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一章

荆轲和韩申来到了水牢,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河伯,也没有再管他,也管不了他。

“见过巨子,见过韩申统领。”星魂九冥点头哈腰的上前行礼道,十足的狗腿子样。

韩申和荆轲都是皱了皱眉,怎么也没法将这个人跟阴阳家的右护法联系到一起,偏偏这人却是阴阳家的右护法星魂。

“你怎么说也是阴阳家的右护法、天人,用不着这样!”荆轲开口说道,真实的看不惯星魂这个样子,完全没有一点高手风范。

韩申冷哼了一身,别过身去,他也看不惯星魂的这个样子,作为阴阳家仅次于东皇太一和东君的两大护法之一,居然是这个怂包样,他都替阴阳家感到悲哀。

一起被羁押的阴阳家弟子看着星魂的样子也是别过脸去,要不是星魂还是天人高手,他们都想啐他一脸,太给阴阳家丢人了。

“身为俘虏,当然就要有俘虏的姿态!”星魂九冥谄媚的说道,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情绪。

“你可以走了,回阴阳家,让东皇太一准备赎金换人!”荆轲看着星魂直接挑明了说道,感觉多看星魂一眼就难受一秒。

“要多少赎金?”星魂看着荆轲问道。

“你们自己看着办,满意了我们就放人,不满意你们就继续加!”韩申冰冷的说道,依旧没有去看星魂一眼,而是看着闭目养神的河伯,心中一叹,同样是阴阳家的大人物,结果气质风骨却是天差地别。

“那不能这样啊,这样我回去没法交代啊,你们也都知道,东皇大人的星罗宫不是随便可以进去的,我也很难来回跑啊,你们说一个数,我回去尽量给你们办妥,也省的来回跑的麻烦折腾!”

文学

星魂九冥笑嘻嘻的说道,一副完全是在为墨家考虑的样子。

韩申眉头一皱,看向荆轲,他们确实也不知道该要多少赎金,尤其是一个天人极境的河伯,要多少赎金都是正常。就像是无价之宝,都说是无价,那就是不知道是多少价了。

荆轲同样没想到要多少赎金,六指黑侠和公孙丽姬也没有告诉他到底是要多少赎金。

“你回去自己跟东皇太一商量,合适了我们就会放人,不合适的,你们继续加!”荆轲说道,将皮球再次踢了回去,至于多少钱足够,那就看在阴阳家眼中,这些弟子和河伯值多少钱了。

“这,我回去会被东皇大人打死的,要不你们换一个人回去吧,我是真的不敢。”星魂九冥耍赖的说道,坚决不回去跟东皇太一商量。

“你……”荆轲也拿他没办法,堂堂阴阳家护法、天人高手居然玩起小孩子的耍赖方式赖在地上不走。

“多少合适?”荆轲将目光转向了韩申,让他来拿主意。

“三十万?”韩申看着荆轲迟疑的说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们阴阳家比不上你们墨家有钱,能拿出十万都样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三十万绝无可能!”星魂九冥直接插嘴说道。

荆轲也是皱了皱眉,就七八个弟子和一个河伯确实是不值得那么多,于是开口道:“那就十万金!”

“不可能,我们阴阳家一时间就算变卖家当也不可能直接拿出十万金来的,你们还是管别人回去吧。”星魂九冥继续说道。

“那你觉得你们要多久能凑出十五万金!”公孙丽姬突然出现在水牢中,开口说道。

她本来是不想进来的,但是看荆轲和韩申两人去提个人都这么久,担心荆轲会被骗了才进来的,然后就发现荆轲和韩申都被星魂九冥牵着鼻子走了,直接开口说道。

“不可能,十五万是绝对不可能,这些弟子都才二三流水准,培养这样的一个人顶多不到两千金,全他们十个人也才两万金。”星魂摇头说道,打死不接受公孙丽姬的报价。

“你是不是忘了你也是我们的俘虏,一个天人修为的阴阳家右护法,一个天人极境的护道人,难道还不止二十万金?”公孙丽姬说道。

“怎么又成二十万了?”星魂九冥错愕的看着公孙丽姬说道。

“二十一万!”公孙丽姬丝毫不理星魂九冥的哀嚎,继续往上加。

“你有毒吧?”星魂九冥愤怒的说道。

“你敢骂我,二十二万林!”公孙丽姬继续说道说道。

星魂九冥直接闭嘴了,不然鬼知道公孙丽姬会加到什么地步。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二章

花家办理丧事,王凯这个女婿那得忙前忙后的帮着维持,但是花家的地方太小,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一间正房东西厢房。

听说花自芳在乡下已经买了庄园,面积不小有几百亩,还有房子地方挺大,但是这是用不上的,办理丧事还得在这个小院等。

花家的亲属数量不少,再加上王家这些人,好家伙要是全站在院子当中,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些参加丧事的花家本家人有的离得很远,没办法天天来回跑,所以只能住在花子房的家。她家就三间房还得干这干那个的,晚上还得住人地方太小,王凯就没有地方休息。

连着陪着花自芳守灵三天,王凯就再也坚持不住了,差点没晕倒在灵堂上,最后还是让花自芳,连拉带拽,连喊带骂,把王凯抬上了马车。

并且嘱托赶马车的醉金刚倪二,赶紧把王凯送回家去休息,休息三天之后再来,如果王凯在这三天之内出现在灵堂,他大舅哥花自芳就准备拿着棒子把王凯赶出去。

王凯要想不丢脸不想挨揍,你就必须得在家休息三天你再来,花自芳这是好意,怕王凯累出毛病了,王凯也知道所以在走的时候还拉着大舅哥花自芳说呢。

“哥啊,我先回家休息两天我再过来,你也得注意休息啊,我这倒下了你可不能再倒下,要不然这场丧事儿就没办法办了。”

花自芳看着王凯这个样子,简直是狼狈到了极点,弄得他也是哭笑不得,拍着王凯的手安慰着说的。

“妹夫啊,你还说我呢你看看你整个人都已经累垮了,赶紧回家休息,要不然会落下病根儿的。”

王凯回到家的时候,花想

文学

容看到王凯的脸色和狼狈的状态,两只眼睛立刻就流下了眼泪,拉着王凯那叫一个哭啊,说什么都不让他再去自己娘家帮着办理丧事。

现在这丫头后悔呀,他为什么这么逼迫王凯为自己娘家妈的丧事这么操劳,这不是要把王凯这个当丈夫的给祸害死了,王凯要是倒下了,他们这些孤儿寡母的怎么办?

好吗?王凯只不过是累极了,困极了,勉强的吃了一小碗馄饨,拉着花想容的手就呼呼大睡,这一睡就是一天半。

第2天下午王凯这才从炕上爬起来,就感觉到浑身酸痛,但是并没有感冒也没有拉肚子,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王凯这才吃了早饭。

吃饱喝足之后,王凯把在王氏家族的这些高层全都找过来开会,可是出席会议的也只有李平一个人,另外那些人干嘛呢?都帮着花家处理丧事。

好在李平这小子负责家里面的情报,看到王凯窝在小火炕上抽着烟,脸色惨白的样子被劝。

“老爷你可要坚强啊,节哀顺变呀,你可不能倒下。”

王凯闻听此言是哭笑不得,指着自己的鼻子对李平说的。

“你看你们家老爷我像那么脆弱吗?我这是困的这是累的,三天三夜不睡觉,挨冷受冻的你试试比我还得惨。”

“是是是,您身体强壮,老爷您今天找我来,是不是想询问一下有关薛家的事情您放心,薛蟠这几天虽然上蹿下跳的,但他没有取得什么结果。”

王凯一边抽烟一边点。

“这就好,但是有没有什么好消息啊?”

李平这老小子呵呵一笑,两只眼睛往外放着冷光说道。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三章

东南亚闽越地区,凉山北侧原始森林。

暴雨之下,水雾弥漫。

典型的亚热带山地土壤被大雨冲得泥泞不堪,不停有硕大蚂蝗从阔叶植物顺着水柱落下,稍不注意,它们就钻进了人的衣服。人在清醒的时候,根本不会察觉到这东西的存在,可是脱掉衣服,就会看到仿佛皮肤过敏一般,密密麻麻的血泡子。

看着在作战靴上蠕动的蚂蝗,刘成武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作战迷彩服有专业的紧线处理,内有纳米防弹衣,外有雨衣,头上顶着奔尼帽,不必担心被这东西咬,可是他和战友丝毫不敢停留,在这阴森恐怖的丛林里保持战斗队形匀速前进。

刘成武和战友们也都明白,丛林中最可怕的不是这些毒虫猛兽,一些绞杀类植物,还有不小心陷入不死也残废的沼泽,远比看得见的食肉动物或者毒虫可怕得多。所以队长一直带领大家靠着阔叶植物前进,遇到藤类,都会用火线枪做一下试探,如果它们急速收紧,就万万不能靠近。用书生的话说,“一言以蔽之,原始森林,憋屎憋尿,放个屁都得小心。”

此时的刘成武心中窝着火气,两个月前,他们七人突击小组从神秘第六部队被派遣到闽越地区执行营救任务,国家二号首长在闽越地区被一群确定是闽越当局所指派的悍匪攻击,直到一个礼拜前,才得到消息,二号首长在死士的保护下,进入了这片丛林,要直接越过把边江回国,据可靠情报,万余悍匪也进入了这片林子进行围追堵截,情报对这些追兵地形容只有四个字“穷凶极恶”。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护送首长回国。

只是,他们已经在林子里紧张,实实在在,没一刻停歇地游荡了三天三夜,除了手语,没有一次言语上的交流,也不曾看到一个活人,更没有发现一丁点有人经过的痕迹,如何能不憋着火?首长那么大岁数了,就算从这样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遇到什么的林子里走出去,怕也只剩下半条命了。如果再找不到人,他们很可能面临突击小组组成以来,首次任务失败。千刀万剐,都弥补不了他们的所犯下的罪。

前面没有阳光,没有空地,只有没有尽头一般的丛林。刘成武抹了一把脸抖抖精神,端起了自动步枪拨开了眼前的树杈,继续往前走。

此时他只是憋屈找不到敌人和自己人,却没有丝毫畏惧,因为他们这七个人且不说平时训练的变态,从自己二十岁开始和大家共同执行任务,也有十多年了,枪械从八一杠换成了九五式,现在又首先配备了03式5.8毫米自动步枪。军神,说得就是他们这些如影子般在世界上存在的人。基本上枪声一响,他们就知道谁打哪儿,怎么打。曾经最辉煌的一次战斗,他们在没有掩体的情况下,面对上百人的封锁线,有重机枪迫击炮的阵地,被他们七把枪压制得抬不起头来,一人杀寇,另一人就会在第一时间打掉火力替补的敌人……最后无一伤亡全部撤离战场。默契得如同连体婴儿。战场上,他们就是最可怕的存在。

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鸟鸣,前面的战友急停,端枪警戒。这是南美丛林中特有伞鸟的叫声,在东南亚雨林中基本不可能出现,这是警告,声音两短一长,这样的叫法,说明前面有大麻烦。

刘成武靠在一颗树后,打开了保险,紧盯着警告声响起的位置,全神贯注戒备,进入林子三天,从来没遇到任何麻烦,突兀的警告,让他有一种杀敌的迫切感。

队长徐虎眸子迸射杀气,抬起了右手,摆出掌刀姿势,往前一劈,这是说前面就算是他二大爷,都要削他驴草的了!战士们得到指令,开了枪械保险,互相掩护推进,这时,前头树冠一阵晃动,露出一张满是油彩的脸颊,那便是出去探路的侦查手兼狙击手徐清,他低叫道:“草,别动啊!”

战斗队形处于刀尖位置的书生看到前面有什么的瞬间,差点儿没憋住尿,不由咽了一口唾沫,黑灰绿纵横交错的脸颊看不出表情,不过一定很精彩,说不定紫了,他颤声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眼前一头野猪,你没法走啊!”

谁都没想到,前面会是一头野猪,如果他们不动作悄悄退回去,绕路走也许不会惊到这个东西,但是现在,野猪已经发现了他们,眼睛都红了,怎么着都当不成隐形人。

野猪大的得出乎预料,有三四百斤,两只獠牙比他们带的99式伞兵刀还要尖锐,大家都知道丛林中有一个说法,不怕群狼,只怕孤猪,它不断战斗,不断受伤,受伤后只会在沙地里翻滚,沾上的沙石树脂都成了它身体的一部分,皮肉如钢似铁,常规子弹根本打不透,就算他们神秘的第六部队,有数十种办法对付军犬,甚至有办法对付狼群。孤猪,一直都没有摸索出特别好的处理办法。

刘成武在断后,倒没什么担心,看着身边有一棵多岔的树,想都不想就往上爬去,刚爬了一半儿,他就乐了,因为他看到书生被拽了蛋毛一样,一机灵拔腿就跑,虽说没有跑直线,但是野猪的灵活度不比他差,獠牙跟割草机一样,高草被切断了一片,几颗小树也被它撞断,猪脑子猪脑子就说得就是这东西,没有思想,露在外面的肉全是它们的食物,越新鲜越好,活的最好。

医生最贼了,早就上了树,大喊道:“队长,想想办法!”看起来担心,却没有一点儿下来帮忙的意思,诚不厚道。

徐虎此时也在树上,看着围着树到处乱串的书生,竟然有点儿幸灾乐祸,道:“想个蛋办法,书生去年一次越野跑偷懒了,让他补回来!”

书生就在他们的周围兜圈子,听到徐虎不负责任的话,骂道:“卧槽,老子早补回来了!儿子,快给我把这畜生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