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皇甫泽沉默半响,最后点头。

“只有这样,我才能配得上她!”

蓝成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向高傲得对皇族不屑一顾。

甚至讨厌自己的姓氏,对望只用宋姓的皇甫泽,居然为了一个姑娘,愿意回到皇甫皇族?

蓝成哲不禁回头,朝极乐岛看去。

这个姑娘这么大魅力?让他的侄儿如此痴心?

当蓝成哲扭头朝皇甫泽看过去的时候,他一脸沉重地问道:“你确定你姑娘就喜欢你?”

“……”

皇甫泽莫名地心口被堵,他盯着蓝成哲,这是他亲舅舅?

“前不久,皇后娘娘、国师、翘骑大将军还有太子前来下聘,准备迎娶岛上的三先生,却被岛上的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说着,蓝成哲将那日太子的囧状跟皇甫泽说了一遍。

说得绘声绘色,听得皇甫泽脸色大变!

就算那日船停在极乐岛旁边,但船上的事情,还是被蓝成哲知道了。

可见,那岛上的人是多厉害,而且,根本不把皇甫皇族的人放在眼里。

连太子都这样,他一个四皇子……

皇甫泽猛地抱紧自己,生怕自己贞洁不保!!

看来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如果慕贞姑娘对她没意思,他一个人单相思?

极乐岛更加不会放人,他岂不是要步入太子的后尘?

——

极乐岛上。

水慕贞来到厨房,将采购的东西全部拿出。

梨花、戴泉强全部过来帮忙。

骆盈静已经一岁多,能走能跑,只是看起来小。

但你能想到她已经狂浪境了吗?

刚满一岁的狂浪境!

瑾匿、于龙飞尤其体型特殊、所以,不能帮忙。

但经过这些时间修炼,瑾匿已经断尾,俨然要变成一只青蛙或者癞蛤蟆!

只是,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

倒是于龙飞,好好一颗珍珠,不知怎地,变成一个蚌?!

这个更加不能帮忙干活儿了,还要养在水里。

早膳做了蔬菜鸡蛋卷、饭团、馄饨、玉米粥、豆沙包。

很快,丁青、谢何雯、丁以沁、骆恩毓、云情月、郎玉香、舒缀瑜、郭罗薇都过来用膳。

各人想吃什么,便拿什么。

不得不说,水慕贞做的饭真不错!

就连在金蚕谷待惯了的谢何雯都觉得好吃。

毕竟,那会儿,她每顿都是惠桦请各地名厨为她做的。

而水慕贞的厨艺丝毫不比那些名厨差。

酸甜咸各种滋味都有,尤其这个馄饨,她最为喜欢。

忽然,谢何雯起身,把水慕贞吓了一跳:“大先生,不好吃吗?”

谢何雯端着空碗,摇头:“这馄饨太好吃了,我再盛点。”

水慕贞忙道:“大先生,小的来。”

说罢,从谢何雯手里接过她的碗。

“多谢!”

谢何雯刚说完,便发现她手腕上的一只玉镯。

这纯净度,整个大澜大澜大陆上可没有几只,还没打造成镯子。

别看它只是个镯子,其实,一只灵器。

“慢着,水慕贞,你手上的镯子哪儿来的?

以前怎么没见你戴过?”

闻声,水慕贞看了眼手腕的绿镯笑了:“今早一个朋友送的。”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从何敏捷屋里出来,夏氏母女来跟林氏请安,林氏笑道:

“姚太太,姚小姐在大少奶奶屋里还住的习惯吗?”

夏氏道:

“大少奶奶跟太太一样好客,对我们娘两可好了,还请太太放心。”

林氏点了点头,又问姚婧好:

“我瞧着觉得姚小姐到不错,我有一个外甥在山东,他爹是县令,外甥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也还没有婚配,姚小姐跟我那外甥到相配。”

夏氏母女见林氏这么说,心想,山东这么远谁会嫁过去,况且他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跟束府根本没法比。此时香香见夏氏母女脸上有讪然之意,想,到了我出手的时候,只见香香对林氏笑道:

“姨母又乱点鸳鸯谱,姚小姐对我说,她娘统共才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将来是要留在身边的,山东这么远,想必姚小姐的娘是不肯让女儿远嫁的。”

夏氏见有台阶可下,马上道:

“太太的心意我们领了,一方面因为我们家婧好从小体弱多病,山东是北方,婧好在南方长大,过去之后恐怕水土不服,倘若勾起她的旧疾就不好了,另一方面正像表小姐说的,我才只有婧好这么一个女儿,实在舍不得她远嫁。”

听了夏氏的话,林氏笑了笑说:

“还是姚太太想的周到,我若只有一个女儿也舍不得她远嫁,你看我们家彩新彩靳也不都留在家里吗,做母亲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夏氏道:

“太太说的是,做母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女留在身边承欢膝下,有道是嫁女胜三分,娶妻矮三分,虽说我们家不能和府上比,府上是真正的大富之家,但好歹也算书香门第,家里世代行医,婧好的太爷爷还做过太医院医正呢,那可是正三品的大官,因此我想我们家婧好将来的夫婿应该不会比她妹妹差,婧姝,你说是吗?”

婧姝见夏氏居然把问题抛给她,笑了笑说:

“姐姐将来的夫婿自然是好的。”

夏氏道:

“能跟你的一样好我就心满意足了,四少爷的人品模样真真像老爷说的那样,万里挑一,若我们家婧好将来也得一个像四少爷那样的夫婿,我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姚婧好因为想着要嫁入束府,见母亲这么说,厚着脸皮道:

“娘又胡说,妹妹能得这么好的夫婿是她的造化,不是人人都有妹妹这样的造化,说来说去还是娘迷信,听信算命先生的谗言,否则我现在已经是侯爷府的少奶奶了。”

哪有姑娘家说这话的,大伙的眼睛一起朝姚婧好看去,彩新不屑的用眼睛乜斜她,彩靳看了看她,对姚婧好有了新的认识,绵绵站在婧姝身后轻声道:

“姑娘,她们的目的马上就要暴露了。”

婧姝虽然知道夏氏母女好攀附,但还是觉得有点吃惊,特别是当姚婧好说出刚才那番话的时候。通过这些天的相处林氏发现夏氏母女怎么看都不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开始的时候林氏还安慰自己不要多心,但今天母女两的一番话让林氏对两人的态度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夏氏母女坐了会儿,见太太懒懒的,以为她累了,就告辞了。等两人走了之后,香香对婧姝冷道:

“四表嫂对自个的大娘和姐姐似乎有点看法?”

婧姝见香香处处针对她,特别是当她发现她和姚婧好结成同盟之后,对她的成见越来越深。

“表妹说我对大娘和姐姐有看法,请问我对她们有什么看法?”婧姝对香香道。

香香冷笑着不作应对,婧姝见状,没有给她好脸色看,也学她的样,冷道:

“我再没有见识也不会对自己的大娘和姐姐另眼相看,表妹你说是吗?”

香香被婧姝激到了,噌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气道:

“姚婧姝你别跟我横。”

婧姝冷笑了笑,说:

“我但凡横得起来,还有某些人的立足之地吗?”

彩靳见空气越来越紧张,忙笑着对香香说:

“表妹到我屋里去,我有好东西给你。”

香香不理彩靳,赌气走了出去。彩新冷眼旁观,觉得不能小觑了婧姝,说不定不久的将来这个家会有她来主持,在彩新看来,大娘主持中馈几十年,靠的是爹的信任和自身的能力,姚婧姝不但两样兼备,而且肚子里还有墨水,这样的女人那才叫做厉害。

婧姝在屋里待了会儿就走了,等她走了之后,林氏对两个女儿笑道:

“你们瞧着觉得她怎么样?”

彩新、彩靳知道娘指的她是婧姝,彩靳有心替婧姝说好话,笑了笑,道:

“四弟妹当然是好的,只是她的两位亲戚实在跟她不像。”说到这里,彩靳无奈的摇了摇头。

彩新没有妹妹忠厚,见她这么说,冷道:

“娘的这个儿媳妇将来的本事肯定在娘之上,娘,你说我说的对吗?”

林氏笑而不答。

夏氏母女从林氏屋里出来,正要去何敏捷那里,没想到在仪门口碰到婧姝。姚婧好见了婧姝,冷道:

“今儿个真是巧,在这里遇上你。”

婧姝道:

“不是巧,我特地在这里等你们。”

夏氏上前几步,打量了婧姝一番,说:

“姑娘好像不待见我们,看来你也是个没良心的,我知道你嫁了个有钱男人,就把我们这些人都忘了,你也不想想我们都是你的什么人,你还好有我们这些人给你撑腰,否则你公公、你婆婆会这么看得起你?你婆婆对我们家婧好喜欢的什么似的,刚才还说要给婧好做媒呢,你也是听见的,若她不疼婧好会这样吗?”

婧姝冷笑着摇了摇头,说:

“如此看来我还要谢谢你们了?”

姚婧好高傲的嗤了一下鼻,说:

“谢就不必了,只不要整天绷着脸,像我们欠了你什么似的就好。”

婧姝冷哼了一句,正色道:

“明天就给我回去,别在这里现世,我的脸差不多都让你们丢光了,若还赖着不肯走,我就下逐客令赶你们走。”

婧姝出言不善,夏氏母女立即跳了起来,老的咬着牙说:

“你还真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连自个的大娘和姐姐都这样对待,我要去告诉你婆婆,让她看看她心目中的好媳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的也吹胡子瞪眼:

“姚婧姝,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用这种口气对我娘说话,你当我是死的还是怎么着,你若对我娘不敬,我回去之后对你娘也会以牙还牙。”

此时站在婧姝身后的绵绵再也忍不住了,捋了捋袖子,对姚婧好道:

“你们明天到底滚不滚,如果还赖着不滚,我就回去告诉老爷,叫他派人来接你们回去。”

夏氏母女见绵绵捋高了衣袖像要打架的样子,道:

“这丫头大概疯了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若她敢伤着我们一根毫毛,我们就要你脸上开酱油铺子。”

婧姝伸手指着夏氏母女,恨道:

“真真是两个活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外面的混账话都能说出口,还亏得你们一个是大户人家的太太,一个是千金大小姐。明天是你们的最后期限,若再不走,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到时候我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想必你们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夏氏

文学

母女根本不把婧姝的威胁放在心上,只见夏氏说:

“姑娘最好不要为了赶我们走,毁了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到时候若被人说姑娘无情无义可就不好了。”

婧姝冷道:

“多谢你的提醒,不过你们留在这里那才叫辱没我的形象呢。”说到这里,婧姝忽然提高音量,严肃道:

“明天你们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我一向都

文学

是言出必行,你们应该知道我的脾气。绵绵,咱们走。”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