,往往难以抵挡,成为许多渡劫修士的噩梦。而我想要通过这些诡异收割修士的魔性值,就得让它们更加的恐怖,更加的接近无解···。”

柯孝良一边创造世界,一边补充各种设定。

同时悬而未决之处,也会先暂停下来,并不着急去创造。

葫中界三十天的倒计时,倒也不完全都是为了再收割一笔魔性值。

留下充裕的创世时间,也是重要目的之一。

倒计时还剩下十天左右的时候,柯孝良终于将框架全都搭建好了,相关的背景设定,主线梗概,以及后续的发展方向,也都有了相应的铺垫。

随后又是十个亿的魔性值撒出去,世界被定住了,一切在基础规则设定上,自动流转,自动演化。

所有的投资,都是有回报的。

花费一百万定住世界和花费十个亿定住世界,产生的效果也决然不同。

柯孝良能够感觉到,世界本身自然蕴藏的力量,以及以基础规则为核心,正在快速展开与蔓延的分支末节。

许多柯孝良原本无法面面俱到的角落,也都被快速补全,并且给予了合理的解释与构架。

此时,柯孝良手里的魔性值,除了留下一两亿做活动金,剩下的基本上都耗干在了这个还未开放的新世界中。

神域新世界大门上,倒计时正在跳入最后几分钟。

就在这短短的三十天内,神域内的‘人口’竟然暴增了三倍。

原本不过是一百多万的神域人口,如今却有了接近五百万的数额。

许多原本攒够了剧情点,却一直没有上升到神域的修士,也都选择进入神域,成为了神域的一份子。

帮助柯孝良快速回血。

当最后一个数字彻底的消失。

那扇巨大的门,开始散发出黝黑诡异的光,仿佛要吞噬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